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我和沈腾对戏,演了一只袋鼠

我和沈腾对戏,演了一只袋鼠

由张吃鱼执导,沈腾、马丽主演的电影《独行月球》累计票房已经超过21亿元人民币。

影片中,除了“含腾量”高和“沈马组合”再度联手以外,话题度最高的是一只名叫“刚子”的袋鼠。

被沈腾饰演的独孤月塞进返回舱的“刚子”,湿着眼眶、呜咽着、抓挠着告别的桥段,令无数观众泪目。

很多观众并不知道,自己在社交媒体中“打CALL”的“刚子”,竟然是真人扮演的。

扮演刚子的演员叫郝瀚,今年刚30岁。《独行月球》之后,“郝瀚”就成了“好汉”。

我和沈腾对戏,演了一只袋鼠

《独行月球》电影中的“刚子”(上),郝瀚在拍摄中(下)

咱养一只袋鼠吧,去哪买?

2020年春节前后,郝瀚接到了导演张吃鱼发来的《独行月球》的剧本。

一晚上看完剧本后,郝瀚给张吃鱼发微信说:“谢谢哥!我一定要演好!”

张吃鱼回复:“先别谢我,你都不知道演什么?”

“是演袋鼠么?”

“哈哈哈哈哈哈”,张吃鱼回复的六个“哈”,让郝瀚第一次正经拥有了一个大银幕角色。

郝瀚并不知道,原本张吃鱼想要砍掉袋鼠的所有戏份,因为这个原著中就存在的角色会对拍摄制造巨大障碍。

用真袋鼠不好控制,完全用动画制作又很难传递准确的情感。

如果想要保留这只袋鼠,就只有一条路,用真人扮演加动作捕捉的方式呈现。

剧本中,袋鼠“刚子”的设定是一个身材高大、性情暴躁的赤大袋鼠,和沈腾扮演的男主角独孤月一同被遗落在月球,最终平安返回地球。

“我从身高上寻思,袋鼠的角色大概率是我的。”郝瀚对中国新闻周刊说。

郝瀚在《独行月球》拍摄中。图/受访者提供

这并不是郝瀚第一次在电影中亮相,他第一次“触电”是在电影《温暖的抱抱》中,饰演了一名保安队长。

当确定了自己将饰演袋鼠“刚子”后,郝瀚给母亲打了个电话,“妈,我要演电影了!”

母亲在喜悦之余,叮嘱郝瀚要好好演,努力把握住这次机会,“妈,我要演的是一只袋鼠!”

电话那边的母亲愣了几秒,随后说道:“太好了,那我们养一只袋鼠吧,你好观察一下,去哪买?”

哭笑不得的郝瀚只得向母亲解释,袋鼠不能家养,只能去动物园看。

于是,郝瀚退掉了房子,真的搬到了北京野生动物园旁边,租下了一间小屋,方便自己去动物园观察袋鼠。

动物园的门票不便宜,为了多看一会,最初郝瀚都是早早去,很快他发现,袋鼠白天不怎么活跃,反而是傍晚动物园快关门时比较活跃,甚至会打斗,打起来饲养员都头疼。

“吃饭、睡觉、打架,基本上是袋鼠的常态。”郝瀚从最初的普通观察,变成带着任务观察,比如坐姿、跳跃、面部表情、进食的状态、打斗的场景等等,他还把这些整理成心得和张吃鱼交流。

“动物园中饲养的袋鼠,从体型上并没有剧本中设定的这么庞大,而且由于被长期人工饲养,它们也逐渐丧失一些原本的自然行为。导演还是希望除了在和人的对手戏之外,要保留一些野生袋鼠的自然状态,这样会增加袋鼠的真实感。”

郝瀚几乎找来了所有市面上关于袋鼠的纪录片和视频资料来看,但和其他一些动物相比,有关袋鼠的纪录片数量非常少。“这可能是因为袋鼠虽然外形奇特,但是数量庞大,没有天敌,动物园随处可见,神秘感也不强。”

电影中有个段落,独孤月驾驶月球车带着“刚子”出发,二者并排坐在驾驶室中。剧组曾经很困惑,袋鼠到底会不会坐着?是不是趴在车上更合理?

但有一次在动物园,郝瀚发现了一只独自坐在大树下的袋鼠,尾巴向前,目光呆滞,他赶紧拍下来发给张吃鱼。

“吃鱼哥,你看,袋鼠真的会坐着!”自此,“刚子”在车上拥有了自己的座位。

观察后,郝瀚开始模仿,从眯着的眼神,到手摆的姿势,再到挠痒痒的样子都来自于真实的袋鼠。他开始做体能和柔韧度的训练,每天穿着50斤重的设备,袋鼠跳。他越来越像一只袋鼠了。

电影宣传期间,沈腾曾经开玩笑:“郝瀚搬家的时候,动物园都不让他走,人家说了,哪天袋鼠不在了,你得过来顶一下。”

我演袋鼠,“费腾”

如果说“吃饭、睡觉、打架”是真袋鼠的日常是生活,那么《独行月球》中“刚子”的日常生活可以概括为“吃饭、睡觉、打独孤月”。

在影片中,“刚子”和独孤月最初相识的剧情,可以描述为“见一次打一次”。谈到拍摄过程,郝瀚没有过多提到自己沉重的宇航服、被吊威亚勒到发紫的身体,反而是重点提到了和沈腾拍对手戏的感受。

“热血沸腾”组合,是看完《独行月球》的观众给“刚子”和独孤月组的CP。

郝瀚看到后表示,“热血不热血,我不知道,但是真的‘费腾’。”

“所有我和腾哥的对手戏,我只需要演一遍,但是他要演三遍。”

郝瀚解释称,加动作捕捉特效,袋鼠有情感传递和眼神变化,自己会和沈腾完成第一遍表演。

为了方便制作,第一遍表演之后,沈腾还要面对空气和色板再演两次。

郝瀚和沈腾在《独行月球》拍摄中。图/受访者提供

“听上去很容易,但是做起来很难。两次没有我的对戏,腾哥必须独自完成,不仅在情绪上要保留第一次的状态,所有的肢体语言都要尽量保持一致。”

不仅如此,在打斗过程中,为了更好地捕捉,郝瀚并不是用手来攻击沈腾,而是用手上绑着的铁棍模拟爪子,被打到会比手还疼。

第一次正经角色的对手戏是沈腾,郝瀚的紧张和压力不言而喻。“使劲使劲!”成了拍摄时,沈腾对郝瀚说得最多的话。

郝瀚也在尽自己的努力。在一句台词没有的情况下,要想让“刚子”这个形象更加丰满,就只能通过表情和肢体语言。

为此,郝瀚选择了生活中其他动物的表情加入进表演,比如猫和狗。

“毕竟这些动物人们比较熟悉,对它们的表情人们更容易读懂。”

郝瀚和沈腾的最后一场戏,便是“刚子”和独孤月分别,“刚子”用爪子挠玻璃的段落,就让很多观众想起了自己的狗。

“当时腾哥的表演感染了我,真的像是一个父亲在送孩子远行,我想到了自己的父母,情绪差点就控制不住了,但是腾哥的情感表达就更内敛更深刻。”

至此,暴躁,却缺乏安全感的“刚子”让人印象深刻。

我和沈腾对戏,演了一只袋鼠

郝瀚在《独行月球》拍摄中。图/受访者提供

在月球上,人是孤独的,袋鼠也是,他们在短暂的共度中,建立了情感,却最终要面对生与死的分别。

“刚子”的形象立住了,郝瀚也进入了袋鼠的状态,迟迟走不出来。

在片场,郝瀚很少和其他演员说话,眼睛总是眯着的,习惯性将双手弓着放在身前,即便是坐在椅子上时,都会想着自己有一条看不见的尾巴。

一次休息时,马丽看到眯着眼、弓着手的郝瀚,过来询问,“这孩子眼睛怎么了?”

郝瀚回答:“姐,袋鼠就是这样的。”

马丽笑着说:“你现在没演,你在休息!”

冷静、稳住、别飘

《独行月球》上映以后,观众得知了扮演“刚子”的郝瀚,通过社交媒体给他留言:

“郝瀚你的袋鼠演得很棒,你是条好汉。”

他很关注观众的反馈,大量的好评反而让他时刻提醒自己要冷静。

“袋鼠这个角色或许对我的一生都会有影响。”郝瀚说。

在郝瀚看来,“刚子”这个形象与生俱来带有亲近感,算是自带滤镜的角色,自己是吃了袋鼠的红利,是在它的光圈下被大家认识而喜欢。

2015年前后,郝瀚几乎要放弃表演,那时,他刚刚从青岛电影学院毕业,原本计划是争取留校,但是两次考研失利让他不得不重新思考人生。

在电影院看完《夏洛特烦恼》后,郝瀚突然感到,如果做一个喜剧演员能让人笑一个多小时,是个特别好的事。

第二年,他买了单日往返的火车票,从青岛到北京参加了开心麻花喜剧培训班的考试。

“考试要求必须有才艺表演,我觉得我没啥才艺,就在网上搜了一下哪个才艺比较好学,选择了吉他,学了一个礼拜。”郝瀚选择的歌曲是《斑马,斑马》。

考场上,第一个和弦就弹错了,考官表示,“好了,你可以下去了。”

返回青岛后,郝瀚意外接到了开心麻花的电话,考试通过了,这样他又回到了北京,回到了表演舞台上,至今郝瀚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何通过了考试。

“可能是,他们觉得我有成为一名喜剧演员的潜质?我都不知道除了我是个东北人以外,是哪里散发出来了这种潜质。”

我和沈腾对戏,演了一只袋鼠

郝瀚参加《独行月球》宣传活动。图/受访者提供

在开心麻花的话剧舞台上,郝瀚塑造了不少角色。直面观众的表演,和影视剧不同,所有作品都不断地打磨调整,他觉得舞台是真正锻炼演员的地方。

“话剧表演和电影表演截然不同,即便是将话剧作品翻拍成电影,那也是完全不同的创作,表演的尺度、位置、状态都是不同的,开心麻花的那些哥哥姐姐都是这样走过来的,我觉得这条路走得没错。”

郝瀚很难给“什么是好演员”下一个定义,在他看来,毕竟艺术作品最终要面对观众,如果观众喜欢,爱看,并且持续爱看的演员,那就是好演员。

“作为演员,对于我来说最有趣的就是可以通过表演体会人间百态,可以去尝试平常人尝试不到的身份角色和思维方式,这次我赚到了,我体验的连人都不是,是另一种生物,这是多么美妙的一件事。”郝瀚说。

当被问及,“这次是袋鼠,下次如果是野猪、猩猩、狗獾的邀约你还会接么?”

“会的,我不介意再去塑造一个银幕上的其他生物,这也是一种表演,只要让我做演员,演什么都行。”郝瀚说。

作者:胡克非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我和沈腾对戏,演了一只袋鼠》发布于2022-9-4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