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神奇生物在中国丨“高原精灵”藏羚羊的“迁徙之谜”

神奇生物在中国丨“高原精灵”藏羚羊的“迁徙之谜”

本文转自【 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

《生物多样性公约》缔约方大会第十五次会议第一阶段会议本月将在云南昆明举行,作为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我国已记录陆生脊椎动物2900多种,占全球种类总数的10%以上;高等植物3.6万余种,数量居全球第三。

被誉为“高原精灵”的藏羚羊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国家林草局统计显示,近年来,随着我国野生动物保护力度不断加大,藏羚羊野外种群数量已从20世纪90年代初的6万到7万只,增长至现在的30万只左右。中国之声特别策划《神奇生物在中国》,10月3日播出《“高原精灵”的“迁徙之谜”》。

为何出现“不迁徙”的藏羚羊?

每年的冬季和夏季,都是科考人员观测藏羚羊的最佳时间,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藏羚研究团队仍然如期出现在可可西里地区,对藏羚羊等野生动物及其栖息环境持续展开科学考察。

藏羚羊迁徙是世界范围内最为气势恢宏的有蹄类动物大迁徙之一,每年夏季,来自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以及青海三江源和可可西里保护区内的数万只藏羚羊,前往海拔4800米的可可西里腹地卓乃湖等地产仔。雌性藏羚羊在每年11月至12月交配后,于次年5月开始前往可可西里卓乃湖、太阳湖等地产仔,7月至8月产仔结束后陆续返回原栖息地与雄羊合群,完成一次迁徙过程。

2020年,西藏林草部门收到报告,有牧民发现不迁徙的藏羚羊种群。藏羚羊种群是否真的不迁徙?不迁徙的种群有多大规模?产仔地又是怎样的生态环境?为了解开这些疑问,科考队首站选择了那曲市申扎县。

吴晓民:这里是藏羚羊产子后去哪里了?

牧民:小羊完了以后又跑到那边了。

△藏羚羊交配季节,一雄多雌婚配制度

果然在今年5月25日,在申扎县境内的色林措区域,科考队与百十只藏羚羊不期而遇,种群还是雌雄同行。

陕西省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 张洪峰:在以往的监测和研究中,像这种混群现象多出现在交配季节,在迁徙期出现这种现象特别罕见,我们将进行进一步的监测和研究。

藏羚羊迁徙的“集体记忆”

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连新明介绍,实际上,藏羚羊的迁徙是非常复杂的,经过多年的研究发现,迁徙也并不是藏羚羊的固有迁徙规律。

连新明:其实一直以来的研究,就发现藏羚羊其实它的迁徙是非常复杂的,它有迁徙的和不迁徙的,像在羌塘南部的种群基本上是在申扎(县)、尼玛(县)附近,它是不迁徙的,它只做短距离的迁移,因为我们一般说的话迁徙的话它必须要是周期性的,而且是在两个点之间来往返,这种才叫迁徙,所以说羌塘南部的话它是属于不迁徙的。

位于三江源腹地的可可西里既是藏羚羊的栖息地,也是藏羚羊的产仔地,这里完整保存了藏羚羊全生命周期的自然进程。连新明介绍,实际上,对于藏羚羊迁徙原因的研究结论,多年来也一直在发生着改变,至今仍无准确的定论。

连新明:它迁徙的原因其实是很复杂,我们找了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找到,2007年的时候,北京动物所吴永华,当时他还是硕士生,他找到了一个他觉得可能是因为固态降水的差异造成了它的迁徙原因,还有包含到了2012年,夏勒博士在我们兽类学报上发表了一篇英文文章,就是来讲新疆和羌塘西部中部的迁徙这种群,它们的迁徙的原因可能是因为它寄生虫、蚊虫的叮咬,但是在两年之后他又把这个否了。

△怀孕藏羚迁移通过青藏公路

过去科考队员利用北斗定位跟踪项圈,对藏羚羊的迁徙路径进行追踪监测,今年,考察队则首次借助先进的4G网络无线传输技术,在当地野保员的帮助下,在藏羚羊种群可能喝水休息的地方安装了一套野生动物智能视频监控系统。

陕西省动物研究所西北濒危动物研究所研究员吴晓民:我们布设了200余台远红外自动相机,还有远程的球形摄像机,对这些新的产子地我们要进行一个系统的全面的调查和监测,用这些调查的数据为这些区域的保护管理提供一个技术支撑。

随着对于藏羚羊种群迁徙的观测水平提高,研究阶段的深入,连新明透露,近期,研究者对藏羚羊迁徙的原因也提出了一个新的猜测。

连新明:我们现在提出来一个藏羚羊迁徙原因叫“集体记忆”,这种集体记忆其实就是说现在的藏羚羊他可能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迁,只是它的妈妈和它的外婆要走,它就跟着走。然后它就顺理成章,我认为我就应该去。

虽然不清楚哪些藏羚羊迁徙,哪些不迁徙,然而可以肯定的是,藏羚羊迁徙的目的是为了产仔。在近年来科考中,我国初步揭示了藏羚羊的迁徙规律;发现西藏羌塘自然保护区甜水河至色吾雪山一带是目前为止藏羚羊的最大产房,约10万只以上;调查还发现了那曲市申扎、双湖、尼玛等县存在藏羚羊新的产仔地。

吴晓民补充说,通过多年的卫星监测显示,藏羚羊产仔的“产房”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温暖舒适,也许,雌性藏羚羊迁徙的目的只是为了躲避天敌,保护幼崽。

吴晓民:我们现在所在的区域,这个是非常平坦的,产子地周边一个是有雪山,它的水资源比较丰富,对藏羚羊来讲主要的天敌在这些区域是狼,而在它的产品这个时段,如果说狼来在这个区域攻击藏羚羊的话,藏羚羊跑起来相对比较方便,就是逃离不了,但是不会造成太多的伤亡。

保护藏羚羊从“反盗猎”开始

20世纪八九十年代,一种叫作“沙图什”的奢华披肩在欧美市场走俏。大量人员涌入可可西里,越来越多盗猎者把枪口对准藏羚羊。国际野生生物保护学会资深科学家乔治·夏勒说,20世纪80年代后期藏羚羊惨遭杀害,它们的皮毛走私后被做成高级绒制品,一条“沙图什”的绒制品需要3-5张藏羚羊的皮毛,每条沙图什绒制品可以卖到1.3万英镑。

从那时起,人们对藏羚羊的保护就从反盗猎开始了,甚至有些藏羚羊的保护员为此献出了宝贵的生命。连新明说,“反盗猎”就像一个习惯性动作一般,保留至今。

连新明:我觉得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反盗猎,因为像可可西里每个月都要巡山,而且已经将近快20年了,都没有出现过盗猎的。

据三江源国家公园长江源园区管委会可可西里管理处党委书记、主任、森林公安局政委布周介绍,1997年可可西里成立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经过多年的不懈努力,到2009年,辖区内再没有听到盗猎的枪声。

△欢脱的藏羚羊

由于不断加大保护力度,有效遏制了盗猎藏羚羊案件的发生,2020年,可可西里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藏羚羊种群数量增加至7万多只。

△中国科学院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藏羚研究团队在可可西里地区工作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藏羚羊也面临着新的威胁和挑战。

连新明:现在藏羚羊面临的三大威胁,其中一个就是关于人工设施的修建,第二个原因的话就是天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人类的围栏、放牧,就像为什么我们现在很多在青藏高原很多地方建围栏的地方,我们都要拆,是因为要给野生的物留出廊道,或者留出他们走的通道。

可可西里是蒙古语,意思是“美丽的少女,青色的山梁”,这里一天见四季,十里不同天,虽然海拔高、气温低、空气稀薄,但却是野生动物的乐园。在这里,连新明和科考人员像保护孩子一样保护着藏羚羊,他们也在为人类与野生动物和谐相处贡献着自己的智慧。

连新明:我说敬而远之是对野生动物最好的保护,我觉得我们和野生动物就是说不要去做朋友,我们做邻居对吧?相安无事是最好的。

记者丨周尧 刘泽耕 柳成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神奇生物在中国丨“高原精灵”藏羚羊的“迁徙之谜”》发布于2021-10-6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