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被迫退休的前美国防部工作人员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厌华群体迷思”给美带来致命风险

被迫退休的前美国防部工作人员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厌华群体迷思”给美带来致命风险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 记者 于金翠】在美国,毫无理性的反华情绪仍在蔓延。2021年4月和5月,美国退役海军陆战队员、当时任职于美国国防部的弗朗茨·盖尔在《环球时报》中英文版发表文章,认为“如果美国选择在台湾问题上与中国公开对峙,那么它没有胜算”“支持台湾分裂,也直接违背了美国的国家利益”。因为发出同政府不一致的声音,盖尔一年来在美国遭到噤声、被相关机构调查,直至4月初“被迫退休”。五一劳动节前夕,盖尔在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时强调,“厌恶中国的群体思维”让美方在肆无忌惮地处理美中关系,而这背后充满了致命风险。

台湾不是“永不沉没的美国航母”

环球时报:因为和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立场不一致,您投书《环球时报》后遭到调查。为此,您去年6月曾给美国总统拜登写过一封公开信,在信中警告拜登政府有可能因为台湾问题卷入同中国的一场大战。您觉得与去年相比,中美因为台湾问题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是上升了还是下降了?为什么?

盖尔:这封信可能从未被目标受众阅读过。因为去年在《环球时报》发表文章,我在美国国内被贴上了“中国宣传喉舌”和“偏颇的亲中派”等标签。我认为,自去年以来,(美中发生)战争的可能性增加了。美中两国都预料到突发事件可能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南海、台湾海峡等地区的军事部署肯定都增强了,在拥挤的海域和空域出现意外并引发战争的可能性也在相应增加。

加剧紧张局势的是美国增加对台湾的安全援助和先进武器军售。一些美国官员到访台湾,也加剧了这种危险。任何中立的观察者都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即美国单方面采取了最终可能导致“美国承认台湾为独立国家”的“一中一台”政策。

美国决策者不太可能花时间坦率地了解事实,尤其是从历史背景的角度深入研究台湾问题。相反,他们手下的所谓“专业人员”习惯于迎合某种政治风向。在此过程中,国家安全机构和国会监督者都已经变得愚蠢,他们接受了一种“厌恶中国的群体思维”。用这种肆无忌惮的做法管控当前的美中关系,可以说充满了致命的风险。

环球时报:4月20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应约同美国国防部长奥斯汀通电话。这种交流的意义是什么?您如何评价当前两军“管控风险”,避免台海战争的能力?

盖尔:两军持续沟通至关重要,尤其是当存在如此明显的分歧时。与美国各级政府和官员交流中国统一的根本重要性,对中国人来说总是有益的。我认为,迄今为止最大的误解是我们两国对“不可谈判的核心事项”有着不同理解。我相信对于中国人来说,这些词具有明确的含义,即维护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是中国的核心与优先事项。

然而,每当中国强调台湾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时,美国的决策者就会目瞪口呆,并冒着极大的风险拒绝承认这一事实。位于两大洋之间的美国,其世界观与其他国家有着根本的不同。从历史上看,作为一个有帝国主义倾向的国家,美国一直将其他国家的领土主权视为可以解释和谈判的物质属性。比如,夏威夷曾经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但对美国来说,夏威夷是一个理想的“帝国前哨”,具有巨大的经济潜力。当美国派兵登陆夏威夷并用暴力吞并这个国家时,主权对美国来说什么都不是。(吞并)夏威夷只是一笔“好生意”,现在它仍然是帝国主义的战利品。

如果美中两国军政高层之间没有就台湾问题的立场进行持续沟通,那么,健忘的美国精英们可能会在一个不容谈判的现实问题上犯错。为避免战争爆发,必须不断提醒美国,“任性的”台湾不是“永不沉没的美国航母”,那里不是代理战场,更不是什么独立的主权国家。我们必须明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我们应该站在中国的立场上,考虑一下忽视这一现实的可怕后果。

揭露美国国防承包商竟成了“亵渎神明”

环球时报:一个中国原则是中美关系的政治基础,是不可谈判的。一些反华议员频踩“红线”,这是否符合美国利益?

盖尔:在我看来,这表明美国涉及外交政策的行政部门和国会在实践中已放弃一个中国政策。现有的信息证实美国政府越来越将台湾视为“独立于中国的主权国家”,认为无需进一步了解历史。对于那些对冷战背景缺乏了解的美国新国会议员和官僚来说,中国悬而未决的统一问题是过时且无关紧要的历史。这是因为他们是否能连任取决于日益强硬的舆论,他们很容易被说服加入美国两党和两院关于台湾问题的“群体迷思”中。而美国主流媒体也通过助长“台独”叙事,有效地否定现实。

环球时报:美国政治圈对在台湾问题上出现的不同声音态度如何?

盖尔:如果民意调查可信的话,受媒体操纵的美国公众现在似乎强烈倾向于“与中国开战”的必然性。要扭转在国家层面正在形成势头的“群体迷思”是非常困难的。很多中国问题专家和美国印太司令部内部可能在台湾问题上持有不同意见,有的赞成,有的反对美国的干涉和干预。但目前的“群体迷思”是对中国在所有问题上都应该持强硬立场和政策。在台湾问题上,坦诚的、与之相反的观点只能在闭门的情况下表达,即便如此,也存在一定的职业风险。美国主流媒体也不会邀请那些观点不会强化当前叙事的专家来发表看法。

我从 2005 年开始研究并撰写文章论述台湾问题,但我的观点永远不会被认真对待,甚至被视为“业余和幼稚”。17 年后的今天,情况更严重。现在我被当成“一个拼命寻求出风头的猎犬”,是“传播中国观点的有偿宣传工具”。有些人还认为我是“叛徒”,应该被投进监狱。有的人认为我是一个“不爱国的、无法认识到自身行为不道德的自恋者”。最后,在我无奈地离开公务员队伍后,我本人和我的与“群体迷思”相左的观点将被遗忘。那些坚持台湾不是一个独立主权国家、美国不应与其军事上结盟的政治精英和知识精英,因为与美国“爱国叙事”背道而驰会失去更多。这些人的学术生涯和声誉可能很快就会被媒体宣传的厌恶中国的信息所覆盖。

相同的情况出现在乌克兰危机上。对于任何一个美国人来说,承认俄罗斯的核心国家安全利益,或者谈及俄乌问题的历史论述,在当前的氛围下都无异于职业自杀。同样,揭穿美国国防承包商急于为乌克兰危机升级煽风点火的事实也成了“亵渎神明”。回到台湾问题,军方或政界的某位重要人物公开反对主流叙事,这已经极不可能。

国会的监督功能已被腐蚀

环球时报:美国通过乌克兰危机升级搅乱欧洲,获得了地缘政治利益。有观点认为,美国很可能在亚洲上演同样的一幕——企图通过将中国大陆拉入台海战争来拖累中国并搅动亚洲。对此,您怎么看?

盖尔:对那些希望就台湾问题跟中国开战,以恢复美国在西太平洋地区和亚洲影响力的国会、行政部门和军工势力来说,乌克兰危机升级是一份“礼物”。他们残忍地庆祝俄罗斯遭受的每一次挫折,以及乌克兰逝去的每一个生命。如果台海危机发生一场类似的升级,那将被认为是一场确保美国地区霸权永久化的胜利,美国两党的政治成员会深感满足。没有止境的外国干涉正趋向于有一场俄罗斯与北约的无限制战争。美国军工业对美国政府和北约决策的影响正在加速事态升级。

同样,美国干涉中国主权最终会引发美中无限制战争的危险也是显而易见的。尽管(两岸)统一的结果是必然的,但跟乌克兰危机升级一样,美国军火商大量牟取暴利将延长解决台海危机的时间。

为美国军工业带来最大利润的是长期的常规冲突,但它们对美国外交决策产生的影响可以说是危险的,因为其动机有利于行业利益而不是公共利益。通过竞选捐款的贿赂,越来越多的国会议员与军工企业有着实质性的利益关系。美国国会的监督功能已被腐蚀。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被迫退休的前美国防部工作人员接受《环球时报》专访:“厌华群体迷思”给美带来致命风险》发布于2022-5-7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