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遇见最好的井柏然丨人物

遇见最好的井柏然丨人物

新京报文娱×新京报动新闻联合出品

明年,井柏然就出道15年了。很多人都已经不太记得,最初他是作为偶像选秀歌手出道的。入行十多年,相较于歌手的身份,大家记得住的是他作为演员塑造的角色:心软善良的“捉妖师”宋天荫(电影《捉妖记》),与刘德华“父子”情深的寻亲青年曾帅(电影《失孤》),在爱情、亲情与现实之间纠结的“北漂”林见清(电影《后来的我们》)……回顾出道至今的经历,他感谢自己一路都很懂得取舍:很年轻时就愿意踏踏实实做配角,和好演员合作吸取养分、积累观众的信任,才一步一步走成了自己理想中的样子——一个演员。

作为演员的井柏然,32岁正当年,行事风格却颇为“老派”:并不高产,没作品的时候不爱曝光。2021年之前,他已经六年没在电视剧里出现了,最近一部电影作品还要回溯到两年前的《攀登者》。他承认自己有时的确不够积极,但过往工作节奏较慢的主因是作为演员的“挑剔”:总希望等到一个让自己心仪的角色、等到各方面都完美的合作。

随着年龄渐长、经验更丰富,他的想法开始改变,“更从容了,更愿意去接受自己,然后融入市场。”现在如果遇到让自己兴奋的角色,他愿意放低一些完美主义的追求去尝试。他把这种变化称作新的“修炼”,并表示也许未来想法还会再变回去,但那样也无所谓。“我越来越觉得,每一部戏都不会白拍、每一件事都不会白做。”

今年之前,观众已经很久没在影视作品中见到井柏然了。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女心理师》,一次有安全感的合作

能参演《女心理师》,对井柏然而言是一种缘分。

剧组最开始向他发出邀约时,他并没有合适的档期,几乎就要擦肩而过了。直到有一天他收到了杨紫的微信,问他是不是来演《女心理师》,他才把这个项目重新捡起来。

之前,他看过《女心理师》导演柯汶利执导的电影《误杀》,对导演是“仰视”的。“经典剧作的翻拍很有风险,也挺考验导演功力的,我觉得《误杀》就拍得非常成功,一直很信服导演”。柯汶利执导,加上毕淑敏的原著、搭档又是熟悉的杨紫,《女心理师》这个组合让他很有安全感,也相信这会是一次很好的合作。

时隔12年,电视剧《女心理师》中再次合作的杨紫与井柏然更有默契了。

《女心理师》是井柏然和杨紫的第二次合作,距离上一次(《女孩冲冲冲》2009年)间隔了12年的时光。有意思的是,两部剧里二人所饰角色的关系出现了奇妙的吻合——在《女孩冲冲冲》里,井柏然和杨紫是青梅竹马的玩伴,后来在大学校园擦出不一样的火花;《女心理师》中,钱开逸(井柏然饰)是贺顿(杨紫饰)中学暗恋的对象,可他误以为贺顿喜欢自己哥们儿。成年后重逢,身为电台主播的钱开逸一心要重启“心扉夜话”栏目,但他并没有认出自己费尽心思想要拉入伙的心理咨询师贺顿,就是当年的小女生……

回忆起12年前的首度合作,井柏然忍不住露出笑容:“那会儿我还是个歌手,被公司安排去演那部戏。小紫也才十七八岁,两个人都很年轻青涩,有点傻乎乎的。”12年后再合作,相似的角色关系让他常有重回当年的感慨。但毕竟12年过去了,两人各自在演员道路上都更加成熟了,加上彼此本来就有默契和信任,对手戏拍得格外顺利,甚至没有花太多时间去磨合。他俩不局限于剧本的内容,时有台词上的即兴发挥和表演上的碰撞。“提前跟导演说好了,我们有时会即兴发挥一下,他觉得合适就用,不用也没关系。”

为了饰演钱开逸,井柏然特地向专业的电台主播请教过,如何通过话筒跟听众交流。对方的建议是找到自己最舒服的声线,用一种像朋友聊天的方式拉近与听众的距离。“我很了解自己的声音,也经常给角色配音,找到舒服而温暖的声音表达方式其实并不难。”对井柏然而言,拍《女心理师》真正的挑战在于每天要背大量台词,这是电视剧和电影拍摄节奏不同造成的。电影时间弹性大,而电视剧拍摄节奏快,比较难给予演员充分的时间去创作,需要他们用表演经验配合拍摄进度。

对井柏然而言,饰演钱开逸最大的挑战是需要背大量的台词。

在电影剧组,井柏然通常一天拍一到两页纸的戏,到了电视剧这边,他每天要拿下十多页的内容。一开始他不太适应,一度有些狼狈。他观察了剧组其他的演员,像杨紫每天也是这么多页纸的戏量,其中还包括了情绪爆发的戏,但她都能在第一时间准确做到。“我反思了一下,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和拍电影或拍电视剧没有太大的关系。其实这算是一个技术活儿,我不是做不到,而是需要去习惯这种节奏。这也是我这两年需要学习和解决的问题。”

在最好的年纪,遇见更好的角色

井柏然习惯于为所饰演的角色找到一种对应的颜色。看到《女心理师》剧本时,他认为钱开逸应该是一种温暖的白色。“他是一个打工人,日常穿着白衬衫,每天在电台的播音室里用声音跟大家交流。”但没想到,导演柯汶利给钱开逸准备了一堆花衬衫。他在剧中穿得五彩斑斓,仿佛海岛上吹拂而过的温暖的风,让人一接触就能感受到他的热情奔放。“我觉得导演很厉害,通过这样一件服饰就让观众很快速地了解了钱开逸这个人。”

井柏然眼中的钱开逸,是一个对任何人都毫无保留,热情温暖的人。他承认自己身上也有这样的特质,但不会像钱开逸那样毫无保留地表达。“可能只会对身边比较熟悉和喜欢的人,才会有这样的温度。”而钱开逸对花衬衫的钟爱,跟他自己的时尚偏好截然不同,他在现实生活中很少穿那么夸张花哨的衣服。“在服饰的选择上我还挺内敛的,都是一些经典款,比较基本的颜色和样式。”假如钱开逸是他生活中的朋友,他甚至会忍不住吐槽:“你穿得也太花里胡哨了!”

钱开逸之外,另一个被他“标注”为白色的是电影《倒戗刺》(暂定名)中的李耸。犯罪剧情片《倒戗刺》由王学博执导,井柏然、李荣浩、舒淇、文淇、李蔓瑄等共同出演,已于今年杀青。豆瓣的剧情简介写道:“一个混蛋死了,追溯了他精彩的一生。”这个“混蛋”就是井柏然饰演的李耸。“他表现出来的像个混蛋,其实内心是很纯净的。一个非常干净,也很灿烂的男孩子。我觉得李耸是纯白色的,或者是天空的蓝色,但他把自己伪装成了黑灰的牛仔色。”

井柏然说,电影《倒戗刺》中他饰演的李耸(左)表面像个混蛋,内心却很纯净。

《倒戗刺》的故事发生在东北的一个楼院里,跟井柏然从小生活的环境很像。“李耸和我虽然生活在同样的环境里,过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人生,这是最吸引我的地方。这个男孩(李耸)经历了灿烂而短暂的一生,很悲惨但也充满祝福。我非常有感触,也很感动。”片中,李耸和汤宵(李荣浩饰)是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他们跨越二十年的友谊像珍藏的老酒,后劲儿十足。“我个人的理解,他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也是最美好、最有温度的陪伴。他们的人生逐渐交错,活成了彼此的样子。”

每个角色身上难免都会有演员自身的投射。井柏然说,热情温暖的钱开逸就像大多数人对他比较表面化的认识和理解,而李耸更像他骨子里的样子,内心有矛盾与纠结,情感比较丰富。至于《君子盟》(原名《张公案》)里的兰珏,位高权重、城府极深,游走于灰色地带,为达目的可以不择手段。这是他一直想要挑战,却很少有机会能拿到的角色。

“我觉得饰演相对比较坏的角色,表演上可以发挥的空间就会更大。”而在别人眼中的井柏然,外表阳光很有少年感,并不适合演这类角色。好在这一次,《君子盟》的导演觉得井柏然正好符合他心目中兰珏的样子,“适合”的机会终于等到了。“可能现在我的年纪等方方面面,都算一个比较好的时候吧。能够让自己遇到一些更有意思的角色,也能够很好地驾驭他。”

《君子盟》(原名《张公案》)中的兰珏(右),是井柏然一直期待的角色类型。

观众在变、市场在变,他也在变

2021年之前,井柏然已经六年没在电视剧里出现了,最近的一部电影还要回溯到两年前上映的《攀登者》。被问到近年来作品量减少,是否有意放慢了工作节奏,井柏然笑着接过了话茬:“觉得我不是很积极是吗?”

今年之前,井柏然最近的一部作品是2019年上映的电影《攀登者》。

他承认自己有时的确有“不积极”的地方,但工作节奏变慢的主因还是作为演员的一种“挑剔”——总希望等到一个让自己心仪的角色、等到各方面都完美的合作。“在演员这条道路上不想演重复的角色,总是想找到一些剧本能够帮助自己打破过去的形象、有所突破。”

其实一直都有不错的剧本和角色邀约他出演,只不过有的可能是满足市场的,有的是满足粉丝的,而井柏然一直追求能够满足自己的。“这可能也是不积极的一个原因吧。”按照他过往的性格,接演或者拒绝一部戏是很性情的决定,完全从自我出发,看这个故事有没有感动自己,看角色有没有挑战性、能不能让自己过瘾。“就比如《倒戗刺》,一开始是被我之前的团队拒绝的,他们觉得有一些不太讨好的元素。但对我而言,那个东西是刺激到我的、感动到我的。我就在第一时间说:‘这部戏我一定要接!’”

近年来他放慢了工作节奏,同时也在观察观众、观察市场。“观众想看什么,年轻人喜欢看什么,每一年都会不同。我也发现,选择项目不能完全依靠以往的经验进行判断。因为观众在变、市场也在变。演员的喜欢跟观众的喜欢,有时候是两种不同的学问。”观察思考过后他决定改变,争取满足自己的同时也让更多观众满意。现在他会从更加综合的角度去衡量项目。如果遇到让自己兴奋的角色,他也愿意放低一些完美主义的追求去尝试。他把这种变化称作新的“修炼”。

算是变得更积极了吗?井柏然表示,现在是变得更从容了,更愿意去接受自己,然后融入市场。但他也提前打了个“补丁”,也许未来的想法还会变回去,那样的话也无所谓。“我越来越觉得,每一部戏都不会白拍、每一件事都不会白做。”

懂得取舍,从而成为理想中的自己

井柏然出演娄烨执导作品《风中有朵雨做的云》。

作为演员的井柏然算不上高产,但基本每部作品都拿得出手。例如:他出演夏永康、陈国辉执导的《全城热恋》,获得了金像奖最佳新演员提名;他救场出演的真人动画电影《捉妖记》,上映后成为彼时华语电影本土票房冠军;刘若英的导演处女作《后来的我们》,他和第五代导演田壮壮饰演一对父子;《风中有朵雨做的云》他得以跟第六代导演娄烨合作……

在彭三源执导的电影《失孤》里,他饰演从小被拐卖的修车青年曾帅,偶遇骑车寻子的雷泽宽(刘德华饰),两人共同经历了一段“如父如子”的寻亲旅程。曾帅这个角色为井柏然赢得长春电影节最佳男配角奖和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男配角提名。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雷泽宽的原型郭刚堂今年7月在公安机关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儿子郭新振,现实为电影续写了结局。井柏然对此也很感慨,觉得这是作为演员另一种比较难得的成就感:电影无形中会影响一些东西,那是自己在创作时不能预期的。

不久前,电影《失孤》中的原型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孩子,这让作为演员的井柏然也获得了成就感。

由选秀歌手出道到成为被大众认可的演员,井柏然这一路上遇到的作品、合作对象的确都很不错。但他不认为这只是因为运气好:“我觉得这是因为坚持。无论在哪个阶段,做什么样的艺人,都会面临很多不同的选择。我很感谢自己一路都很坚持、很懂得取舍,才能一步一步走到现在,成为我当初理想中的样子——做一个演员。”

所谓“懂得取舍”,是指他在年轻人气高的时候得到了许多演主角的机会,但是井柏然选择了踏踏实实去做配角,跟好演员合作吸取养分,积累演员的质感,再慢慢转化为观众对他的信任。“这种信任对演员来说是非常珍贵的。每个阶段都有这样一小拨儿人愿意给予我信任、肯定和尊重,我觉得就很满足了。”因此,回顾自己十多年的演艺生涯,井柏然当下对自己是满意的,“这跟别人眼中的成就没有任何关系”。

【工作之外】——可以说非常宅了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没有作品上映的时候,井柏然在大众视野里几乎是隐身的,很少主动曝光。他的社交平台上大多是工作内容,偶尔会分享生活的点滴,有时也与朋友互动互怼。今年10月底,#井柏然连续两年上山寻找雪豹#上了热搜,让更多人知道了他的另一个身份:WWF(世界自然基金会)雪豹保护推广大使。这两年,他定期跟随野生动物保护组织的专业人士和志愿者探访四川卧龙、甘肃祁连山的雪豹栖息地。“就像每年有一个约会一样,我们同样的一群人,为了同一个目的做同样的一件事儿。”

井柏然从小就很喜欢动物。他回忆自己小时候住在平房里,家里热闹得像个小型动物园。“我爸爸、奶奶和爷爷都很喜欢动物,也影响了我。家里有我爸养的鱼、鸽子,还有兔子和狗。我从小还掌握了给狗接生的技能。”但他现在并没有宠物陪伴,因为一旦工作忙起来就很难有时间去照顾它们。“宠物不仅是陪伴你,它们也需要你的陪伴。”

演戏之外,井柏然也会参加综艺,但数量不多。他不是那种“综艺感”很强的艺人,但在节目里通常都能很好地完成任务,不扯队友的后腿,还能凭借细腻亲和的性格圈不少粉。他作为飞行嘉宾参与推理真人秀《明星大侦探5》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明明是第一次参加却表现得如同剧本杀“高玩”。实际上井柏然平时不玩剧本杀等线下社交游戏。“明侦”里猜凶手靠的是直觉,而不是推理。“我很难从另一个角度去看清真相。但作为演员我看过很多剧本,我是遵循了熟悉的剧本逻辑,用直觉去猜。”

大众想象中的明星幕后生活也一定是丰富多彩的。井柏然却说,他的生活其实很单一,每天都是围绕工作展开,没有工作的时候喜欢在家独处。“休息的时候是我最放松的状态,可以不用去思考。我就想自己在家待着。”正因为平时大多数工作都在跟人打交道,休息时才更希望留一份清净给自己。在家可以随意看电影、打游戏、听音乐,或者翻翻剧本,总之不被打扰就好。这听上去像是在记录宅男的一天?井柏然并不介意:“嗯,可以说非常宅了。”

不工作的时候,井柏然很享受宅在家里的感觉。

新京报资深记者 杨莲洁

首席摄影 郭延冰

首席编辑 吴冬妮 校对 赵琳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遇见最好的井柏然丨人物》发布于2021-12-9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