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这事能怪翟天临?

这事能怪翟天临?

又到毕业季。据说现在一到毕业季网上就兴起一波对翟天临的声讨,说是在翟天临抄袭事件之后,教育系统整体加码毕业论文审核,查重要求变得更加严格,学生们压力山大,于是声讨翟天临以泄愤。

这事让人有点三观迷茫。低重复率,难道不是论文最起码的要求么?无论翟天临抄或不抄,这条标准就在那里,不离不弃。

翟天临抄袭事件后,论文审核迅速加码,这只能说明此前失之于宽,漏过了多少水分满满的论文。现在严格要求,不过是常识的回归:重复率高,还能是一篇有学术创新的论文吗?从这个角度看,声讨翟天临是没道理的;相反,幸亏有他以身试法,让全社会重温了一遍何为学术规范。

查重当然是种压力,也肯定会让一大批学生不舒服。但反过来说,写论文又怎么可能是一件舒服的事?本科四年、硕士两三年、博士三年甚至更长,所学的全部知识荟萃于一篇毕业论文,容易、简单、轻松,才是咄咄怪事。

更值得深思的是,一个查重,让学生群体叫苦不迭,也可见当前整体的论文生态。说是网络声讨翟天临,到头来反衬的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学术面貌,细细琢磨一下,恐怕难以令人乐观。

在网络上不乏这类声音——“我没抄,就是重复率高,我们专业就这样”云云。没抄,却有着高重复率,更是一种毫无价值的论文,某种意义上讲,这也比抄袭更值得反思。这意味着论文写作已经生产线化了,思维模式、理论阐释高度同化,不同的大脑,却是同质内容的输出机器。

并没有刻意抄,却鬼使神差地写出一篇似曾相识的论文,这种情况,或许才是论文查重更有价值的存在意义。论文查重,不仅是防抄袭,更是防论文生产的套路化、模式化。超出必要界限,大篇幅地将材料翻来覆去地引用,用原文说明原文,“我注六经”“六经注我”颠来倒去,无论如何也不符合现代意义上的学术创新要求。

按理说,高等教育应该着重于创造性培养,学习越深入,越有自己的独创之见。但如今不同层级的学生,却纷纷被查重折磨得苦不堪言,创造性反倒成了稀缺之物,论文表达像是同一个生产线模子压出来的产品。得承认,查重一定是一种“机械”,它一定不完美。但也正因为“机械”,查重才挤压了一切可操作空间,摒弃了主观判断。查重其实是以数字化的形式,亮明了对论文独创性的底线要求,不能因为它不完美,而将这条检验论文合法性最刚性的标准给颠覆了。

社会非但不能在论文查重一事上有所动摇,相反,应该加大重视。当然,加大重视是全方位的,比如有学生反映查重系统质量参差不齐,部分网站收费过高、造成学生负担等,这些情况也应当引发关注。对查重系统进行更新完善,引导更多社会力量进入相关行业、摊平市场价格,都是重视查重的题中之义。

从近些年屡屡发生的学术丑闻来看,整体的论文查重、审核还谈不上“太多”“太严”的地步。“论文重复率”这根红线不能被突破,但如何让查重系统更加客观、严格,同样大有文章可做。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这事能怪翟天临?》发布于2021-5-26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