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重新定义“范丞丞”丨人物

重新定义“范丞丞”丨人物

新京报文娱×新京报动新闻联合出品

眼前的范丞丞,与大众想象中或有些不同:不加粉饰的板寸,是年轻艺人少有的干练风格;眼神的澄澈中,流露出被打磨的阅历感;聊及对作品和角色的理解,娓娓而谈间有着超出21岁的成熟。这些,都是“演员”这一身份带给他的烙印。

自2018年出道,范丞丞似乎从未如此,鲜少奔波于大众视野。2021年,一张新专辑,一档常驻综艺,是他作为偶像艺人的全部成绩单;更多的是电视剧《致命愿望》、电影《门锁》的持续发酵,以及那些不为人所了解的,埋头于作品之中,和角色反复对话的日子。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时,范丞丞提及最多的词语是“尽力”——尽力学习演戏,尽力做到问心无愧,尽力让别人无话可说。“以前就是想要做好,不能丢人,抱着这样的心态。但现在,真的非常享受在剧组里的每一个瞬间,每一个过程。”他正努力从演员的身份之中,寻找着属于“范丞丞”的更长久的定义。

在角色里看到范丞丞,是失败

电影《门锁》中,保安小吴是一个神秘的角色。身穿黑衣,冷酷少言,眼神凌厉,左眼处有一块伤痕。当独居女性方卉(白百何饰)的门锁声在黑夜响起,小吴会笔挺地站在漆黑的走廊,压低声音用脚卡住门对方卉说一句晚安。然而结局揭晓,他并不是那个迫害方卉的人。

正在上映的电影《门锁》中,范丞丞饰演保安小吴。

显而易见,在这样一部极致的类型片中,这个角色承担着戏剧反转和矛盾冲击的功用。能否通过表演让观众相信“他是坏人”,验证着演员自身的信念与质感。

范丞丞最先吸引导演别克的是“帅”——冷酷沉默的形象外化。但合作结束后,别克更愿在媒体采访中用“灵气”夸赞这位年轻演员。片场,别克很少告诉范丞丞某一场戏具体要怎么演,只会告诉他“最高任务”是什么——此时此刻角色的想法、台词的表达,以及为什么要如此表达,“我基本上一说,他马上就能理解到。”

而这种对人物的迅速拿捏、揣测,甚至趋于精准的预判,在范丞丞的理解中,要归功于导演的帮助,以及在《致命愿望》中积累的“小技巧”。《致命愿望》中,范丞丞饰演的学生会主席裘文东因自小失去父母爱护,经历被绑架、被威胁,逐渐丧失对人性和生活的希望,从而沦为Wisher(喂食者协会)的傀儡。

电视剧《致命愿望》中,范丞丞饰演的裘文东最终走向黑化。

同样是亦正亦邪的角色。不同的是,裘文东后期的黑化是比较外放式的,但小吴更多是内心的隐忍,要收着演,不能夸张。反映到片中,《门锁》鲜少有《致命愿望》那样极致的愤怒与爆发戏,但导演却给了范丞丞很多微表情的特写,阴郁、自卑、孤僻,都被写在不同的眼神表达之中。

但无论是怎样的表现方式,裘文东和小吴,似乎都跳脱于外界对于范丞丞在舞台、在综艺中呈现的既往印象。“我不是特别想让作品中的角色,跟大家生活中见到的范丞丞一样。作为一名演员,那对我来说是比较失败的。”

18岁快速成名,21岁放缓脚步

如果说,演员需要把自己放在角色背后,甚至将自我打破、重塑,那舞台则是把真实的自己完整袒露,实现交流。这是截然不同的两种语境。但我们似乎无法规避后者,去追溯范丞丞的演员之路。

范丞丞会把真实的自己袒露于舞台。

范丞丞对舞台的热爱,更像是与生俱来的。早年间,当嘻哈仍是小众音乐类型时,范丞丞便开始稚嫩地用歌词表达内心想法。“那时就觉得做嘻哈音乐的男生,就是帅。像打篮球、玩滑板的男生都很帅一样。但滑板我没学成,因为当时不太协调。”范丞丞回忆到。

少年时最纯粹的梦想,促使范丞丞15岁远赴海外求学。那是一段于范丞丞形容,“虽然苦,但又很甜”的日子。有时和当年一起训练过的朋友聊及那段时光,很奇怪的,大家都是如此,苦的地方,似乎已经记忆不深刻了,更多是感念。“可能因为大家都觉得,那时如果能学习到更多就好了。”

改变发生于2018年冬天,范丞丞18岁的时候。那是对很多人而言意义非凡的一年。在千万人的注目和喜爱之下,范丞丞正式出道成为一名艺人,快速得到大众认知。梦想实现了,但方向感也因鲜花和掌声的拥簇,开始变得模糊。“进入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状态,一下子起了变化。冲劲儿很强。”堆积如山的广告、商演、综艺……但他依然坚持每年至少推出一张专辑。那时,他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投入工作,无论大大小小的工作,只要能多露面,多给大家展现不一样的范丞丞。

但他同样渴望着学习。“(能力)比较像啃老本,像童子功一样,拿出来再练,然后快速地肌肉记忆。”

此次采访中,范丞丞便多次详细“汇报着”自己在《门锁》中的学习成果。“电影银幕和手机屏幕还是有一定差距,它会(更加)放大整个人的情绪。”“那场(车里的多人)打戏其实调度还蛮难的,就是一个镜头到位,还要和(对戏)老师打出真实的感觉……”

《门锁》中小吴的戏份并不是很多,这也令范丞丞有足够的时间,坐在监视器旁学习其他演员的表演。白百何和范丞丞对手戏最多,也是他最好的教科书之一。“白姐特别自然,无论什么情绪、什么状态,都非常落地。你能感觉到,这是当下确实会有的状态。”还有一场即兴戏,导演安排方卉的上司在她家卫生间洗漱时,偷闻她的牙刷。范丞丞在现场见证了这一惊艳细节的创作,“那种一起磨合的工作环境让人非常轻松和享受。”

范丞丞不断在表演中寻找学习的缝隙,尽可能汲取能量,甚至为此放缓了其余工作的步伐。显而易见的是,相较2020年的五档固定综艺,2021年他只选择了《青春环游记》——这档综艺一度让外界认知到更真实的范丞丞,也让他得到了诸多试戏机会。其余的时间,他只想在作品中,和角色对话、和自己对话。

2021年,范丞丞把更多工作重心放到了表演上。

要冲、要拼、要让人无话可说

“无形的手它在困着我/有个声音它指引着我/不自觉地我开始挣脱/撕开这层束缚的躯壳。”这是2020年,范丞丞在专辑《EMERGING》中为主打歌《困兽》写的一段歌词。它形容的是困兽之斗的痛苦,也是一个刚迈过20岁的年轻人,试图挣脱束缚和困惑的情感宣泄。

“我每天都非常的焦虑,对,每天都非常的焦虑。但这种焦虑,也是好的烦恼。”范丞丞说。

出道至今三年,在真假难辨的互联网囹圄之下,外界对范丞丞的过分解读从未停止,诸多标签也让他背负着比其他艺人更多的大众期待。尤其在成为演员后,无数双眼睛像严苛的放大镜,审视着他的每一个角色。“越是这样,越想要什么事情都做好,不想掉链子。”

2018年,范丞丞有了往演员道路发展的想法。犹记第一次拍戏,是在2019年初,一部玄幻古装作品,从舞台镁光灯下沉至戏剧镜头,他尚未建立起强大的表演信念感,而其中大部分戏又都是对着绿幕发功、吊威亚,“只看过别人演的,但没有亲身感受过,所以也不知道是怎么演的。”想法混沌之下,范丞丞只记得,现场另一位经验丰富的男演员,身穿古装站得笔直,他却总是不自觉地暴露驼背的习惯,走路也不像古人的样子。

《致命愿望》的拍摄期,也是范丞丞压力最大的一段时间。

这种高压状态下的不自信,在《致命愿望》时达到顶峰。这是范丞丞的第一部时装剧,且在“迷雾剧场”播出,搭档演员是冯绍峰、文淇、杨蓉、邵兵……只有他是刚入行的新人,饰演的还是其中最具复杂性和反转性的关键人物。阵容公布后,扑面而来的质疑声像潮水一般将他席卷其中。“人不能完全听不到外面的声音。你还是会去看,还是会去在意,所以你不希望自己变成最差的,一定会想尽办法去努力、去拼。”

拍摄《致命愿望》时,范丞丞一门心思地扑在了剧本和资料上,总是找导演探讨角色的处理方法。其中,拍摄裘文东和父亲十四年后重逢,将父亲逼死在山崖的那场令人唏嘘的父子反目戏时,范丞丞刚从古装剧中走出来,情绪深陷于对表演的担忧。他曾向导演提出,希望带一位专业的表演老师驻组,可以随时帮他调整,但导演给予了他极大的空间和自信,并成为“裘文东”这个角色的唯一抓手。那场戏,在导演的不断磨合下,范丞丞逐渐进入了角色,哭了至少二十条,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希望能够激起(剧中)我爹百分百的触动。

如今,时刻在剧组中磨炼的范丞丞,彷徨不安的情绪已经被表演的快乐消解。《致命愿望》《门锁》也颠覆着外界的刻板印象。但偶尔,焦虑仍会占据他的大脑,有时觉得自己表现还不错,“内心会有非常爽的感觉”,但有时又会觉得,“是不是哪里还不够好?”

这种演员的自我矛盾,或许会一直持续下去,毕竟《致命愿望》与《门锁》只是范丞丞演员之路的开始。

【新鲜问答】

新京报:今年发的新专辑里有自己的创作,未来会一直坚持创作吗?

范丞丞:对,因为毕竟喜欢嘻哈音乐,写词写曲是一个必备的条件。而且你知道,灵感来了后,半夜都睡不着,得一晚上把它给写完,要不就一直憋着,总觉得有什么事没完成。像新专辑《咦?》里面的《MAD!》,就是那晚觉得到点儿也得交作业了,但也是当下想表达一些自己的情绪,发泄一下,就写了那首歌。

今年6月,范丞丞推出专辑《咦?》。

新京报:为什么会有情绪想要发泄?

范丞丞:就是稍微压力有一些大,觉得这些外界的声音有一些干扰到我了,我需要把它排解掉。那么用什么样的方式?就是用自己最喜欢的音乐来排解,之后就可以吃吃喝喝,可以开开心心地睡觉,没有那么多烦恼。

新京报:作为公众人物往往会去参考别人的看法,进而改变自己。20岁后,坚持做自己还是迎合别人,你的选择有变过吗?

范丞丞:看是谁说的。身边的工作人员、家人、好朋友,如果发现了一些比如生活中、性格上或作品上的小缺陷,大家提出来的这些善意的问题,肯定会去接纳、去改正。那么一些我觉得不那么重要的外界声音,就会比较跟随自己。

新京报:从音乐、综艺到影视,外界似乎很难给范丞丞找到一个非常突出的定义。20岁后,你感知到自己有哪些变化和成长?未来你更希望大家如何定义范丞丞?

范丞丞:以前自己的工作重心,是想成为一个好的歌手。我刚出道的时候对音乐是非常痴迷的状态,现阶段我的重心会偏向于演员。这是我比较想完成和想做好的一件事情。现在我对演戏是充满了百分百的干劲,觉得自己能够做好,也能(通过表演)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但我并没有放弃音乐和舞台,会调整好比重,继续出喜欢的音乐,也会在舞台表演。无论做任何一件事情,我都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把它做好。

新京报:在表演领域,哪个前辈是你的榜样?

范丞丞:当然是我的腾哥(沈腾)了!我的微博标签都已经写上了,真的是我的(想法)。只要是腾哥的电影我都会看。就要看看未来多少年我能够慢慢地靠近腾哥(笑)。(记者:所以也会尝试喜剧?)当然。喜剧也是我非常想尝试的一个领域。

范丞丞的微博简介中,有特别提到自己永远追赶的目标是沈腾。

新京报资深记者 张赫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重新定义“范丞丞”丨人物》发布于2021-11-24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