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覆灭的徐氏"黑金"家族:暴力敛财百亿 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覆灭的徐氏"黑金"家族:暴力敛财百亿 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原标题:覆灭的“黑金”家族:暴力敛财百亿,名下房产千套,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

|作者:羊羊 杨礼旗

|编辑:阿晔

“人不能把钱带走,钱却能把人带走。”“我现在痛心疾首的是对党和人民造成这么大的危害,这是我非常悔恨不已的事情。”身陷囹圄的辽宁省大连市金州新区管委会原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徐长元,面对摄像机时这样说。

像许多落马官员一样,他说话时给人的感觉也是“一套一套”的,而这些打好腹稿的“漂亮话”背后是什么?

从上世纪90年代起,随着徐长元在当地的一路升迁,二弟徐长发、三弟徐长波、四弟徐长威、五弟徐长宝先后成立多个经济实体,疯狂敛财百亿。徐氏家族企业越做越大,“政商黑”三界通吃,为患一方,当地百姓甚至谈“徐”色变。

在央视纪录片《扫黑除恶——为了国泰民安》中,徐家的家族企业为达到自身利益,挑断人脚筋、逼人砍断手指,令人毛骨悚然。徐家甚至还非法拘禁,逼得人跳车后被碾压致死;逼得人喝农药自杀,送医后仍下黑手折磨……

面对上述一桩桩罪行,审讯室里的徐长元却要么装傻充愣地说“这些小事我不知道”,要么轻描淡写地表示“这我知道,我记得我弟弟跟我说了”。

与提到那些受害老百姓时的冷漠不同,提到他们老徐家,他就声泪俱下:“我母亲走的时候,拉着我的手说,你一定要照顾好你的弟弟妹妹。我现在不但没有兑现对母亲的承诺,(还)把他们都领进了监狱。”

·徐长元狱中忏悔。(视频截图)

从“穷怕了”到“麻木了”

徐长元是家中长子。在过去,他们家也像当时的很多普通老百姓一样,过过苦日子。

1972年,徐长元还只有17岁,母亲就因病重撒手人寰。临终前,徐母给两岁的幼子徐长宝喂奶,并拉着徐长元的手嘱咐他一定要把弟弟妹妹照顾好。

徐母去世后,徐长元只能辍学,到生产队劳动,帮助父亲挑起养家糊口的大梁。那个时候,他吃苦肯干,18岁因表现突出加入了中国共产党,29岁任庄河县包装制品厂厂长,39岁就担任了庄河市市长助理。

随着仕途不断向前发展,徐长元想到的不是怎样进一步为老百姓谋福利,而是开始为家族谋取私利。

从上世纪90年代末开始,他的四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开始经营多个实体,以长波物流为母公司成立长波集团,下辖长波地产、长波汽贸、长威物流等公司。2008年后,徐氏家族又成立了常巍房地产、信谊典当、营城子建材市场等几十家公司。

·辽宁省大连市庄河,徐氏家族的一个私家山庄,这是他们众多涉黑资产的冰山一角。(视频截图)

徐氏家族逐渐形成了老大徐长元从政、四个弟弟经商、妹妹徐秀敏管账的模式。

由此带来的,是财产家族式管理特点——徐氏各家都没什么“私房钱”,在工作人员依法办案时,仅从徐长元家中发现25万元现金暂扣款;企业收入也是全部上交,资金由集团统一管理分配。

这样一来,徐家和集团的资金就混在一起了,就连他们手下的打手、小弟也彼此串用,不分你我,形成了家族、集团、组织三位一体、无法分割的特点。

一个黑恶势力家族网络初具规模。

徐长元开始为了家族敛财,不择手段。办案人员说,徐长元疯狂敛财的背后,是“穷怕了”的念头在作祟,由此造成无尽的金钱欲望。“他有多少钱都会认为不安全”,办案人员称,徐长元交代问题的时候,可以将几十万美元的贿赂轻松地说出来,面不改色心不跳。

从“穷怕了”到“麻木了”,背后是贪婪的人性在作怪。徐长元家族已经忘记,他们现在压榨的老百姓,正是自己父母那样的人。

“打不死人就没事”

徐长元的平步青云,使得徐氏家族在当地越来越“吃得开”。

1996年8月,徐长元担任庄河市副市长,分管国有企业改革。彼时,庄河市工业物资总公司正准备拍卖,于是他就授意二弟参加竞拍,并以99万元的价格竞拍到了产权。拍卖结束后,徐家并没有按照规定立即缴纳全款,而是只交了5万元保证金就办理了过户。同年11月,在没有经过土地评估程序的情况下,徐长元授意有关部门,把徐家上缴的94万元企业竞拍款作为土地的出让金收下,并开具了发票。

这是典型的一款两用,徐长元利用职务之便,钻了国有企业改制的空子。这招“移花接木”是徐氏家族低价攫取的第一桶金。

不久后,三弟徐长波就成立了长波物流公司,徐家在庄河有了自己的“大本营”。

这个长波物流公司,在当地臭名昭著,徐家很多让人毛骨悚然的事件都发生在此。2018年,办案人员在调查取证时,被害人仍然不敢开口,其可怕程度可见一斑。

刘师傅是长波物流的货车司机,因欠了公司7万元左右的车辆承包费,就被公司马仔强行关押至庄河某宾馆。家人着急,砸锅卖铁凑了1万元,然而马仔还是凶狠威胁:“你也还不上钱了,给老板一个诚意,不行就剁手指头吧!”

走投无路,刘师傅两刀下去,给了左手小手指两刀,十指连心,痛不欲生。马仔放刘师傅回家,但几天后又缠住了他,“老板说了,车你还接着开,欠公司的钱免1万,剩下的干活继续还。”

刘师傅一家人忍气吞声,“徐家老大是瓦房店市长,老徐家势力太大了,哪敢报警?”

·货车司机被逼砍断手指。(视频截图)

在长波物流的货车司机中,刘师傅的事情并不是个案,甚至并不是最惨的。

为了催收管理费和承包费,四弟徐长威、五弟徐长宝指使手下多次将欠款司机押至宾馆非法讨债。司机师傅中,有被他们挑断脚筋的,有被他们拘禁时坠车遭碾压致死的,还有的不堪折磨喝农药自杀,被送到医院后,马仔依旧追着下黑手的……

徐氏家族,心狠手辣,简直视人命如草芥。

那个在母亲临终前还在吃奶的五弟徐长宝,长大后在社会上也像吸尽母亲最后一滴血那样,想将所有老百姓的血都榨干。而这,也是大哥徐长元“言传身教”的。

徐长宝进驻普兰店搞房地产开发时,徐长元曾手把手教他,称物业一定要自己人干,招保安要找一些“有震慑力的”,“(对)个别来闹事的,也不要客气”。公司保安口口相传,纷纷叫嚣“老板有钱,只要打不死人就没事儿”。

·徐长宝在普兰店进军房地产,开发海湾新城楼盘。涉黑组织被查封房产数量惊人。(视频截图)

背靠大哥,徐长宝天不怕地不怕。2004年,徐长宝成立了大连长波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他经常强揽工程、恶意竞标,威逼、恐吓他人低价转让资产。比如庄河市国土局竞标前,徐长宝的打手就到国土局门口公然威胁竞买人“左手举牌左手掉,右手举牌右手掉”,因此,竞拍会上经常有这样一幕:除了徐长宝的人,没有其他人敢举牌。

“庄河徐家”恶贯满盈,当地老百姓都在传“沾上老徐家就没好事”。

贷款、奖励款、补偿款,

徐家什么都敢骗

徐氏家族打打杀杀,为了什么?生意!

有记者调查发现,2009年,商人王海借款成立大连船舶配套产业园。在此之前,王海只是一个做净水器生意的小老板,徐长元是他的老朋友,任长兴岛临港工业区管委会主任。由于土地指标限制,船舶园无法办理土地使用证,但经过徐长元的一番操作,竟违规将管委会下的国有土地使用证,变更到船舶园名下。

此后3年里,船舶园利用土地使用证向数家银行贷款,共计贷了47.82亿元,并且把这些钱全部转入长波物流集团的账户里。之后,四弟徐长威以长波物流的名义,以月息3分钱的价格,又把这些钱借给了船舶园公司。“一进一出”中,徐家收益高达10亿多元。

通过王海这个“白手套”骗贷,光利息就赚10亿多,让人触目惊心。

·大连长波物流集团。(视频截图)

作为地区政策的制定者,徐长元经常钻政策的空子。

“我们管委会就按照什么呢,凡是进来外资,按照5%给你奖励。12来亿,就是奖励给他6000来万,那么他这部分钱当中肯定是给了我弟弟一部分。”徐长元说的这个“他”是老徐家的另一利益代言人——王守宽。

在徐长元的授意下,四弟徐长威将王守宽名下公司的土地开发项目由内资变为港资,骗取长兴岛开发区6200余万元奖励款,其中4000万元随即进了徐家户头。

利用职务便利,徐长元还提前获取一些内幕消息,从而骗取大量补偿款。

2008年,徐长元得知甘井子区某地块有收储计划,就指示四弟徐长威和王守宽提前买下地块,建立长威木材市场。2009年大连市政府计划部分征用该地,徐长威去运作,时任甘井子区常务副区长侯祯涛没有上会研究,就同意将补偿款上调到2.4亿元,最终徐长威和王守宽各分得1.2亿元。2010年,木材市场其余地块也被政府征用了,徐长元再次运作,并在徐长威授意下伪造各种材料,抬高地块价格,最终获得9亿元的补偿款。

·徐氏家族利用政府征地,伙同腐败官员,大肆骗取补偿款。(视频截图)

在庄河“通天”的徐氏家族,甚至在当地金融系统插了一脚。

为了控制银行,给敛财提供便利,徐长元违规将财政专属资金存在非国有银行,以此把有决策权的银行领导变成自己手中的提线木偶,银行成了徐家的“提款机”。四弟徐长威还给各家银行指定了每年给长波集团的贷款任务。

当地一些资金周转不开的企业有时都不得不找徐家贷款。徐家就借机放高利贷,月息一般在3%以上。如果有贷款的好企业被徐家看上,他们就利滚利,活生生把企业耗死,最后占为己有。

揪出“隐性黑财”,走向覆灭之路

2015年5月,徐长元年满六十,迅速办理了退休手续,随即进入徐家的大本营长波集团担任决策委员会主任,直接领导集团经营管理。

根据办案人员讲述,选择从“保护伞”的角色中抽离,正是因为徐长元预感到了风险。他称“知道很多方面不正规”,并且早在一年前,就将部分受贿款退了回去。

然而,徐长元的此番“努力”注定无济于事,高压反腐已成大势,“退休进入保险箱”也早就成为过去时。

接获大量群众来信举报后,2018年4月,辽宁省纪委监委第十纪检监察室对徐长元有关问题进行初核。

7月6日,经辽宁省委批准,对徐长元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并采取留置措施,省纪委监委为此成立专案组。据悉,这是该省纪委监委查办涉案金额最大、涉案人员最多、涉案时间最长、涉案类型极其复杂的一起官商一体、官黑一炉、商黑交织典型案件。当年12月,徐长元被开除党籍,移送司法机关。

对于调查人员来说,这件案子最麻烦的地方在于涉案财产数量大、种类多,界定和追缴的难度极大。徐氏家族以企业作为包装,用企业行为把聚敛的“黑财”合法化,使这起案件的敛财手法也极为隐蔽和复杂。

2019年4月,在全国扫黑办的推动下,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办理黑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财产处置若干问题的意见》,针对办案实践中“黑财”认定难、查控难、收缴难、判处难的四大难题提供了明确的标准与依据。

·全国扫黑办推动下出台的《意见》,为查处“黑财”难题提供标准和依据。(视频截图)

公安机关、检察机关成立徐长元案专案组,依法对涉案资产进行了历时两年多的逐一甄别取证。2020年6月该案第二次开庭,专门针对涉案财产部分进行了审理,检察机关对每一项资产都提出了明确指控意见。

2020年9月、12月,法院对徐氏家族涉黑案分别作出一审、二审判决。徐长元、徐长威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受贿罪,诈骗罪等,数罪并罚,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徐长宝被判刑25年,徐长波、徐秀敏、徐长发各领刑罚。

·徐长元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视频截图)

“当官不能发财,发财就不能当官,两项不能够兼得。既想当官,又想发财,那就和我一样,非出事不可。”被调查人员称为“政商黑三通”的徐长元掩面而泣,若有所悟。

然而,徐长元在任上的时候,说得也挺好,可言行却并不一致。他号召官员要在弘扬正气、清正廉洁上做表率,但私底下,他就大搞权钱交易,单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收受的财物就达到9400多万元。

他的余生都只能在监狱里好好反思这些问题,也给所有说一套做一套的官员敲响警钟。

资料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央视新闻、澎湃新闻等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覆灭的徐氏"黑金"家族:暴力敛财百亿 六兄妹"政商黑"三界通吃》发布于2021-4-6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