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笼中之鸟(小说)

笼中之鸟(小说)

视觉中国供图

夏天,正是鸟语花香的季节。花倒是有,至于鸟嘛,某只鸟正被关在笼子里。而我,就是那只鸟。我被这家主人带回来放在这个园里已经有一段时日了。于我而言,只不过是笼子又换了一个地方罢了。在我还小的时候,倒是会踩着笼子里的杆子上蹿下跳。我用脚踩了踩脚下的木杆子,便听见屋里的钢琴声被争吵声所取代。

“我本来就不喜欢学钢琴!那是你们逼着我的!”我听到那声音还略带着些许哭腔。

“我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以后能有一技之长吗?”

争吵中夹杂进打碎某些玻璃制品的声音,具体是什么东西打碎了,我就不得而知了。忘了提,将我买回家里来的人姓王。他们有一个小女儿,对她逢人就夸,就连住在我隔壁的不知名的蛐蛐,都说他们的小女儿厉害。

“喂喂喂!你说谁是不知名的蛐蛐呢!”某只棕色的生物突然跳进我的视野里,“我叫曲曲,我都跟你说过多少遍了!”

“呀,一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我叹了口气,踢了踢旁边的水箱。水箱轻微晃动,溅出来的水洒在了蛐蛐头上。它吓得赶紧往旁边一跳。

“嘿!我说你个臭鸟,成天不吃不喝的,自己不想活了还造作别人。老王对你那么好,还每天带你去遛弯,你别不知好歹。”蛐蛐跳上来骂骂咧咧。

“老王的笼子怎么没关住你,吵死了。”我象征性地啄了啄它的脑袋,它赶紧跳回笼子里去了。

我也不是生来就在这笼子里的。我的母亲也是一只自由骄傲的白鸟,只是年幼的我生性顽皮,在窝里扑腾的时候掉下了鸟窝,被路过的鸟贩子顺手就带走了。鸟贩子喂养了我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我一直以为所有的鸟都是带着脚环,在有限的地方里飞。直到那天,笼子没关紧。我轻轻一踹,门闩就掉了下来。我好奇地扇扇翅膀,用脑袋拱开笼子。扑棱扑棱飞上了天,那是我第一次没有链子的束缚,感受到风和阳光。我那一刻突然明白了母亲说过的“身而为鸟的骄傲”。我见到了竞争地盘的野猫,认识了踏实干活的蚂蚁,开始向往触不可及的天空,并重新爱上了生活。

“砰!”我想是我得意忘形了,一颗巨大的石头重重地砸在我身上,一时间我不由得痛昏了过去,再醒来,就是你看到的这样了。

没有了和蛐蛐拌嘴的闲心,我看见屋里的小女儿跑到房间里,趴在窗台上偷偷地哭。她的阳台恰好正对着我的笼子,透过窗户还能看到,她桌子上放着她做的手工。不得不说,我很喜欢这个小姑娘,也许是从她身上看到了似曾相识的影子。我捡起笼子里的小石头,轻轻砸在小女孩的窗框上,又吱吱喳喳地叫了几声。

她看向了我,突然跑进屋里。我感到有些不明所以,直到她东张西望地从大门口探出头来,像做贼似的把我拿进屋里。少女的房间总是充满梦幻气息的,里面摆满了各种卡纸、彩笔、布料和棉花。她把我的笼子放在书桌上,打开小门,小心翼翼地把我抱出来。

“爸爸说你最近不吃饭,你是不是不喜欢被关着?”说着,她把笼子里的食物也一同拿了出来。“我不关着你,你快吃吧。”小姑娘的好意,我总是不忍心拒绝的。我拍拍翅膀,飞到窗口,啄了啄窗子。我想她明白我的意思。她说:“我知道,你有你想要去的天空,你吃点东西,我等会儿悄悄开门放你走。”她转身从柜子里拿出一只白色的仿真小鸟,“我做了一个和你一模一样的,等会儿我再把它伪装成你,再偷偷放回去,爸爸一时半会儿不会发现的。”

她确实按照约定,放我离开。我以为我会在笼子里度过我的一生,在虚妄中回望我曾见过的绚烂。她像是黑暗中的另一只鸟,守望在笼前,为我打通了前路。也许是鸟的惺惺相惜,我终归是不忍心她困守笼中。我离开的时候,从门外的废品回收站找回了被她母亲扔掉的已经填好的参赛表,塞进了门口的邮箱里。

长夜将明,再相逢。

责任编辑:曹竞 毕若旭

来源:中国青年报客户端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笼中之鸟(小说)》发布于2021-12-22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