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任素汐,别样惊艳

任素汐,别样惊艳

记者 李睿

在美女遍地的娱乐圈,任素汐应该是个另类,除了有戏播出的时候,她的个人动态几乎都是沉默的。2006年出道,2016年通过电影《驴得水》被观众熟知,从戏剧舞台走向大银幕,而后更加频繁地出现在荧屏里,走红近七年,“不漂亮”的任素汐却总能一次又一次地惊艳观众。

近期的热播剧《亲爱的小孩》里,任素汐饰演了一位母亲,从怀孕、分娩到坐月子,再到婚姻危机、离婚、单亲带孩子,她在这部家庭剧中带来了堪称“惊艳”的表演。剧集开篇,贝多芬《第七交响曲》的背景乐响起,任素汐饰演的方一诺站在镜子前开始卸妆,脸上逐渐显露出褐色的孕斑,她贴近镜子反复观察,继续擦去口红;镜头拉远,方一诺的孕肚出现,她先是一愣,然后低下头打量自己的肚子,身体轻轻地往后倾斜,脸上有了微妙的表情变化,无神又有点焦虑;再次转身走近镜子,方一诺微笑着深呼了一口气。

这段无声表演的层次十分丰富,任素汐的表现一气呵成并且极具感染力,她将一位新手妈妈看到容貌、身材变化时的无力,到面临未知的不安焦虑,再到最后的鼓励,细腻真实地呈现到镜头里。剧集后面的分娩戏份,任素汐的表现也备受认可,没有其他剧集中常见的高声嘶喊,方一诺屏息用力,面部因用力而扭曲,头发被汗水浸湿,隔着屏幕都可以感受到生理痛苦。由于表演过于真实,《亲爱的小孩》还一度陷入了“贩卖焦虑”的争议。

任素汐上一次大规模地“惊艳”众人,是在电影《驴得水》里,即使放到今天,人们依然会被她饰演的张一曼打动。这部电影改编自同名话剧作品,讲述了民国时期一所偏远学校中,教师们将一头驴虚报成老师冒领薪水而引发的闹剧。披着喜剧外衣的《驴得水》是部充满讽刺和绝望的悲剧,电影里人物形象众多,几乎个个面目可憎。看似宽厚却最没有原则的校长、道貌岸然却虚伪自私的裴魁山、本分愚昧又黑化恶毒的铜匠,在他们面前,张一曼充满生命力,她放荡不羁、追求自由却纯真浪漫,为了“共同的利益”被诋毁,最终在绝望中自杀。

电影里,张一曼一边自哼自唱《我要你》,一边把蒜皮儿扬到半空,纷纷扬扬得像下雪,浪漫动人;铜匠黑化之后展开了疯狂的报复,在所有人的指责、辱骂中,张一曼为了抗争,面无表情地连抽了自己十几个巴掌,嘴唇苍白,双手微微颤抖;待人最亲和宽厚的校长,亲手剪掉了她的长发,她绝望流泪,顶着狗啃式的发型钻进了桌子底下;即使是疯了之后,她也要打扮得漂漂亮亮,到山坡上摘野花编花环,依然轻声哼唱着《我要你》,依然没忘记给同事们做新衣服。当年,一帮不出名的小演员让《驴得水》大获成功,而大多数观众为那场电影流的泪几乎都送给了张一曼。

通过《驴得水》走红之后,任素汐从小众的戏剧舞台走向了银幕和荧屏。任素汐的电影作品不多,但部部都是精品。2018年上映的电影《无名之辈》在当年斩获了7.94亿元票房,可谓票房口碑双丰收。该片围绕一把丢失的老枪,讲述了劫匪、落魄保安、身体残疾的毒舌女等“无名之辈”的故事。任素汐在片中饰演马嘉旗,高位截瘫的她一心努力寻死。片中最出名的一个片段,是她躺在轮椅上与章宇饰演的劫匪对峙,马嘉旗要求两个笨贼杀死自己。

电影《半个喜剧》里,她是被家里催婚、着急摆脱单身状态的美女,喜剧爱情片中没有太强烈的戏剧冲突,任素汐塑造的莫默却像极了生活中真实的普通人。

综艺《幻乐之城》里,她创作的《时光机》上演了一段关于父女情深、跨越时空的感人故事。故事中,任素汐饰演的战地女记者和小女孩被困在废墟下奄奄一息,就在这时,她梦回童年,重温与父亲的温暖时光。父亲教会她勇敢面对恐惧,在绝望中寻找光亮,现实中的父亲也离她远去,但他留下的勇气和信念一直支撑着她在黑暗中顽强生存。任素汐的表演爆发力十足,情感表达非常动人,在悠扬的歌声里,连一向淡定的王菲都忍不住落泪。

现在,任素汐在电视剧中继续贡献她的惊艳表演。《亲爱的小孩》里的方一诺是脆弱坚韧的年轻母亲,《我在他乡挺好的》里的纪南嘉是外表坚强、内心细腻柔弱的女强人。任素汐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她用大白话总结自己的表演:“所有角色都要包含她身体里的‘种子’,表演用到哪颗种子,我就把哪颗放大,其他的收回去。”她抵触想象式地创造人物,“我只有让角色和我嵌在一起了,这个东西的可信度才高。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任素汐,别样惊艳》发布于2022-5-19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