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神舟十二号航天员再出舱,“北京明白”讲述地面飞控故事:“吵架”是我们最正常的事

神舟十二号航天员再出舱,“北京明白”讲述地面飞控故事:“吵架”是我们最正常的事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贾璇

被众多网友忘了的神舟十二号航天员乘组,已经在轨工作生活已满2个月。8月20日,聂海胜、刘伯明、汤洪波“出差三人组”,再次开启出舱任务。

据中国载人航天工程办公室消息,北京时间2021年8月20日8时38分,航天员聂海胜成功开启天和核心舱节点舱出舱舱门,截至10时12分,航天员聂海胜 、航天员刘伯明身着中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飞天”舱外航天服,已先后从天和核心舱节点舱成功出舱,并已完成在机械臂上安装脚限位器和舱外工作台等工作。期间,在舱内的航天员汤洪波配合支持两名出舱航天员开展舱外操作。

7月4日,我国载人航天工程空间站阶段的首次出舱活动圆满成功。与空间站阶段第一次出舱活相比,本次出舱活动都要做什么呢?有何不同?

据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介绍,第二次出舱主要任务有两项,分别为抬升一个全景相机,安装一套扩展泵组。这些工作服务于空间站建造任务,也是为了全面涵盖关键技术验证的要素。

由于执行出舱任务的航天员做了调整,因此航天员对舱外 航天服的尺寸 进行了调节,更换了手套型号 ,补充了舱外航天服携带的消耗品。此前,航天员完成了舱外航天服的状态确认。

航天员在出舱前还开展了一系列身体检查 ,确认身体状态良好,同时也要确保在数小时的出舱活动中体能状态良好。

在神舟十二号直播中,除了太空中的三位航天员,在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以下简称为“北京飞控中心”)里,一群航天飞控人不分昼夜地密切关注着太空,发出一道道动作指令,保障航天员后续在轨工作和生活的安全。

由于工作强度大、任务要求高,这里也被称为“大魔王单位”。近年来,北京飞控中心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年轻面孔。他们为了任务,30个小时废寝忘食;他们在面对国家级重大航天项目时,果断、淡定,不乱阵脚;他们在走红网络时,却希望大家多关注镜头之外的岗位。

神舟十二号任务直播时,多次喊出“北京明白”的飞控中心北京总调度高健引发网友关注。帅气的面庞和沉着的声音圈粉无数,网友亲切地称他为“北京明白”“北京大明白”,纷纷留言说“就是这个小哥,小分屏都挡不住他的帅气”。

1994年11月,高健出生在河南,今年26岁。虽然年轻,但他曾多次参与国家级别重大航天项目,在嫦娥五号、长五B运载火箭首飞等任务中承担部分控制调度工作。此次,在神舟十二号任务中,他第一次担任北京总调度,刷新载人航天任务中此岗位最年轻纪录。

据高健介绍,执行飞控任务需要技术线和指挥线的支撑,调度岗位是中间枢纽。“我们是指挥和信息的神经中枢。正常情况下要推动任务按计划进行,发生异常情况要第一时间反应,组织处置和计划调整。”

高健笑称,自己每天的工作就是喊调度、打电话和“吵架”。

他解释说,总调度是各个系统的交界面,要协调各方需求和问题,沟通量很大。在值班时,用调度口令安排工作。不值班时,“打电话”占据他大部分时间。

“吵架”则是一个玩笑式的比喻。“航天任务需要各系统密切配合,才能确保任务成功。‘吵架’对我们来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高健解释道,大家经常因为技术状态争得面红耳赤,甚至拍桌子。但这都是为了把任务干得更好,把设计做到最完美。走出会议室,同事们立刻有说有笑,体现出团队对科学的坚持。

高健说:“有时我叫大家开会,就直接开玩笑地说‘过来吵一架呀’。科学容不得半点马虎,真理越辩越明。”

在神舟十二号任务直播时,“北京明白”这4个字成为高健口中的高频词,看似简单,实际上,他接收到的信息,远比观众听到的多。

“当时我还戴了一副耳麦,桌面前方还有一个小音箱,这两处的声音观众听不到。我接收的信息是大家听到的几倍多。我答‘北京明白’有两层意思,第一个是我听清楚了,第二个是我清楚下一步该如何继续组织任务。”

对于执行任务时的淡定表现,高健坦言其实自己内心很激动。

他笑着说:“你如果仔细听,能发现我每次的‘北京明白’语调都不同。当航天员进入咱们的空间站,那句口令的声调都高了,声音也更洪亮,那是抑制不住的。”

正是如此沉着的表现,让高健圈粉无数。同时,也有不少网友好奇,“为什么是他?”

对此,高健表示,飞控中心是极其锻炼人的单位,调度在所有岗位中强度最大。“我想既然要做,就做最有挑战性的,在任务之初,是我自己果断自荐的。”

对于北京总调度岗位的要求,高健的领导曾用“三商”概括,即体商、情商和智商。“我们的身体素质要好,才能扛住高强度工作。情商也好理解,因为我们要做大量沟通工作。智商的意思就是业务水平要跟上。”高健说。

据了解,调度岗位每次值班的时长为24小时。特殊情况下,主负责的调度因更熟悉任务状态,甚至会工作30~40个小时,虽然期间会有短暂的换班就餐及休息,工作强度依然非常大。

见到高健时,他刚刚结束一次值班。“我们圈子里有个说法叫‘脉冲式睡眠’,就是利用一切碎片时间睡觉。我现在沾床就能睡着,半小时也能睡一觉。”

难得空闲的时间里,高健为保证最佳状态,喜欢和同事打打篮球、跑跑步。此外,高健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好好陪家人。

去年,高健和交往多年的女友领了结婚证。“我从去年嫦娥五号任务后,就没怎么和她见过面。今年整个春节一起吃了三顿饭,后来都在任务上。我早就答应好好陪她吃顿正餐,承诺了半年也没落实。”高健略显遗憾地说。

虽然在某种程度上,干航天似乎是个“苦差事”,但在高健眼中,这件事情特别酷。

北京时间2003年10月15日9时,杨利伟乘由长征二号F火箭运载的神舟五号飞船首次进入太空,象征着中国太空事业向前迈进一大步。

那时,高健正上小学三年级。“我记得特清楚,当时语文老师把课都暂停了,全班一起看电视。那时我就觉得航天员能去太空,真酷!高中时觉得航天梦特浪漫,还体现了一个国家最尖端的科技水平,大学就选择了测控工程专业。”

对于“全网深捞”“帅的都交给国家了”等网络热评,高健表示,团队中还有很多俊男靓女,希望大家能多关注那些没在镜头里出现的岗位。

“我们的航天任务能成功,能让我们这些年轻人出现在镜头前,离不开老一辈航天人的付出。大家看到的只是飞控大厅里的我们,看不到的是中国航天‘万人一杆枪’精神,每个岗位背后站着几百甚至几千人的研究团队在攻坚克难。所有航天前辈和同事才是最帅、最美的人,我是他们的粉丝。”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神舟十二号航天员再出舱,“北京明白”讲述地面飞控故事:“吵架”是我们最正常的事》发布于2021-8-20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