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胡同的冬天

胡同的冬天

王岚

碧空如洗,枝头空寂,冬天找一个地方随意走走,即使曾经多次徜徉其间,也会有不一样的感受。比如一个老胡同,在冬日旷远苍凉的天空下,在告别喧嚣后寂寥的素静中,会有别样的风姿。

穿过热闹的街市,走进古意悠然的胡同,仿佛穿越了时空,宛如儿时穿梭于老街,在陈旧却亲切的木窗老屋前看师傅做烧饼,吹糖人。即便是一个人,也没有孤寂之感,相反却有一种淡淡的欢喜,一种闲适的怡然。

虽已入冬,胡同里向阳拐角处有几棵月季还在妩媚地开,单看那几束摇曳的深红,很难让人想到节气已走到冬天,但周围的其他花草已是满目萧瑟、遍身荒寒。有一家红墙大院,院墙上覆盖了一层厚厚“毯子”,爬山虎的叶子大多掉落了,留下的藤蔓透着夏日的繁茂,写满深秋的沧桑,再有颇有年代感的胡同门牌与之相得益彰,别有一种味道。此情此景,脑海中不时出现电影里穿越年代的镜头,让人陷入遐想。

刚刚穿过的街道高楼鳞次栉比,光鲜亮丽,眼前的院落胡同,温馨恬静,这种由现代到复古的风格转换,让人感受到深厚的历史积淀,浓郁的文化气息,也让人的思绪瞬间活跃起来。顺着敞开大门的院落向内望去,院里种了很多花草,一看就有人精心打理,大缸里的残荷透着禅意,花坛上的鸟笼传出清脆的鸣叫声…忽然想起那几句诗:“冬天总让人想起些什么/或者怀念些什么/炉火燃烧着/总以为可以燃尽些往事/许多东西正需要我们去加温/其实/爱和生活一样会一天天/趋于平静……”

再往胡同深处走,有一棵几个人才能抱过来的老槐树,树下有一片相对宽敞的平地,有刻下岁月沟壑的石凳,石棋盘,还有几把斑驳旧藤椅,几个老人坐着棉垫在晒太阳。围着老槐树叉出几个更小的胡同,胡同两边密布着较小的四合院,老槐树又粗树冠又大,像一个大大的擎天巨伞,胡同口整整齐齐摆放着一排大白菜、三捆葱,浓浓的烟火气息让人想起热气腾腾的白菜豆腐火锅。这样的所在,朴素宁静,时钟仿佛停了摆,人早已忘了光阴在流逝。

沿着胡同走到底,以为到了尽头,向左转,忽然发现原来是一个更宽的胡同,古旧的大红漆铁门上着锁,门前堆着很多杂物,显然很久没人出入了。气派的琉璃瓦门楼,高高的围墙,在无声宣告着其过往的繁华热闹。如今,在冬日的风里,一切归于沉寂。曾经的风光,昔日的喧哗,如烟往事,都已被悠长岁月化为褪色的风景。

往事化作梦,风雨煮成茶。曾经的起落沉浮,远去的潮来潮涌,在时光里折叠成斑驳故事,成为那些安详晒太阳老人们的饭后谈资。如今,只有那些石凳和老树,见证着胡同的变迁,它们身上那种宠辱不惊、淡定从容,是经历过风雨,见证过繁华与落寞的平静怡然。或许,人生也是如此吧。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胡同的冬天》发布于2021-12-19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