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柳树(小说)

柳树(小说)

特邀编辑:董学仁

风沙漫夜幕。

老王还在抽烟。

“嘿,别抽了行吗?你不要肺了,我还想要呢,天天让我吸二手烟。”我嫌弃地看着他。

老王掐了烟,摸摸我的头。

其实老王不老,才27岁,但他比我大5岁,所以我喜欢叫他老王。

三年前老王大学毕业,参加了大学生志愿服务西部计划,到了新疆于田。那时候我刚上大一,恍然间我也毕业了。

老王洗澡回来,我们躺在床上。我翻身看老王,“老王,什么时候回去啊?”

“中秋节呗。”老王眼神闪躲。

我伸手怼了一下他肩膀,“你又给我装傻是不是?”

老王翻过身,“再说吧。”而后装睡。

这次来新疆,我是带着任务来的。

老王是家里的独苗,他爸妈让我一定要劝老王回家。

第二天早上起来吃过饭,老王带着我出门逛逛。

这是我第一次来到新疆。在这之前,我对新疆的认知就是大块大块的牛羊肉。

沿着村里的柏油路随便走走,看到房屋整齐漂亮,屋外高大的葡萄架连成排。

“老王,这儿好现代化啊。”

老王点点头,没说话。

村子干净整洁,唯一突兀的,就是柏油路中央的那棵大柳树。

我正想问问老王为啥这树在路中央,回头看到老王正伸手摘树杈上的塑料袋,摘下来了又轻轻地抚摸了几下树干。

我……突然觉得,这树是不是聊斋里的树精,迷了老王的心窍。

到了晚上,我和老王在院子里支了张桌子。喝了点当地的葡萄酒,我俩脸红红的。

喝了酒我又想起那棵柳树,愈发觉得它妖异。

我问老王,“路上那棵柳树咋回事啊?”

老王从口袋里摸出烟盒,放在桌子上转来转去。

“我说给你听,你可别哭。”

1999年,于田县来了个大学生,姓刘。

小刘人长得高高大大,一双大眼睛天天噙着笑。到了村里之后,今天帮谁家种种地,明天帮谁家修修房,还准备领着大家一起修路。

大家一开始都说,这小刘多半是年轻气盛,过不了几天就泄气了——不信?你瞧瞧那些大学生,哪个不是待了几天就走了。

可是小刘一干就是整整15年。

这15年,小刘把于田变成了美丽的小城,也把自己变成了“老光棍”。

转眼就是2014年。

在小刘之前,村里也有个老村长,人善良敦厚,可惜的是好人没长命,小刘来之前,他得病就死了。小刘倒是对老村长家里特别关心,孤儿寡母的,大家也都帮衬帮衬。

这天是元宵节,老村长的媳妇请小刘到家里来吃饭。

老村长的儿子今年就高考了,期末的成绩还不错,小刘托人搞到了一些芒果,奖励奖励这小子。

可小刘拎着一袋芒果,刚走到村口,突然感觉脚下的大地不停晃动,房子也来回动。

完了,地震了。

小刘扔下芒果,拼了命地往老村长家跑。

可是晚了,老村长家的房子已经塌了。老村长的儿子正疯了一样抬那些木头。

“哥,我妈在里边儿。”小伙子红了眼,浑身颤抖,明显也受了伤,一只胳膊那么吊着。

“听哥的,你快走。这一会儿说不定有余震,你不能出事儿。”小刘拉起跪坐在地上的小伙子,使劲往外推他。

“不行,这是我妈啊!我已经没爸了,不能没妈了。”

“你还不信哥?哥和你说,哥家里穷,一直是你爸偷偷资助我上大学,你爸就是我爸,你妈就是我妈。哥不能让你留在这儿,不能让你家绝了后。”

……

老王说到这儿,已经哭了。我也是。他轻轻擦干我的眼泪。

“那后来呢,老村长的媳妇被救出来了吗?”

“救出来了。”

“那小刘呢?”

“……”

老王没说话。

我又哭了。

“后来啊,村里重建了,路中间栽了一棵柳树,大家希望柳树能留住小刘。”

“那村长的儿子呢,他高考怎么样?”我问。

老王拿出烟,点燃。

“他考得很好,没给他爸和他小刘哥丢人。可惜,他上大学期间也得了和他爸一样的病,也死了。”

老王眼睛里有我看不透的东西。我突然想到了什么,脑子一懵,“难道他得的是白血病?”

老王点点头,“嗯,那个老村长的儿子就是我那个去世的大学舍友。”

“他说,他还想毕了业就像小刘哥一样回家乡,可惜回不去了。”老王掐灭了烟,“他未竟的愿望,我替他完成。”

中秋节,我和老王回家了。饭桌上,他姑姑又提起让他回家工作的事。

“你俩异地多不方便,你工作又赚得不多,要我说你就赶紧回来吧。”

姑姑咄咄逼人,老王有些窘迫。

我拉住老王的手,“没事,我准备陪老王一块儿去新疆。”

大家都安静了。

我冲着老王笑,轻轻地说,“未竟的愿望,我和你一块儿完成它。”

岁月正当好。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柳树(小说)》发布于2021-5-8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