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十日谈|窗台上的“熊童子”们

十日谈|窗台上的“熊童子”们

我窗台上有一排以“熊童子”为首的小肉植物们,可爱得很!夏日炎炎,据说它们会生存艰难,于是近期的“纷扰顾盼”是常跑去瞅瞅“末片叶干瘪缺水么?叶瓣上有菌斑否?光照要不要遮上点?”等等,继而操作起。

也就窗台养植些小肉植,实在谈不上有多少养花种草的含金量,可对我个人来讲,已感悟匪浅。从小就对养花种草中意向往,却几十年这这那那的原委,竟成奢谈了!

我小时候很长一段时间家住老式弄堂房子的前楼,虽有宽大“老虎窗”,但无阳台晒台可挪用。朝南的窗户很低,窗台窄小,曾为“窗台上摆个小花盆种朵花”一事,与爸妈龃龉过多回。终因碰撞摔碎过几次后,听劝而被改放了一个空雪花膏瓶,爸妈在里面盛些土植入了一瓣“宝石花”,哄我作培育。小孩不懂,竟无红无绿、无花无叶地“培育”了很长一段时日,失望着哭哭啼啼地作罢了童年吵着要“养花种草”的企图。

小学时候,我班小组的马组长家住毛纺厂高工宿舍,那是旧时代遗留下的一大片日式花园洋房区域,家家门前有个园子,且家家园子里花繁、叶茂、草青青。那时私家园子都仅用竹篱笆半高栅栏,可供宅区路人尽情观赏各家各户的园子设计与种植美景,亦不失良善比攀的一丢丢小心机……

老师规定小组同学每周要数次去他家参加“小组会”,就是一起做功课;别人着意推诿,我是积极踊跃。就是冲着功课之后能在他家花园里随意观赏,还能主动翻翻土、刻意浇浇水啥的,乐不可支!但没过多久,学校就不上课了,小组会也不再有了。

特殊年份中我家换区搬迁过几次,住房面积更小了。曾经有过一处是底楼,门前窗下确有一小块空地。也许别人家会圈拦起来私用,但那年代我家不能,我个人有“贼心没贼胆”,也就无养花种草的可能。

出嫁前,倒是知道夫家新房有阳台,为之窃喜来着。而后却发现,阳台早已被长辈饲养的信鸽们落户居住着。若我去养花种草,那朵儿叶儿们还不早晚被“欺负”着啄吃掉?于是叹口气不再提。

20年前我们自己买房。我夫君自小就擅长侍弄花鸟虫鱼,只是我们长年与长辈同住一屋檐下,不宜也不该有悖了长辈的爱好。现在则是单独另置房产,咱夫妇就妥妥地想好说好了:“要有阳台,要养花种草。”

可仍是事与愿违:因是买的期房,图纸里有阳台,之后有变卦,说是为高楼安全着想,建筑商统一砖砌封外阳台,做长排窗,使之成“内阳台”,硬生生成了:观景敞亮,阳光普照,宜看书读报,不宜养花种草……我又一次沉默是金。

几年后倒是又买了一处房,欢欢喜喜地有了大阳台,还是俩!养花种草所需的阳光、雨露、通风,氧合、呼吸、滋润,一应俱全。但那时儿子远赴国外上大学了,咱家沪上人口仅就夫妻俩。繁忙的工作与学业,恼人的大病和小灾,又让我不得已了:既没能去新阳台处捯饬,也没时间亲自养花种草,直至去年10月。不上班了,兴趣浓烈的事儿不少,但养花种草的心愿还在。

夫君是为了满足我失望已久的“养花种草”念想,因地制宜地在窄窄窗台上铺排摆放了一溜以“熊童子”为首的一众小肉肉植物,以飨我观赏莳弄,好歹了却些心头之愿。

写此文前不久,儿子夫妇在伦敦开始浏览挑选第二套住房,共享了许多参考照片给我看看。对着视频我脱口而出了:“最好有花园,能够养花种草。”孩子们笑了:“这次会考虑进去的。”(还一平)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十日谈|窗台上的“熊童子”们》发布于2021-9-25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