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拉姆:报警、离婚、自救,她一切都做对了,可还是死在前夫暴力下

拉姆:报警、离婚、自救,她一切都做对了,可还是死在前夫暴力下

“最美羌活”拉姆火化:报警、离婚、自救,她一切都做对了,可最后还是死在前夫的暴力下……

最令人心痛的一条新闻:

拉姆去世了。

在极度的痛楚和生死边缘挣扎了16天,中秋节前夜,她还是走了。

年仅30岁。

拉姆是四川阿坝的一个藏族姑娘,离了婚,有两个孩子。

她是网络红人。

在她的抖音号里,大部分是在干农活,挖土豆、捡菌子、放耗牛等。

有时候为了挖一种叫羌活的药材,一整个夏天都要待在山上,经常要在野地里做食物吃,条件非常艰苦。

但看她做饭是一件非常享受的事——搭个土灶,煮碗面条,有时候是蒸米饭,炒土豆丝;有时是腊肉,捡来的黄丝菌配上青椒一起炒。饭菜很简陋,但她端着一个很大的饭盆吃得很香,因为“在山里就是要吃很多。”

日子自然是苦的,但她似乎永远都那么热爱生活。

闲暇时候,她会给自己放牧的耗牛唱歌,或者摘一朵野牡丹,在离天最近的地方,在野花遍地的山里、大雪覆盖着的土地上跳舞、唱歌。

她身上有那种底层女性劳动者特有的乐观和韧劲,她的笑容明亮,就好像阿坝山上的太阳——出现在哪儿,哪儿忽然就亮了一大块。

“淳朴善良又美丽的姑娘,那些视频中丝毫看不出她对生活中苦累的半点抱怨,只有她脸上的笑和眼中的光。”

一位网友这样评论她。

以前不懂她为什么那么热爱生活,后来懂了,没有暴力的一天,大约再苦的日子,都是好的吧。


虽然视频中的拉姆看上去像是从未经历过痛苦,但残酷的事实是,多年来她一直承受着前夫唐某的家庭暴力。

暴力从新婚不久就开始,拉姆的脸上和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但是每次打完,唐某会跟拉姆认错,而拉姆每次都会原谅他。

“她舍不得孩子,一直觉得唐某还有机会改。”拉姆的姐姐告诉记者。

然而之后暴力升级,甚至不再避讳任何人。

一次春节娘家聚会,唐某突然把拉姆拉到街上,揪着头发,冲着眼睛给了拉姆一拳,她头发也被揪秃了一块儿。

最严重的一次家暴发生在今年5月,唐某因为网上打牌输钱、心情不好,拿着板凳重重地砸在了拉姆的右半身,造成她右臂骨折。

姐姐见到逃回家的拉姆时,她脸上满是瘀青,脖子上也遍布瘀痕。

拉姆绝望了。她觉得,如果不离婚,也许自己哪天就要被打死了。于是和唐某协议离婚。

然而离婚后没几天,唐某就故伎重演,他找到拉姆,跪下来给她重重地磕头,悔恨认错,指天发誓以后自己再也不动手了。

见拉姆不为所动,他开始变得疯狂,拿菜刀架在小儿子的脖子上,威胁拉姆,“如果不复婚我就杀了他!”

拉姆前夫唐某和孩子

孩子是拉姆的死穴。对于一个母亲,这种威胁几乎是立刻奏效。没多久,拉姆和唐某复婚了。

然而,不到十天的时间里,拉姆又被狠狠打了两次,甚至连她的姐姐,因为不肯告诉唐某拉姆躲在哪个亲戚家里,也被唐某一拳砸在了脸上,当即左侧眶骨骨折,在医院住了三个月。

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在再一次离婚三个月后,唐某闯入拉姆的家,往她身上泼了整整一桶汽油,点上火,致拉姆全身85%重度烧伤。

同时,除了烧伤,还有六七处刀伤,额头上的伤深可见骨。

拉姆全身几乎被烧成了一块焦炭,曾经灵动闪耀着光彩的眼睛,已经全盲。

全身都是烧伤的黑色,有的皮肉已经烧熟。

她在旁人难以想象的痛苦中挣扎了16天,中间曾很短暂地有过一点意识,但终究,含恨而去。

她曾在直播时说过:“往后余生,我只求健康。”

可这么一点卑微的愿望,还是没有得到。

TED演讲家、女性主义作家Leslie Morgan曾说过,家暴的最后一步就是谋杀,而且常常发生在分手或离婚后。

没有分手或离婚时,虽然天天被虐待,但这个时候“拉姆们”对凶手的意义重大,因为她们可以提供各种价值——性、家务、挣钱——仅仅是充当凶手任意发泄暴力的对象这一角色,就足以让凶手离不开她们。

这时候他们会留着她。

然而,一旦当“拉姆们”觉醒了,反抗了,要靠着自己的努力向生了,这才是触怒凶手扳机的点。

换句话说,当对方身上的人味儿越来越重、奴隶的枷锁越来越淡薄时,也就是激起凶手最疯狂嫉妒和暴怒的时候。

他对她的设定是一个女奴,一个血袋,一个祭品。

而如今,这个设定即将要被推翻了,她在阿坝山上的大雨里向着新生活狂奔,她被无数人喜爱和关注,她挣脱了那个阴暗污秽的牢笼,将要像最美的羌活那样绽放了…….

那么,在他再输钱的时候,再自恋受损的时候,再满腹牢骚和愤懑的时候,拿谁来出气呢?

拉姆前夫在拉姆抖音视频下的评论

她之前为他付出得有多无怨无悔,此刻,他恨她就有多深。

因为在这种人渣的心里,没有感激,没有共情,不会将心比心,不会觉得对方也有自己的需求、人生、感受。

他的世界里只有一条准则,那就是——

如果你不能被我所用,不能满足我,那你就只有死。

有人说,拉姆犯了大错。

他那样打她,她还为他怀了二胎,并且巴望着孩子能让他改变。

结果是给自己多上了一道枷锁,也让一个无辜的小生命来这世间受尽苦楚。

仅从这一点上来说,这是很多女性共有的悲剧——心存幻想。

但是,请看前面提到的TED演讲家Leslie Morgan讲述她自己的故事:

她的男友第一次对她使用暴力时,是他们婚礼前五天。

因为一件不足挂齿的日常小事,他突然爆发,双手死死掐住她的脖子,使她即无法呼吸,也喊不出声音,然后,一次又一次地把她的头往墙上撞,直到撞得她昏了过去。

然而,五天之后,脖子上的十个手指印刚刚消退,她披上了她母亲的婚纱,嫁给了他。

Leslie Morgan说,即使发生了这件事,她当时还是非常相信他们之间的“爱”,她宁愿接受男友的忏悔——因为筹备婚礼压力太大了——并相信这是一次意外,他之后绝不会再对她动手。

Leslie Morgan绝不是一个庸常女子,她拥有哈佛学士学位、沃顿商学院MBA学位,并且大多数时间为“财富”500强公司工作,包括强生、李奥贝纳和华盛顿邮报。

但就是这样一个女子,依然等到被上膛的枪指着头若干次才真正绝望,逃离了地狱。

她和拉姆一样不幸,却又比拉姆幸运得多。

一份数据表明,在我国,每7.4秒就有一位女性遭受殴打,但平均遭受35次家暴后才会报警,也就是说,每5位寻求家暴服务的女性中,就有1位遭受了十年以上的家暴。

有时候,我们倾向于认为,那是我们“最亲密的人”,我们不愿意动摇自己对他的假设,所以大多数时候,我们会抱着“他会为我改好、为孩子改好”的幻想,选择忍耐下去。

这是全世界家暴受害女性的共同心理特征,无关种族、信仰、收入、或受教育水平。

这不是她们应该被指责的地方。

她们真正需要的是帮助。

拉姆非常勇敢,她有反抗,有离婚,有报警,有求助。

为了离开,忍痛放弃了两个儿子。

丈夫威胁杀死儿子,都没有让她屈服。

然而,拉姆一直挨打,一直报警。

一直报警,一直挨打。

直到在众目睽睽下,被活活烧死。

有网友说:

“报警、不惜代价离婚、自救,她一切都做对了,可最后还是死了。”

这里魔幻的点在于,前夫多年家暴,可离婚的时候,两个孩子全都判给了这个扬言要杀死他们的人;

离婚后,前夫唐某依然对拉姆数次施暴,还用带孩子跳河来威胁她,却没有任何人身限制令;

拉姆曾多次报警,但警方认为这是“家庭纠纷”,“能做的很少”,“清官难断家务事”。

一千次、一万次地重复:“家庭暴力不是家务事”!

就像网友说的那样:

“这里最让人绝望的是,你可以无比清楚地看到一个家暴的男人,如何在警察的不作为和社会大环境的默许下,十几年的时间里一点点变本加厉,从关上家门偷偷打到公共场所肆无忌惮地打,从一个耳光到泼汽油炸你全家置你于死地。”

然而,“在对家庭暴力的预防或惩戒更为成熟的国家,经验显示,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家暴只要第一次发生时干预得当,之后都不会再发生”。

如果,施暴者知道,因为家暴,他已经被警察盯上了,那么欺软怕硬如唐某,一定会收敛的。

可惜,没有如果。

希望拉姆的死,成为一个界碑,既提醒我们曾有过那么美好的生命死于暴力之手,也提醒我们如何能为更多的“拉姆”做些什么。

一个真正的山野的女儿,一个纯正的藏地美人,拉姆,凋零了。

就像她亲手采摘的那些羌活。

在风雨苦寒中萌芽、成长、倔强地开花,最终却被攫取、压榨,在火焰里炮炙。

愿她来世不再经受如此苦难。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拉姆:报警、离婚、自救,她一切都做对了,可还是死在前夫暴力下》发布于2020-10-4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