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1月初的犯的错误,有可能在日本重现 - 峰哥博客

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武汉1月初的犯的错误,有可能在日本重现

武汉1月初的犯的错误,有可能在日本重现

1


在之前两篇文章中,我总结了在疫情初期,专家组在新冠疫情判断中,因为照搬SARS当时的经验,犯下的几个重大错误:


第一个错误,直接套SARS的诊疗标准,把发热做为核心判断指标。因为新冠感染者存在不发热无症状的。根据钟南山院士研究1099个患者数据发现,在这些研究病例当中,在早期就诊时仅43.8%的患者有发热症状。这1099个患者还都是就诊并住院的患者。如果加上无症状自愈的患者,发热的比例应该更低。


第二个错误,初期把华南海鲜市场定义为唯一传染源,把这个做为流行病学史的判断。如果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即使有肺炎症状,也不判断为新冠肺炎。


第三个错误,是有限人传人的判断。这个错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第二个错误导致的。因为没有海鲜市场接触史,就不判断为确诊患者。那么自然初期判断为确诊的,都是有海鲜市场接触史的,因此判断有限人传人,就是循环论证大错特错了。

2


今天,从微博上,看到了日本政府对新冠肺炎的判断标准,感觉上日本政府好像在犯和武汉初期同样的错误。

日本的检测标准。我不懂日语,微博上的翻译说满足这三个标准才能检测核酸确诊。

首先,把发热列成了第一判断标准。目前已经明确案例证明,1000个新冠病毒确诊患者中,在初期(就诊时)发热的比例不到50%,真实感染者中,比例肯定更低,以发热做为判断标准,肯定会漏掉大量的轻症感染者。而这部分感染者,有可能是有传染力的。


第三点,以湖北接触史做为流行病学依据,也有问题。


这次新冠疫情,传染链非常难判断,就是因为存在轻症无症状患者。比如A有湖北接触史,确诊了,把病毒传给B。B是无症状自愈患者,根本没去就诊,但把病毒传给了C。C从流行病学史就没有任何的湖北接触史,在就医时,就根本无法确认传染链。按这个标准,C因为没有湖北接触史,就会被定义为普通肺炎,并没有接受核酸试剂检查的资格。


如果C还没有发热,按日本当前的检查标准,基本上不会被认定是新冠肺炎。


这个认定思路,和武汉在1月初的认定思路基本完全一致,发热+流行病学史+呼吸道症状/肺部影像。满足这三点才会去做核酸检查确诊。这样漏掉了大量的不发热,间接感染的病人。如果按这个认定思路,确诊人数可能上升很慢,但很难控制中这个病毒的蔓延。


3


这次新冠病毒,之所以防控非常难。不是因为传染力多强,而是因为隐蔽。一个病人,可以不发烧,症状轻微,自己都没意识到得病,但同时具有传染力。当传染链中出现一个这样的无症状病人时,整个传染链就断了,无法通过流行病学史追踪。这个是几乎所有烈性传染病都没有的。无论是SARS还是MERS,都几乎没有无症状同时还可以传染的病人。

为什么新冠感染者一半以上不发烧,但我们小区门口,机场地铁站还是用测体温检测。因为没办法,不可能人人做CT测核酸,就只能用体温检测了。但是如果发热做为确诊标准,就明显不妥当了。

在中国,湖北之外的省份。中国采用了一个非常笨的方法。在A确诊后,就把所有与A有接触的B都找出来,不管有没有症状,把所有的B都密切监视。这样,首先就是密切监视所有的B,让他们隔离,减少B再传染给C的几率。就算B是无症状者,有没有成功隔离,又传染给了C。C确诊后,再反过来追踪B,就基本上能找到传染链。除非运气极差,连续经过两个无症状传染者,才会无法追踪传染链。


但在大部分国家,如果A确诊了,他的接触者政府不一定能全部找到,找到如果完全无症状,政府也没有办法把无症状的人做隔离。这样一旦出现一个无症状的B,他就有可能继续传染给其他人,也完全无法追踪传染链。


4


最厉害的病毒是什么,不是感染了人马上死。因为人死了,也就没有传染性了,病毒很难大规模扩散。埃博拉就是一个例子。


最厉害的病毒是是感染了,你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感染,同时还能传染给别人。艾滋病毒就是这样一个例子。好在艾滋病毒的传染途径很单一,血液或体液。如果艾滋病毒能通过空气传染,估计人类也就差不多玩完了。


新冠病毒,通过空气传染,还非常隐蔽,绝对是一个非常厉害,防不胜防的病毒,好在致死率低。

目前看日本和新加坡两个国家,都有点过于佛性应对了..... 两个国家的策略都是,经济发展第一,抗疫不能影响经济。武汉当时的错误,两个国家都在犯。只能希望他们运气好,不要出现病毒蔓延。

新加坡的万人宴

5


1918年西班牙流感,前后三波。1918年春季一波,那一拨死的人不多,流行的也不算厉害。最厉害的是1918年秋季这一波。而且1918年秋季第二波,病死率远高于1918年春季的第一波,有科学家猜测这个过程中病毒有变异。即使今年夏天我们控制住了,也不能掉以轻心。


目前世界其他国家,也不能认为新冠病毒就是中国的事情。如果一旦病毒在其他国家爆发,我还是认为,其他国家可能比中国做的更差,更难控制这个病毒的蔓延。中国现在全力抗疫,不仅仅是为了保卫中国,也是保卫世界。


我们不能认为这个病毒夏天就一定能消失。新加坡现在温度也不低,已经有了几十例,本地传播的也有了。


我们不能认为这个病毒今年控制住了,以后就像SARS一样永不出现,这个病毒比SARS隐蔽的多,可能在人群中悄悄存在。


但即使我们不能根除这个病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西班牙大流感感染了几亿人,死了几千万人。但没有毁灭人类,西班牙大流感后人类与流感病毒共存了百年,谁也没有消灭谁。


新冠不是流感。但最坏的结果是,我们和新冠病毒长期并存,那时我们就只能像对待强力流感一样对待新冠病毒。那时,我们会身体内有抗体,也会研发出疫苗,长期并存。我们消灭不了新冠病毒,新冠病毒更不可能消灭人类,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武汉1月初的犯的错误,有可能在日本重现》发布于2020-2-15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