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未分类 » 聚焦东北振兴“滚石上山、爬坡过坎”,哪些问题值得特别关注?

聚焦东北振兴“滚石上山、爬坡过坎”,哪些问题值得特别关注?

2022年4月28日,国务院批复同意建设5个国家农业高新技术产业示范区,吉林省长春市、黑龙江省佳木斯市位列其中。

我国东北地区不仅是国人“粮仓米袋子”、共和国工业的“摇篮”,还是连接东北亚经济圈的重要纽带。自2003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实施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振兴战略的若干意见》正式拉开东北振兴序幕至今,这片黑土地之上的改革振兴“进行曲”令人备受鼓舞,而诸如“东北经济崩溃”“投资不过山海关”的“杂音”也同样不绝于耳。

随着《东北全面振兴“十四五”实施方案》出台,结合《中共中央 国务院关于加快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的意见》,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辽宁省政协原主席夏德仁在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产业结构调整优化是东北振兴的一条主线。传统产业并不是包袱,通过扩大产业链,吸引配套产业形成集群效应来吸引更多投资和就业,在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背景下,东北地区有机会通过提升政府服务来优化资源配置效率。

以进促改,实现突围

2003年10月,振兴东北的文件发布之时,夏德仁时任大连市委副书记、市长。此后近20年,他的办公地点从大连市政府变为大连市委、辽宁省委、辽宁省政协直至全国政协,亲身经历了振兴方案步步落实给东北地区经济发展带来的积极变化。

“体制改革有了很多进展,国企改革进步不小,结构调整也有很多进展,在改造升级‘老字号’、深度开发‘原字号’、培育壮大‘新字号’方面有了一些进展,特别是战略性新兴产业得以快速发展,辽宁机器人、智能制造在全国都闯出了招牌、干出了名气。而软件外包、信息服务业的发展,也为人工智能、新一代信息技术、互联网+、大数据的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机会。”夏德仁这样表示。

当外界认为“强大的工农业基础、优越的资源优势和区位优势,是东北地区巨大发展潜力的保障”之时,夏德仁却不避讳谈东北发展面临的挑战和问题。

作为老工业基地,东北遇到的问题全球范围内并非个例。用夏德仁的话说,一些发达国家老工业基地的振兴都经历了长期而艰难的过程,有的老工业基地振兴到现在已经50多年了,仍然未完成目标。

据我们查到的资料,美国为振兴东北部“铁锈地带”,设立了经济开发署,直接对老工业基地进行资金和政策支持,法国、德国等发达国家也都建立了促进工业衰退地区产业转型的专门机构。

“在我国,老工业基地面临的体制僵化、结构老化问题非朝夕就能解决。用20年振兴一个困难重重的老工业基地,时间相对短了一些,还需要我们以更大的耐心韧性、更坚定的决心来推动这项工作。”夏德仁对此颇有体会。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赴东北地区考察,多次召开专题座谈会,对东北全面振兴作出系列指示批示。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振兴东北老工业基地已到了滚石上山、爬坡过坎的关键阶段。国家要加大支持力度,东北地区要增强内生发展活力和动力,精准发力,扎实工作,加快老工业基地振兴发展。

“我们要充分估计到东北振兴的难度。”由横向比较转为垂直视角,夏德仁对东北地区推进改革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归纳,共三个方面。一是体制机制还没有达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目标要求,改革还没有到位。二是产业结构仍不合理,“原字号”“老字号”产业仍占主导地位,比如石油化工仍以炼油为主,乙烯、芳烃类等石化中下游产品不发达。三是营商环境仍存在很大问题,与东南沿海地区存在较大差距。

“我认为当前辽宁乃至整个东北地区,都应将产业链拉长,在提升附加值方面做文章。比如石油化工,从炼油到化工再到精细化工,这一过程中的附加值是1∶10∶100的关系——如果单纯炼油能赚到10块钱,那么到化工领域就可以赚到100块钱,再到精细化工领域就可以赚1000块钱。越往中下游走,附加值越高,而附加值又与技术含量成正比。”谈到突围之策,夏德仁主张以进促改。

事实上,围绕拉长产业链、谋取高附加值这件事,东北三省各级党委政府已经做了不少工作,基本做法是按照产业链来招商引资,缺什么补什么。夏德仁以大连长兴岛举例,这里是世界级石油化工基地,已初步构建了“炼油—对二甲苯化工(PX)—精对苯二甲酸(PTA)—聚酯”芳烃产业链和“炼油—乙烯—聚烯烃”的产业链基础。

最新消息是,大连市今年二季度全市拟签约和新开工项目766个,总投资5132亿元。其中包含中石油大石化搬迁、长兴岛电子化学品溶剂、山东利华100万吨二氧化碳综合利用及深加工高端材料在内的7个百亿元以上的项目。

“看长兴岛石化区,就可以看到东北地区在石油化工方面拉长产业链、增加中下游产品作出的探索。这一过程中,辽宁省政协通过调研视察,协商议政和民主监督助推了这一项目建设。在企业发展遇到用海、环保、用电等困难时,我们带领政协视察团到长兴岛走访调研,记录企业家们反映的问题,分门别类进行汇总,再与当地政府进行协商,这些协商工作也得到了辽宁省委、省政府和大连市委、市政府的大力支持。项目一路走来是比较成功的,可以说,大连长兴岛石化基地的建设为东北产业结构调整,拉长产业链作出了贡献。据此我坚定认为,拉长产业链对提高一地的产业发展至关重要。”夏德仁同时认为,在产业优化调整升级过程中,政府的作用非常重要,要积极作为。政协的民主监督同样不可或缺。

数字经济下,做到“有数”发展

2016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全面振兴东北地区等老工业基地的若干意见》出台,标志着新一轮东北振兴大幕正式开启。2021年10月,经国务院批复同意,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了《东北全面振兴“十四五”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

战略要落地,归根到底要人来做。而在东北,老龄化、少子化、“孔雀东南飞”等人口问题颇为突出。

“东北有很多大学,仅辽宁省就有200多所大学,教育水平在全国排名前十,人才集中;科技实力雄厚,国家级科研院所扎堆儿,是科技大省。说东北人才‘孔雀东南飞’,至少说明我们这里是出人才的地方。另外,这里国企比较多,‘一五’‘二五’时期,中央70多个重点项目落在了东北,因此工业基础好、门类齐全,国防工业一些‘上天入海’的关键产业集中在了东北地区,特别是辽宁,拥有独一无二的产业优势。”用夏德仁的话说,只要大家扎扎实实地干,凭借良好的工业基础和东北人的干劲儿,东北振兴是一定能实现的。

到今年,夏德仁加入政协大家庭已是第十个年头。近10年来,他和众多政协委员一道,倾情、倾心、倾力为东北振兴献计献策。“在这一过程中,我感到人民政协职能作用有了很大拓展,习近平总书记指出,‘要发挥好人民政协专门协商机构作用,把协商民主贯穿履行职能全过程,坚持发扬民主和增进团结相互贯通、建言资政和凝聚共识双向发力’。这一重要论述赋予新时代人民政协职能定位新的内涵,对深刻把握专门协商机构所承载的历史使命,更好推动政协制度优势转化为治理效能提出新的要求,也让我们在履职实践中有抓手、有成就感,现在我的一个感觉是,政协话语权得到了各方高度重视。”夏德仁表示。

回到东北振兴话题,业界人士的一种观点是,最近10年遇到的困难,比第一个10年要更多,是真正的爬坡过坎。

“认真总结下来我们发现,东北地区体制改革还没有到位,距相对健全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还有较大差距。部分国有企业还没有真正被放入市场,民营企业尽管也有了一些发展,但他们中很多企业的发展仍高度依赖政府,‘大政府、小社会’现象突出,企业到东北投资有时要经过各种繁杂的审批,官本位思想抑制了市场活力的发挥,影响了投资者的积极性。而当市场机制不发达时,企业就需要‘找关系’‘找门路’,这反映出了一种不正常的营商环境。从观念上讲,有些做科长的或做处长的总感觉自己地位比企业家高,不愿意哈下腰为企业做好服务。”夏德仁这样说。

一说到东北地区,我们很容易想到“区域经济”这个词,而用夏德仁的话说,区域经济发展要放在全国经济大系统中进行综合考虑。特别是眼下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中,数字经济如火如荼发展,这对东北地区来说是一个重大机遇,要牢牢抓住。

“事实上,东北地区特别是辽宁在发展数字经济方面有着很好的基础和条件,教育科技发达、人才集中,前些年东北的主要城市,如大连的软件产业和信息服务业已经走在全国前列。有一些企业嗅到了数字化机会,比如东软集团在数字医疗方面做得很好,抓住了这一轮数字经济的发展机遇,不仅做软件,还以软带硬在医疗设备方面有所突破;智能制造方面,东北有个企业叫新松智能机器人,是家上市公司,发展很有前途;还有一些企业,做的是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这些企业给我的一个很直观的感觉是,没有过时的产业,只有过时的技术!”夏德仁说,现在国家推动全国统一大市场建设,数字化基础设施建设向落后地区延伸,政策体系也逐步统一化,使各地区站在统一的起跑线上,这时东北地区要更加增强紧迫感。

“在现代经济条件下,一个地区产业集群的形成对结构调整是十分重要的。但现在看,个别政府招商引资思路还不十分清晰,招商力度不大。甚至有些企业家来了,我们也不是太积极热情欢迎,因此失去了一些机会。但人家其实就是冲着头部企业来的,准备为其做配套。在招商引资工作中,政府工作人员一方面要积极主动,另一方面要懂经济、懂产业,熟悉产业链各环节的相互关系,遵循产业发展规律。在全国统一大市场背景下,我们有机会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的效率,对此,我的一贯主张是怎么有效率怎么来,怎么安全怎么来。”夏德仁这样说。

谈及建设全国统一大市场,夏德仁认为,这是我国应对国际国内风险挑战,进一步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重大决策。

“统一大市场最重要的标志是商品要素流通和资源配置,能够打破区域和体制障碍,形成最佳和最有效率的运行状态。当前我国数字经济发展很快,规模已达全球第二,但发展仍不充分、不平衡。2020年,全国数字经济增加值占GDP比重为38.68%,浙江省为46.8%,辽宁省为36.2%。因此我认为构建全国统一大市场,必须进一步提高数字经济的覆盖率和融合度,应当以举国之力抓数字化应用。要发挥政府和企业两个方面的积极性,一个行业一个行业地推进数字化应用。这一过程,也是对各级领导干部及企业家的战略眼光、创新精神、数字化意识和求真务实作风的考验。”夏德仁表示,以数字经济为重要支撑的统一大市场,对政府宏观调控和经济社会治理提出新的要求。一是加快数字政府建设,运用数字化手段提高政府调控和监管的有效性;二是逐步建立健全统一的数字经济法规、制度和标准体系;三是建立健全统一的数字经济市场的支付体系;四是解决好电子商务平台垄断经营和信息技术被不正当使用问题。

以循环大视角,看统一大市场

20世纪70年代,夏德仁在辽宁省复县镇郊公社做过知青,后来他成为恢复高考后的第一批大学生。“我对专业的选择非常偶然。当时社会上对金融这个概念还没有认识,甚至有人认为‘金融’是搞‘金属冶炼的’。我是怀着对金融概念的无知和好奇的心理走进东北财经大学大门,开始货币银行学专业学习的。”夏德仁这样说。

站在专业角度,夏德仁深知资金链对产业链的重要性。他认为:“一个良好的金融生态和融资环境对一个地区发展是至关重要的。这些年来,东北地区的金融环境问题很大。主要体现在企业经营效益较差,银行不良贷款比重较大。目前,一方面东北振兴的融资需求很大,另一方面银行对东北地区的融资需求又十分‘谨慎’,个别企业资金链断裂后,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陡然上升,一个负面案例就能‘拦住’很多银行的贷款业务,很多中小企业得不到贷款支持,经营尤为困难。”夏德仁建议,在东北振兴过程中,要重塑东北金融生态,优化金融环境,关键是深化改革,提高企业竞争力,提高企业效益,降低不良贷款比例,同时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引导企业通过上市、发行债券等方式多渠道筹集资金。

当前,中美贸易摩擦发生后特别是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全球化进程放缓,对此,夏德仁表示,立足“逐步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就要求我们充分开发利用好国内大市场;同时,由于新冠病毒变异速度尚未减缓,要谨防疫情导致经济循环出现断点、卡顿,以人民为中心、确保国民经济正常循环。

几乎所有靠近边境的省份,都肩负着推动跨境经济合作的职责。多年来,夏德仁一直倡导强化大连东北亚国际航运中心的功能和作用,以此带动东北地区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经略’东北亚对于缓冲美国对中国遏制和打压有着重要意义。东北地区处在东北亚的中心位置,东北亚地区六国人口占全球人口23%,区域GDP占全球经济总量19%,是全球发展最具活力的地区之一。2020年,中国与东北亚五国贸易额共计约7177亿美元,占中国外贸总额的近1/6。这组数据告诉我们,东北亚经贸合作的潜力巨大,虽然乌克兰危机是个变量,但我们应持续努力推进与东北亚各国的经贸合作,加快‘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形成全方位、高质量的对外开放格局。”

而在乡村振兴这篇大文章中,东北地区是否也能写出不一样的章节?

对此夏德仁表示,当前乡村振兴遇到的一个重大机遇,就是互联网迅速普及和数字技术快速发展:“农村地区有近3亿网民,去年全国农村网络零售额达到2万多亿元,电子商务网络和快递物流网络加快向农村地区延伸。如果我们抓住历史机遇,进一步加强农村地区信息化建设,全力普及信息技术在农村地区全领域的应用,加快数字乡村建设,缩小城乡数字鸿沟,让农村的生产、流通、消费和农民的文化生活及社会事业发展插上数字化的翅膀,那么我国广大农村地区很有希望从农业社会直接跨入信息社会,真正实现乡村振兴的目标。”

来源:《 人民政协报 》 ( 2022年05月10日 第 05 版财经周刊)

记者:崔吕萍

版面编辑:杨朝英 李元丽

新媒体编辑:薛婧

审核:周佳佳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聚焦东北振兴“滚石上山、爬坡过坎”,哪些问题值得特别关注?》发布于2022-5-12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