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青未了|散文《文的爹娘》

青未了|散文《文的爹娘》

《文的爹娘》

文:周政

爹娘种粮,文种诗。

粮食本分,这诗却是混帐,诗到底能吃么?

一日三餐,还得去端白花花的大米饭,瞅着爹娘刀刻的皱褶犁出一道道无诗的田垄,眼前是一片凝重图景。

冬天到了。

冬日的黄昏格外落寞,冬日的田野最是空旷,秋收后的孤独比春日里的孤独更凄清。

兴许要下一场大雪了。下一场大雪让农人捶捶腰、喘喘气,咂咂“半年辛苦半年歌”的况味,趁机算算帐,收拾收拾。

当然,这雪不能一味地下,一味地下又愁了:冻死耕牛哩,压垮大棚哩,嘘!明年还指望这棚黄瓜给儿子盖新房呢。

爹一边编着草席一边咕哝,那怠倦的目光穿不过漫天的迷濛;娘则把不尽的叹息搓成缱绻的草绳。

好在天很快放晴了。

爹扛着行李去石场扒冒了。

再说春天吧。

春天是对于生命的发现。乡下人是自然之子,无须劳心劳神来欣赏春景,只是从这一刻起,都如上紧了发条,沤肥施肥,开沟整田,选种浸种,一应的都得抓紧点,季节说过去就溜过去了。

春天是播种的季节,这似乎本身就含了几多抒情的成分,你不能不承认那播下的种子就是播下了一年的希望,你也不能反对那闪光的犁铧划开的是板结的处女地;在文看来,爹那扬鞭晨耕图,可以充当所有杂志封面,而娘春耕插秧的景致,可以作成绝对清爽的年画。

只是大棚的菜没出,爹的腰直直地弯不下来了,无限傲气似的挺着;而娘,背更加的驼了。

爹宽慰道:“快了,缓过这一阵子就行了。”

娘说:“这季活路,到了端午就好了。”

端午到了。

麦熟一晌,五月是抢回来的。磨镰做围,收麦打场,田野里的麻雀趋之若云,号子就在云雀下朗朗唱起,和了树上的蝉鸣、场上的碾响以及镰杖的劈啪声,挥汗如雨,好热一个夏。小暑。大暑。六月。七月。

七月到,心就跳。七月对于农人是“黑色”的,抢收,抢种,一时三斗,不抢不得了,大棚里的菜就在这个季节里调理个好钱。

阡陌上,挑粪的爹扁担劲舞,娘却在抽水机旁理弄水渠,一畦水一畦菜,好似在织一张绿网。

还是说说秋天吧。

秋天,这是一个收获季节。洒在泥土的汗珠,由于阳光的溺爱,已酿造成了一串串金粒,在果树的枝头结成一句句诗。

爹常常是量着果实,那“呵呵呵”的笑声粘上去,便成了红彤彤的生活。然而,这也却是一个让人更不敢怠慢的季节,“遍地黄金遍地粮,三春不如一秋忙”。

但秋天的汗是甜的,秋天的风是香的。割收打场风筛晒,爹娘都一应地做下来,惟恐哪一桩弄得不够仔细,抛洒了血汗雷公也不答应。自然是该留的留该卖的卖,留的上仓卖的入库,于己于人都对得住,坦然释然,再套轭做下秋播,时令也就不早了,只盼着,只盼着快快下场大雪……

雪天里,文便静下来,作此诗文,却不肯给爹娘看,真怕他们叫文吃诗去。

壹点号 周政文学专栏

找记者、求报道、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壹点情报站”,全省600多位主流媒体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青未了|散文《文的爹娘》》发布于2021-12-9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