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家乡的雪

家乡的雪

摘要:那个盛饺子的大瓷盘,和调料碟同放在热炕中间的桌布上。于半山腰远望,顿觉雪域茫茫、孑然一身,念天地之悠悠,总有一种苍凉的感觉涌上心头。爸爸、妈妈在饭桌摆上了肉卷、粉条、丸子、白菜、豆腐皮,还有芝麻酱、香菜、辣椒。窗外,雪花依然在轻轻地飘,哦,我钟情你,家乡的雪。

朋友让我画一幅画,要求具有家乡的特色。我想了想,就在白宣纸上勾勒出一些线条表示远山、近林及房屋,并题字“这便是家乡冬日的天地”。后来又想了想,觉得那应是家乡的雪。

我钟情家乡的雪。这些年来,家乡的雪总是很少,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让人意犹未尽。即使天际间全是雪花,却并不是铺天盖地,而是飘飘洒洒,像精灵般飞舞着;又像是冬天的雨,顺着风儿滑翔。望着窗外,一瞬间仿佛自己也变成了那六瓣的雪花。

家乡的雪固然是洁白的,也是自然的,而我的那幅画好像不太自然。倚高楼,望大地,马路亮堂堂的;平整的楼顶上,雪也是平整的。树木花草上,雪花附着枝叶而绽放,远看深深浅浅,没有规律,像细细点染的水墨画。“朝来试看青枝上,几朵寒酥未肯消。”远远望去,那斑斑点点越发清丽动人了。

行至楼下,我细细环视雪下的景物。闭目,我深深地吸了口气,呼吸着这清冽的冷空气,感受着雪花凉丝丝的亲吻。突然想起在老家的某一个夜晚,屋里热气腾腾,亲人围坐在一起吃着年夜饭,咥饺子,比谁吃到的硬币多。那个盛饺子的大瓷盘,和调料碟同放在热炕中间的桌布上。春晚的背景乐,还有窗外白生生的一片雪,编织起我对故乡的最初记忆。

吃好喝好,外出畅游。乡村正月行人少,越往高处走,视野越开阔。于半山腰远望,顿觉雪域茫茫、孑然一身,念天地之悠悠,总有一种苍凉的感觉涌上心头。原上,正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

窗玻璃渐渐起雾,电磁炉嗡嗡地开始工作。爸爸、妈妈在饭桌摆上了肉卷、粉条、丸子、白菜、豆腐皮,还有芝麻酱、香菜、辣椒。火锅里,汤冲破红油层冒泡。我们便开始下肉、下粉条、下菜。汤的香,食材的鲜,米饭的嫩,父母的贴心照顾,使我的心暖暖的,不是怀人,不是思乡,而是一种深深的感恩。

窗外,雪花依然在轻轻地飘,哦,我钟情你,家乡的雪。

责任编辑:仵佳伟

【来源:西安日报】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邮箱地址:newmedia@xxcb.cn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家乡的雪》发布于2022-1-23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