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成本1秒上万 超写实虚拟人“烧钱”难题何解?

成本1秒上万 超写实虚拟人“烧钱”难题何解?

新京报贝壳财经讯(记者 罗亦丹)在元宇宙概念大火的当下,虚拟人行业也再度受到了关注。在不同风格的虚拟人中,超写实虚拟人以极高的技术力、酷似真人的形象和与真人毫无二致的运营风格成为了虚拟与现实之间的连接点,不少虚拟人更是收获了一众粉丝,赢得了品牌代言。

不过,在虚拟人吸睛的背后,其高昂的制作成本一直是令业界头疼的难题。如何平衡成本与流量的难题,在元宇宙的风口之上,虚拟人扮演的是什么位置?就此,贝壳财经记者采访了创造翎、韬斯曼等多个虚拟人IP的次世文化公司创始人陈燕。

为什么品牌开始用虚拟人做代言?

当你打开奢侈品品牌宝格丽的官方微博,逐渐往下刷屏,看到的大部分都会是明星代言广告。但值得注意的是,其近期一条代言广告的主角并非明星,甚至并非真人,而是一位虚拟人“翎”。

事实上,目前市场上拥有品牌代言的虚拟人并不少见。如虚拟偶像的鼻祖初音未来在2017年就曾为红米手机做代言,此后国内首位虚拟歌姬洛天依也和小米进行了合作。

除了原创的虚拟人IP拿到商业代言外,明星自身的虚拟形象以及品牌推出的虚拟人形象也在近些年纷纷进军广告市场。2019年,52TOYS推出了以艺人黄子韬形象为参照的定制产品“韬斯曼限定招财宇航员”,2020年,天猫推出虚拟代言人“千喵”,其形象来自于明星代言人易烊千玺;2019年,屈臣氏推出首位虚拟偶像代言人——屈晨曦,今年6月1日,花西子通过其官方微博官宣推出了中国风虚拟形象“花西子”。

陈燕向贝壳财经记者介绍,上述虚拟人分别属于“原创虚拟人IP、明星虚拟形象IP以及品牌定制虚拟IP资产”三条产品线,其中翎、韬斯曼、花西子虚拟形象均为次世文化参与制作。

“对于虚拟人制作公司来说,这是非常稳定的三条产品线。”陈燕说,“明星虚拟型的产品线本质解决的是明星本人诉求,明星粉丝诉求,品牌定制虚拟IP则有非常明确的to b 和to c的变现及应用场景。”

在他看来,疫情之后,线下的tvc、平面等难以拍摄,但品牌依然需要输出大量的物料来跟用户建立链接,所以许多公司开始使用数字化的内容制作;此外,目前娱乐行业的翻车率非常高,品牌需要一个安全、有技术含量并且有一定流量的人形形象去代表品牌穿衣服、拍平面;同时,今年以来元宇宙、nft、区块链、全真互联网等概念的火热让品牌开始有危机感,开始想做数字化的资产,虚拟人正是最容易理解的数字化资产,“这几件事情决定了几乎所有的品牌都不会拒绝去跟虚拟人产生合作关系。”

但对于公司来说,细分领域原创IP依然是为公司自身品牌吸睛的最佳方式。以翎为例,不同于其他二次元画风的虚拟人,翎长着颇具古典色彩的丹凤眼,其身材容貌也都与真人相似。

“我们在设计这个形象时拆解了多位女明星的脸,同时参考了旦角中常用的丹凤眼,我们需要让人看到她身上浓浓的东方质感。之所以创造这个形象,是因为国内真人领域缺少16岁到30岁的有中国文化传承性属性的idol,赛道是空白,我们根据这个需求创造出了翎,事实证明她也受到了很多品牌的欢迎。”陈燕说。

90%以上公司盈利困难 如何平衡虚拟人制作成本?

相比吸睛的虚拟形象,需要注意的是,在目前的技术下,虚拟人特别是超写实虚拟人的制作往往需要背负很重的成本。如柳夜熙团队就在此前接受贝壳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其在推出柳夜熙之前的半年多以来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远超百万”。有业内人士也对记者表示,目前市面上成本相对较低的二次元虚拟偶像的视频每秒都需要花费数千元,这导致绝大部分虚拟人项目都走在持续“烧钱”的路上。

“通常来说,超写实虚拟人的视频每秒的成本在8000元至1.5万元区间,一张图片则要几千元。”陈燕向贝壳财经记者透露,“目前做虚拟人的公司里,有90%以上的公司盈利都很困难。”

据了解,目前许多大厂在制作高精度虚拟人CG的时候都在不计成本投入制作,依靠的是其他业务的收入来覆盖这一成本。如游戏公司通过高精度CG吸引流量,再通过游戏流水创收。但对于虚拟人创业公司来说,持续打造一个IP的风险非常高。

如乐元素于2018年9月27日推出的虚拟偶像企划《战斗吧歌姬!》,就在今年2月18日按下了“暂停键”,6位歌姬的“中之人”在B站发布了告别视频。

“为了覆盖成本,我们公司的内部做了非常严格的产品规划,在下场每一个产品之前,我们会做大概五六个步骤的内部评估,包含每一个IP在什么场景使用它,企图打造的一个IP是什么级别。以翎为例,我们会细到将视频拆解成15秒、1分到2分钟,一个季度策划一次大事件等,否则如果周更或者日更的话,根本就无法覆盖成本。总而言之,需要根据场景倒推产品,并选择最优的技术解决方案。在这样的成本控制之下,我们目前实现了盈亏平衡。”陈燕告诉贝壳财经记者。

虚拟人火爆背后 连接元宇宙的入口?

贝壳财经记者注意到,随着元宇宙风口的爆发,虚拟人公司也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如网易资本已经在虚拟人赛道进行了多项布局,包括虚拟人生成平台Genies、虚拟人社区Imvu,以及日本最头部Vtuber绊爱母公司A8等。

从去年10月至今,次世文化一共完成了包括网易、顺位、创始伙伴资本等在内的三轮融资,而它的上一轮融资,则要追溯到2017年。

对于时下流行的元宇宙概念,陈燕表示虚拟人公司确实会因这一风口获益。“我们2018年下场这一赛道的时候,很多人对什么是虚拟人根本不了解,但到了今年仿佛所有人都明白了,很多投资人也在寻找相关的投资标的。”他表示,下一步要在守好已有业务线的情况下,追求与用户的交互,发展为一家“虚拟人生态”公司。

每个人对于元宇宙的理解都不同,在陈燕看来,向元宇宙发展的路上最重要的是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的互通互用。“我觉得目前市场上只开发了虚拟人能力的0.5,在抖音、小红书上面我们看到了一张张漂亮的(虚拟人的)皮,但最关键的,虚拟人和人的关系是什么?”

据了解,目前国外的虚拟人领域已经开始涉足虚拟人数字身份的认证,如在一款名为Replika的App在国外市场有上千万的用户,人们可以通过它定制自己的AI“专属朋友”,在不断的交互中,有不少用户表示其已经和这个AI形象成为了好朋友甚至“soulmate(灵魂伴侣)”。

陈燕告诉记者,下一个阶段,他会追求虚拟IP的智能化跟场景化。目前,次世文化正在跟小冰等顶尖的AI公司合作,力图拓展更多智能化的虚拟产品,“也就是说虚拟人既是个IP,但也会加入很多AI智能功能,来满足各种细分场景的需求。”

“我觉得现在是虚拟人0.5阶段,虚拟人1.0就是虚拟人IP的智能化跟场景化,2.0是广大用户的虚拟身份认知开源化,我们开始认定自己的虚拟身份,而3.0其实是数字混生世界——各种功能性的AI数字人,以及我们的虚拟化身混生的一个世界,我觉得那个才是真正好玩的。”陈燕表示。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罗亦丹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成本1秒上万 超写实虚拟人“烧钱”难题何解?》发布于2021-11-21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