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冬天的萝卜

冬天的萝卜

摘要:萝卜收回来后,父亲会把萝卜一个个摆在房檐下,母亲则细心地摘下一簇簇萝卜缨子,用清水淘洗干净,倒进开水里焯一焯,滤干水,放在青石板上晾晒。父亲就在后院花坛的一侧,用铁锨铲出一块土坑,把剩余的萝卜一个个放进去,用草苫子遮住坑口,再盖上潮湿的土层,可以保鲜。有萝卜吃,冬天便有温暖在!乡下的姥姥八十多岁了,总是一刻也闲不住,院门外一块几平方米的小菜园,被她务弄得有模有样。一到冬天,我们的餐桌上隔三差五就能见到萝卜的踪影,都来自姥姥的小菜园。在我的印象里,冬天就要吃萝卜。以前老家的东崖畔,有几分自留地,父母就把它开垦出来,每年种上一畦萝卜,整个冬天都不用为“下锅菜”而发愁。所以儿时冬日的饭食里,几乎顿顿能看到萝卜的身影,所幸做法花巧,让我百吃不厌。萝卜缨子用水焯一下,拌成凉菜,那是早餐苞谷糁的绝配。擀一案白花花的面条,撅几片萝卜叶,扔进翻滚的汤锅里,会让一碗普普通通的汤面片清香四溢,给分量十足的午饭增色增味。那时最开心的事儿便是替大人去地里拔萝卜,别看这简简单单的任务,其实可是个有诀窍的活儿呢。一片碧油油的大叶子,严严实实罩着泥土下的萝卜,瞅准一簇又密又厚的菜叶,用手轻轻撩起来,果然是胖嘟嘟的青绿色头儿,顺着缨子末端一并捏着,沿着四周慢慢摇动着,感觉之前紧紧包裹着的土松了,再用力往上一提,就从土里拔出一个圆乎乎的萝卜来。提溜着跑回家,母亲总会掂起萝卜,不忘夸我一番:“我娃真会挑萝卜,又大又圆!”“霜降过后是寒冬,碗里萝卜赛人参”,萝卜须等霜降过后,才会熟透,才能甘甜,才好食用。田地里拉车的人要是累了渴了,就圪蹴在塄坎边,拽过一枚青萝卜,用袖口随意擦擦,拭去潮湿的泥土,“咔嚓咔嚓”便吃起来,甜丝丝,冰凉凉,脆生生,真是既解渴又耐饥。萝卜收回来后,父亲会把萝卜一个个摆在房檐下,母亲则细心地摘下一簇簇萝卜缨子,用清水淘洗干净,倒进开水里焯一焯,滤干水,放在青石板上晾晒。几个日头下来,萝卜缨就成了一股股干巴巴的褐色菜干,挂在厨房木梁上,随时取用,能吃到来年开春。父亲留下十来个萝卜垒于灶膛一角,是每日要吃的,剩下的萝卜一时半会吃不掉,放久了会糠心。父亲就在后院花坛的一侧,用铁锨铲出一块土坑,把剩余的萝卜一个个放进去,用草苫子遮住坑口,再盖上潮湿的土层,可以保鲜。炖萝卜是父亲的绝活。每次煮完肉,汤锅里父亲都会放入麻将大小的萝卜块,加各种大料及少许盐巴,小火慢炖。大肉和萝卜的味道浑然一体,炖出一道难得的美味,既可以佐餐,又能当主食。讲究一点的人,会加入少许豆腐块,捏一撮细粉条,再撕扯几片海带,炖在一起,出锅即为一盘香喷喷的大烩菜。当然,这样的烩菜,萝卜自然是当仁不让的主角。萝卜,是我整个冬天爱吃常吃的惦念。冬天的萝卜,姥姥从来不会遗忘,年复一年地种着、收着、送着。在有萝卜陪伴的时光,她的身板愈发硬朗。有萝卜吃,冬天便有温暖在!责任编辑:仵佳伟

【来源:陕西农村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冬天的萝卜》发布于2021-12-8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