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2022年5月18日,中山大学历史学系《世界环境史》海外名师系列讲座第二季第八讲(总第十九期)邀请到了来自南非约翰内斯堡大学、澳大利亚西悉尼大学历史学系的双聘副教授布雷特·班尼特(Brett Bennett)为大家进行线上指导,其主讲的题目是“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布雷特·班尼特教授于2010年获得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博士学位,曾在南非克鲁格国家公园开展跨学科课程。主要研究方向是林业史、英帝国史、印度洋研究。著有Plantationsand Protected Areas: A Global History of Forest Management(The MIT Press, 2015)。合著有Forestryand Water Conservation in South Africa: History, Science and Policy(ANU Press, 2015)等。编著有Scienceand Empire: Knowledge and Networks Across the British Empire (Palgrave,2011)等。
桉树(桉属,EucalyptusL.Herit)原产于澳大利亚,该属植物已遍布世界各地,在世界工业种植林中占很大比例。中国、巴西和印度等国家拥有大量以桉树为基础的木材产业。然而,许多人认为这种外来物种对水、生物多样性和粮食生产造成了威胁。在本次讲座中,主讲人将介绍桉树在全世界传播的原因、导致桉树失败或成功的科学和生物学原因以及历史上人们看待桉树的不同方式。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布雷特·班尼特(Brett Bennett)

如今我生活在约翰内斯堡(Johannesburg),这里种植有很多的桉树,但是和中国的一样,桉树不是南非原生的植物。在两百年前,约翰内斯堡并没有多少树,多是茫茫野草。想要解释这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得从桉树的故事开始说起。

桉树,通常指桃金娘科桉属植物,原产于澳大利亚。桉属包括了600到700个树种,其中既有可能高达百米的大树,也有矮如灌木一般的品种。桉树包含如此多样化的树种,这就有可能找出适合在海外种植的品种。不过,如何在这丰富的品种中找到最适合的树种也是一个难题。

在英国殖民时代的澳大利亚,来自欧洲的植物学家费迪南德·冯·穆勒(Ferdinand Von Meuller,1825-1896)曾担任墨尔本植物园的负责人。斐迪南德·冯·穆勒很喜欢桉树,他认为桉树是最神奇的树种,它生长迅速,可以提供良好的木材,而且有益于人类健康(因为它当时被认为有助于消灭疟疾),桉树油也对治疗许多疾病有所帮助。斐迪南德·冯·穆勒是第一个夸赞桉树的人。于是包括非洲、亚洲和美洲在内世界各地的人,就想试试桉树能否在澳大利亚之外的土地生长。

当时在悉尼植物园工作的约瑟夫·梅登(Joseph Maiden,1859-1925)是与穆勒齐名的一位植物学家。他和穆勒都对澳大利亚的桉树树种进行了识别、分类和描述。图1的红点是约瑟夫·梅登收集、发现和识别不同种桉树的记录,他的工作为寻找适合在澳大利亚以外地区种植的树种提供了很大的帮助。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图1 约瑟夫·梅登的桉树调查记录

19世纪中期,桉树开始出口到世界各地,这一盛况是由穆勒和其他钟情于桉树的人推动的。他们强调桉树是最适合种植的树种,不仅生长得很快,还不需要太多的水,可以用于建筑、防风、栅栏、木柴等,其中铁路建设对桉树的需求量最大。在印度和南非,铁路需要大量的木材作为发动机的燃料,还要枕木用于铺设火车轨道。当代在中国及其他地区,已经在使用混凝土作为铺路材料了,但在当时,木材仍是铺设铁路的重要材料。在19世纪,西澳大利亚是世界上最大的硬木木材出口地,因为这里有很多高大的桉树,当时人们需要用这些高大的桉树做铺设铁路的木材。另外,许多人还认为桉树是有益健康的。你知道《丛林之书》(The Jungle Book)吗?有一部电影(《奇幻森林》)是根据这本由鲁德亚德·吉卜林(Rudyard Kipling)所著的书改编的。他在另一个故事中写到了林业工作者。他说,在印度的英国林业工作者“对成群的外国树种进行试验,并在这里种下蓝桉,认为这也许能阻止运河一带发生的疟疾”。在19世纪,人们不知道疟疾是由蚊子引起的。他们以为桉树可以把水从沼泽地吸走,使空气变得健康。此外,桉树油也经常被用于治病。人们用桉树油可以做很多事情。即使在今天,假使你得了感冒,也可以使用桉树油来治疗。把桉树油倒入热水中,然后闻一闻,让香气渗进你的肺腑,这会让你感觉有所好转。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电影《奇幻森林》海报

在19世纪末,桉树被引进到许多地方。引进最成功的是在有亚热带气候的地方,主要是一些殖民地,比如加州南部、南非和印度南部的高原地区。这些地方的气候对早期的桉树树种来说是很适宜生长的。图2是20世纪初南非一种植园里的桉树,这些树长到这么高只需要20到30年的时间,这样的生长速度无疑是十分惊人的。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图2 20世纪初南非某种植园

然而,在世界各地,许多早期引进桉树的项目都失败了。失败的原因有很多。第一,桉树并不像设想的那样能阻止疟疾,人们还是深受疟疾的折磨。还有许多树种在某些特定的气候条件下没有生长。当人们在印度种植桉树时,他们收到来自澳大利亚的种子,但在19世纪,澳大利亚和印度的种植者并不知道在不同的地区哪些树种是适合生长的,他们只是简单地在澳大利亚收集天然的种子,接着送去外地。当地的人播种之后,能否生长全凭天意。他们在树种的鉴定和认识方面显得捉襟见肘。

第二,许多人认为树木可以增加降雨。在19世纪末,树木能增加降雨的想法非常流行。但是桉树的种植并没有让当地的劳动人民如愿以偿。事实上,桉树不仅不能使当地获得更多的降雨,反而会消耗更多的水,很多溪流都因此干涸。于是农民们开始产生疑问,他们为什么要种植桉树?桉树既不能增加降雨,也不能阻止疟疾。

第三,许多桉树,特别是早期的树种,有很多野生种系。这些种系有的木头容易出现裂缝,有的树干容易脱落,这都不能作为上好的木材。即使野生偶尔也会有一些优良的树种,但大多数野生的种系是无益于林业种植的。

在桉属内有蓝桉、赤桉等不同的树种,就算在同一个树种内,也有许多差异。假设一棵树生长的土壤有好有坏,抑或所处之地的阳光充足与否,这些不同的生存环境都会导致它们的表现性状也不同。问题的关键是在物种内找到适合在一种特定条件中能够生长的品种。我们称之为起源,指的是物种来自哪里,它是否是最合适的物种。

世界各地有很多林业工作者都在种植桉树。但是很多人,包括农民、工程师、植物学家和生态学家,都在担心桉树是否会造成许多问题,特别是对农场来说,尤其是在南非这样干旱少雨的地方。树木的种植难免会消耗土壤里的水。1935年在南非举行的帝国林业会议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林业工作者前来讨论桉树种植的问题。在20世纪30年代,南非环境的主旋律是干燥。桉树种植更是导致了许多科学家和农民的抱怨。这期间,来自南非政府的一位著名植物学家记录道:种植园“将不可避免地破坏溪流”,林业工作者“在种植这些外来树木方面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对水的影响“在全国各地都变得很明显”。

在会议上,农业部长丹尼斯(Dennis)宣布会议开幕并发表了主题演讲,他说:“一个多世纪以来,我们南非一直在种植树木,主要是松树和桉树,印象中这种种植园对保护水资源很有价值。现在有人向我提出,我们这样做竟然是在降低湿度,使土壤变得干燥。”

甚至南非国家总理也发表了讲话,他说:“毫无疑问,南非正在出现一种共识,即植树造林正在导致泉水和水源的干涸。虽然这一点还没有得到证实,但可以说,已经有足够的理由去进行彻底的研究了。”政府开始认识到需要对此进行更多的研究。

约翰·基特(Johan Keat)是一位林业专家,他为桉树等外来树种的种植进行辩护。他称那些反对者是危言耸听,他们认为草和(南非的)稀树草原,类似于灌木或草丛,能更有效地保护这个国家的水供应。

作为一位生态学家,约翰·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在当时指出:“我们在这个国家进行的那些研究非常明确地表明,与那些同时被调查的本地灌木和树木相比,桉树、金合欢(也来自澳大利亚)和黑木相思(也是金合欢的一种)的需水量、用水量和蒸腾量,都要大得多。”

于是南非政府决定在一个叫约克斯胡克(Jonkershoek)的地方进行研究调查。约克斯胡克的地形是一个山谷,山谷的尽头是非常陡峭的山岭,然后有一条河流从山谷中流下来。他们在这条河的两岸调查这些树木是否比本地植物消耗更多的水。这条河的一边种植着当地的植被,另一边则是那些外来植物的种植园。

20世纪30年代的大多数林业专家认为,森林会增加一个地区的水量。一个流域就像一个河流系统,所有的水都流向那里。人们想象森林可以阻止洪水,增加土壤中的水分,还可以阻止在大雨天气中的土壤侵蚀。他们认为森林对储水有好处。

但其他许多人,农民、工程师和剩下的一部分林业专家,则持相反的观点。他们认为种植树林会消耗水,使集水区的水更少。他们认为,对于一棵树的生长而言,它从土壤中获取水,然后借此伸展树干和枝叶,大部分的水随之又回到了大气中。因此,树木会消耗水,而不是把它留在土壤或河流中。法国工程师提出这个论点已经有一个世纪了,但它仍然只被少数人所认可,直到后来它才获得了更多的注意和支持。

早期的森林水文研究在确定森林对水的影响方面是没有定论的。在美国科罗拉多州(Colorado)设立了“车轮间距”(Wagon Wheel Gap)项目,他们指出森林对水流和水没有影响。一位非常有名的科学家说,该项目的研究“攻击了一种信念,即认为保护好分水岭森林、森林或植被,溪流就能够阻止洪水和侵蚀”。人们相信,森林对河流、溪流和土壤非常重要,而新的研究质疑这一点。

在约克斯胡克,研究人员发现,树木比其他植物的耗水量大得多。为什么?为什么树会消耗更多的水。这是因为它们体积很大,体积越大就需要越多的水来支持生长,而这些水当然取自河流和土壤。因此,如果你在一个雨水非常少的地方种下很多树,那么河流中的水自然就会减少。在1966年,一份包括来自南非和美国的研究报告提出两个发现:第一,减少森林覆盖可以“增加水的产量”。这意味着,如果你有更多的树木,那么你就会失去更多的水。第二,在植被稀少的土地上种植一片森林,会导致这里含水量减少。如果在没有树的草原或沙漠种了很多树,这里的河水就会减少。这在当时是非常具有革命性的发现,因为它指出许多树木,当然包括桉树,被种植在如阿尔及利亚、埃塞俄比亚、南非等干燥的地方,会消耗更多的水并引发问题。

于是许多人开始转向反对种植桉树。他们认为它消耗了太多的水。也有很多人批评它不是本地的生物,而是外来异种。理查德·圣巴贝·贝克(Richard St Barbe Baker)是一位在非洲工作的林业专家,他希望在非洲重新造林,但是要种本地的树。贝克描绘了他在本地原始森林中行走的情景:“来到一片罕见的所剩不多的原生森林,上面悬挂着我见过的最生动的彩虹,我十分欣慰。看起来我仿佛要越过这道彩虹拱门的正中,但它总是飘在我的前方,随着我一步一步地走进森林之中。最后,彩虹消失在了一场小雨中。而我也走到了这片原始森林的尽头,进入了桉树的世界,那是彩虹逝去的地方。”贝克暗示桉树不是(非洲)自然的,它既丑陋,也不创造雨水。许多人不喜欢它的外观,认为桉树的外表千篇一律。南非的许多人开始提倡砍掉桉树,种植本地树、草和灌木。这已经出现了一场文化运动,鼓励为你所在的房子、街道、城市种植本地树木。许多人对桉树持批评态度,他们说:“不!桉树不是本地的植物,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们前面谈到了桉树在南非、加利福尼亚、印度的早期扩张。现在世界上最重要的桉树种植园仍然在热带地区,包括了亚热带和全热带。但是早期在热带地区引进桉树的努力是失败的。它们生长得并不快,不久就死了,对木材供应没有多大帮助。但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我们看到桉树的种植数量大量增加,在印度、泰国、印度尼西亚、巴西和中国南方都出现了十分繁荣的状况。中国也成为桉树研究和种植的世界领导者。这一在热带地区的繁荣扩张主要是由澳大利亚援助和支持的,当然少不了其他国家的参与。联合国有一个粮食和农业组织(Food and Agricultural Organization, F.A.O.)支持在世界各地种植桉树。现在,澳大利亚的研究人员与外国科学家合作,比如中国,澳大利亚和中国的研究人员在20世纪80年代开始合作,寻找最好的树种和最好的产地,然后寻找在外国条件下种植这些树种的最佳方法。澳大利亚国际农业研究中心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支持这项工作。而澳大利亚早先也曾努力将桉树推广到世界各地,但方法不太科学。这些合作集中在亚洲和非洲。与其他国家建立积极的关系是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的一部分。这项研究对于确定哪些树种在热带地区生长得最好非常重要。

科学家们发现赤桉(eucalyptus camaldulensis),即红河胶(树),在澳大利亚各地都有生长。以下这张地图(图3),显示了它现在生长的所有地方。但请注意,这不是它的原生范围。它原本的生长范围只在这片大陆的东南部,但它现在几乎生长在这片大陆上的任何地方,无论是寒冷、炎热或干燥的环境,所以赤桉是非常好的一个品种。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图3 赤桉在澳大利亚的分布

这里有一张全世界桉树分布的地图(图4)。如图,它生长在新西兰、中国、南非、西班牙、葡萄牙、西非、墨西哥、秘鲁、巴西以及加利福尼亚等地,在地中海气候和热带气候中都有。此外,研究者还发现了可以在亚洲种植园中种植的树种。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图4 全球桉树分布图

图5表格中的资料虽然是20年前的,但它显示了当时世界上哪个地区拥有最多的桉树。如今这个数字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可以看出,其中巴西是非常重要的。巴西是世界上除澳大利亚以外最重要的桉树种植地,规模很大。印度、中国、南非也在上面。但这始终是20年前的数据。所以现在有许多新的国家,如印度尼西亚、泰国,也是非常大的桉树种植地。从这个表格来看,全世界有很多国家,埃塞俄比亚、智利、泰国、西班牙等,都有在大规模种植桉树。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图5 各国桉树种植面积(公顷)

那么桉树的种植情况现在如何了?图6的数据显示,1980年是中国桉树种植面积开始出现增长的时候,那时中国和澳大利亚的林务人员开始合作,寻找适合中国条件的好品种和育种。在2000年至2020年左右,桉树种植面积从100万公顷增加到近600万公顷。中国现在有巨大的桉树种植园。从1950年几乎没有桉树开始,1990年到2000年,技术人员解决了种植的问题,然后开始了到2020年的巨大扩张。这个数据来自中国国家林业局桉树研究开发中心(China Eucalypt Research Centre),位于广东。图7展示了东南部和大部分热带地区是中国桉树种植的主要地区。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图6 中国桉树种植面积(百万公顷)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

图7 中国的桉树种植地分布

而桉树现在所处的地位又是怎样的呢?首先,桉树种植是一项大产业,但世界上仍然有很多人不喜欢桉树,认为桉树是外来入侵物种。如今桉树在一些地区确实是属于入侵性的,但它并没有构成很大的环境问题,不像其他入侵物种,如来自澳大利亚的金合欢(acacia),它们生长得非常快,或者像中国东南地区的马缨丹(Lantana),马缨丹来自巴西和阿根廷,它的繁殖速度非常快,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桉树虽然确实在传播,但它并不像人们说的那样是一个可怕的入侵物种。

其次,人们害怕桉树林带来火灾。在南加州,桉树林经常发生火灾。而对于火来说,决定火的严重性或危险性最重要的因素是燃烧物的量。对于小树或小草来说,可以燃烧的量很少,所以火不会很大。而树木越大,火就越大。在加利福尼亚发生这些火灾之后,人们说:“不应该种植桉树,因为它会引起火灾。这非常危险,而且它不是本地的,是外来入侵树种。”所以在加州,他们正在清除大部分桉树。但大多数桉树,如入侵的、易燃的桉树,都在城市和房屋周围,更多的是装饰性的,而不是经济性的,并不是在种植园里。关于桉树好坏的争论实际取决于其用途,是用于经济种植还是用于美化城市。在澳大利亚以外的许多城市,人们砍掉桉树,种植本地植物,但他们仍然在种植园保留桉树,因为桉树在经济上是有收益的。

最后,面对未来桉树该何去何从?我认为桉树种植将会继续在中国和其他地区得到扩大。首先,因为它生长迅速;其次,比起石油、煤炭和天然气这类碳含量很高的燃料,使用树木作为生物燃料可以减少碳排放。另外,人们意识到了在错误的地方种植桉树的问题,所以在不同的地区会有更多的本地树木被种植,使当地生物多样性的本土多样性得到保护。此外,将桉树与本地树混合种植是一个新的趋势。如今气候变化会对环境当中的一切事物产生影响。例如,如果一个地方的平均温度上升,这可能会导致许多本地物种无法生长,所以桉树最终可能会在未来的许多地方种植,因为它能够生长在本地物种不能生长的环境。如果气候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这也可能导致一些桉树树种随之灭绝。我们正在进入这样一个未来:在世界各地的城市、农场和种植园中都会有许多桉树。而人们对桉树及其对生态环境的影响有很多担忧,但它们也有很大的经济效益以及多种用途。关于桉树在世界各地的故事和历史,简单来说就是,一开始许多人认为它是一种神奇的树,可以做很多事情,但最后发现它其实也有许多的局限性。桉树的用途非常广泛,但也有很多人不喜欢桉树,因为桉树对于他们而言是丑陋的,不是原生的,还会导致火灾或生物入侵。桉树背后的意义是十分复杂的,每个国家、地区,再到每个人,对桉树的看法可能都有不同。但我仍然喜欢桉树,我觉得桉树是美丽的,它们是全球环境史的一个重要部分。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全球奇树还是全球诅咒——桉树的历史》发布于2022-6-14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