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罕见!浙江银保监局表态:支持农信机构联合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中小银行“困境”破题?

罕见!浙江银保监局表态:支持农信机构联合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中小银行“困境”破题?

地方监管罕见表态,支持辖内农信机构联合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近日,浙江银保监局在一则针对省政协委员提案的答复中表示,以浙江省深化农信社改革试点方案获批为契机,该局支持浙江农商联合银行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浙江农商联合银行系统多年来深耕县域、农村,积累了庞大和扎实的客户资源优势,设立理财子公司,通过与理财子公司之间的协同发展,能够更好满足广大农村居民理财需求。”浙江银保监局在此份答复中表示。一位业内人士认为,地方监管明确表态要支持辖内机构设立理财子公司的情况比较少见,这也与浙江农商联合银行自身的资源禀赋有关。在此之前,湖南省联社也曾于2021年3月份召开的湖南农信系统理财工作推进座谈会上提出,要争取监管政策支持,成立湖南农信理财子公司。事实上,近两年来,不少中小银行曾宣布拟设理财子公司,但大都了无下文。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目前多个省份尚无一家理财子公司注册,也因此部分省内头部城商行将申设理财子公司的希望寄托于地方监管的支持。亦有业内人士提出,中小银行抱团申设理财子公司这一模式,或许能成为平衡不同地方金融资源和探索中小银行开展理财业务多元化路径的两全之举。地方监管罕见表态11月11日,浙江银保监局披露了《关于省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第423号提案的答复》。该提案为浙江省金融业发展促进会会长郭心刚在浙江省政协十二届五次会议提出的《关于帮助中小银行建立财富管理体系,助力共同富裕的建议》。浙江银保监局在此份答复中表示,浙江农商联合银行系统多年来深耕县域、农村,积累了庞大和扎实的客户资源优势,设立理财子公司,通过与理财子公司之间的协同发展,能够更好满足广大农村居民理财需求,以浙江省深化农信社改革试点方案获批为契机,该局支持浙江农商联合银行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该局还表示,将积极向上争取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投资设立理财子公司,指导浙江农商联合银行做好制度研究、框架体系、业务规划、人员储备、系统建设等相关准备工作。“像浙江监管部门公开表态支持设立理财子公司的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冠苕咨询创始人、金融监管政策专家周毅钦告诉券商中国记者。这或与浙江农商联合银行自身的资源禀赋有关。“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所管理的总资产占全国农村金融机构总资产的近十分之一,居全国农信系统首位。可以说是农信机构中的领头羊和优等生。”周毅钦表示。资料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浙江农信系统管理资产总额4.49万亿元,存贷款余额分别为33809亿元、25838亿元。资产质量方面,截至今年3月末,浙江农商银行系统不良贷款率为0.81%,拨备覆盖率509%。申设理财子公司的现实诉求在浙江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以下简称“浙江省联社”)基础上组建的浙江农商联合银行,是全国深化农信社改革正式落地的“第一单”。今年4月14日,银保监会浙江监管局官网公开信息显示,同意浙江农商联合银行开业,核准其注册资本金为人民币50.25亿元。彼时公告显示,浙江农村商业联合银行开业之日,原浙江省联社自行终止,债权债务由该行承接。成立之初,浙江农商联合银行便提出,要与时俱进拓展新的服务功能,其中包括:“申请设立理财子公司,解决成员行金融服务瓶颈,更好地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财富管理需求,助力提高居民财产性收入”。不过,浙江省农信系统并非国内首个公开披露设立理财子公司诉求的省联社。2021年3月,湖南省联社举办湖南农信系统理财工作推进座谈会,会上提出湖南省农信理财业务要坚持“三步走”战略:第一步是实现全省农信系统代销长沙农商银行理财产品;第二步是依托长沙农商银行资管平台,打造湖南农信财富管理中心;第三步是争取监管政策支持,成立湖南农信理财子公司。山东潍坊法学会金融研究会副会长欧永生告诉券商中国记者,农信机构设立理财子公司具有现实紧迫性:一方面,利率新规的实行使得银行的中长期存款利率下行,存款对银行客户的吸引力降低,银行单纯依靠存款来吸收资金的难度越来越大;虽然农商行的存款利率普遍高于国有银行,但是总体而言,利率还是下降的;另一方面,各大银行纷纷抢占高速发展的资产管理市场份额,农信机构不能坐以待毙,一直依赖存款,应该尽快布局自己的理财条线。开展理财业务对引流客户、抓存揽储具有良好的促进作用,能有效促进存款客户和存款规模的增长,利用理财产品承接一部分高息存款客户的需求,也能较好缓解存款结构矛盾。20多家中小行正候场排队随着银行理财净值化转型基本完成,银行理财子公司队伍也在不断壮大。券商中国记者统计发现,目前已有31家理财公司获批筹建,包括6家国有大行、11家股份行、8家城商行、1家农商行以及5家合资银行。事实上,申设银行理财子公司已成为未来银行发展理财业务的必经之路。近一年来,已有包括天津银行、广东顺德农商行、兰州银行、长沙银行、威海市商业银行、甘肃银行、贵阳银行、齐鲁银行在内的20多家城农商行以不同方式公开表示,拟设立理财子公司或已向监管部门提出筹建申请。但除了北京银行旗下的北银理财顺利获批外,其他银行目前都无进展。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李广子认为,这可能有两方面原因,一是设立理财子公司有着较高的硬性条件门槛,如资本金要求、存续规模等,很多农商行并不具备这样的资质;二是在资管产品净值化转型的背景下,设立理财子公司对银行投研能力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很多农商行也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在硬性条件方面,大部分想申设理财子公司而不得的中小银行主要面临的问题是理财业务规模和问题资产处置不干净。”周毅钦告诉券商中国记者,“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发展抢占了一部分市场份额,加上部分地方监管要求辖内中小银行压降控制存续理财产品规模,导致这几年来一些中小银行的理财业务规模一直停滞不前。”据周毅钦测算,理财业务规模保持在500亿-600亿元,不仅是设立理财子公司的门槛,同时也是银行理财业务的盈亏平衡点。“理财业务规模在此之下的话,就可能出现亏损。”他表示。另一方面,他指出,部分城农商行问题资产、不良资产处置较为困难,根据监管部门对理财子公司“洁净起步”的要求,这类银行想要自立门户自然也是困难重重。探索未来路径今年1月15日,银保监会副主席曹宇曾公开表示,银保监会将积极探索中小银行设立理财公司的模式路径。此次,浙江银保监局也在答复提案时提及了该局下一阶段的工作打算,包括探索中小银行参与理财业务的未来路径,持续加强与银保监会、省级相关部门的沟通联动,前瞻研究中小银行通过联合组建理财子公司、代销等各种方式参与理财业务的可能发展路径等。但与此同时,浙江银保监局也表示,会持续跟踪督促现金管理类产品新规过渡期内整改进度,积极引导辖内未设立理财子公司的法人银行机构合理控制理财业务规模。“中小银行联合申设理财子公司,或许是可以探索的一种选择。”周毅钦认为,“当然,大部分中小银行未来的大方向仍然是退出自营理财,直接走代销这条路。”他进一步表示,目前已成立的银行理财子公司主要集中于东部地区,如果考虑到金融资源的平衡和公平性问题,中东部地区的省份或许都应该争取成为至少一家理财子公司的注册地,“可以由各省自己决定以一个怎样的架构和模式来申设理财子公司”,既可以是一家头部银行主导,其他银行参与,也可以像浙江农商联合银行集体抱团申设。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目前多个省份尚无一家理财子公司注册,也因此确实有部分省内头部城商行将申设理财子公司的希望寄托于地方监管的支持。一位城商行人士曾告诉券商中国记者,其所在银行已向监管申设理财子公司,该行理财业务规模堪堪达到申设门槛,后续顺利申设的希望在于该行所在省份尚无一张银行理财子公司牌照,地方监管部门或将支持该行推进申设事宜。责编:王璐璐校对:陶谦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罕见!浙江银保监局表态:支持农信机构联合发起设立理财子公司!中小银行“困境”破题?》发布于2022-11-18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