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晨读|木槿花开

晨读|木槿花开

晨昏间并肩赏花的人换了,惟木槿年年花开。

木槿花开,满园芳菲。它具一种素雅而低调的美,含蓄娴静,可说是最东方的风姿了,因为朝开暮谢,古人叫它“舜华”,究其实,不仅花型美,色彩也是相当丰富的,有大红木槿(朱槿),有玉白重瓣,粉紫重瓣,玫红重瓣,金黄重瓣,青紫单瓣,冰蓝单瓣……《诗经》里它的席位很靠前:“有女同车,颜如舜华”,当年读到这里,不禁遐思翩然,一位清雅羞涩的女孩突然和你同车,你会怎么样。

海棠的最大遗憾据说是“无香”了,但同为“清流”的木槿却清香怡人,那种香,似兰非兰,是黄昏水榭边蹀躞而过的素馨,是清晨林壑下踟蹰飘忽的幽香,无意争春,却赢得行人频顾。

母亲生前最喜欢它了。

她在市区长大。搬到新村后,有了一个小院子,便大种花草,某日拿来大把的“槿枸枸”枝条,尺把长,说是一起晨练的本地老太向她推荐的,乡间称木槿为“槿枸枸”,特点是一插就活,我俩便沿着篱笆插下,又遵老太嘱咐,浇透了水,正是早春时分,才一个多星期,枝条就绽出了新芽,入秋,居然都开出了新花,大红的,玉白重瓣,粉紫重瓣,玫红重瓣,金黄重瓣……虽然傍晚便谢,但翌日清晨又是大片地绽放,于是蜂来了,蝶也来了,小园立刻姹紫嫣红,生机无限,空气都闪动着快乐的晴光,久病的母亲笑了,成天倚着窗欣赏,站久了,就坐下,以致很多年过去了,只要一闭眼,仍能看到她那侧身倚窗的剪影。

然而,不久伊就皱起了眉头。原来木槿尽管风情万种,却是朝开暮谢,不如月季、牡丹、杜鹃持久,古人称之为“舜华”就是瞬间凋谢的意思。这让她十分惆怅;其次,它还是个“多病多灾的身”,颜值虽高却是极易生虫,故而常常可以看到母亲在树前犯愁,那些虫,黄的,绿的,白的,有翅的,没翅的,密密匝匝地挤满枝叶,当年的嫩枝很快地憔悴下去,我赶紧去翻书,发现木槿简直是个“药罐头”,常发生的虫害除了蚜虫、卷叶蛾、尺蠖、刺蛾、红蜘蛛、蓑蛾、夜蛾、天牛、粉虱和金龟子,还有叶斑病和锈病、炭疽病、叶枯病、白粉病……有人说,药房里去买“敌敌畏”“滴滴涕”痛打。问题是,敌敌畏是有机磷农药,滴滴涕是有机氯农药,毒副作用与杀虫效果同样强烈,已经肝硬化的母亲怎么能接触呢。但母亲自有道理,她吃了一辈子的中药,病久知药,比如常用中药百部,她们小时候常常用来杀灭头虱,既然连虱子都可秒杀,何不让它亮剑?便嘱我去中药房以灭虱为由买了一包,下锅一熬,晨起一试,亮了,什么蚜虫、卷叶蛾、尺蠖、红蜘蛛,顷刻间统统挂了!

看着那些恶虫掉了一地,而木槿毫发无损,她拍着手,开心得像小孩。为了加强杀灭效果,她后来改用中药里的大杀器“鱼藤”,园艺诸害小至尺蠖虫卵,白粉虱、小黑飞、黏虫、螨虫,大到鼻涕虫、蝲蝲蛄无不一击毙命,大伏酷暑的花事照例是寂寥的,唯独我家的小院仍然万紫千红,春意盎然。现在想来,誉她为生态园艺的先行者并不为过吧。

多少年过去了,母亲早已不在,但木槿仍在我的小园继续葳蕤。色彩还是那么悦目,大红重瓣,玉白重瓣,粉紫重瓣,玫红重瓣,金黄重瓣,青紫单瓣,冰蓝单瓣,兰韵的清香仍在叶底流响,还是轻轻滑过的素馨,还是隐隐浮动的幽芳,甚至对付虫害,我还仍然用鱼藤。

只是晨昏间并肩赏花的人换了,惟木槿年年花开。(胡展奋)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晨读|木槿花开》发布于2021-9-24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