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姥姥的菜秧

姥姥的菜秧

本文转自:湛江晚报

周末,坐火车回老家,车窗外的视野里,大地温润,小草浅芽,田垄上偶有春耕的人家,正俯身种着菜秧,一下将我拉回到记忆里,也有着一丛丛青绿的小苗,那是姥姥每年春天都会种下的菜秧……耳边列车呼啸,驶向儿时的春天。

那时,春天最忙碌的就是姥姥。春风送暖,刚把万物抚慰苏醒,姥姥就开始准备种菜秧了。她把提前备好的菜籽,用家里的白瓷碗添水泡上,再盖上小手绢。姥姥说这是催苗,菜籽喝饱了水,捂得暖暖乎乎的,就能发芽了。好奇的我,总会趁姥姥不注意时掀开,偷偷看看菜籽发没发芽。

待碗里的菜籽吐出舌尖般的嫩芽,休息了一冬的木槽就被姥姥请出了仓房,悉心整理一番,厚厚地铺满菜园里的新土,归置平整后,姥姥拿着根筷子,插一个洞埋一粒种,一排排种下,再浇上水,放到溢满阳光的窗子底下,与木槽一起躺在春天里晒太阳。

之后要浇水,松土,勤加侍弄。忽然某天,一个个鲜嫩簇新的叶芽破土而出,忸怩着绿身子,怯生生地打量着周围,待几日熟络后,便大大方方地汲取着阳光和水分,开始抽枝、长叶,壮硕起来。每隔几天,姥姥还会给因长势良好而略显拥挤的它们间苗。看着姥姥把刚长出的小苗拔掉,我很不解。姥姥说:“拔掉弱的,给好苗腾出地方,好让它们阔阔气气地长。”

随着天气的和暖,小菜秧也被移到了屋外,春风一吹,全都饱满起来,等长到一拃来长,叶片也比指甲盖大了。挑个周末的早上,姥姥起早将它们挖出,根上还要留着些土,捋好茎叶,十个扎成一把,一捆捆放到土篮里,盖上湿布,便领着我去赶集卖菜秧了。

卖的时候,多了少了也没人计较,价钱也好商量,钱不够的赊着也成,菜秧先拿回去种上,改天把钱送家去,买的卖的都是撇不去的乡情。

而让我兴致最高的是帮姥姥查数、算账,因为卖完菜秧,姥姥总会买根雪糕奖励我,那时,一根雪糕的快乐能持续一整个春天。

姥姥的土篮里,春天卖菜秧,夏天卖青菜,秋天卖冬菜,一年四季在土篮里积下尘埃,也留住回忆。每年春季开学的时候,姥姥总会挎着土篮去我家,捎上些我爱吃的菜,还有她卖菜攒下的钱,她说这是给我的“工钱”,还说让我一定要好好读书。

姥姥已过世多年,对她总是有太多太多的想念。我知道,光阴似这疾驰而过的列车,一去不返。而姥姥的爱,就是那一簇簇倔强的秧苗,在我的四季里,年年葱茏。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姥姥的菜秧》发布于2022-4-12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