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埃及历史转折期文明的碰撞

埃及历史转折期文明的碰撞

委罗内塞作品《亚历山大面前的大流士家人》。公元前333年在伊苏斯战役中大流士战败逃走。公元前332年亚历山大占领埃及。资料图片

亚历山大被刻画成法老形象。资料图片

罗马塞斯提伍斯金字塔。资料图片

苏萨大流士王宫装饰画中的波斯士兵。资料图片

不久前,“遇见古埃及 黄金木乃伊”展览在中华世纪坛开幕。人们所熟悉的埃及文明,一般从公元前3100年左右开始,历经古王国、中王国、新王国等时期,到公元前后结束。法老、金字塔等古埃及文明的经典之作都发生在这个漫长的时期。此次世纪坛的展览集中展示的主要是公元前300年到公元300年间的埃及文物。正如展览介绍所说,这一时期是埃及历史上相对不为人熟悉的“希腊—罗马”时期,因此给观众带来了不同以往的新鲜感。

“希腊—罗马时期”是埃及历史的转折时期,国家独立地位丧失,绵延3000年的古文明呈现出了与希腊—罗马文明融合发展的新特点。

1、历经劫难的文明古国

自公元前3100年前后纳尔迈统一上下埃及起,在近3000年间,埃及保持了基本稳定。虽然来自不同家族的统治者争权夺利,政权不断更迭,国土分分合合,间有外族政权的短暂存在,但改朝换代大多在埃及内部进行。埃及人在自己的国土上创建出了灿烂的古代文明并对周边世界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被誉为西方文明摇篮的古希腊文明的出现便与埃及文明的影响密不可分。

在埃及最早建立外族王朝统治的是波斯帝国。公元前525年,波斯王冈比西斯二世首次征服埃及,将埃及变成了波斯阿契美尼德王朝的行省。此后波斯对埃及的统治一度中断,公元前343年,波斯王阿塔薛西斯三世再次入侵埃及。埃及人向曾战胜波斯的希腊人求援。但在此时的希腊,城邦文明已经衰落,再无能力支援埃及,波斯再次建立了对埃及的全面统治。

公元前4世纪中叶,希腊北方的马其顿民族崛起。公元前336年,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在女儿的婚礼上被刺身亡,20岁的亚历山大成为马其顿国王。他继承父亲遗志,首先率军南下,扫荡苟延残喘的诸多城邦,统一希腊,然后率希腊军队挥师东进,剑指波斯。公元前334年,亚历山大率军横跨达达尼尔海峡,开始了旨在消灭波斯的东征。亚历山大占领小亚细亚后于公元前332年占领埃及,埃及成为横跨欧亚非的亚历山大帝国的一部分。

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去世后庞大的帝国瞬间倒塌,亚历山大的部将瓜分了帝国,埃及归入托勒密麾下。托勒密成为埃及新的统治者,埃及进入了希腊托勒密王朝统治时期。此时,国际形势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西方的罗马已经崛起,并不断向东方发展。

公元前214年至公元前148年间,通过多次马其顿战争,罗马控制了整个希腊,埃及成为其觊觎的目标。“埃及艳后”克里奥帕特拉利用罗马内部矛盾先后委身于恺撒和安东尼,企图保住在埃及的王位,但最终被迫自杀,空留下一曲悲歌。公元前30年,埃及沦为罗马帝国的行省。公元640年左右,埃及被阿拉伯帝国征服,逐渐发展成为伊斯兰国家。

波斯、希腊马其顿和罗马三大帝国对埃及的侵略终结了古埃及王国,但古埃及文明却在与波斯文明、希腊文明和罗马文明的碰撞中继续生存。不同文明相互影响,成为这一时期人类文明史上的独特风景线。

2、波斯、希腊与埃及的文明碰撞

公元前后数百年间埃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波斯、希腊、罗马等外族政权的更迭为古老的埃及带来了不同的文化影响,绵延近3000年的古埃及文明遭遇了外来文明的撞击。

在波斯人统治时期,埃及大量财富被掠夺。阿契美尼德王朝时期的波斯帝国,鼎盛时拥有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疆土广袤。为治理这个庞大的帝国,波斯人仿照古埃及划分诺姆行政区的管理方式建立了行省制度,任命总督进行管理。行省为帝国纳税并提供兵源,但行政上高度自治。国王除了任命总督外,还直接派遣官吏到行省监视总督,成为国王的“眼睛和耳朵”。波斯王朝铸造了自己的金币,并允许各行省铸造自己的银币。包括埃及在内的各行省引进了国家发行金属货币的体制,并带来巨大的商业便利。波斯帝国的官僚体制、金融系统、交通网络、邮政系统等都被逐渐引入了偏于帝国西南一隅的埃及行省,淤塞已久的古埃及运河也得到了疏通,成为连接尼罗河和波斯湾的水上通道。这些新事物客观上给埃及近3000年的法老统治体系带来了新的变化。

亚历山大征服埃及后,面对曾给希腊文明以重大影响的埃及文明赞叹不已。这位23岁的年轻人并没有对埃及的神庙进行破坏,而是率军前往位于埃及腹地的阿蒙神庙祭拜,宣称获得阿蒙的神谕成为埃及的法老并进行正式加冕。随后,他在尼罗河口建立了一座新的城市亚历山大城。

公元前323年亚历山大死后,托勒密定都亚历山大城,古埃及进入“希腊化”的托勒密王朝时期,希腊人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埃及的文化。历代托勒密将自己作为古代法老的继承者,依赖人们对法老权力的敬畏和崇拜,沿用了埃及原有的君主专制体制。但是,虽然托勒密自诩为法老,但此法老却带有浓厚的希腊文化色彩。在托勒密统治下,希腊语成为埃及的官方语言,埃及的书籍、雕塑、绘画、建筑中出现了古埃及象形文字与希腊文字并重的现象,并增加了希腊神话的元素。亚历山大城很快成为当时世界上人口最多、文化最为多元的城市。除了埃及居民外,来自希腊、罗马以及世界其他民族的外来人口共同居住在这座国际大都市里。如同亚历山大灯塔,这座新兴的城市用文明之光照耀着地中海世界。

3、失踪的古代世界文化奇迹

托勒密从亚历山大大帝手中继承埃及后,这位战功卓越的武将主持修建了古代世界规模最大的科学研究中心亚历山大图书馆。他派人到各地收集图书资料,并命令所有停靠在亚历山大这座地中海最大港口的船只,都必须上交一切书籍和文字稿件,由图书馆的工作人员抄写后,将副本归还,原本则被收藏在图书馆中。在他和后代的努力下,图书馆收藏量达到50万卷以上,成为名副其实的知识宝库。图书馆吸引了大批科学家、哲学家、艺术家等到此进行学习、研究和交流,埃及人和希腊人将亚历山大城变成当时西方世界精神文明的新中心。罗马人对此羡慕不已,在占领埃及后,将大批图书和财宝一起掠往罗马。

尽管亚历山大图书馆享有盛名,但迄今为止人们并没有发现这座庞大建筑的遗迹。

亚历山大图书馆的消失有很多种传说,流传最广的主要有三种说法。一是恺撒为了帮助埃及女王克里奥帕特拉恢复王位,在火烧敌营时不慎连同图书馆一起烧毁;二是图书馆在罗马征服埃及的战火中被毁;三是7世纪阿拉伯人占领埃及后将图书馆烧毁。根据一些古籍的记载,这座能够收藏几十万卷莎草纸和羊皮纸书籍资料的建筑,至少相当于一座大型神庙的规模。早于亚历山大图书馆数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很多埃及建筑依然保存完好,希腊人建造的雅典卫城帕特农神庙等也都历经战火依然屹立,亚历山大图书馆却了无踪迹,这成为现代埃及考古史上的一个未解之谜。

一些考古学家认为,亚历山大图书馆有可能在经历焚毁和战火之后,最终彻底消失在公元365年的大地震中。那次发生在地中海东部的海底大地震震级达到里氏8级,地震和地震引发的巨大海啸摧毁了亚历山大城的部分建筑,随着之后海水的上升,亚历山大古城的一大部分地区已经被淹没在海水下。近年来,埃及的水下考古取得了很多成就,其中包括对亚历山大古城的水下勘测。在现今亚历山大港口水下,已经发现了克里奥帕特拉女王的宫殿遗迹。遗址上还有一架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战机残骸。然而,史料记载中与女王宫殿相距不远的图书馆遗址依然不能被确认。人们期待有一天这座古代世界文化杰作的踪迹终将被发现。

4、罗马文化与埃及文化的相互影响

罗马崛起后,埃及小心翼翼地在夹缝中艰难地求生存,克里奥帕特拉女王以身相许,依然不能挽救王国的命运。罗马帝国时期,埃及以帝国行省的身份融入了罗马世界。从托勒密王朝后期起,埃及开始向罗马输送粮食。恺撒时期,罗马城每年有四个月的时间依赖埃及的粮食供应。古罗马历史学家塔西佗认为,内战时期罗马城的生存依赖于非洲。罗马帝国时期,埃及行省成为罗马帝国的粮仓。在内部管理上,埃及传统的诺姆行政区得到了保留,罗马统治者从拥有罗马公民权的埃及人中选择任命行政官员,由国家发给薪俸。罗马还允许亚历山大城、瑙克拉提斯和托勒麦斯三个希腊化的埃及城市保持自治地位,具有较高的自治权,行使带有鲜明希腊特色的管理方式。

埃及文化对罗马产生了很大影响。罗马人接触到埃及文明后,如同当年希腊马其顿人一样赞叹。受到希腊文明深刻影响的罗马人在埃及发现了新大陆。此时罗马帝国的思想越来越失去活力,很多罗马人开始在神秘的东方宗教中寻求灵魂的救赎。来自波斯的祆教影响犹在,一神教得到更多的认同,促进了基督教的出现。同时,埃及的多神宗教对罗马的多神宗教产生了新的影响。在奥古斯都时代,一位生病的罗马诗人在给未婚妻的信中写道:狄丽娅,你的伊西斯(埃及女神)能赐予我帮助吗?女神啊,救救我吧,你神庙的许多画像都显示你有袪除人类病痛的能力。罗马皇帝哈德良的一位希腊朋友在尼罗河中溺亡,他在罗马竖立了一座方尖碑纪念他,上面刻满了埃及象形文字,宣告其灵魂已经和埃及的地狱之神奥西里斯达成了和解。这位皇帝还在罗马的别墅中修建了一座埃及式的花园,供奉伊西斯和奥西里斯神。

罗马建筑在希腊风格的基础上增加了埃及元素,多座埃及的方尖碑被竖立在罗马,甚至在罗马还出现了一座金字塔建筑——塞斯提伍斯金字塔。这座金字塔位于两条古代道路奥斯迪亚大道和玛尔莫拉塔大道的交叉点,建于约公元前18年至公元前12年之间,是当今保存最完好的罗马古建筑之一。其建造形式完全模仿古埃及金字塔,只是使用了当时最好的建筑材料混凝土和大理石。

罗马文化在受到埃及文化影响的同时,也对埃及文化产生了重要影响。从世纪坛展出的几幅法尤姆肖像画上,我们可以看到这种影响的鲜明烙印。

法尤姆也被译为法雍,古埃及语的意思是“湖水之地”,位于尼罗河西岸,是沙漠中一片富饶的绿洲,著名古埃及文化遗址哈瓦拉便位于这里。法尤姆地区有多座金字塔和神庙,出土了大量木乃伊。最引人注目的是在哈瓦拉出土的罗马时期的木乃伊人物肖像。肖像通常绘制在43×23厘米的木板上,放在木乃伊面孔的包裹布之下,或直接画于覆盖木乃伊的裹尸布之上。传统的埃及木乃伊画像都是正面的人物形象,有千篇一律的固定模式。而这些以发现地点命名的法尤姆肖像人物形态不一,表情忧郁,极具个性,栩栩如生,具有鲜明的希腊—罗马美术的现实主义特点,有着对光、影和人物性格的准确把握,被认为是世界美术史上的杰作、西方肖像画的开端。画像充满着埃及文化与希腊—罗马文化的融合,如人物的外形和服饰多为希腊—罗马式,装饰图案既有埃及的神灵伊西斯、奥西里斯等,也有希腊罗马人喜爱的橄榄花冠、玫瑰花等。法尤姆肖像充分体现了罗马美术对埃及美术的巨大影响。在2世纪初,这里还发现过身着罗马衣袍的埃及人画像。

5、无声而言的莎草纸

在世纪坛的展览上,金光闪闪的黄金木乃伊吸引着人们的眼球,几张不起眼的莎草纸展品很容易为人们所忽略。在埃及和希腊文明的历史传承上,莎草纸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亚历山大图书馆里的图书绝大部分是用莎草纸抄写的。亚历山大图书馆作为希腊化世界的文化中心,保存了大量莎草纸书籍和文献。亚历山大城之所以能吸引那么多的学者、科学家从事学习研究,莎草纸功不可没。没有莎草纸的发明,很难想象大批古埃及、古希腊和古罗马的文化经典能够流传到今天。

莎草纸不是现代概念上的纸,是一种名为莎草的植物经过处理后制作成的类似纸张的书写介质,约公元前3000年左右由古埃及人发明。从埃及第一王朝大臣荷玛卡的坟墓中出土过一张没有文字的莎草纸。已发现的最早的莎草纸文献出自阿布希尔神庙,记载了约公元前2300年前的神庙财务账目。随着莎草纸制作技术从神庙传入民间,莎草纸很快成为埃及、西亚和欧洲盛行的文字载体。由于埃及气候干燥,莎草纸不易腐烂,因此,记载着古埃及、古希腊文字的大量莎草纸文物不断在这里被发现。近百年来发现的莎草纸文物中有公元前2700年至公元900年间用希腊文、阿拉伯文、埃及文、科普特文、拉丁文、阿拉米文和希伯来文等等多种文字书写的文献。

在法尤姆地区的考古发掘中,发现了一批莎草纸手稿,其中包括一卷罕见的含抄写荷马史诗“伊利亚特1和2”的莎草纸卷轴。

托勒密时期,莎草纸产量达到顶峰,质量也越来越高,成为埃及重要的出口产品,亚历山大城是莎草纸贸易的中心。根据一份公元前258年前后的文献记载,托勒密的一位官员在33天里接收了434卷莎草纸文件。

罗马人统治埃及后,将大批莎草纸书籍文献搬到罗马,甚至将一些图书馆整体搬迁。随着西方世界文化中心的转移,罗马成为欧洲莎草纸进口的主要地区,莎草纸贸易愈加繁荣。

公元前二世纪,位于黑海南岸的帕加马王国自诩为希腊文化的继承者,它企图大量进口埃及莎草纸,通过复制方式建立一个巨大的图书馆。为了保住亚历山大图书馆的领先地位、遏制帕加马图书馆的发展,托勒密五世将莎草纸制作方法列为国家机密,并严格限制对帕加马的莎草纸出口。埃及的技术封锁和贸易限制,迫使帕加马加快了羊皮纸制作技术的开发,取代莎草纸的羊皮纸成为帕加马的特有产品。羊皮纸原材料易得,坚固耐用,便于保存,虽然成本高于莎草纸,但与进口埃及莎草纸相比依然有明显的优势。从此,羊皮纸开始流行,占领了大量莎草纸市场,莎草纸的使用越来越少。当然最终无论是莎草纸还是羊皮纸,都被中国发明的纸张所取代。

很多古希腊文献包括荷马史诗是通过莎草纸记录下来的。古埃及向希腊出口了大量的莎草纸,但是由于气候原因鲜少保存下来,大部分希腊文献都是在埃及发现的。1962年在希腊北部出土了公元前340年的莎草纸文献,成为欧洲目前为止发现最古老的莎草纸手稿。这份文献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2015年的世界记忆遗产名录。

有学者认为亚历山大征服埃及后,为埃及文化所折服,请包括他的老师亚里士多德在内的学者将埃及文献翻译成希腊文并抄写在莎草纸上,以至后人认为这些文献是亚里士多德等希腊人的原作。这种说法尚缺少科学的支撑,但很多古希腊人曾经来到过埃及、对埃及文明赞叹不已并将埃及文明的很多精华带到了希腊却是事实。

公元前后的风云变幻中,持续近3000年的埃及王国轰然倒塌,古埃及文明在相继崛起的波斯、希腊、罗马、阿拉伯等帝国的征服下,失去了往日的光彩。但古埃及文明作为世界文明史的重要一环,已经融入许多其他的不同文明之中。

(作者:尹亚利,系北京外国语大学客座教授、希腊研究中心主任)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埃及历史转折期文明的碰撞》发布于2021-9-10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