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益阳市两大城投平台涉不实化债,引发债券圈关注,他们究竟负债几何?

益阳市两大城投平台涉不实化债,引发债券圈关注,他们究竟负债几何?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志强|湖南报道

近日,湖南再现隐性债务问责案例。

2023年1月3日,益阳市人民政府官网对益阳市城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益阳市城投集团”)、益阳市交投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益阳市交投集团”)4笔不实化债隐性债务问责结果进行公开。

有市场人士分析称,疫情冲击下,区域财政压力增大,财政部门曝光不实化债案例意在警示地方不得违法违规举债、新增隐性债务和虚假化债。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发现,财政部自2018年集中披露过湖南湘潭、湘阴县、长沙县违法违规举债后,之后几年未见湖南其他违法违规举债问题被披露。到2022年5月,财政部集中通报了8起隐性债务问责典型案例,湖南宁乡等地新增隐性债务问题被曝光。

4笔不实化债超5200万元

据媒体公开报道,益阳市城投集团用土地出让收入于2020年7月化解一笔光大银行贷款,金额为1800万元,在财政部湖南监管局核查时,认为偿债资金源于公司资金池,被认定为借新还旧未关联。

益阳市城投集团2020年5月通过益阳高新区发展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收购公司名下省中小担保公司股权的收益,化解国家开发银行益阳市兴业棚户区改造项目贷款1000万元,在财政部湖南监管局核查时,被认定为经营性收入不合规。

益阳市交投集团2020年11月用金桥广场房地产项目收入化解银行隐性债务,金额1950万元,在财政部湖南监管局核查时,认为金桥广场房地产项目收益不能覆盖本息。

益阳市交投集团2021年6月用金桥广场房地产项目收入化解银行隐性债务,金额500万元,在财政部湖南监管局核查时,认为金桥广场房地产项目收益不能覆盖本息。

益阳上述4笔共涉及不实化债5250万元。

对于益阳市城投集团、益阳市交投集团上述行为,益阳市国资委党委对益阳市城投集团总经理、分管副总经理、投融资部部长及益阳市交投集团总经理、财务部部长等5名同志分别进行谈话提醒。

值得注意的是,在媒体报道益阳市政府官网公布不实化债问题后,引发债券圈广泛关注。但如今在益阳市政府官网上已经找不到上述不实化债问责网页内容。

1月10日,《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联系了益阳市相关部门,该部门负责人确认上述内容属实并解释,从官网撤下问责公告,是担心不实化债事情被外界转发扩散后影响不好。“因为湖南省财政系统有文件要求,对在财经秩序专项整治过程中出现了问题的案例必须公示。但是公示以后被媒体转载了,造成了不良影响,所以我们就撤下来了。”

益阳市政府官网于2022年9月16日公布的《益阳市2021年决算草案和 2022年上半年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下称《报告》)称,益阳市本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没有出现隐性债务新增、还本付息逾期、“三保”资金断链等现象,没有出现重大风险事件和债务舆情事件。

对于2022年下半年的政府债务风险防控工作,益阳市财政局在《报告》中表示,多渠道归集资金、资产、资源,确保按期还本付息,严防“爆雷”事件发生。持续深化平台公司市场化改革。有序化解存量债务,确保按进度完成隐性债务化解任务。严禁新增隐性债务,严禁违规举债、虚假化债,严格项目概算管理,严禁挪用专项债券资金。

对于管好用好政府债务资金,2022年12月15—16日,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要求,在有效支持高质量发展中保障财政可持续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可控。

而就在益阳公布不实化债问责结果同日,针对加强地方融资平台管理,财政部部长刘昆接受新华社采访时强调,规范管理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司,是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重要内容。财政部对此高度重视,持续规范融资管理,严禁新设融资平台公司;规范融资信息披露,严禁与地方政府信用挂钩;妥善处理融资平台公司债务和资产,剥离其政府融资职能,防止地方国有企业和事业单位“平台化”。

益阳市两大城投平台涉不实化债,引发债券圈关注,他们究竟负债几何?

益阳两大城投平台负债有多高?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梳理益阳财政局公开信息发现,2017年,纳入新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系统的市本级政府性债务余额92.15亿元。其中,政府负有偿还责任的债务78.01亿元、政府负有担保责任的债务2.53亿元、政府可能承担一定救助责任的债务11.6亿元。

《报告》显示,至2021年末,益阳全市地方政府债务余额512.18亿元(一般债务241.97亿元、专项债务270.21亿元),控制在债务限额以内。

益阳市城投集团与益阳市交投集团为益阳市主要的城投平台,此次被点名曝光,究竟负债几何?

2020年11月,广发证券对湖南省127家城投平台数据分析发现,从债务率(发债城投有息债务/一般预算收入)来看,长株潭地区和洞庭湖地区债务率整体较高。其中洞庭湖地区的常德市、岳阳市2019年债务率均在700%以上;益阳市相对较低,为433%。湘西地区中,湘西州仅为142%,为湖南省最低。

益阳市交投集团是益阳市主要的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和重要的高速公路运营主体,根据联合资信出具的2022年评级报告称,公司资产流动性较弱、路桥回购业务回款仍较差、高速公路运营仍亏损严重以及盈利能力一般等因素可能对其信用水平带来不利影响。

其中,益阳市交投集团运营的益阳市南线高速公路通行费收入规模小,无法覆盖该项目贷款的利息支出,叠加较大规模折旧,整体仍亏损严重。

评级报告显示,益阳市交投集团整体债务负担一般,公司未来存在一定集中偿债压力。公司2019—2022年3月的负债总额分别为62.39亿元、69.36亿元、69.69亿元、74.89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0.70%、51.36%、50.93%、52.56%。

益阳市城投集团的或有负债风险也不容忽视。联合资信出具的益阳市城投集团的2022年评级报告显示,公司存在一定的资金支出压力,资产流动性有待进一步改善,面临一定的或有负债风险和集中兑付压力等因素可能给其信用水平带来不利影响。

其中,截至2021年底,益阳市城投集团对外担保余额41.85亿元,担保比率28.93%,对外担保规模较大,面临一定的或有负债风险。截至2021年底,公司短期债务47.40亿元,将于2022年面临集中兑付压力。

信用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评级报告显示,2019—2022年3月益阳市城投集团总负债分别为120.84亿元、117.58亿元、148.28亿元、144.09亿元,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6.32%、45.04%、50.62%、49.73%。

中诚信国际出具的2022年益阳市城投集团评级报告称,关注到公司土地开发业务因结算进度缓慢收入规模较小;资产流动性有待进一步加强;债务集中到期偿付压力较大;面临一定的资本支出压力;面临一定的或有负债风险等因素对公司经营及信用状况造成的影响。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益阳市两大城投平台涉不实化债,引发债券圈关注,他们究竟负债几何?》发布于2023-1-14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