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俞灏明:转型“硬汉”不是刻意的,是幸运|角色

俞灏明:转型“硬汉”不是刻意的,是幸运|角色

电影《铁道英雄》导演杨枫回忆称,仅是一场澡堂的戏,为了呈现人物的真实状态,俞灏明坚持在热水中拍摄近8小时,身体一度虚脱。“我认为这些都是应该为戏付出的,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在这个年纪能遇上这样的作品,有这样的表演机会,已经足够幸运,就应该珍惜。”俞灏明眼神坚定地告诉新京报记者。

受访者供图

《铁道英雄》中的情报员林栋,没有大量的动作戏,也不是懂枪械的专家,一直用隐忍的方式传递情报,最重要的就是朴素地表达内心戏。“这个角色的难点在于很多小细节的细腻处理,在极为危险、需要伪装的战时情况下,他要在敌人面前洗清自己的嫌疑,同时又要穿梭于部门中进行信息疏通。这个角色比较新,我想要给他赋予一些性格色彩,比如有点儿圆滑,又有点儿痞性,尽量让这个角色更立体。”

拍摄《铁道英雄》之前,俞灏明对于这个英雄群体的了解是相对片面的。在他看来,如果要切身体会到这群英雄的思想、行为以及行事风格,是需要一种“极致的沉浸”,也必须要全身心地投入在角色中:“我们做了很长时间的准备,进行了场景还原。到了这样一个逼真的环境中,加上对史料的阅读,我可以感受到他们在当年的铁道系统里就是非常小的工种,他们的身份太普通了,就是不起眼的一群人,但他们有觉悟,愿意牺牲自己,为祖国和民族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哪怕这个力量很小,他们也愿意以身犯险。”

受访者供图

对话

新京报:电影的最后一幕有铁道英雄站在一起合影,那种兄弟情谊非常感人,在现场如何建立这种兄弟之间的默契?

俞灏明:这帮队员是同生共死的。在拍摄的过程中,关于兄弟情,我们完全不需要刻意去演绎太多。到了片场,一进车间,戏服一穿,就是男人间很难得的一种默契。我们几个哥们儿在那儿一立,气氛就有了。尤其是大家是一个队伍的,共同面临着生死,每个人心中都有保家卫国的愿望,这份感情也是电影想要表达的核心,他们的目标和思想是一致的,在那个情况下就会有很深刻的向心力,这是自然,不是表演。

新京报:你和魏晨几乎是同时期出道,也经常在戏里碰头,在私下会经常给对方的表演提意见吗?

俞灏明:会有,我们真的是很多年的老朋友,没有任何的顾忌。比如到了现场,有时候会遇到共同处理的戏份,如果能给他一些好的建议,我会直言不讳地跟他说。他有些想法也会跟我直接提出来,完全不需要任何顾忌,大家就是为戏好。但很可惜这次对手戏比较少,就没有太多交流。

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外界很好奇,似乎你们近几年接的角色都在往“硬汉”转型?

俞灏明:我觉得其实我们没有太刻意地去考虑转型,在这样的一个时间点,响应着很多优质的主旋律电影的号召,我们也希望能多拍一些正能量的、表达民族情怀的角色,刚好在这个契机下,我们能碰上这些刚强英勇的革命前辈,这是一种缘分。

新京报:能看得出来你现在的表演比以往有了很大的差别,你有类似的感受吗?

俞灏明:确实能够感受到现在找过来的戏跟之前所接触到的不太一样。相对来说,现在的角色会比较厚重一点。其实过渡到这样的角色,我认为也是一件潜移默化的事情。现在的年龄是需要我们去做出一些改变和选择的,不可能说我到了这个年纪,还去谈校园恋爱,这样我就会很别扭。所以,刚好在这样的年纪、这样的时间点,能够遇到如今的这些角色,真的是我们的幸运。

受访者供图

新京报:但这类角色意味着会更辛苦,你应该有机会去选择让自己舒适的角色?

俞灏明:的确是更大的挑战,但这些是应该的。其实不管你演什么戏,做什么工种,只要你想做好,在这样的自我要求和努力下都会非常累,但这种辛苦,我反而感觉越来越享受。我确实能够选择舒适(的角色),选择很轻松地完成一个作品,甚至以此拿到更可观的报酬,但对我来说,这样给予我的满足感、成就感是很低的,反倒是中间创作过程很艰苦的,最后能够立住的作品,它才能给我带来拍戏的意义和满足。

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编辑 徐美琳 校对 赵琳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俞灏明:转型“硬汉”不是刻意的,是幸运|角色》发布于2021-12-6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