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美国大法官突然离世,11月“大选之乱”再添变数

美国大法官突然离世,11月“大选之乱”再添变数

原创 江平舟 来源:微观系列

距离美国大选只剩一个多月,从全国性民调来看,拜登依旧领先特朗普,但美国是特殊的选举人制度,所以全国性民调看看就好,尤其是当前美国民意如此分裂的情况下,民调的意义不大。

那么美国大选最后谁会赢呢?不看民调难道看赌盘吗?还是看义乌指数?

虽然没人是先知,能预测这场大选谁一定会赢,但我知道一点,那就是特朗普“一定不会输”。

不知道谁会赢,但特朗普一定不会输,这话听起来有点矛盾,但却是特朗普这大半年来一直在布局的事。

特朗普一直在布局的东西,也很直白,那就是万一输了,就不承认败选

而这又关系到一个重要过程,叫做邮寄投票(也叫通讯投票)

美国人选总统通常就两种方式,一种是去投票站投票,一种是将选好的选票寄出去投票。

过去美国用的最主要方法还是选民亲自去投票站投票,用邮寄投票的比例非常低,低于10%

而且美国50州,都有自己对于邮寄邮票(通讯投票)的规定,在美国的朋友还给我发了份现在美国各州关于邮寄投票的新规定

从选民结构来看:

特朗普的支持者,80%都想亲自去投票站投票

而拜登的支持者,因为疫情,60%的人倾向于邮寄投票。

如果美国各州大举推行邮寄投票,那对于特朗普的票仓无疑是个打击,因为选民不太愿意用比较麻烦的邮寄投票,几十年来他们都习惯了直接去投票站。

邮寄投票,无疑会让特朗普损失选票。

那民主党人就更希望通过邮寄投票,因为这样会打击特朗普的中老年票仓。

但邮寄投票这东西其实非常难搞,他可能会出现三种复杂情况

1,重复投票:选民寄出了选票,然后又去投票站投票了,他要是重复的都是同一个人还好,如果是邮寄支持拜登,投票站支持特朗普,那这一票要怎么算?这就非常麻烦,容易造成混乱。

2,选票无法及时送达:由于美国从没搞过大规模的邮寄投票,邮政系统难以负荷(想象中国从来没搞过双十一,突然搞个双十一,快递系统怎么负荷)

如果邮政系统崩溃,那在大选日后选票还是无法送达的,那可能就会成为废票

对此美国邮政(USPS)就有如下提醒

当选票无法在规定时间内送达(计票中心),就可能成为废票。

3,冒名投票:虽然选票会经过严格的认证才送到选民家里,让选民填写,但这依旧无法避免大家对于冒名投票的疑虑。

你去投票站投票,非常清楚的张三投了特朗普,李四选了拜登,一目了然,但是在家里填写选票,冒名投票的机会就比现场投票要高得多。

虽然民主党声称过去通讯投票的合规率高达98%,但是过去通讯投票的比率非常非常低,很少人使用通讯投票。

但今年因为疫情,不少州都取消的竞选活动,等到投票也希望大家别群聚去投票站了,用通讯投票。

美国从来没有处理过上亿张“通讯投票”,这给美国邮政带来了巨大负担。

于是聪明的特朗普把“美国邮政局长”换成了自己的铁杆支持者“德乔伊”。

或许没有人会想到,一个小小的邮政局长,居然会成为左右美国大选的焦点。

德乔伊一上台就大幅削减邮政开支,让邮政系统的递送效率不断低下,这是特朗普故意要让美国邮政系统崩溃的前兆。

美国人收不到邮寄的东西,也寄不出去东西,因为邮政系统没钱了,工人不加班,即便加班也不付加班费

特朗普就是要让美国人看看,美国邮政系统根本不行,根本就不可能负担得起邮寄投票的巨大压力。

如果美国各州坚持要以邮寄投票为主,那到时候肯定天下大乱。

特朗普一直在攻击邮寄投票,这是他在为万一失败后拒绝承认败选,打的铺垫

11月3号,特朗普赢了,那没事。

但要是特朗普输了,拜登赢了,那特朗普会立刻不承认败选。

他会告诉自己的支持者们,我早就跟你们说过,邮寄投票漏洞百出,有很多假票去投了拜登,也有很多支持我的票成了废票,所以我没有输,我也不承认败选。

随后特朗普会鼓动支持者上街抗议,和他一起不承认败选。

特朗普早就在为这个打铺垫,埋伏笔了,这也是为什么美国可能上演“11月惊奇”的原因。

特朗普只要败选,美国一定内乱。

而当特朗普败选,鼓动支持者上街抗议后,这事情该怎么解决呢?那就要看一个最关键的机构了。

那就是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在三权分立的体制下,总统管行政,国会管立法,法院管司法,美国最高法院拥有包括“解释宪法”在内的诸多重大权力。

如果11月份,拜登胜选,而特朗普不承认败选,这个最终的裁定权就会在美国最高法院。

如果最高法院裁定拜登胜选合法,那特朗普再怎么不承认败选,再怎么闹也没用。

反之,如果最高法院裁定这次大选确实存在违法和不公正的行为,那美国可能会重启大选,特朗普还能反败为胜。

所以这回的美国大选,两个关键点,一个是那位邮政局长,一个是美国最高法院。

美国最高法院,常设9名大法官,大法官无连任限制,只要不主动辞职,可以一直干到死。

当有重大问题需要决断时,9名大法官投票决定。

美国9名大法官特别特别重要,2000年美国大选,就是由9名大法官直接影响了最终的选举结果

2000年美国大选,小布什对上戈尔

两人的得票非常接近,最终的焦点落在佛罗里达州的25张选举人票上,谁能赢得佛州,谁就能拿到这25张选举人票,谁就能当美国总统。

第一次开票结果,小布什领先戈尔不到2000票,差距非常小。

因为差距太小,佛州又进行了一次自动机器计票,机器计票后,小布什领先票数缩小到822票。

民主党立刻要求对佛州内的每个郡县再次重新计票,而且还要人工计票,因为民主党认为,再次仔细的人工计票后,戈尔就会赢,就能拿下佛州,成为美国总统。

共和党当然不允许如此的反复计票,试想如果只要有候选人抗议,就反复计票的话,那这选票猴年马月才能统计完,那就一直不承认,一直要求重新计票了。

但佛州法官否定了共和党的抗议诉讼,还是要重新计票。

那共和党就以“佛州选举法”为理由继续抗争

因为佛州选举法规定,所有选票必须在11月15日前,递交最终结果,如果没有,那就全是废票。

但11月15日前,不可能人工处理完所有二次计票工作,于是民主党又状告法院,要求法院判决,可以延迟最终递交时间。

佛州法院支持了民主党的诉求,允许最终递交时间延长到11月26日。

那地方法院搞不过,佛州又如此关键,谁能赢佛州谁就当美国总统,共和党最终选择孤注一掷了,直接将“佛州最高法院”告上了“美国联邦最高法院”。

共和党要求美国联邦最高法院,判决佛州的重复计票,以及延迟最终递交时间,都是违法的。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进行了长时间的激烈讨论,最后以5:4的微弱多数,判决佛州最高法院违法,所有有争议的人工重新计票工作都必须停止。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9名大法官的投票结果,决定了这场紧张的总统大选的最终结果。

最后小布什以最初的计票结果为准,领先2000票拿下了佛州,也拿到了佛州25张选举人票,成为美国总统

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作用是非常非常大的,尤其是当美国大选遇到各种激烈冲突和问题的时候,最终的决定权,都在那9个人手上。

所以如果特朗普能让9名大法官中的多数人,都更倾向于自己的话,那对于特朗普来说就是天大的好消息

然而就在周六,美国9名大法官之一的“金斯伯格”去世,享年87岁。

特朗普下飞机听闻金斯伯格去世后,表现出遗憾,并且称:金斯伯格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性,有一个了不起的人生。

有人说老特是在演戏,表演出的伤心,也有人说特朗普是发自内心的,因为他自己也70多了。

但不管特朗普是不是真心,金斯伯格的离世对老特的政治生涯来说,绝对是个好消息。

金斯伯格是一位了不起的女性,更是美国知名的“反特大将”,要知道这很不寻常,美国大法官通常都会保持中立,几乎不会对现政权发表任何看法,更别说直接攻击现任总统了。

但金斯伯格就是那个经常攻击特朗普的大法官

金斯伯格说:“特朗普是个骗子,他极其自负。”

又说:“我难以想象特朗普成为总统后的美国是什么样子。”

对此老特也在推特上回击说:“金斯伯格,你的心智耗尽了,快辞职吧。”

所以你说特朗普会为金斯伯格的死感到遗憾吗?两人关系其实很糟。

但金斯伯格确实是一位伟大的女性。

她是犹太人,1933年出生在纽约,从读书时代开始,她就是个擅于“深度思考”的人。

随后金斯伯格进入哈佛法学院,又转学去了哥伦比亚法学院

在那个年代的美国,1956年,全美国的法律从业人员以男性为绝对主导,女性的法律从业者仅为2%

在大学里,金斯伯格因为是个女人,连进入阅读室学习的权利都没有.

这激发了金斯伯格更努力的决心,最后她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可踏上社会后,女人来干律师?简直是笑话

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愿意接纳她这位高材生。

一直到1971年,金斯伯格才首次以律师身份,在最高法院辩护,并且推翻了象征着男权社会标志的,“男性具有优先继承权”。

1978年,金斯伯格再战最高法院,随后催生出了重要的《怀孕歧视法案》,该法案直接保障了女性在怀孕时期的工作和收入

1979年,金斯伯格将目光锁定在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本身,她公开挑战最高法院全由男性当大法官的性别歧视结构,女性永远不可能当上大法官,这根本就是男权社会对女性的天然歧视。

最终实现了美国大法官出现了第一位女性,奥康纳。

一连串的伟大努力和尝试,让金斯伯格成为全美国最受尊敬的女性之一

金斯伯格与丈夫(年轻时)

1993年,联邦最高法院出现空缺,金斯伯格的老公马丁,持续写信给美国司法部,推荐自己妻子去当美国大法官。

最终克林顿提名金斯伯格担任美国大法官,这是美国历史上第二位女性大法官。

在国会的提名听证会上,金斯伯格语出惊人,居然再提“女性堕胎权”,她强烈支持女性拥有堕胎权。

因为无论任何政府,都无权替一个女人来决定她的子宫。

要知道在美国妇女堕胎是大忌,尤其是在那一片中西部的保守州,宗教和传统文化的束缚更为严重,很多女性并不拥有自由的堕胎权。

堕胎权和持枪权一样,几十年来都是美国最分裂也最具争议性的议题。

金斯伯格在国会提名听证会时,大谈政府无权替女人来决定子宫,这很可能会惹恼国会内一大批保守派议员,最终让她无法得到国会同意,失去大法官位置。

但是,当国会投票时,金斯伯格以96:3的压倒性票数,通过了提名,在历史上你极少看到大法官的提名在国会以如此压倒性的票数通过的

一名共和党保守派议员在国会投票后说:“我不同意金斯伯格的绝大多数立场,但我认为美国最高法院需要金斯伯格这样的大法官。”

金斯伯格在特朗普当选后曾说:

“美国的象征,不是白头鹰,而是钟摆,当钟摆朝某一个方向摆荡的太远时,它就会调整回来。”

言下之意是,只要美国的整体制度不崩,不管是保守派政府强大,还是自由派政府强大,美国的体制都有自我调节过激的能力。

这话当然也是讲给特朗普听的,特朗普将美国带入了一条极端的轨道。

而金斯伯格相信,美国的制度能把走向分裂和极端的美国社会,再拉回来。

就像钟摆一样

但对于特朗普来说,金斯伯格的去世,绝对是个政治上的好消息。

美国之前9名大法官,这9个人的成色是5名保守派,4名自由派

金斯伯格就是属于自由派的(前排右二)

那现在金斯伯格去世了,特朗普必定会再提名一位保守派的人去接替大法官的位置。

那这样一来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成色,就变成了:

6名保守派 VS 3名自由派

保守派占据更大优势

特朗普作为美国保守派的代表人物,保守派大法官越多,对他肯定是越有利。

试想,当11月大选投票时,特朗普输了,他质疑一片混乱的美国邮政系统,存在重大选举舞弊,所以不承认败选。

最终特朗普不承认败选的事,闹上联邦最高法院,也只有联邦最高法院能裁决这事。

那么这9名大法官的成色,无疑会让判决结果,更有利于保守派,也更有利于特朗普。

这位著名大法官的死,让特朗普的11月,更有胜算。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美国大法官突然离世,11月“大选之乱”再添变数》发布于2020-9-22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