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双减”后 培训班老师去哪儿了?来看他们的新选择

“双减”后 培训班老师去哪儿了?来看他们的新选择

都市快报微信公众号

今年7月底,国家《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政策)。8大方面,30条措施,条条重磅。8月底、9月初,浙江以及杭州的“双减”实施方案也接连落地。

“双减”在杭州一个月以来,威力逐渐显现,杭州不少培训机构的老师们,迎来了转型的挑战。记者寻访了众多培训机构的老师,他们很多已找到新工作,并且开始适应新的岗位,开启新的职场之路。

来看看五位培训机构老师的新选择。

01 7月离职 最近刚办了婚礼

我现在找到了新工作

章老师(化名),1990年出生,是杭州某知名培训机构的资深教师,中层管理人员,今年7月刚刚离职,目前在一家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做管理岗位。

这个国庆假期,章老师做了两件事情:一是把婚礼办了,二是告诉父母,自己换了新工作。

7月底,章老师离开了工作六年的培训机构。章老师说,那时的情形现在还记得很清楚:同行都在晒自己公司的股票大跌;更多人在分享培训行业收紧的各种动态新闻;身边很多培训机构的朋友工作也有了变动,一些刚入行的人离开了教育行业,去做了跟自己专业相关的工作,比如外贸、财务、销售;有的干脆回去考研。

章老师负责的部门是做教师培训的,老师都少了很多,他们这个部门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部门裁撤的消息,是领导告诉大家的。章老师说,他们其实有心理准备,因为相关政策很早就出来了,公司里其他部门也被陆续裁撤或减员。

从公司效益不太好的时候就入职,到离开公司,章老师说,他还是蛮舍不得这个公司的。

原先一直想沿着专业走下去

章老师在教培行业已有快10年的经历,他毕业于一所师范院校,最开始是一线教师,后来转为教师培训。他给自己有明确的目标和定位,希望自己成为一个学科带头人,在学科教育方面一直走下去。

他在大学就做过家教。毕业那年,他考上了苏州大学的研究生,在等待面试时,他去了一家学科培训机构实习,真正开始接触到学科培训行业。在等待面试期间,章老师也去了苏州大学,接触了自己专业所在的实验室,接触了很多学哥学姐,跟他们聊了很多。

“我发现自己不太适合做科研搞研究,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都在实验室里,一个实验室就两个人,这种生活不适合我。我的性格比较外向,也喜欢与别人沟通。我也看到了研二研三的同学的学习生活状态,跟我想要的生活不大一样,因此就放弃了读研。”

在培训行业,章老师接触到了很多学生,也改变了不少学生,帮助到了一些家庭,这让他非常有成就感。

“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学生,父母是经商的,从小家长陪伴比较少,孩子对未来没有太大的想法,学习也没兴趣。孩子说,不管将来学什么,以后都要继承家业,为什么还要认真去学?我帮着从中做了孩子与父母之间的沟通工作。后来这个孩子的家长愿意让孩子按照自己的喜好去读大学,按照自己的兴趣去做事业,以后孩子要是真不想继承企业,就会把企业卖掉。”

章老师在当老师时,发现很多家庭存在教育的问题,发现很多孩子会自我否定。他去看了很多教育方面的、心理学方面的书,请教了很多老师:“教师这个行业,是去引导孩子成长,我请教了很多老师,发现他们都在尝试着做这些事情。在培训机构,我有一个算一个,积极引导孩子去成长,不仅仅只是为了成绩。”

已经开始了新的工作

经原先公司的领导推荐,章老师到了一家主打编程类的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工作。他在7月底离职,稍作整理后,8月中下旬到了新公司。

新公司比较忙,他也有很多东西要重新学习,因此原定的9月份考驾照的事情,都延后了。不过,不断的忙碌之下,他也慢慢稳定下来了,于是把换工作的事情告诉了父母。“我的父母都是普通的上班族,他们都很支持我的决定。”

章老师在杭州已经买了房子,每个月的贷款是一万元,他的爱人也是培训机构的老师。刚调整工作的时候,章老师还是觉得经济压力有点大,因为收入减少了不少,而且未来面对很多不确定。“以前每月工资大约两万元,现在每个月工资只有一万元,减半了。”

他在培训机构给初中和高中生上课时,因为善于钻研业务,在教学方面比较受认可,还是不少家长点名要请他授课,希望他一直带着孩子到初三。这也能给章老师带来一些收入。前段时间,因为政策的原因,这些工作都已经停下来了。

“压力肯定会有,但既然转型了,就要勇敢去面对。我之前从学科老师转型到了管理岗位,在转型方面有一些经验。新工作也是管理岗位,之前的一些经验可以用上。现在我工作的新公司主要方向是以素质教育为主。去之前我也考虑过,以前我想在专业领域一直往前走,现在没机会了,那就往管理的方向一直努力往前走。”

章老师最近在看的书

章老师的老婆也准备转行,准备考编,报考学校的老师。她现在在一所公立学校做代课老师,锻炼一下教学技能,为考编做准备。

章老师说,“双减”之下,他们两个人已经找到了新的努力方向。相信经过努力,生活一定会变得更好。

祝福这对新人。

02“双减”后我主动离职

准备去考学校编制内的教师

王老师(化名),1994年出生,是杭州一家培训机构的一线老师和教研人员,在培训机构工作了四五年。今年8月,因为“双减”政策影响,王老师要被调整工作岗位,她想了一下之后,决定主动离职。

目前王老师在一家晚托机构工作,她更多的时间,是准备报考老家的教师编制。

自谋出路

8月份,“双减”政策已经出来了。王老师和身边很多人,每天都关注着各种新闻和行业动态,她笑着说,“以前都没有这么关注过新闻”。

“看到这些信息,大家还是有点焦虑或者惶恐,最担心的是,自己会不会突然失业或者被裁员?我们的主管也跟我们说,政策就是这样,叫我们提前考虑好自己的后路。听到之后,还是有点失落的。”王老师说。

王老师当时的工作,主要是教研为主,年薪大约10万元。她所在的培训机构,有很多家校区,“双减”之后,她的工作需要调整,要成为一线教师,一天要跑很多校区,如果校区近的话还好,但如果校区很远的话,可能通勤需要一个小时,上课地点非常分散,而且今后培训机构的前景也不明朗,王老师觉得,与其每天要担心这样那样的情况,还不如主动离职,另谋出路。

全力准备编制教师考试

王老师有教师资格证,很快在一家晚托机构找到了新工作。晚托班的主要工作内容是把孩子当天的作业解决掉,把体育打卡作业也解决掉。晚托班时间是放学之后大约三小时,每个学生一个月费用大约2000元。

她说,这份工作算是权宜之计,比较轻松,她更多的精力放在教师考编上。白天或晚上空的时候,就是看书、刷题,比如《五年中考 三年模拟》《百题大观》等。

因为“双减”政策影响,她预计,今年考公办小学的教师编制会比较难,身边有不少培训机构的老师要涌去考编。

“其实我之前一直想要去考公办学校的老师,‘双减’政策促使我下了这个决心。我选择考编当老师,是觉得老师整体更加稳定一点,收入相对也会好一点。因为我是女孩子,在公办学校当老师,以后也可以更能照顾家庭,不过,我目前还是单身。”

王老师现在每个月的薪水是6000多元。她说,看到了新闻上有培训机构倒闭了,有员工工资发不出来,她暂时倒没有碰到过这样的事情。

现在她每个月最大的开销是房租,大约2000元。

“双减”之后,王老师心态比较好。“未雨绸缪,目前状态就是这样了,不要怨天尤人,还是努力地提升自己。”

现在让她觉得有挑战的事情是考杭州公办小学的教师编制。王老师说,杭州教师考编门槛还是比较高,面向社会招聘的老师数量非常少。另外,现在教培行业的很多人才,也流到市场上去了,很多学校的招聘要求,预计会水涨船高。

03 我经历了教培行业的10年巨变

如今再次转身开辟新领域

国庆长假前的一天上午,我和吴先生(化名)约在他朋友的培训机构见面。培训机构半掩着门,除了我们俩,只有老板一个人。一旁的几个教室里,所有的椅子都被倒扣摆放在桌子上。

“最近教培行业受到蛮大影响,还能撑下来的培训机构也不太多了……”这段时间,吴先生约了一些原先在教培行业的朋友碰头,谈谈彼此的近况。

在他的朋友中,有的在四处找资源,接手自己培训机构里学员没有上完的课程;有老师开始寻求转型,尝试考编、考公;还有一批人,选择转身离开,投入一个新领域。

吴先生就是其中之一。今年7月,他离开了从大学毕业至今工作了10年的学科类教育培训机构,成为一家从事研学和营地教育公司的合伙人。

一个教培行业人员

所经历的10年

在这家教育培训机构任职的10年,是他个人成长中十分重要的10年。

2011年,吴先生从杭州师范大学的体育经济专业毕业。那时,身边不少同学选择成为一名月入上万的体育教练,但他却选择了进入教培行业,从一名底薪两三千的市场专员开始做起。

“那时候的家庭普遍还是独生子女,一大家子人围着一个孩子,对教育也十分重视,所以我觉得k12的学科教育培训应该是一个朝阳产业,当时我就职的这个培训机构也刚刚进入杭州,我也一腔热血地加入了这个团队。”

10年的时间,他从市场营销的一名基础员工做起,到负责市场运营工作。

事实证明,每一个选择背后都指向不同的发展道路,努力和机遇都是一路上的敲门砖。10年的时间,他随着教培行业的蓬勃发展,从一名基层员工,凭借勤奋和果断一路晋升。在这期间,公司成功上市,他也成为了品牌浙江区的市场运营总监,拿到了公司股权。

“双减”落地前 我开始酝酿转型

这10年,也正好是教培行业经历巨大变化的10年。

“2011年,我刚进入行业的时候,应该是杭州的教培行业正开始发展的时候;2012、2013年,是辉煌的启蒙时期;2014-2017年,是市场的最高点,尤其是2015年之后,高薪的教培行业成为很多师范生毕业后的选择,也有体制内的老师选择出来加入市场竞争,还有自带资源的老师自己开始创业……整个行业欣欣向荣。”

吴先生说,但从2018年开始,教培行业遭遇了一场高强度、高密度的整顿,比如办学资质、教师资质、预收费三个月、严查公办学校老师兼职、消防安全、检查课程大纲等规定,成了行业整顿的核心点。从这时起,市面上一批不合规、不合法的培训机构,陆续被过滤、淘汰。

“2019年,大浪淘沙下的优质培训机构留了下来,继续发展;但2020年疫情的来临,又一次给培训机构带来巨大考验。不过众所周知,对培训机构考验最大的,还是‘双减’的指挥棒。”

今年上半年,全国已经有部分试点城市开始暂停审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并出台一系列措施,部分业内嗅觉灵敏的人,也提前收到了这些信号。

如鱼饮水,除了行业中心的人,许多家长也感受到了这些信号。吴先生回忆:“在我们销售端看来,‘双减’政策出台前,家长们的理念就已经越来越理性。比如家长不会盲目消费,公司的预收款也明显下降,这时候,我也开始酝酿自己转型的方向。”

不想被选择

决定到新领域再拼一次

“就像毕业时那样,这一次,站在行业正经历巨大动荡的尘嚣前,我同样不想被行业选择,决定主动选择,再为自己拼一次,哪怕重新投身一个新的领域。”

作为行动派,吴先生在6月就开始有了基本的方向——从事研学和营地教育,从学科教育领域转向素质类教育的品牌运营。

如果说在“双减”之前,大部分家长都不想错过让孩子跑得比别人快的机会;那么在“双减”之后,越来越多的家长意识到,不要错过见证、陪伴孩子童年成长的机会。

这也是他选择这个新领域的原因:“虽然说原先素质类教育市场已经有一些饱和,现在也有一些学科培训机构在转型时努力融入素质类教育产品,但总体来看,原先学科培训的空间,的确释放了一些流入素质类教育市场,尤其是在小学这个阶段。所以现阶段,我还是看好这个领域。”

但放弃原先熟悉的领域,投身一个相对陌生的领域,多少还需要一些过渡时间。“作为教培行业中的营销端,我受的影响会比教学端的老师更小一些。原先毕竟对教学产品已经十分熟悉,在行业内也会有一些话语权。但是现在在这个新领域,可能一个比我早入职2个月的实习生,也会比我更了解产品,这对我来说也是一个新的学习过程。我也是前几天才知道,树居然也有心跳,这就是我们研学产品中的一个活动。要适应这样的转变,重新了解新的产品内容,我估计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

“但总的来说,将关注孩子学科成绩的注意力,慢慢转移到培养孩子综合素养、精神意志力上来,这个大方向,会是我接下去工作中努力的方向。”

04 不能用“失败”来定义

我的这一次尝试

两年前,陈大伟(化名)还是杭州市区一所知名民办小学的数学老师。2015年,刚毕业的他入职了这所学校,这是他的第一份工作,一做就是四年。

2018年,他与同是老师的妻子结婚,在一间不大的出租房内。“我不是杭州本地人,结婚时虽然已经买了房,但因为是期房,要等几年才能拿到手,所以一直租房住。当时我的工资到手六七千,除去房贷、房租、生活开支等,剩下的就不多了。”

在各方面的压力下,陈大伟的内心萌生了“出去闯一闯”的想法。离开教师岗位,对于他来说非常不舍:“我们学校的工作氛围很好,作出这个决定之前,我下了很大的决心。”

2019年初,陈大伟正式离职,投身教育培训行业。

教师团队发展到近40人

和其他行业一样,创业最难的是起步阶段。为了机构的选址,陈大伟考察了多个城区,最后将目光锁定在了滨江区。

陈大伟租下了一间300多平米的商铺,“教室里的灯具、投影仪,我亲自去市场挑选,连桌椅的螺丝都是自己拧的。”回想起创业初期的状态,陈大伟笑着说,过程虽然很累,但整个人的状态很昂扬。

场地装修的同时,教师团队的“招兵买马”也在同步进行着。最初,团队里各学科老师只有五六人,吸引学员的方式也非常简单:发宣传单、开试听课。“刚开始几个月,机构基本是亏损的状态,需要有一段学生和家长慢慢了解的过程,我的团队和课程也在这个过程中慢慢打磨。”

经过一段时间的运营,陈大伟的培训机构逐渐受到周边社区家长的认可,学员数量逐月递增,教师团队一度达到了近40人。2019年暑假结束后,机构开始扭亏为盈。

疫情之后的复苏

这样“蓬勃发展”的态势并没有持续太久,陈大伟便迎来了创业后的第一道坎——疫情。

“疫情期间,教育部门要求所有培训机构停止授课,那段时间我基本上就在家里,时刻关注着新闻,同时思考复工后机构的制度建立以及后续的工作规划。”而停摆的这四五个月里,老师的工资、场地的租金需要照付,还有不少团队中的骨干老师向陈大伟提出了辞职。

“我也能理解,毕竟那段时间老师只能拿基本工资,他们也有生活压力。当时大家都不知道疫情会怎么发展,我也不知道账上的钱还能撑多久。老师们的离职,对他们也好,对我也好,其实是一种‘两相成全’。”

疫情趋稳后,陈大伟向教育局提交了复工申请,成为较早复工的一批培训机构。好在,复工之后原先的学员基本都回来上课了,机构也逐渐恢复了疫情前的热闹景象。

然而,第二道坎接踵而至。今年7月,“双减”政策落地,对于学科类培训机构的限制和管控,让陈大伟在酷暑时节感受到了阵阵寒意。

其实,关于“双减”的政策,陈大伟早几个月便一直在关注。在政策出台前,他托朋友打探消息,得到的反馈是“蛮严的”,因此春季班结束后,陈大伟的机构仅推出了暑期班,将原先准备力推的“暑秋连报”课程暂时下架了。

“正常的秋季班在7月份就可以进行招生工作了,暑期班的家长也一直在打听,后面的课还能不能上了。虽然当时浙江省的细则还没有落地,但我们已经不敢进行秋季班的招生了。”

这是我人生中干过最重要的一件事

随着浙江以及杭州的“双减”实施方案接连落地,陈大伟知道,离说“再见”的日子不远了。

暑假结束后,陈大伟的机构正式关停。他依旧保持积极的心态:还好合伙人比较多,落到我个人的损失还小一点,没有把出路堵死。

而且,家人的支持和鼓励给了陈大伟很多力量。

陈大伟说,这个行业是自己真正想去做的,从一线教学者到机构管理者的身份转变,让自己得到了成长,收获了一段难

忘的人生经历。“这应该是我人生当中干过最重要的一件事件,如果是现在这个年纪,我可能就没这样的勇气跨出这一步。虽然机构关停了,但我觉得不能用‘失败’来定义这一次的尝试。”

忙完机构关停的种种事项后,已是9月中旬,陈大伟这才有时间坐下来,想一想今后的路往哪个方向走。“我们团队的老师有些索性就转行了,我现在也在考虑转行,目前的规划是去考公务员,已经买了书在看了,这应该是一个比较稳妥的选择吧。”

陈大伟目前正在积极准备公务员考试

05 现在我选择了一份

朝九晚五的工作

1989年的丁雯(化名)工作经历很丰富,先是在留学机构当老师,工作三年后赴英国留学获得硕士学位,回国后做少儿英语培训,后来又拥有了自己的英文绘本馆。

9月初,在“双减”政策的影响下,丁雯关停了英文绘本馆,选择了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这份新工作也和之前的那么多份工作一样,绕来绕去都离不开教育,这是我真正热爱的行业。”

少儿英语犹如中医诊疗

我做得很开心

国内本科毕业后,丁雯进入一家大型机构从事出国留学培训工作。工作了三年后,她自己也萌生了出国的念头。“每年把一批一批的学生送出国,我就想,为什么这个人不能是我呢?”丁雯说,自己本科阶段就有读研的想法,当时经济条件不允许,工作后钱攒够了,就想着要出去。

2014年下半年,丁雯申请了英国的研究生,专业是英语语言教学。读研期间,她有了一段少儿英语的教学经历,逐渐发现自己更喜欢教小孩。“之前在留学机构面对的是成人,很多人临出国了才突击学英语,学得很痛苦。如果说成人英语的教学像西医的对症下药,那少儿英语就更像中医诊疗,孩子从小学习,他的英语能力是习得的,而不是学得的。”

回国后,丁雯转战少儿英语项目,后来因为怀孕辞去了工作,哺乳期在朋友的一对一外教机构兼职,做教研和教师培训、课程管理工作。孩子一周岁后,丁雯正式入职一家幼少儿语言培训机构,这家机构面向幼儿园及小学低段的孩子,培养孩子英语阅读的兴趣和能力。

丁雯说,国内市场幼儿、少儿英语老师的工资不高,主教老师一小时的课时费只有100元左右,还不包括写教案、准备教具的时间。而如果是新入职的助教老师,只能拿到60元一小时的工资。“我当时带了6个班,工作量不算小,但每个月到手只有六七千,相比之前的留学机构,工资少了近一半。不过每天面对小朋友,策划形式多样的语言课程,做得还是挺开心的。”

现在我有了更多时间照顾孩子

2019年6月,丁雯辞职创业,拥有了一家自己的英文绘本馆。在绘本馆里,孩子可以通过做手工、唱儿歌、做实验,学习英文自然拼读。绘本馆规模不大,但两年时间里,也逐渐聚起了一群志同道合的家长和学生。

受“双减”政策影响,英文绘本馆是否能继续运营,成了一个难题。“虽然现在还没有明确英文绘本教学是否属于学科类培训,但长远来看,这个趋势是很明显的。如果今后周末不能上课,周一到周五每天晚上都在上课,我就没办法陪伴自己的孩子了。”丁雯的孩子刚上幼儿园,为了有更多时间照顾孩子,她选择在9月初关停自己一手打造的绘本馆。

现在,丁雯在一家大型培训机构从事非学科类的英语相关课程研发,工作时间朝九晚五,晚上和周末时间可以在家里陪伴孩子。有了更多的闲暇时间,丁雯准备在工作之余考取瑜伽证,继续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

(原标题《培训班老师去哪儿了?》,编辑 何双伶)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双减”后 培训班老师去哪儿了?来看他们的新选择》发布于2021-10-8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