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起飞,绘就追梦新航迹

起飞,绘就追梦新航迹

陆军第77集团军某陆航旅新飞行员在战鹰前宣誓。许晓宇摄

高原茫茫,雪山皑皑,旋翼阵阵……沿着旅史馆长廊一路向前,橱窗中展陈的照片逐渐从黑白变为彩色。照片中,翱翔于雪山之巅的战机,慢慢从一架两架变成了编队列阵。

2021年初,陆军第77集团军某陆航旅的旅史馆重建竣工。刚下连不久的新兵,成为史馆第一批参观者。

探索开辟高原航线、首次高原实弹射击、首次高原联演联训……在新战友憧憬的目光中,飞行员涂道霖声情并茂地讲着这些老照片背后的故事。

“1987年8月,我旅的前身陆军航空兵某直升机团组建成立,是全军最早组建的陆航部队之一。”这段历史,涂道霖早已谙熟于心。

在历史的年轮上,1987年是值得铭记的一年——

这一年,党的十三大系统地阐明关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明确概括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制定了“三步走”发展战略,为改革开放提供了坚实的理论基础。

这一年,百万大裁军基本完成,我军在中国特色精兵之路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也是从这一年开始,在一代代陆航飞行员的新老接续中,“高原雄鹰”飞越一座座雪山峡谷,在强军兴军的伟大图景中绘就一条条波澜壮阔的航迹。

“跟着飞,别掉队”

这是一张泛黄的几乎看不清人脸的照片。资料显示,这是一张20世纪90年代末开辟高原航线的纪念照,但照片中的人却不认识。

“如果战友们问起来,我该怎么回答?”兼任旅史馆解说员的涂道霖带着照片,找到了旅里的老飞行员们。

“这是咱们的老教员余德文和姜广伟。10多年前我刚毕业那会儿,也和你一样喜欢抓着他们问这问那。”回忆往事,一营飞行员叶健飞的话匣子一下就打开了。

20世纪90年代末,原陆航某团受命开辟直升机高原航线。这条隐匿于崇山峻岭的航线上,横亘着几道被当地人称为“死亡山口”“黑色峡谷”的天险,任务之艰险可想而知。

“当时,听老教员们提起最多的,就是峡谷穿云。”叶健飞随手拿起两支笔,作模拟飞行状,“飞机一旦入云,就啥都看不见了。他们用双机编队的方式飞行,长机、僚机一前一后,相互照应。”

从没有过高原飞行经历的涂道霖感到有些紧张:“高原入云这么危险,那他们有没有什么诀窍和方法呢?”

“跟着飞,别掉队。”一旁的飞行员贾鹏斩钉截铁地说。

“‘跟着飞,别掉队’,就这么简单吗?”涂道霖有些疑惑。他的疑问,将叶健飞的思绪拉回到2015年。

“飞编队,我们最担心的也是入云,可就偏偏碰上了这么一回。”叶健飞回忆道。在准备胜利日大阅兵的一次训练中,他们不慎闯入了一片雨云,舷窗外白茫茫一片。

叶健飞的心提到了嗓子眼。“跟着飞,别掉队!”此时,耳机里突然传来长机机长周绍忠的声音。

这6个字仿佛一颗定心丸,让大家稳住心神,最终有惊无险地飞出了云层。

“跟着飞,别掉队”是团队成员战胜困难的法宝。

听着叶健飞的回忆,那些陈列在旅史馆橱窗里的老照片,像电影一样在涂道霖脑海中闪过。

回顾历史,1986年10月,中央军委正式批准组建陆军航空兵的方案。彼时,世界上许多军事强国的陆军航空兵部队都已形成战斗力。

“陆航力量的发展建设是一场不能输、更不敢输的竞赛。‘起跑线上’我们已经落后,只有拼命‘跟着飞’,才能‘不掉队’,才能把失去的光阴夺回来!”叶健飞说。

“跟着飞,别掉队!”某种意义上,这不亚于一堂深刻的党课。在这堂特殊的党课上,涂道霖终于明白了这6个字的含义。

“每经历一次换羽之痛,离战场就更近一步”

对一营副营长赵秀而言,那是永远难忘的一天。

那天上午,赵秀与战友们驾驶6架直-10武装直升机在机场落地。迎接他们的是“陆军第1000架直升机授装接装仪式”。

这一里程碑式的隆重时刻被相机定格,从此陈列在旅史馆的醒目位置。

从0到1000,从初生到奋飞,中国陆军航空兵部队羽翼渐丰。如何让新装备更快更好地适应战场,只有一条路——改装。

回忆往事,赵秀心中百味杂陈。

那年,戈壁深处,一场体系对抗演练激战正酣。一轮炮火过后,演习场上铁甲轰鸣,坦克集群向蓝军阵地发起冲锋。此时,赵秀早已驾机完成侦察任务,悄然退场。

“难道我们只能在演习场上当配角?”联想海湾战争中美军一架武装直升机连续摧毁10余辆坦克的战例,赵秀心有不甘,下决心向驾驶更先进的武装直升机发起挑战。

这一年,赵秀35岁。

厚厚的两大本改装手册上,数据、图表排得密密麻麻,年轻战友花1小时背下来的内容,赵秀就花2小时、3小时。那时候,他连做梦都泡在机舱里。

雄鹰换羽,换来的是打赢底气。2018年,一次比武中,赵秀驾驶战机,短时间内连贯完成多个动作,发射航炮全部命中,取得参赛机组中唯一一个满分!

比武凯旋,一营官兵兴奋不已。但热情褪去,一道新的难题又摆在他们面前:平原打得准,高原行不行?

为此,赵秀和他的战友们连续多年挺进高原。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下,他们先后完成了直-10武装直升机跨昼夜飞行、多弹种实弹射击任务。

从平原飞上高原,从训练场飞向演习场,回望改装以来的这段日子,赵秀满是感慨:“改装固然辛苦,但每经历一次换羽之痛,离战场就更近一步。”

“接过头盔,就接过了使命”

2020年盛夏,高原腹地,一场对地突击演练如火如荼。

接到指令后,一营飞行员苏杰果断摁下发射按钮,数枚火箭弹曳着火光呼啸而出,稳稳命中目标。

高速突进,一招制敌。如今,他驾驶战鹰首战高原的照片就陈列在旅史馆的橱窗。

从参加改装到首飞启航,再到出征高原完成实弹射击,苏杰仅用一年多的时间。除了日复一日的艰苦训练外,还有一件事情对他影响颇深。

2019年初秋,清晨的机场上,特级飞行员周绍忠终于迎来了自己的“停飞仪式”。

站在台上,周绍忠凝望着天空,心情久久难以平复。戎马倥偬三十载,他从这里振翅启航,最终也在这里平稳降落。

“要问飞行员爱什么,我爱祖国的蓝天……”在熟悉的旋律中,周绍忠庄重地捧起自己的飞行头盔,递给了年轻飞行员赵秀。

两代武装直升机飞行员就以这样的方式,完成了使命的交接。

“接过头盔,就接过了使命。总有一天,我也要走上台去,亲手接过教员的头盔。”憧憬像一颗种子,在苏杰的心中生根发芽。

2020年5月,经过选拔考核,包括苏杰在内的20名新改装飞行员获得了参加高原驻训任务的机会。在高原腹地,他们先后完成了多个险难课目训练,向着“高原机长”的桂冠迈出了坚实一步。

青山柏森森,英雄气长存。又是一年清明,成都市烈士陵园中,该旅邱光华机组的纪念雕塑庄严伫立。

每年这个时候,旅里都会组织年轻飞行员到烈士陵园开展祭奠活动。

13年前,汶川抗震救灾,邱光华机组在第64次受命执行任务途中,突遇低云大雾和极端强气流,再也没能返航。

13年过去,英雄上战场前那句“我是党员,让我上!”的铮铮誓言仍在天空回响。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拥护党的纲领……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刚入党的一营新飞行员向夕长风庄严举起右手,在英雄的见证下喊出自己将要一生为之坚守的誓言。

一代人终将老去,但总有人正年轻。晚点名时,一营营长郜学强看着人员花名册,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这些年轻的面孔,总能让郜学强想起自己当年和老教员们并肩战斗的日子;这些年轻的名字,如涓涓细流一般,从四面八方奔涌而来,终将汇成大江大河,卷起磅礴力量。(赵云桥)

来源:解放军报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起飞,绘就追梦新航迹》发布于2021-5-25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