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如果不是扫黑除恶,再给我两年时间,我和我的家族就可以洗白上岸了!”

“如果不是扫黑除恶,再给我两年时间,我和我的家族就可以洗白上岸了!”

——260万元天价拍得一羽“名将”!在他眼里,好鸽子就像女人衣柜里的衣服,总少那么一件。“赛鸽这种竞争可以带来更高层次的娱乐。”【北京高福新案】

——他酷爱养狗,宣称狗比人忠诚,用30余亩土地建起了赛狗场,明目张胆组织赌博,甚至贴出告示,当地集市日的“一、三、六、八”为固定开场日,嚣张至极。【河北贺金山案】

——号称蛤什蟆村的“土皇帝”!得知专案组调查,他曾想用10万“封口费”收买受害人。受害人却很坚定:“没有专案组,我这桩冤情谁都不管。钱我不要,最后法院判给我多少我就拿多少!”【吉林张永福案】

——讯问时,黑老大态度嚣张,“如果不是扫黑除恶,再给我两年时间,我和我的家族就可以洗白上岸了!” 【广西“李氏三兄弟”案】

今年最后一个月,全国扫黑办如期召开发布会,第8次发布挂牌督办的已办结重大案件。

值得关注的是,25日下午,中央政法委秘书长、全国扫黑办主任陈一新出席发布会,并作主发布。

据统计,这是陈一新第三次出席发布会。他强调,党中央已明确提出推动扫黑除恶常态化,全国扫黑办将坚决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推动持之以恒、坚定不移地打击黑恶势力及其“保护伞”,让城乡更安宁、群众更安乐。

发布会上,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王洪祥,公安部副部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杜航伟回答记者提问。中央政法委副秘书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雷东生主持发布会。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杨万明,最高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全国扫黑办副主任陈国庆出席新闻发布会。

这一次,发布会视频连线了北京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亓延军,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董仚生,吉林省委政法委书记侯淅珉,广西自治区党委政法委书记曾欣,分别就北京高福新案、河北贺金山案、吉林张永福案、广西“李氏三兄弟”案等4起挂牌督办案件做具体介绍——

村民回家奔丧,他把屋给强拆了

一面是北京密云信鸽协会主席、资产数亿的企业家,豪掷260万元天价拍一只赛鸽;一面是号令钩机铲房、指挥打手伤人的黑老大,借村民回老家奔丧之机强拆房屋。

长相斯文的高福新,2000年前后在北京密云一街以杀羊、卖羊为生,当地人甚至给他取了个不入流绰号——“二蜜桃”。

但短短几年后,这个“二蜜桃”竟成为了密云的“风云人物”,他亿万身家背后,全是暴力和血腥。

2000年12月,高福新参与密云改善旧城面貌工作,这也成他“原始积累”的开始。

对于未达成拆迁协议的“刘家大院”,高福新带着一众社会闲散人员,利用推土机、钩机等设备开始强拆,并将反抗的刘家三兄弟打伤。

这件事让高福新“一战成名”,“二蜜桃”的绰号在密云叫响了,也让高福新与后来的密云县副县长王广双搭上了线,王广双认为高福新是一个能“干事”的人。

在大唐庄村拆迁过程中,高福新又纠集手下小弟二十余人,手持砍刀、镐把,在村民众目睽睽之下,追逐、殴打陈家五口,连老人和未成年人也没放过。

在暴行下,多数群众被迫接受拆迁协议。

高福新曾说,“好鸽子就像女人衣柜里的衣服,总少那么一件,赛鸽这种竞争可以带来更高层次的娱乐”。

这种“高层次娱乐”,建立在对百姓的盘剥和压榨之上,也终随高福新集团的覆灭而化作泡沫。

随着一声“警察,不许动!”的高喝,犯罪集团的走向覆灭,但这一天,来的没有那么容易。

2019年3月29日,高福新从其饲养鸽子的基地翻墙潜逃,随后“人间蒸发”。虽然有重要线索直指福建省厦门市,但专案组却未发现任何踪影。

“这绝对不可能!”

北京市公安局刑侦总队侦查员鹏飞(化名)来到厦门,反复观看了长达50个小时的监控录像后发现一名可疑男子拿着两部手机,且一直在刻意调整两部手机叠放位置。

“会不会是高福新为了不暴露行踪,雇佣该男子进行通讯联络传递信息?”

几天后,专案组发现一个具有重大嫌疑的男子出现在厦门市五通码头。经综合比对,发现该人与高福新相似度极高。经过36个小时的连续蹲守,专案组最终确认该男子为高福新,并一举将其抓获。

2020年11月6日,法槌敲落。“双面人”高福新因寻衅滋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诈骗罪、贪污罪等被判处无期徒刑,其犯罪集团成员分别被判处12年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

“广平南霸天”为养狗赌博圈地,逼村民迁坟

在河北省广平县,没人不知道贺金山。

自1978年起,近30年的时间里,他和父亲、妻子等人先后担任本村党支部书记,长期对本村基层组织形成控制。

他酷爱玩狗,就在村南占用30余亩土地,建起了赛狗场。不但在白天明目张胆的利用赛狗组织赌博,甚至写出告示,把当地的“一、三、六、八”赶集日作为固定开场日,嚣张至极。

在该赌场北侧为村内的陈氏祖坟,影响了赌场的经营,贺金山便产生了将坟迁走的念头。

他先是指使当时的村会计找到陈家,告知坟必须迁走。陈家深知贺金山家实力,虽然心有不满,但慑于贺金山的实力,将20座祖坟迁到别处,之后贺金山又使用村集体资金向陈家支付了补偿。

这只是冰山一角。

——一名主要举报人联系约定见面后,却突然联系不上了。正当专案组一头雾水时,才得到消息是举报人被贺金山在法院工作的四弟贺金良司法拘留了。

——另一名好不容易联系上举报人已被对方当面威胁,只要干警跟他联系,就会把情况马上给贺金山汇报,致使侦查工作方向、内容暴露,难以开展。

——办案人员到案发地进行调查取证,被贺金山儿子等人驾车追赶跟踪,不久之后对方甚至放出了消息,扬言要找办案人“谈一下”。

“这些都是普通案件中很少遇到的情况,但是涉黑案件往往情况更加复杂。”民警介绍。

贺金山等犯罪嫌疑人被抓获后,仍然抱着侥幸心理,向办案民警编织伪造的谎言,拒不交代违法犯罪事实。

通过地毯式搜查,贺金山的一间狗舍,引起了办案人员的注意:该狗舍结构为两间,但圈养的一人多高的猛犬仅占用了其中一间。

该狗曾为贺金山饲养,旁人从不敢靠近。办案人员将该犬控制后,最终在狗舍内部的隔间木板底下,发现了三个藏匿在该处的行李箱,里面装满了成捆的现金,经清点整整600万元。

今年9月29日,该案在邯郸市肥乡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贺金山因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贪污罪等,被判刑二十五年。其他15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二年至二年不等。

一审宣判后,12名被告人提出上诉。11月27日,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20年敛财3亿!涉黑村支书豪宅似宫殿

刚走进张永福的家,专案组民警们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很难想象,这是一位东北乡下村支书的住宅——

吉林省吉林市龙潭区与舒兰市交界处国道旁:

院落正门安装有闪闪发光的金属伸缩轨道门,住宅有前后两栋小楼,楼间用人工水榭及木质回廊巧妙连接,绿植树木相映。

园丁房、保姆房、司机房等单立一侧,车库仓储等配套设施一应俱全。

日常起居的二层小楼内,堆满整面墙壁的大牌奢侈品许多包装袋都没有拆过,成箱的高档烟酒随意堆在角落。

高档木材打造的成套中式会客木椅方桌、木柜、睡床,精致稀有的装饰品和古董摆件在屋内更是随处可见。

张永福住宅

张永福,吉林市龙潭区缸窑镇哈什蚂村人,曾任缸窑镇哈什蚂联合村第一书记,案发前为吉林市永福养殖有限公司董事长,在当地无人不知。

自90年代末开始,张永福通过杀害、殴打、恐吓竞争同行等手段垄断当地种鸡、肉鸡销售市场。

他还将犯罪触手伸向建筑、土地、林地承包、采矿等多个领域,通过采取骗取贷款、串通投标、敲诈勒索等非法手段,巧取豪夺、大肆敛财。

调查过程中,一本2004年张永福强制拆迁未结案件卷宗引起了侦查员的警觉。

15年前,张永福在蛤什蟆哈什蚂村开办的一个养鸡厂,为了方便企业经营,他准备在厂门口铺设一条柏油路,但几处民房却成为了实施这项计划的“绊脚石”。

张永福作为当地的“土皇帝”,通过采取威逼等非法手段强迁几户民房后,唯独剩下邢某一户。

在告知以8000元作为拆迁补偿遭拒绝后,张永福趁其家中没人,组织人员硬是扒倒了邢某住房。

此后他多年上访碰壁,喊冤无门,万般无奈之下只得举家外迁,常年租住他人房屋,生活境况窘迫困苦。

侦查人员在找到受害人女儿后,这一桩尘封多年的无果案情才得以重见天日。

“我知道,你们一定会来找我的,我一直相信!”受害人邢某满含热泪地说道。

数年间,张永福的资产已经像滚雪球一样逐年暴增。直至案发前,张永福实际操控着4家集团公司、8个养鸡厂,总资产已逾3亿元。

其非法承建政府200栋温室大棚项目,获利1000余万元,由于建筑质量存在严重问题,造成76栋大棚倒塌,直接经济损失1780余万元。

庭审现场,张永福眼角的目光时不时的瞥向和自己一样身披镣铐、隔了几个身位的那个年青瘦弱的身影——那是张永福的长子张健,他也是该涉黑组织的重要骨干成员。

张健从小到大在张永福的庇护之下,游手好闲、无恶不作,凭借“惹祸”换来的一些恶名,逐渐成了当地响当当的“人物”。

血脉联系之下,从曾经的村里的“土皇帝”和“太上皇”,摇身一变,成了“父子阶下囚”,这样的转变,让人唏嘘不已。

2019年11月4日,通化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张永福黑社会性质组织案,共对32名被告人及两个被告单位进行判决,主犯张永福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等11项罪名,被判处无期徒刑。

“再给我两年时间,我就可以洗白上岸了”

“如果不是扫黑除恶,再给我两年时间,我和我的家族就可以洗白上岸了。”广西南宁黑老大李丰到案后,嚣张的态度令人印象深刻。

在南宁,但凡提到“博白帮”,市民都深恶痛绝。

开设赌场、从事非法放贷、敲诈勒索、行贿,乃至实施“套路贷”诈骗……来自博白县龙潭镇的“李氏三兄弟”,通过各种违法活动获取资本,涉案金额近4000万元。

2018年12月至2019年4月期间,警方专案组精心部署了两次集中抓捕行动,一举抓获“李氏三兄弟”涉黑组织30余人。

然而该组织人数众多,反侦查意识强,随着李氏三兄弟及其涉黑组织部分骨干成员相继落网,多名成员闻风潜逃。

坚决不留“漏网之鱼”!

一方面,警方悬赏单人最高30万征集线索;另一方面,专案组成立了追捕行动组,前往嫌疑人原籍博白县开展追逃工作。

作为外来人员,人生地不熟,抓捕组民警稍有不慎,就可能惊动嫌疑人。

为了不暴露目标,他们白天只能待在宾馆,晚上才偷偷进村开展实地摸排,像做“贼”一样。

在长达半年多的追逃过程中,抓捕组的足迹遍布了博白县的每一个乡镇,终于将该犯罪组织的在逃人员一一擒获。

专案组民警薛明的儿子,在“4·10”专案攻坚克难的关键时刻出生,被大家取了个亲切的小名“410”。

今年8月,在警方工作组的规劝下,犯罪嫌疑人李贵主动投案自首。自此,该案最后一名涉黑逃犯顺利落网。

2020年10月31日下午,南宁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宣判被告人李龙等25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一案,主犯李龙及李军均获无期徒刑、李丰获二十五年有期徒刑。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如果不是扫黑除恶,再给我两年时间,我和我的家族就可以洗白上岸了!”》发布于2020-12-28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