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黎明出击

黎明出击

炊事班战士在飞机上为自己加油。 张山根/摄

“1好、2好……高空跳伞员你的伞开得好!”听到对空喊话员的广播,伞降教练员鲁蒙蒙和炊事班班长侯家如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天空中竞相绽放的朵朵伞花预示着“炊事班兄弟们的首跳一切顺利”。

4月末的昆仑山北麓,寒风凛冽、黄沙弥漫,新疆军区某特战旅二级上士侯家如带领班内的13名炊事员,正经历伞场炊事保障和伞降实跳两项任务的双重考验。

炊事班跳伞是该旅紧贴实战练兵的一次重要尝试。为全面提升炊事分队遂行伴随保障能力,该旅以此次跳伞任务为契机,探索炊事分队同机同降空降空投保障模式。

当天凌晨4点,侯家如准时醒来,他摸黑穿上迷彩服,并在帐篷里小声喊了句:“起床干活!”一时间,帐篷里的十几名炊事员迅速起床,在手电筒微弱的光线中安静又迅捷地整理内务。

1个月来,炊事班的战士们加班加点训练。他们既是战斗员,又是炊事员,每天要比其他伞兵提前两个小时起床,利用这两个小时为战友准备一顿丰盛的早餐,为大家一天的伞降实跳训练奠定坚实基础。

清晨7点,刚刚完成炊事保障任务,侯家如便带着班里的战友赶往伞降训练场整理伞具、调整装备,备战即将展开的伞降实跳训练。

首次实跳,他们穿戴伞具的动作非常认真仔细,生怕一丁点的差错引发延迟开伞特情。刚通过检查线,直升机就轰鸣而至,大家顶风小跑登上直升机。对于侯家如来说,这不过是从军12年来一次普通的伞降训练,可对于班里几名第一次跳伞的炊事员来说,参加跳伞训练任务既兴奋又紧张。

飞机的轰鸣和突然的盘旋拉升让炊事班战士郑子煜有点心跳加速。“上天犹如雄鹰翱翔,入地犹如猛虎出山,下水胜似强龙翻江,骁勇善战……”看见有的战友面露紧张,班长侯家如带头唱起了旅歌《特战豪情》,嘹亮的歌声带动了大家的情绪,让战士们的紧张心情稍有缓解。

飞机进入指定区域上空,投放员果断下达“挂拉绳”命令。此次伞降实跳,炊事分队采取绳拉一级开伞方式,伞兵需要提前将降落伞的拉绳弹簧钩挂在机舱壁的钢丝绳上。这种开伞方式安全性高、稳定性好,有利于炊事班的新跳伞员逐步提升伞降水平。

随着舱门缓缓打开,一阵凉风涌入,飞机上的气氛瞬间紧张到了极点,侯家如大喊一声:“看我的、跟我跳,加油!”

“跳、跳、跳……”离机信号响起,侯家如率先跃出机舱,其余官兵也鱼贯而出紧随其后,茫茫戈壁上空瞬间绽放出朵朵洁白的伞花。

开伞后的侯家如第一时间在空中清点人数,看到大家都安全开伞后,他才使劲旋转身体,排除伞绳扭劲的特情。

离开飞机的瞬间,伞兵齐振虎的大脑就“宕机”了。“对正中心点,单拉左双拉右,拉开左右间隔。”直到对讲机里传来地面指挥的声音,齐振虎才清醒过来,开始按照地面协同要求打开排气孔,拉开间隔调整进入角度,向着着陆场运动。

两分钟后,炊事班的战友全部安全着陆。侯家如笑着说:“咱们炊事班现在是拿得锅铲端得钢枪、熟悉菜油闻得航油啊!”一句话逗得兄弟们笑起来。

当天晚上开班会交流心得体会,炊事员孙远宽讲述了自己白天着陆时风向切变突遇6米/秒阵风的情况:“下降到低空,突然看见一阵扬沙铺天盖地袭来,我下意识调整着陆姿势,默念‘三点并紧’,着陆时被强行拖拉10多米。虽然手臂被划伤鲜血直流,但我觉得谁都不是天生勇敢,只有大胆尝试,才能不断提升。”

为了完成此次伞降实跳任务,他们提前展开强化训练。炊事员伍方达小时候有过从屋顶跌落的经历,恐高的他为了尽早拿到伞降“资格证”,地面动作训练时中午不休息、晚上加班练,把因炊事保障耽误的训练时间全部补了回来。水上离机训练中,炊事班战士们又主动加大强度,请伞降教员开小灶,一天跳水几十次。经过三周多的艰苦训练,炊事班14名战士以全优成绩通过了伞降资格认证。

“三肿三消冲上云霄,今年的炊事班不简单,人均完成11次跳伞!”伞降教练员汪礼松介绍,按照陆军伞降训练规定,今年炊事班平均跳伞11次,远超规定任务量,“他们比特战队员更辛苦,实跳日平均睡眠时间不足6小时。”

“经过1个多月的训练,炊事班的技战术水平和心理素质有了全面提升。”该旅作训参谋樊益博说,接下来的日子里,炊事班还将完成武装跳伞、开双伞跳伞等课目训练,进一步提升与特战小队协同作业、立体渗透的能力。

来源:中国青年报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黎明出击》发布于2022-5-12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