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深夜食堂的温情烟火

深夜食堂的温情烟火

文|张金刚

我深爱的“深夜食堂”,远没有影视剧里那般安静优雅、故事满满,也未必真是只在午夜才会光顾的街头店面。夜色阑珊、情深兴浓之时,深夜食堂的烟火美味,便在那里静静等我。

深夜食堂的最初记忆,是儿时漫漫冬夜里的那个煤炉。一家人,或与串门的邻居一起,围炉烤一圈花生、红薯、南瓜籽、馒头片,喷香热乎地吃着聊着,打发时光。

后来,我家厨房便是我的深夜食堂。写作或加班至深夜,为自己煮一碗清汤挂面,或是妻为我蒸一碗香油醋拌鸡蛋羹,哪怕仅是扣在锅里单为我留的温热饭菜,也算是一种犒赏。夜静静的,胃暖暖的,情热热的……

而更多的,深夜食堂似乎与辛苦、孤寂更相配。

工作正紧的那段时光,常加班熬至午夜。当两耳能听到钟表的“嚓嚓”声时,肚子也开始“咕咕”乱叫。停下手中的活儿,烧开水,泡一桶方便面,红烧牛肉、麻辣排骨、番茄鸡蛋、鲜虾鱼板、老坛酸菜……各种风味轮番上阵,再配上榨菜、火腿,一叉一叉填入胃里,连汤也喝个精光。虽谈不上健康,却也滋味十足。之后,在满屋弥散的方便面味道中,继续在铺了满桌的文件堆里绞尽脑汁。

若结束得早,偶尔也会寻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馆,喂饱我这只苦哈哈的加班狗。拣临街的玻璃窗前坐下,要一份暖心暖胃的馄饨,来一个半肥半瘦的肉火烧,配一碟小咸菜,默默地一口一口吞下。偶尔望望窗外昏黄的街灯或零星驶过的汽车,是享受加班结束的释然,还是品尝孤独无奈的苦涩,也只有体验过的人才会懂得。深夜食堂,看过我在这座小城打拼成长的身影,想必也会与我同样深感欣慰。

生活渐好,岁月渐长,我的深夜食堂渐渐热闹、熙攘起来,却又渐渐安静、平淡下来。

曾为扩大朋友圈,在朋友以及朋友的朋友引荐之下,与素不相识的所谓朋友相聚在深夜的饭店、酒吧。或咸或淡、有用无用的攀谈之中,推杯换盏,成了朋友。然而,大抵饭后鲜有交集,或躺在电话簿里不再联系。

相比之下,我更愿与一帮无用的、投缘的,经过时间淘出来的朋友,聚在深夜街头的大排档,毛豆、花生、黄瓜,龙虾、生蚝、扇贝,来上一桌;大蒜、韭菜、金针菇,羊肉、腰子、牛板筋,烤上一堆;或在街头歌手忘我的弹唱中,或在室外音响无休的低吟中,或在诸多陌生食客的高声喧闹中,开怀畅饮,谈天说地。

时近中年,青春的激情日渐退却,深夜食堂的相约,更趋于倾心而食、走心而叙。

常与初中同学小张光顾一家麻辣烫,就着面筋、海带、蟹排,聊聊他外出打工的不易、婚姻生活的坎坷;聊聊我工作转型的无奈、全力撑家的辛酸。

常与情致相投的安姐光顾一家削面馆,小碗削面中加鸡蛋、肉丸、豆腐干,边吃边吐槽看不惯的世态炎凉,调侃不合群的另类个性,相视呵呵一笑。

常与文友阿勇光顾一家烧饼店,一碗凉皮、两个烧饼夹熏肉,畅聊写作的点点滴滴。

常与新友小马光顾一家陕西肉夹馍店,一碗油泼面、一个肉夹馍,陪他在异乡品咂故乡的味道,排遣频频泛滥的乡愁。

还有谁?能一起走进深夜食堂的食友似乎已屈指可数。渐渐明白,能一起在夜深人静之时,吃着吃着就话多、说着说着就笑了、笑着笑着却哭了的朋友,才是真正的朋友。

深夜食堂,真的是一个用美食拢住芸芸众生、道尽人生百味的所在,既诗意,又烟火。填饱的是肚子,更是人生;触动的是味蕾,更是心灵。

或许,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专属于自己的深夜食堂。

在闹市、在街巷,或喧嚷、或幽静,只要你愿意,总会在饥饿困顿、寂寞无助之时,找到足以果腹、消遣,安抚肠胃、疗愈身心的深夜食堂,在钟爱的美食、暖心的氛围中,品味人间地道的温情烟火。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深夜食堂的温情烟火》发布于2021-9-20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