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老赖后浪”能否掀起恶意逃废债的巨浪?

“老赖后浪”能否掀起恶意逃废债的巨浪?

  • 文|先晓
  • 来源|互金通讯社(hjtxs0)

“疫情期间关于费率和催收方面的投诉明显增加了,但部分用户提供的数据和真实情况都对不上。甚至有人开假证明说自己得了新冠,欠的钱就是还不了。别问,问就是疫情的锅,甚至还会给你扣上暴力催收的帽子······”一些借款人借着疫情恶意逃废债,让很多金融机构深恶痛绝。

而花样的赖账手段自然不是疫情期间才有,恶意逃废债的现象也绝非一个匀速运动。当同类在无所不用其极之时,在“老赖们”看来,虽然暂时不知道最终结果,但至少不能输在起跑线上,不能“吃亏”,于是整体以一种加速度堕入欠债不还的轮回。

“扛一扛就好了”

在一个叫做“上岸群”的QQ群里,聚集着来自全国各地266名自称陷入“借贷苦海”的“可怜人”。群介绍如此写到:“各种贷款苦主可以在这里讨论关于被贷款拖入深渊的话题,互帮互助,相互讨论想办法帮大家解决这些问题,如何去应对逼债催债,如何解除困境。“

近期在此群活跃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疫情之前借的款,疫情之后还不上了。不,准确的说是不想还了!

“我这还是去年借的款,不还行吗?我也不是很想还,但是又怕警察。”

“老油条可以不还。”

“警察也有投资网贷的吧。”

“现在世风变了,jc对催收睁眼闭眼了。”

“怕被打,还要给家人打电话什么的······”

“十几个平台,打我小100次了,不是一样好好的。”

“扛一扛就过去了,没事。”

······

大家每天分享如何应对借贷平台的各种催收,炫耀又套路成功了哪家平台,本着一个原则“就是不还”,和“扛一扛就好了”的信念,群成员发明了五花八门的反催收手段,其中不乏疫情期间,有人开假证明称自己已经得了或者疑似“新冠”。

这似乎成了2020年恶意逃废债者的新流行手段。信也科技相关负责人申鑫告诉我们,疫情后一些头部平台提出了许多帮扶措施,于是许多躲在“撸口子大本营”的“老赖”,嗅到了前所未有的“重生”机会。

“因为有网络教程和反催收黑产的缘故,比起真正遇到困难的用户,‘老赖’们提供无法还款的证明更迅速、全面。我们收到很多开假证明的用户,说自己得了‘新冠’的有,说自己是‘疑似’的也有,结果提供的数据都和真实情况对不上。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之前有位男性借款人称自己因为疫情无法还款,结果提供的证明中性别竟显示为女性。”申鑫无奈道,在老赖看来,逾期不怕,只要能扛得住,“胜利”就在向大家招手了。

当然,有反催收需求,就有提供需求的生意存在。在知乎和贴吧上,充斥着很多“付费入群,教你脱离网贷苦海”的帖子,百元左右可进群学习,根据需求难度,相应招数的价格也不一样。此外,互金通讯社注意到,“老赖”们庞大的需求还催生了许多淘宝生意。

在淘宝搜索页面,输入“催收”二字,便会出现类似“帮您强制上岸”“专业网贷防爆”“反催收秘籍”之类的商家,标价普遍很低,实际价格根据用户需要为5元-299元不等。“职业反催收人”会给付费用户提供文字说明、视频教程等内容,并表示有专门的团队负责研究政策,制定逃避还款的方案。

互金通讯社随机点进一家商家,店铺商品写着“你尽管轰,通讯录有一个认识我的,算我输”。对方表示可以提供网贷骚扰通讯录,通话记录等服务。“不仅能防‘714’,正规大平台一样可以防。”该商家表示。其店铺详情页一张图里是这么介绍的:

有网贷平台相关负责人透露,现在确实经常遇到借款人逾期之后,电话打不通,通讯录的人也完全不认识此人的情况,给平台正常催收工作增加了一定的难度。

“反咬一口”

五花八门的反催收套路背后,是充满了戾气的“老赖圈”,似乎每个人都对曾经使用过的借贷平台充满了仇恨。最令他们兴奋的甚至不光是自己财富的增加,而是在财富增加的同时看到平台陷入他们制造的风波中。

除了硬扛,他们还习惯“反咬一口”。

将相关平台在他们心里的种种不该,曝光在各大投诉平台上,试图靠舆论躲过一“劫”。

而春节之后很多和互金平台、消费金融机构有关的投诉,前面都加了“因为疫情”这一前提。

因为疫情,多么顺其自然又让人无可挑剔的理由。

有平台负责人反映,此前疫情严重时,就会连续收到同一个模板的假证明材料,要求延期还款。最近又有一个新动向,持续有多名用户像上了同一个“教程”,用几乎一模一样的的话术和手法,向平台索要由平台方开具的发票,若不提供就向税务局投诉举报,借此要求减免还款。

“我们是助贷平台,只向银行金融机构收取服务费,涉及到用户相关费用的发票应由放款方提供。”平台负责人进一步解释,涉及到用户的一些费用,比如担保费等,应由对应担保公司提供或者放款方提供。这位借款人表示不同意,坚持要由该平台开具发票,否则就向税务部门投诉。

该平台负责人告诉互金通讯社,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平台并未就相关服务向用户收费,因此,也不具有开票义务。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票管理办法的相关规定,如果按照用户的诉求被迫开具发票,那么平台和用户的做法属于虚开发票,是违法的。

恶意逃废债者无赖,平台也感到十分无奈。

而除了威胁平台开发票,很多用户还以疫情的名义发起集体投诉,并用一种“骄傲”的姿态表示:看到投诉他立马就得给我减利息!

值得玩味的是,在一些投诉平台上,用户还会张冠李戴,投诉标题中提到的主体平台,和实际发生借贷关系的平台并非同一个。钻投诉平台审核机制的空子,借款人为了引起舆论注意无所不用其极,但是对被无中生有中伤的平台来说,这些有水分的恶意投诉,影响实在太大了。

投诉平台沦为“老赖”聚集地

为保护消费者权益而存在的第三方投诉平台,确实让一些被侵权的用户可以及时为自己发声。然而,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某种程度上来说,对用户投诉内容的审核机制和权威性的缺失,让一些投诉平台也逐渐沦为了“老赖”的聚集地。

在调查过程中,多家受访机构均表示受到过虚假投诉带来的困扰。信也科技相关负责人申鑫向互金通讯社表示,投诉内容大部分和高费率及暴力催收有关,但是“妖魔化”现象也很严重。很多投诉平台对投诉内容提到的一些问题,并没有严格的审核确认机制。

“比如在我们调查时发现,三成左右的人根本不是我们的用户,很多投诉查无实证,但是依然可以在投诉平台上广泛发布。”申鑫说。

一些持牌消金机构也深受其害。有平台负责人坦言:“网上有很多如何投诉借贷平台,逼其为自己减免利息甚至是本金的攻略,以及动辄成百上千成员的反催收群里,大家都为了赖账绞尽脑汁。而在一些投诉平台,诸如聚投诉-21CN上面,就算投诉理由和事实严重不符,只要用户不同意确认结案,被投诉平台申请解决投诉都是无效的。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历史遗留投诉,至今是未解决状态的原因。”

没做过的事情,牛头不对马嘴的投诉,平台凭什么负责?上述负责人认为,一些投诉平台设置的投诉排行榜单,只有量的表象,但是质量方面令人存疑,虚假内容,造谣信息时而有之,某种程度上来说,这些也纵容了恶意逃废债现象。

疫情过后催收频率和力度会增加吗?

时至今日,无论是正规互金平台,还是持牌消金机构的借款用户里,仍有很多人为躲避还款而疯狂,逃废债俨然成为摆在平台和出借人面前最大的挑战之一。

那么,对各金融机构来说,后疫情时代会加大催收频率和力度吗?

某知名金融科技服务商相关负责人告诉互金通讯社,疫情期间,一些量级公司将整体延期还款计划,期间平台不会收取逾期罚金。但欠债总是要还的,过了四月,很多资金方,已经要求未还款的户正常还款了,否则就会上征信,交纳逾期费用,防止不良风气对信用体系构建及行业风险出清造成恶劣影响。

“不过目前就我所知一些平台的催收工作并没有刻意增加频率或者力度。但是线上化确实是金融行业的趋势。这次疫情以后已经有不少金融公司扩大了线上金融业务的规模,或者有意向建立新的线上金融业务。”该负责人表示。

信也科技相关负责人申鑫认为,目前很多头部平台力图通过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科技手段,不断完善和升级平台风控技术和反欺诈措施,从源头上识别风险。不过,技术的手段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体系层面。

在他看来,政策和法律对于催收和费率方面应该有明确的的标准,尤其在暴力催收方面,很多投诉都是觉得,只要平台打电话要钱就被指暴力催收。在法律和政策层面,对于到底什么是暴力催收,应该有更加细化和合理的标准或参考案例,对长期伪造信息、钻政策空子、扰乱金融秩序的“老赖”和“反催收”群体进行严厉打击,消除其生存的灰色地带。

虽然恶意逃废债是长期积累形成的一块“难啃的石头”,但任何不正之风都惧怕暴露在正向阳光下。国内知名持牌消费金融公司负责人建议,疫情影响下,网贷行业基于互联网和大数据的核心竞争力也更加凸显,各平台应进一步提升技术实力,制定应对风险的预案,加强自身风控管理,避免盲目拓展用户群体导致的风险加剧。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老赖后浪”能否掀起恶意逃废债的巨浪?》发布于2020-5-17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