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当代散文|两位爷的偏见

当代散文|两位爷的偏见

文/甄小红

每当看到电脑屏幕上打出的“爷”这个字,我就不自觉的想起女儿小时候童话故事里的太阳公公,它总是笑眯眯的,让人感觉慈眉善目,和蔼可亲。可想起我的两位爷(一个是我的爷爷,一个是我的姥爷)我却怎么也亲不起来。

姥爷有四个孩子,二男二女;爷爷有八个儿女,也是男女各半。按常理说姥爷爷爷都是儿女双全的有福之人,该知足了,但这并没有改变他们重男轻女的老观念。

听母亲说,姥爷在我两周岁多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我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挂在姥姥家墙上的一张照片,那是他和姥姥的一张两寸的黑白合影。相片中的姥姥慈眉善目,老爷却是一脸的威严。不管我在哪个方向看他,都感觉他在严肃地看着我,仿佛在说:“我就不喜欢你这个丫头片子。”尤其是听了母亲讲述的姥爷对我的评价后,我就更不敢正眼看他的照片,以至小时候每次去姥姥家,我都不敢一个人在那间屋子里。

小时候的我长得很黑,又不活泼,再加上母亲生下我出了满月后,就下地干活,无暇顾及家里的我,以致我把头睡偏了。于是姥爷编了几句顺口溜来形容我的长相:偏偏头,歪歪脸,两个耳朵还不圆。姨妈家比我大两岁表哥正好相反,不光长得好看,而且活泼机灵,人见人爱。姥爷也为他编了顺口溜:姚传宝,长得好,大眼睛,长眼睫毛,黑头发,小耳朵。两相对照之下,如果把表哥比作一只美丽的白天鹅的话,很显然我就是那只人人厌弃的丑小鸭。据母亲讲,姥爷仰坐在堂屋的圈椅子上,翘着二郎腿,蹒跚学步的我和表哥同时进屋,他对我正眼都不看一眼,一看到表哥就喜形于色:“你们看只有俺传宝才配坐在我这大瓦房屋(当时姥爷的瓦房屋在村里是独一无二的)里”。在一旁的母亲听了姥爷的评价,不高兴地反驳道:“小孩子家家的能看出啥来,女大十八变,长大了再比一比看。

世事说来也真是难料,得到姥爷嘉奖的表哥,并没有顺遂姥爷的心意继续活泼机灵,人见人爱。也许正因为他的活泼机灵、人见人爱,反而害了他。

表哥在四岁那年,跟着大人在大街上玩,其中有一个人把他举过头顶逗引着玩,谁料想不幸的事情发生了,那人一失手,把他摔到了地上,摔成了脑震荡,从此落下了后遗症,整个人看起来呆呆的。直到现在,五十左右的人了,连个对象也没找上来。

说完了姥爷再说说我的爷爷。说实话我对他的印象也不好。自我记事起,爷爷就得了偏瘫,生活不能自理。他年轻时出过远门,深知读书识字的重要。可以说他是个很重视教育的人。他的四个儿子,都上过学。四个女儿却是大字不识一个。用他的话说:“丫头片子读什么书,过几年就嫁到人家家里去了”姑姑们在家只有干活、挨骂的份儿。叔叔们上学不但不干活,甚至吃饭的时候,只有吃剩的才有姑姑们的份儿。后来父母结婚有了我们兄妹三人,哥哥和弟弟都是爷爷的掌上明珠,一看到他们,爷爷欢喜的神情挂在脸上;唯独我因为是丫头片子的缘故,也得不到爷爷的待见,遭到更多的是他漠视的眼神。因此在爷爷的有生之年,我也是闪闪烁烁地躲避着他。

正因为我在这两位爷的眼里始终就是一个不被待见的角色,但老天爷却是公平的。父母也因看不惯他们的重男轻女的做法,对我和哥哥、弟弟是一视同仁,因此我有了上学的机会。我没有女孩的天生丽质,却有一股子犟劲儿,因此上学后,一门心思只放在学习上,心无旁骛,只想推翻他们的偏见。

功夫不负有心人,天赋不怎么样的我,凭着那股子犟劲儿,终于考上了大学,也算为家里的老少闺女们争了口气。我不知,如果两位爷泉下有知的话,也会改变他们对女孩的看法了吧?

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再怎么做,他们也无从知道,我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就是要告诉大家,不要因为别人的偏见而贬低自己,老天爷对任何人都是公平的,它让你在这方面失去,必定会在另一方面补偿你。就看你能不能发现自己的优点来证明自己。

(图片源自网络)

《当代散文》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散文双月刊,主要发表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欢迎山东籍散文作家申请加入山东省散文学会。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年举办各种散文活动,为作家提供图书出版服务,欢迎联系。投稿邮箱:sdswxh@126.com、 sdca98@163.com

壹点号当代散文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当代散文|两位爷的偏见》发布于2021-11-22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