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美前副防长:美国处处反对中国,没有前途

美前副防长:美国处处反对中国,没有前途

自拜登政府上台后,美国外交政策发生了哪些重大变化?又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中新社“东西问·中外对话”邀请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与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总裁何慕理展开对话。

何慕理曾任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在他看来,美国两党没有意识到未来10年到15年真正将面临的挑战,美国很可能会面临一个20年的政治重构期。

谈及中美关系,他认为,美国的重点应在提升自己实力,解决社会内部问题。

中新社“东西问·中外对话”邀请全球化智库(CCG)理事长王辉耀与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SIS)总裁何慕理展开对话。CCG供图

现将对话实录摘编如下:

王辉耀:美国总统拜登在美军撤离阿富汗时曾表态,美国不再寻求“民族建构”(nationbuilding),您对此有何看法?如何看待美国的外交政策?

何慕理:我认为拜登总统是在反映美国民众的切身体会,即美军到阿富汗,既没有策略,也没有成功。我们不应该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情况下介入这些事。我认为,这基本上是该声明背后的意义。但是否意味着美国要撤出和其他国家的合作、以构建更强大的制度呢?不,我不这么觉得。但我认为,这反映了大部分美国民众的感受,即我们过于频繁使用军队,但却毫无计划且失败了。

拜登政府强调的是关注经济、社会发展以及传统外交。“美国要塑造世界”这一点已经终结了,我们不会再继续这么做。

资料图:2021年当地时间9月1日,塔利班举行“阅兵”庆祝美军撤离。

王辉耀:尽管特朗普不再执政,但特朗普主义似乎仍在盛行;您如何评估未来几年美国的政治发展?

何慕理:美国政治体系经历过两次重大变革,第一次是从1842年到1860年,以美国南北战争收尾。第二次是在1885年到1915年之间,当时国内局势紧张,政治体系发生巨大变化。这两次变革都持续近20年的时间。

我们可能要面临下一个20年的政治重构期。我认为美国两党没有意识到未来10年到15年真正要面对的挑战,而是为过去的政策而争吵,却忽略了未来。我认为两党将继续陷入内部分裂,当然也会有工作进展,但进展可能仅限于州的层面。美国社会存在的经济差距的问题也是挑战。在我看来,美国内部的紧张态势可能会持续15年。

王辉耀:如何看待美国此前频繁“退约”?促进中美合作以及和平共处,我们能做些什么?

何慕理:我认为特朗普总统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是一个严重的错误。解决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更多的贸易合作机会,但我不知道拜登政府会不会这样做。全球正在经历一场规模庞大的“重构”,早在疫情前就已经开始。在贸易领域我们看到的趋势是区域化发展而非全球化。在这一“重构”过程中,我对中美间的紧张关系感到担忧。

目前华盛顿对中国的看法很消极。我对此感到不幸,因为这将阻碍我们实施富有建设性的政策和想法。中美有各自的利益,在一些领域存在摩擦。我们不能让某些紧张关系阻碍建设性的对话。

华盛顿目前主要分为两个阵营,一部分人认为中国正在迎头赶上,它将很危险,需要尽快阻止。另一个阵营,认为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竞争,但美国状态不佳,就像没有训练的跑步选手。如果我们想继续竞争,就要重新找回状态。所以与其阻碍中国奔跑,我们自己更应该努力跑得更快。

我属于第二个阵营。我认为美国的重点,应该在提升自己,克服困难、解决社会问题,而不是处处反对中国的所言所行。这是没有前途的。所以我所处的阵营一般认为,如果美国想要赢得竞争,需要自身内部更强大。

资料图:中国国旗和美国国旗。图片来源:人民视觉

王辉耀:中美智库该如何发挥“二轨外交”的作用?

何慕理:美国国内两党正在为一些小事而争吵,而没有时间思考“大问题”,所以这就是智库的任务。

我认为,未来10年,“二轨外交”将发挥比以往任何时期都更重要的作用。现在政府官方之间很难见面,有时还在相互攻击。但我们至少可以以专业人士、朋友的身份坦诚对话,哪怕我们的意见不一致。中美之间会有摩擦,但必须有一个框架来进行沟通,我认为这就是“二轨外交”未来10年到15年的发展方向。

(来源:中国新闻网)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美前副防长:美国处处反对中国,没有前途》发布于2022-3-1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