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未分类 » 青未了|郁金香

青未了|郁金香

文/王莹

立夏未夏,云散天开,杨柳拂堤,雨燕飞来,经过不期而遇的花落,又遇猝不及防的花开。鲁西南的花期是这样短暂,紫云山看杏花,桃花峪里赏桃花,东平湖边梨花开过,泗水岸上菜花绽金黄。洙水河畔海棠已然开到荼靡,花落到无可救药,2022的春天,花事就这么繁忙。

但郁金香花开,却有不同。穿越一片片鲜花怒放的树林,一阵阵浓郁诱人的醇香漫过层层叠叠的野花扑面而来,那是杨家河左岸的郁金香在盛开。停下车子,远看杨家河,是一片绯红的森林,晚开的樱花恣意怒放,就像燃烧的云霞飘落到河边,赏花人的脸庞上,都染上了一层红色。树下遍地开着郁金香,万千株争奇斗艳,五彩斑斓,绘成一幅迷人画卷。

以前见到的郁金香,是在图画中,不茎不蔓,亭亭玉立,花层里总有一个荷兰风车,或是一个尖顶的蓝色小木屋,只知道是西欧的异域风情。今天的感觉却有不同,尽管也有风车、小木屋,仍然觉得这片郁金香,只属于杨家河。

在红满天空的樱花层层笼罩下,在碧玉如茵的草坪上,镶嵌着片片形状各异的郁金香花带。蓝色的一条是“多瑙河”,墨绿的一片是“滇池”,白色的一片象只和平鸽,红色的一片似“中国心”……别出新裁,又独居匠心,美轮美奂的园艺造型,真可谓是巧夺天工。

徜徉在这片花丛中,很多赞叹花的词,不断涌现出来,天生丽质,高洁华贵……这些都不十分贴切,又都有郁金香的影子。 我驻足看一朵黄色的花,叶和花瓣像琥珀雕琢而成,朵朵精致,妙手偶得,枝枝玉立,温文尔雅,又很富有精神和风姿。

胭脂似的朝阳洋溢着无限的柔情,愉悦轻盈的天光自在挥洒着郁金香的倩影。不知何时,笼罩在原野里的雾岚已经在缓慢的溶化,无声的散了。我走在郁金香花丛,宛如一叶轻舟在静静的春水上漂流,花海里一株株郁金香挺立着青春妙曼、苗条秀丽的身姿,展示着迷人的魅力和蓬勃向上的活力。

诗人不由赞叹:“郁金花开时节,我在梦里。我醒了,花未谢。郁金香采撷了我的目光,我收获了整个季节。沐浴着冰与火的温度,踩碎了一颗颗晶莹闪亮的露珠的梦,那是草地上一根根小草在苏醒。一枝蕴藏在心灵深处的花,于空旷寂静的阳光下,乘着妙曼柔和的风”。

我忽然觉得这些郁金香,像极了我日日研习的欧体字,典雅高华,卓尔不群,一字一枝花,一花一世界。方寸欧楷,架构森严,笔力凝聚,一笔一画恰似郁金香花瓣。而郁金香清新隽永,俊秀脱俗,枝枝蔓蔓都是横折撇捺。赏花与习字,各有神采和意境,但情趣是一样的,美好的事情总是相通的。

有人说,郁金香是一种神奇的花,一株茎三四片叶,就玉树临风,开出绝世的美丽;也有人说,郁金香是纯粹的花,一生只守候着一枝花,如此内敛的个性,挺直了腰枝,半开半闭,也要亭亭玉立。 郁金香花开,让人想到青春和生命。而郁金香的美,更是一种脱俗的美,一种文化的典雅美,一种时尚的浪漫美,让人欢喜让人感动。

今日立夏,春天快没了踪影,还好,2022的春天,我遇到了几朵花香,便觉得这个春天我来过。王维曾写过一首诗,大概是:“山中芙蓉花,纷纷开且落”,花落的很快,提醒着我们别忘了花期。

立夏之后,蜻蜓蝴蝶扑拉拉地飞,作家瓦尔泽也曾写到:“在夏天,我们吃桃、樱桃和甜瓜,在各种意义上都漫长且愉快,日子也发出声响”,提醒我们,故事好像总是发生在夏天,太阳也总是有空出来,风是西瓜味,沿着小溪散散步、踩踩水、洗洗脸,一整天都清凉无比。

不忍看花瞬间绽放,仓促的惊艳,意味着凋零。喜欢一朵花含包待放,花时越长越好,等的越久越好,等待花开,是一个美丽的过程。你甚至可以闭上眼睛去无限的想象:这是一幅春日的画卷,画框裁去了枝叶,千万株郁金香支起了这方晴朗,花径上流淌的彩色的光,淹没了人生的无限苍桑。

2022/5/5/巨野

壹点号 暖阳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青未了|郁金香》发布于2022-5-8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