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3.8女性专题|两位女大学生的“N号房”追踪记

3.8女性专题|两位女大学生的“N号房”追踪记

编者按:正是通过种种“小事”所累积推动的对性别问题的思考,女性意识才渐渐觉醒并愈发深入明晰,导向对“非法拍摄”这样的女性权益问题的主动关心,最终揭开网络犯罪的黑幕。

2019年夏开始,令人震惊的韩国“N号房”数码性犯罪事件爆发,传至中国社交网络上,也掀起了巨大的声浪。很多人持续关注并支持案件中的受害者,一直到去年下半年,“N号房”创建人godgod(文炯旭)终审判刑34年、主犯“博士”(赵主彬)判刑42年,这一事件才画上了较为令人满意的结点。

不过,很多人尚并不完全了解,最初揭开这桩犯罪的,不是警察或专业记者,而只是两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大学生火和丹,她们给自己起了“追踪团火花”(Team Flame)的代号。2020年,随着“N号房”事件一点点明晰,火和丹书写并出版了她们持续追踪这一案件的过程,今年初在中国推出了中文版,这也是一种向我们国内关切的回应。中译版书名是《N号房追踪记》,简单直接一目了然,不过当我翻至末页,发现它从韩文直译的英文书名更加意味悠长:When We Call Us“We”,当我们称作“我们”。这个名字里,有着女性彼此之间给予的关切、支撑、力量,不仅属于那些受害的女性,也属于火和丹自己。

《N号房追踪记》 湖南文艺出版社

火和丹是两个怀揣记者梦想的大学生,丹是比火高一级的同系学姐。为了积累就业经验,两个人组团参加新闻通信振兴会的“深度报道”征集活动,选定了“非法拍摄”的主题。在韩国,非法拍摄是长期的社会痼疾,数万女性曾走上街头抗议“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火和丹在寻找线索的过程中,偶然发现了在聊天软件Telegram上存在着数十个秘密的聊天室(即“N号房”),里面“分享”各种对女性的性剥削影像。受害者们受“博士”等人胁迫,拍下种种残忍的性视频,年龄最小的只有11岁。截至调查,共有20多万男性在里面观看过,竟无人提出异议,这一数据令人愤怒。还有所谓“熟人凌辱”,即把身边女性朋友、老师、亲属等发布在社交平台上的照片拼接为色情图片上传,好几个案例中,受害者最终发现上传者都是自己身边关系很近的人。这一事实令所有韩国女性不寒而栗:在你全无察觉的时候,或许就已被作为色情对象被无数人侵犯;或许就在你身边道貌岸然的男性中,已有人是N号房的常客,甚至已抱有猥亵的想法,而你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在协助警方办案的过程中,为了尽可能多地掌握证据,火和丹长时间潜伏在“N号房”中,观看大量令人不适的性剥削视频。这对于两个本应对世界正抱有美好想象的年轻女生来说,无疑非常残酷,但她们顶着巨大压力坚持下来了,让人由衷敬服勇气。这本书第二部分,是火和丹所写的她们自己的故事,两人以隔空对话、同题书写的方式,分享了自身的成长经历和身为女性在其中感受到的“好像哪里不对劲、不舒服”。譬如火写到自己的男朋友禁止她和男同学玩,丹则回忆起打工时被店长性骚扰,还有在路上被陌生男性拍照、女生剪短头发和不化妆出门就会被诧异等。读到这些内容,相信很多女性读者都会产生共情:这些类似的“小事”散落在我们成长经历中的角角落落,迟钝一点也就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过去了,但幸而因为我们中一些人的“敏感”,让我们更广泛地意识到,那是不对的、不合理不公平的。这一部分看似和追踪“N号房”没有直接关系,但其实向我们展现了“火花”之可嘉勇气和社会关切的来路——正是通过这种种“小事”所累积推动的对性别问题的思考,火和丹的女性意识才渐渐觉醒并愈发深入明晰,这才导向她们对“非法拍摄”这样的女性权益问题的主动关心,最终揭开“N号房”的黑幕。

当然,比起以前经历的种种隐性的歧视和不尊重,“N号房”是一起十分严重的犯罪行为。与之斗争,对火和丹两个大学生构成了巨大的挑战。年轻的她们依然对社会运行的法则有许多不解和疑惑之处,需要很多方面的帮助,除了执法、司法机构,还有媒体。缘于对社会的关切,火和丹都有一个记者梦想,希望能为社会光明进步贡献力量,这次前线实践让她们对新闻行业有了更深的认识和思考。“N号房”事件本是她们参加“深度报道”征集活动时发现的线索,但当要提交报道作品时,她们却陷入担忧,害怕一来这或许会对受害者造成二次伤害,二来这一事件若不能引起社会关注和制止,反而会带来替“N号房”宣传的负面效果。这种担忧并非空穴来风。火在自己的故事中就记述了一件事:在报社实习时,她发现在某门户网站论坛中公然发布在公共场合非法拍摄的女性“走光”照片,立即着手写了报道,但在审稿时,男上司却不予发出,还不以为然地说“这能算是新闻吗?”最终她不得不求助另一个女性前辈,报道才得以发出,且获得了很大反响,促使论坛整改。

这一次在“N号房”事件中,火和丹有了更深的体悟。一开始事件没有发酵时,她们主动去联系一些大型媒体希望报道,也屡屡遭遇那种“不以为然”,以致在长达半年的时间里,事件在公共舆论中没有任何进展。更有甚者,有的记者还违反新闻道德,在受害者明确拒绝采访的情况下反复追问隐私。后来,随着警方调查深入,大量媒体方开始跟进,“火花”作为第一当事人,每天要连续接受密集采访。反复讲述自己在“N号房”的见闻,既辛苦又残酷,但考虑到多一次采访就多一次声音的传播,她们依然咬牙坚持下来了。最终在各方的合力下,抗议形成全社会的洪流,将罪犯绳之以法。接下来,“火花”还做了大量的受害者关怀活动。其间,有记者前辈曾对丹说“记者介入事件过多了”,告诫她作为记者要保持客观性,但丹觉得,既然记者也是目击证人,除了采访报道,还有很多可以做的事情,能对事件起到积极作用。在这次作战中,她们对曾经梦想的记者职业有过怀疑,但也促成了对其更现实的思考,这是一种内在自我的成长性。无论以后她们是否继续从事新闻行业,或是否将以她们理想的“在场”方式来从事这一行业,这种促进社会进步、实现公平正义的理想和关怀都将贯穿在她们的生命中。

令人感动的还有火和丹的友谊。她们时常对对方说,“幸好有你”,“谢谢你”,“我爱你”。若不是有彼此相互打气,一个人着实很难支撑下来,这便是When We Call Us“We”的意义。希望每个女性都能被汇入“We”中来,互相帮助,互相团结,发出声音,正如“火花”在公开信中所宣告的,“就算是为了我们自己,我们也要不断努力,去建设一个没有女性因数码性剥削犯罪而愤怒和不安的国家”。(责编:李峥嵘)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3.8女性专题|两位女大学生的“N号房”追踪记》发布于2022-3-10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