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距离《最后的棒棒》纪录片上映已过去六年,但导演何苦似乎并没有迎来他的“春天”……

2016年,何苦执导的纪录片《最后的棒棒》上映后火爆全网,豆瓣评分高达9.7分。在历时一年多的拍摄中,何苦以挑夫身份走进“重庆棒棒”这个群体,与他们同吃同住,深刻记录了第一代农民工在城市的生活与命运。何苦也因为此片声名鹊起。

如今,六年过去。2022年7月2日,作为唯一受邀的媒体人,红星新闻记者参加了何苦的新片《追山人》看片会。这部72集的长篇纪录片已经后期剪辑完毕,何苦原计划邀请99名“特约监制”看片,但因疫情及其他原因,当天只有不到20名重庆本地朋友和粉丝到场。

相比《最后的棒棒》的大火,何苦介绍,这部新片推出一波三折,原计划今年1月在西瓜视频上线,但至今半年过去具体日程仍未定。红星新闻记者还了解到,今年4月,因当时未拿到部分拍摄对象的授权,已经“熬不住”的何苦不得不解散了公司,只留下两名后期制作人员跟着“打工”。

新片上线的“难产”,让何苦自嘲拍摄此片是“这辈子最大的一个错误”。《最后的棒棒》大火之后,他遇到在武陵山区养蜂的北大女孩阿文,于是启动了新的拍摄计划。他追着女孩的故事跑,一直停不下来,原本准备了一年的预算,但最终却拍了三年半。他只有一边拍,一边四处借钱。制片人张井不得不中途离开,去一家企业“打零工”救急。

去年年底,《追山人》电影版定名《牧蜂姑娘》在院线上映,反响平平。何苦决定线上推出《追山人》剧集版,“这是一种创新,更是一种冒险。”对此,他心里有些没底,虽然相信自己的作品,但还是拿不准观众会不会认可……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何苦表示,希望大家在看片会上多提意见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何苦的成名作《最后的棒棒》电影版海报。该片剧集版于2016年推出

新片——

拍了3年多 讲述北大女孩山里养蜂

“我相信没人能猜到结局”

何苦把《追山人》剧集版剪成了12分钟左右一集,总共72集,全片800多分钟。

“剪不动了,太累了。”何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800多分钟不算长,持续三年多的拍摄,他已经舍弃了大量素材。

看片会来的有文化学者、高校纪录片专业老师、企业经营者、在校大学生等,何苦原计划要招揽99人参加看片,但因为疫情等原因,来的只有重庆当地人。在何苦工作室的办公地点,大家花了一整天,看完了前面的36集。

红星新闻记者熬到第二天凌晨三点,又接着看完了后面的36集,成为第一个看完全片的观众。

很多人拿着小本子边看边记,提出了一些细节上的修改意见,但总体评价都很高。“相比较电影版,剧集版故事更完整、更具冲突性。”一位观众看完36集后表示,已完全被片子所打动,感觉比电影版好很多。他原打算找个角落坐,担心片子太长会打瞌睡,结果不知不觉看完36集,意犹未尽。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追山人》看片会

2019年初,何苦正式开机拍摄《牧蜂姑娘》,讲述的是一个北大毕业的女孩在重庆武陵山区养蜂的故事。他原计划拍摄一年,结果一年又一年,至今拍了三年多还未结束。北大女孩也从主角变成了主线,更多人物在片中形象饱满,片名也就变成了《追山人》。

去年底,电影版《牧蜂姑娘》在院线上映,主要讲述了北大女孩阿文的故事,但反响平平。何苦直言,这样的结果他有所预料,因为电影版受时间所限,没能把故事铺开,如同《最后的棒棒》电影版和剧集版的反差。

“我相信没有人能够猜到结局。”何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如果说《牧蜂姑娘》是讲述一个北大女孩在山里养蜂四年的故事,《追山人》就是城里人“迁徙农村”的群像,内容更丰富、更充满张力。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追山人》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追山人》剧照

波折——

原本今年1月线上推出迟迟未果

因授权风波,“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早在去年12月电影版上映时,何苦就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剧集版计划今年1月在西瓜视频等多个平台上线。但此后再无进展消息,直到今年4月中旬,红星新闻记者突然获悉,何苦已解散公司,《追山人》可能就此烂尾。

红星新闻记者留意到,原本今年3月注册的头条号“何苦追山人”,在更新了20条拍摄花絮后,也于4月15日后停更至今。

4月19日晚上,何苦在电话中声音低沉,难掩沮丧地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可能要成为一个笑话了。”

何苦称,他在4月18日解散了公司,因为拿不到部分拍摄对象的播出授权,公司已经“熬不住了”。“联系了他们,他们迟迟不来看片,我又找不到他们,他们不授权,我这片子就播不了。”

何苦说,随着故事的发展,片中很多人物经历了困顿和不堪,虽然在拍摄前签订了授权拍摄协议,但拍完后部分拍摄对象已不愿意公开这段经历。

他毫无办法,只能等。

因为拍摄周期不断延长,公司已经历数次财务危机。有过没钱给车子加油的时候,也有过没钱住宿的时候……他们只有四处去筹钱,去年下半年,制片人张井不得不去一家公司“打零工”,挣钱救急。

2019年初进入公司的杨人齐可谓《追山人》剧组元老,他之前负责摄像,拍完后又负责剪辑。公司解散后她大哭一场,准备把这几年的薪水拿出来借给何苦,“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太心痛了。”

杨人齐刚入职的时候,还是一个戴着粉红眼镜,背着双肩包的文静女孩。如今,她已晒得皮肤黝黑,“越来越文艺了”。她告诉红星新闻记者,解散公司的当晚,大家心情都很沉重,何苦跟她以及另外两个同事打了一个通宵麻将。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追山人》剧照

尝试——

《最后的棒棒》版权仅卖了两万多元

新片将以流量分成与平台合作 “心里也没底”

“我们现在跟着何导打‘黑工’。”如今只有杨人齐和另一个员工留下来,完成后期制作。

公司解散后,何苦跟拍摄对象一一联系,做了大量工作,最终拿到了播出授权。何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如今长舒一口气,不管这片子反响如何,至少有机会播出了。

“目前还没有确定上线日期,但应该很快了。”何苦说,目前整个片子已经剪辑完毕,只是有些细节调整。

看片会上,大家都给予了一致好评。有观众表示,片子拍得很真实,能让很多人找到代入感,这已不是一个创业故事,更是一部现实主义题材作品。

相比《最后的棒棒》,《追山人》剧集版中有更多的人物,人物之间身份差异很大,他们沿着不同的生活轨迹,汇聚在狭小的空间里,命运互相交集和碰撞……在一个大时代的背景下,复杂的社会环境里,何苦沿用《最后的棒棒》的叙事手法,故事娓娓道来。

当年,《最后的棒棒》纪录片,何苦将剧集版的版权卖给了爱奇艺,只拿到了两万多元,虽然最后火出了圈,但他没有挣到更多钱。这一次与平台的合作,何苦将以流量分成的方式计算收入。但对于结果,他心里多少有些没底。

“那不是我所能控制的,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工作。”谈及拍摄历程,何苦表示可谓呕心沥血,能够完成作品并最终上线已是万幸。

但他又有了新的计划,还要把故事讲下去,因为他们的故事才刚刚开始……何苦告诉红星新闻记者,72集《追山人》上线后,他将继续以短视频方式拍摄,边拍边发布。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

《追山人》剧照

红星新闻记者 杨灵 摄影报道

编辑 王禾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最后的棒棒》导演新片“难产”:拍摄3年半线上推出至今未定,“熬不住”已解散公司》发布于2022-7-6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