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新冠病毒中间宿主发现,毒株相似度高达99%

新冠病毒中间宿主发现,毒株相似度高达99%

穿山甲!

这个新冠肺炎疫情背后的“中间宿主”,终于发现了!

2月7日上午11点,华南农业大学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发现穿山甲是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潜在中间宿主。

据了解,攻关团队通过分析 1000 多份宏基因组样品,锁定穿山甲为新型冠状病毒的潜在中间宿主,然后根据分子生物学检测,发现穿山甲中 β 冠状病毒的阳性率为 70%。

根据对病毒的基因组分析,可以发现,从穿山甲体内分离的病毒株,与目前感染人的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 99%。

是的,你没看错,99%!

真没想到,把可恨的新冠病毒传给人类的,居然是穿山甲,这种古老、温柔又害羞的动物!

看到这里,不禁一声叹息!

在2003年的那场瘟疫中,广州有人吃过果子狸,它携带的病毒来自偏远山洞的蝙蝠。这个人吃了果子狸,成了超级传播者,导致了严重传染病的爆发。

17年后的今天,这些吃野味的人,又一次引发了一场全国性甚至全球性的安全公共卫生事件,只不过这次的爆发地点,从广州变成了武汉,引爆疫情的中间宿主,从果子狸,变成了穿山甲!

穿山甲,本来是一种与人类无害、与世无争的动物!

屈原在《天问》里写下:延年不死,寿何所止?鲮鱼何所?鬿堆焉处?《楚辞补注》对此注解,“一云鲮鱼,鲮鲤也,有四足,出南方。”

鲮鲤是古人对穿山甲的称呼,因为它身上布满了鳞片,像鲤鱼一样。的确,它是全世界唯一一类身披鳞甲的哺乳动物,这些甲片由角蛋白组成,和人类指甲的成分一样。

披甲的它却并不威风凛凛。相反,它是一只温柔的动物。

它,用两条后腿走路,用大尾巴来保持平衡,被B站的网友们称为“低配版的霸王龙”。

它,喜欢揣手手,像极了一个出门散步的小老头。

在野外,尖齿利爪都拿它没有办法,狮子遇到了它,也只能是一脸生无可恋:

在家里,对于来之不易的宝宝,它非常珍爱,宝贝走不动了就把它背在身上。

然而,恰恰是这种天性害羞、谨慎、温和、靠吃蚂蚁为生的小动物,却是全球被捕杀最多的动物。

从 2005至2020年15年的时间,150万多只穿山甲被偷猎走私,是全球走私最严重的哺乳动物。而过去21年里,中华穿山甲的数量减少了99%,目前数量不足百只,几乎被吃到绝迹。

穿山甲鳞片每千克售价高达500美元(约为3545元人民币),比象牙还值钱。新闻显示,海关查获的走私穿山甲鳞片,很多都是以“吨”计的。3吨、7吨、10吨……

穿山甲的需求量,为何如此之大?在很多东方国家都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穿山甲的鳞片,有“催乳”的神奇功效。

穿山甲被捕获后会蜷缩起来,没有几乎没有什么动物能对这些铠甲造成破坏。但这挡不住人。

为了从它们身上获取鳞片,盗猎者、走私贩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将它们放进沸水烫熟,然后开膛破肚,清理干净后再将其置于火上烤灼,等鳞片不再坚固如初,再一片片从身上掰下来。

穿山甲的鳞片,会被收集统一卖给中药材市场,剥皮后的穿山甲,又可以卖到餐馆,成为一道“野味”,食客趋之若鹜。

2014年6月,濒危动物走私中心香港查获2吨穿山甲鳞片。这大概是4300只成年穿山甲的量。

2016年12月,上海缴获了超过3吨的穿山甲鳞片,几乎是6500只。

在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红色名录上,中华穿山甲这个物种被列为“极危”,距离灭绝一步之遥——换句话说,基本上找不到了。

而这一切,都只是因为一种纯为满足口腹之欲的野味,和一种成分与猪蹄甲无异的药材。

但穿山甲鳞片的成分是角蛋白,和人类的指甲和头发成分一样。至今没有科学证据表明,穿山甲对催乳有什么直接帮助。

说白了,吃穿山甲鳞片,和吃你自己的指甲,没什么区别……

不仅没有营养,穿山甲还携带大量寄生虫和病毒,食用穿山甲有巨大风险的,那些病毒、寄生虫、病原体侵入人体,大大增加了患病的几率。

这次,新冠病毒的原生宿主,大概率是蝙蝠,人和蝙蝠毕竟差异太大,直接从蝙蝠到人身上,那难度太高了,一定有个中间宿主在发挥作用,让整个病毒在中间宿主上继续发生进化,直到其更容易感染人类。

要知道,和蝙蝠一样,穿山甲是哺乳动物,而动物越接近,病毒越共享,比如猩猩和人类共享的艾滋病毒HIV,绿猴和人类共享的马尔堡病毒、埃博拉病毒。

以前,SARS是蝙蝠通过果子狸、MERS是蝙蝠通过骆驼这两个中间宿主,才感染了人

这次新冠肺炎,则大概率是通过中间宿主穿山甲,与新冠病毒毒株序列相似度高达 99%,这个数字已经说明一切!

野味为什么不应该吃?

告诉大家一个数据吧,也许你并不清楚:目前,有超过70%的新发传染病,来源于野生动物。

HIV病毒来自于非洲的黑猩猩或白眉猴;非典、中东呼吸综合征、尼帕病毒来自于蝙蝠;马尔堡病毒来自于非洲猴子;拉沙热病毒来自于老鼠;麻风杆菌疑似来自犰狳……

实际上这些病毒不是现在就出来的,它往往是和自然宿主长期进化了很多很多年,这些病原体本来并不会危害人类,只是潜伏在动物身上。

那么这些野生动物和媒介的病毒怎么就到了人类社会?过去没有那么多传染病,现在怎么就这么多呢?

归根结底,是原来人类和野生动物,是井水不犯河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现在,人类却老是侵入野生动物的栖息地里,把人家关入铁笼,带入城市、乡村,还大吃特吃人家的肉。

这样,野生动物身上的病原体,当然也就接踵而来。

比如,如果2003年,我们不是在广东野生动物市场和餐馆,乱用果子狸,那么从蝙蝠到果子狸再到人,这条病毒传播链就不会发生,当年的SARS就不会爆发。

再比如,埃博拉病毒的爆发。非洲人最爱吃野生动物,尤其是在农村,像猩猩、猴子和蝙蝠都是他们主要的狩猎对象。如此这般,非洲大陆成了很多病毒的温床,埃博拉病毒也因此多次从丛林走向村庄,最后走向城市。

再看看马来西亚的尼帕病毒是怎么传出来的:马来西亚人把养猪场,建在了蝙蝠栖息地的旁边,蝙蝠吃了水果,水果被病毒污染后掉到了猪圈里,猪吃了以后染病,又再把病毒感染到人。

野生动物好吃吗?

我虽然没有吃过野味,但很多资料,以及很多吃过野味的人,都可以现身说法告诉你:这玩意不好吃。

为什么?

很简单,野生动物生存的目的,原本就不是给你吃的,人家要的是活下去,所以怎么能够活下去,他们就怎么干。

所以,野生动物大部分长得皮糙,因为皮糙,对手才咬不动它,被锐器扎到,才不会受伤。

所以,野生动物大部分长得肉厚,因为只有肌肉纤维更发达,肌间脂肪更少,他们才能跑得更快,甩开他们的天敌,但这也导致野生动物普遍口感较差。

所以,野生动物大部分臭味熏天,身上往往还带有毒素,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些想吃他们的动物,下不了嘴,甚至被熏晕。

其实,人类是以采集和狩猎起家的,作为顶级猎食者,任何可食用的动植物,都经过了几千年人类的驯化,成为写在食谱里的美味,而那些没有进入食谱的,只会又难吃、又有毒。

比如养殖三文鱼就比野生的好吃,养殖的肉鸡比野鸡口感好得多,野牛永远吃不出雪花肥牛的感觉,野猪肉则又臭又硬又硌牙,吃起来根本不是享受美食,而是在受罪。

那为什么还有人偏爱吃野味?

第一个原因,是为了猎奇,觉得好玩,吃它一下。

第二个原因,是为了进补、食疗,比如吃虎鞭壮阳,吃穿山甲通乳等等。2020年了,还在玩巫医那套,这些人明显脑子进水了。

第三个原因,也是最主要的,纯粹是显摆。

故宫奔驰女把奔驰G63开进故宫炫耀,很多人痛骂之余,又悄悄羡慕。那么,这些人如果没有奔驰G63可以炫耀,他们怎么在日常中,满足炫耀这个人性的刚需,显示自己的优越感呢?

在一些人看来,吹嘘吃野味、请人吃野味,俨然成了一种低调奢华、惠而不费的炫耀方式和交际手段。

我吃过,你吃过吗?

我吃过现宰的,你吃过吗?

我吃得起,你吃得起吗?

你想吃啥野味跟我说,我都可以弄到。

在这些人眼里,野味是一种价值符号,它稀缺、昂贵,能区分阶层,能吃到就是社会身份的体现。

然而,No zuo no die,病毒并不因为他们自以为的社会身份,而放过他们。

岂不闻:天道极即反,盈即损,这些借口腹之欲自我显摆的人,最终,作死了自己。

当然,这些人自己作死是活该,罪有应得,不值得同情。真正可怜的,是那些因为他们的虚荣和饕餮,被卷入这场灾难的,无辜而可怜的病人!

一时贪嘴,害得整个国家因此拉响警报,多少家庭妻离子散,这不是“祸国殃民”,又是什么?

人类正在为不尊重自然,付出沉重的代价。

新型传染病的发生,一定意义上,就是野生动物对人类的报复,是大自然对人类的惩罚。

这一切,正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的那样:

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我们最初的成果又消失了。

世界上有很多地方,如美索不达米亚、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想得到耕地,把森林都砍完了,但他们梦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正因此成为不毛之地。

是时候,学会爱护动物,与野生动物和平相处了。是时候,学会尊重自然,保护环境了。是时候,摒弃虚荣、浮躁和无知,回归真实、从容、淡定的大国民心态!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新冠病毒中间宿主发现,毒株相似度高达99%》发布于2020-2-10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