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虎牙一主播在斗鱼直播判赔虎牙4900万,斗鱼不协助执行

虎牙一主播在斗鱼直播判赔虎牙4900万,斗鱼不协助执行

中国经济网北京3月9日讯(记者 徐自立 马先震)日前,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1份执行裁定书显示,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一名主播江某涛(直播网名:嗨氏)在合同期间未经同意在斗鱼直播平台进行直播,经虎牙公司起诉,法院判决江某涛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同时要求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立即停止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向江某涛或其指定的人支付直播报酬,将该报酬留存在斗鱼公司账户,直至满4970万元。

但斗鱼公司拒不履行上述协助义务,称斗鱼公司与江某涛没有直接结算关系。法院称斗鱼公司与江某涛没有直接结算关系,裁定斗鱼公司在擅自支付而未能追回的4970万元范围内,向虎牙公司承担责任。斗鱼公司提出执行异议。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认为斗鱼公司的行为明显存在过错,驳回斗鱼公司的全部异议请求。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执行裁定书((2020)粤0113执异516、517、518号)显示,法院执行申请执行人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虎牙公司)与被执行人江某涛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案[(2020)粤0113执恢75号案,以下简称“75号案”]中,异议人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斗鱼公司)向法院提出书面异议。法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经审查查明,虎牙公司与江某涛等人网络服务合同纠纷一案,2018年2月14日,法院作出(2017)粤0113民初7261号一审判决,判决江某涛向虎牙公司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及诉讼费用等内容。2018年11月12日,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粤01民终13951号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上述判决已生效。

诉讼中,虎牙公司申请财产保全并提供了相应的担保,法院依申请作出(2017)粤0113民初7261-1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民事裁定书,要求斗鱼公司立即停止以任何形式,直接或间接向江某涛或其指定的人支付直播报酬,将该报酬留存在斗鱼公司账户,直至满4970万元;在每月1日前将上月截留情况书面通知法院。2017年11月16日,法院向斗鱼公司直接送达上述文书并签收。2018年11月21日,根据虎牙公司的申请,法院立案执行上述判决,案号为(2018)粤0113执8950号,即75号案。

执行中,对江某涛财产的诉讼财产保全转为执行查封冻结,江某涛逾期未履行生效法律文书所确定的付款义务,未发现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2020年7月20日,法院作出7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执行裁定书并送达给斗鱼公司,要求斗鱼公司协助提取江某涛(直播网名:嗨氏)的直播报酬4970万元,报酬包括货币、虚拟礼物道具、薪资收入、合作分成奖励等;提供江某涛自2017年11月至2020年6月在斗鱼公司的收入明细及收款账户详情。但斗鱼公司拒不履行上述协助义务,并于2020年7月28日提交了一份《协助执行通知书(回执)》,称斗鱼公司与江某涛没有直接结算关系,不掌握江某涛2017年11月至2020年6月的收入明细。

因斗鱼公司拒不履行上述协助义务,2020年8月18日,法院作出75号《责令限期履行通知书》并送达给斗鱼公司,虎牙公司提供的第三方小葫芦网络统计数据显示,仅在2018年1月至2018年6月期间,江某涛在斗鱼公司直播平台收取的礼物总价值已高达2298.74万元;斗鱼公司已涉嫌拒不履行对法院协助义务的违法行为,法院责令斗鱼公司在本通知送达之日起十日内将法院依法要求冻结提取江某涛的收入4970万元汇入法院指定的执行专用账户;逾期不履行的,法院将裁定斗鱼公司在擅自支付法院冻结款项的范围内对虎牙公司承担清偿责任等。但斗鱼公司仍逾期没有履行上述协助义务,2020年9月4日,法院作出75号之一执行裁定书,裁定斗鱼公司在擅自支付而未能追回的4970万元范围内,向虎牙公司承担责任。2020年9月22日,斗鱼公司提出执行异议。

法院认为,江某涛在斗鱼直播平台直播期间,受到大量粉丝打赏,根据已公证的“小葫芦主播大数据平台”统计数据显示,江某涛在斗鱼直播平台有巨额收入。法院在诉讼阶段向斗鱼公司发出(2017)粤0113民初7261-1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民事裁定书,在执行阶段向斗鱼公司发出7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执行裁定书,有充分的依据和合法的理由。斗鱼公司应按照要求协助冻结、提取江某涛在斗鱼公司的直播报酬。斗鱼公司主张其与江某涛之间并不存在直接的结算关系,对此应提供相应证据予以证实,但斗鱼公司对该项主张,没有提交充分有效的证据证明,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

即便斗鱼公司该主张属实,在2017年11月16日法院向斗鱼公司发出(2017)粤0113民初7261-1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民事裁定书时,斗鱼公司应立即向法院说明情况并出具相关文件,以便法院对可以实际掌控江某涛收入的相关主体采取相应协助执行措施,确保江某涛在斗鱼直播平台的收入能够得到控制,但自法院作出上述诉讼保全行为,直至案件进入执行阶段,法院作出7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和执行裁定书时,斗鱼公司一直未提出上述主张,此后,斗鱼公司才提出其与江某涛之间不存在直接结算关系。斗鱼公司的上述行为明显存在过错,直接导致江某涛在斗鱼直播平台的收入在法院已经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后仍然脱离控制,造成已经支付给江某涛无法追回的严重后果。而斗鱼公司主张小葫芦平台数据不足采信,对此未提交相反证据足以推翻,应承担举证不能的法律后果,法院予以采信小葫芦平台数据。斗鱼公司所称江某涛有其他可供执行的财产,与其在本案中提出的执行异议没有关联性。

斗鱼公司拒不履行协助提取江某涛直播报酬的义务,擅自向江某涛支付法院已冻结的收入,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37条规定,法院据此作出75号《责令限期履行通知书》,责令斗鱼公司限期追回相关款项,于法有据。斗鱼公司有能力、有义务协助冻结、提取江某涛在斗鱼直播平台的直播报酬,法院向斗鱼公司发出协助冻结、提取江某涛直播报酬的协助执行通知书,并在其擅自向江某涛支付已冻结直播报酬的情况下责令其追回款项,符合法律规定。

综上,斗鱼公司的三项异议请求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四条第一款第(十一)项、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二百四十二条、第二百四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37条的规定,裁定如下:驳回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全部异议请求。

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8)粤01民终13951号)显示,一审法院认定事实:2016年9月26日,江某涛与案外人华多公司、爱拍公司签订了《主播三方合作协议》。2017年1月19日,虎牙公司、江某涛与关谷公司签订了《虎牙主播服务合作协议(预付)》。合同约定的合作期限为12个月,即从2017年2月1日至2018年1月31日。

自江某涛在虎牙直播平台直播以来,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华多公司为提升江某涛直播人气,花费大量成本,将虎牙直播平台最优质的推广资源优先提供给江某涛,为其安排承接各种外部商演活动,包括与知名演艺人员合作,参加浙江卫视大型综艺节目《高能少年团》,并在腾讯视频、爱奇艺视频、乐视视频播出节目等。江某涛利用“虎牙直播”平台的知名度、客户资源及带宽资源、技术服务等,尤其是在虎牙公司的大力培育、推广、包装之下,逐渐成为国内在游戏直播领域顶级的网络主播,被称为“王者荣耀第一人”,在网络游戏直播当中拥有极高的知名度,其新浪微博关注度达到500万人。

2017年2月1日,虎牙公司、江某涛签订《直播服务补充协议》,确认虎牙公司在《虎牙主播服务合作协议(预付)》生效前,基于《主播三方合作协议》对江某涛推广成本,投入成本总计为2960万元。自江某涛在虎牙直播平台直播以来,经付款回单证实的收益为581.53万元,江某涛在答辩状时认可的总计收入为518.67瓦元,已产生自认效果。此外,双方按照《高能少年团》合作之补充协议书,确认将600万元投入确认为江某涛依据原协议合作取得的收益。即使按江某涛提供的数据计算,江某涛合作收益共计1118.67万元,因此,合同约定的违约金较高者应为江某涛在虎牙直播平台获取的收益的5倍即5593.33万元。

根据虎牙公司提供的江某涛新浪微博截图及公证书-江某涛2017年8月27日在斗鱼直播平台进行直播的视频、截图,自2017年8月27日,江某涛未经虎牙公司同意,开始在与虎牙公司具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斗鱼直播平台进行直播,首播开播前人气值就已经超过190万。上述行为造成虎牙公司经营的虎牙直播平台大量活跃用户流失,此数据与虎牙公司提供的鉴定报告相符。

一审法院认为,江某涛利用虎牙直播平台的知名度及客户资源,以及虎牙公司及其母公司的带宽、技术、推广资源,成为国内游戏行业最具知名度的游戏主播之一后,本应继续严格履行合同,与虎牙直播平台共同成长,但是却在未通知虎牙公司的情况下,故意违反约定,故意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到与虎牙公司有直接竞争关系的斗鱼直播平台长期进行直播活动,已经构成根本违约,应当承担违约责任。

现虎牙公司要求江某涛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经核算应为5593.33万元,虎牙公司损失经评估为11783.97万元,虎牙公司仅主张4900万元,是对自己权利的自由处分,且已证明约定的合理性,理据充分,未损害对方当事人的利益,应予支持。虎牙公司提供的证据表明,虎牙公司为本案支出评估费10万元,鉴定费8000元,保全担保费11.43万元。

综上所述,江某涛违约,恶意明显,拒不执行人民法院生效裁定,拒不到庭接受询问,虎牙公司投入巨大,因江某涛违约造成的用户流失损失巨大,江某涛也因违约获得巨额收益,应由江某涛承担不利后果,若调低违约金,于理不合,于法不容。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四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第六十条、第一百一十四条的规定,判决:一、江某涛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向虎牙公司支付违约金4900万元;二、驳回虎牙公司其他诉讼请求。如果未按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29.03万元,由江某涛负担28.62万元,虎牙公司负担4089元。本案一审财产保全费5000元,行为保全费5000元,保全担保费11.43万元,以及鉴定费8000元,评估费10万元由江某涛支付给虎牙公司。

上诉人江某涛因不服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人民法院(2017)粤0113民初7261号民事判决,向广东省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上诉人江某涛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百一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虎牙官网显示,虎牙公司是一家以游戏直播为核心业务、致力于打造全球领先直播平台的技术驱动型内容公司,旗下产品包括知名游戏直播平台虎牙直播、风靡东南亚和南美的游戏直播平台NimoTV等,产品覆盖PC、Web、移动三端。2016年8月,广州虎牙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正式独立发展;2018年5月,虎牙在美国纽交所上市,股票代码为“HUYA”,成为中国第一家上市的游戏直播公司。2019年6月,虎牙总部乔迁并宣布启用全新的公司级LOGO,预示将以更多元化的战略布局,持续为更大范围的用户提供更优质更丰富的直播内容,2020年4月,腾讯成为虎牙控股股东。

斗鱼官网显示,武汉斗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斗鱼是一家致力于为所有人带来欢乐的弹幕式直播分享网站,是国内直播分享网站中的佼佼者。斗鱼的前身为生放送直播,于2014年1月1日起正式更名为斗鱼,力图在现有的基础上稳步提高,做到最好。目前,斗鱼以游戏直播为主,涵盖了体育、综艺、娱乐等多种直播内容。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虎牙一主播在斗鱼直播判赔虎牙4900万,斗鱼不协助执行》发布于2021-3-9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