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欧盟对俄油气限价重构世界能源市场秩序

欧盟对俄油气限价重构世界能源市场秩序

北京日报客户端 | 作者 程春华

2023年2月5日开始,欧盟禁止经海运进口俄罗斯汽油、柴油、燃油等石油产品。欧盟2月将俄罗斯柴油、煤油和汽油等石油产品限价为每桶100美元,将燃料油等石油产品限价为每桶45美元。数据显示,截至2月10日当周,俄罗斯海运原油出货量降至6周以来最低水平。早在2022年12月初,欧盟等国对俄原油限价60美元,2023年2月15日始对俄罗斯天然气限价每兆瓦时180欧元,并推出“能源市场修正机制”。欧盟通过操控油气定价权与能源规则等方式,对世界能源市场与秩序产生深远影响。

地缘角力折射极端能源生态

冷战后俄欧能源生态几经变化,俄欧能源关系经历“合作为主—冲突加剧—濒临决裂”的波动式演化进程。1991—2014年俄欧能源关系呈“合作为主、冲突为辅”特征,2014年后转入“冲突为主、合作为辅”阶段,2022年后俄欧能源关系断崖式下跌、濒临决裂,转为“冲突滑钩为主”。

首先,油气限价以能源卖方市场转向买方市场为背景。过去欧盟与俄罗斯也存在油气价格方面的分歧,大多通过谈判协商约定。特别是美国页岩油气革命后,世界天然气价格大跌,由卖方市场渐变为买方市场,欧盟便与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谈判,获取后者对输欧管道气价格的让步。但随着能源市场由卖方主导转为买方主导,欧盟便借买方市场优势,对俄进行制裁与反制,不经谈判单方面对俄油气出口价格实施禁运、限价与价格双轨制。

其次,欧盟欲借机加快油气贸易结构调整与向清洁能源转型。欧盟对俄油气限价是其降低对俄化石能源依赖、加快向清洁能源转型的举措。欧盟希望弥补对俄能源依赖的脆弱性,并创建更多元、更具弹性的能源市场,在能源地理上“脱俄”、能源结构与类型上“脱碳”。通过常规手段降低或摆脱对俄油气依赖的法律与经济成本高昂,俄气公司的供应合同要到2030年或以后才会集体到期,提前违约将面临巨额违约金与法律纠纷,故欧盟选择借助制裁方式提前“脱俄”,并采取休克式激进(果决)能源转型策略“脱碳”。欧盟的能源政策指导理念由环保与低成本优先转变为安全优先,故进口海上液化天然气、摆脱俄管道气。欧盟出台REPowerEU计划,2020—2029年拟减少油气需求20%,2022年将自俄天然气进口量减少三分之二,直至2027年清零。

欧美对俄油气限价效果有限。西方为俄罗斯油气价格“殚精竭虑”,对俄罗斯油气采取“禁运与限价”双管齐下策略,所限价格具有“低保性”,让俄罗斯不能挣钱,也不会亏本、无利可图被迫减产、抬高国际油气价格。欧盟保护消费者免受价格过度飙升的初衷可能落空乃至适得其反,抵消欧盟抑制通胀的努力,损害经济发展。欧盟能源监管机构合作机构(ACER)表示,欧盟的天然气价格上限是一种未经测试的政策工具,可能无法防止欧洲家庭和企业的天然气价格飙升。

能源市场结构和秩序深刻调整

欧盟对俄罗斯实施自残式制裁、自缚式禁运、长臂式限价代价巨大。

首先,导致欧盟天然气供应紧张,延宕向绿色能源转型步伐。2023年欧盟可能因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下降遭遇能源挑战。2022年12月国际能源署的《如何在2023年避免欧盟天然气短缺》报告指出,2023年欧盟面临近30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短缺。2023-24年欧盟冬季形势可能更为严峻,欧洲将面临与其他经济体抢购油气与成本提高等挑战。欧盟领导人称,欧盟将重点转向为2023年和下一个冬天做准备,需在多个领域加大努力,包括拓展国际能源来源多元化到联合采购天然气,扩大和加快可再生能源,减少天然气需求(自愿减少15%)等。

其次,导致欧盟油气进口结构与空间转变。过去欧盟长期追求油气进口来源多元化,努力加大从挪威、中东(卡塔尔)、非洲与美国油气进口,但收效欠佳,短期难以找到足额的俄罗斯油气替代品。能源进口多元化需要时间、距离与资金等支持。2022年欧洲从俄罗斯每日进口柴油超70万桶,约占欧洲柴油进口量的一半。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预计,2023年前三个月欧洲平均柴油价格为40美元/桶,比 2021年平均价格高470%。柴油价格高涨将加剧欧洲物流成本与通胀,不利于经济发展。

最后,造成全球能源产业脱钩断链、失衡失调,推动全球能源供需紧张与价格波动。国际能源署指出,随着俄罗斯减少对欧洲油气与煤炭供应,全球能源贸易主动脉之一逐渐断裂。世界油气市场面临人为“堰塞湖”,能源流通分配不畅不均导致“旱涝失衡”。俄方表示,西方对俄制裁将进一步扰乱国际能源市场。国际能源贸易结构深刻调整,油气市场份额此消彼长,能源全球化分崩隔绝,经济发展能源成本提高。2022年,欧洲为填补俄气缺口,比上年增购液化天然气500亿立方米,从美国进口原油同比增加70%。2023年随着欧洲与亚洲等经济体天然气需求增加,世界液化气市场将面临更大压力、竞争更加激烈。

俄罗斯采取反制裁措施奋力脱困

欧盟对俄实施油气限价加剧俄方困境,俄罗斯采取反制裁措施降低西方制裁影响。

首先,欧盟对俄油气限价将降低俄油气产量与出口量价、减少俄财政收入、损害油气行业与经济发展。对俄石油制裁于2022年12月5日生效,但已导致海上出口下降22%。2022年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公司)对外出口下降46%至史上最低的1009亿立方米,对欧供气量减少2.5倍,俄气公司的天然气产量将下降20%至4126亿立方米的历史新低。俄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表示,2023年俄罗斯石油产量将降至4.9亿吨,约为每天938万桶。若目前趋势延续,2023年油气出口或再降25%。国际能源署称,2025年俄罗斯石油将减产200万桶/日,天然气减产2000亿立方米。俄罗斯油气部门收入占俄罗斯联邦预算的45%。俄罗斯目前油气收入预算为8.9万亿卢布,或有2.1万亿卢布的收入预算缺口。2023年1月,俄财政部预测油气收入缺口将达545亿卢布。2022年12月俄罗斯政府石油税款环比下降10%,降至67.5亿美元(4748亿卢布),2022年俄财政部对俄罗斯石油公司因受制裁的补偿款约2.15万亿卢布(300亿美元)。俄罗斯能源发展中心主任基里尔?梅利尼科夫指出,联邦预算依据的俄罗斯乌拉尔原油价格为每桶70美元,而目前乌拉尔原油平均价格低于每桶50美元,到年底将导致预算收入损失2.5万亿至3万亿卢布。2023年2月欧盟领导人称,欧盟对俄石油限价使俄每天损失约1.6亿欧元(1.76亿美元)。国际能源署署长比罗尔表示,2022年1月至2023年1月期间,对俄石油限价使俄油气出口收入下降近30%。出口收入降低减少对油气行业的再投资,减缓经济发展。俄财政部长称,2022年俄GDP约下降2.7%,财政赤字达3.35万亿卢布。2023年初,世界银行估计俄罗斯的GDP跌幅将为3.5%。

其次,欧俄能源贸易结构与地理调整将增加运输成本、降低能源效率,使原有能源贸易关系重构。西方市场塌方、东方市场补台,俄罗斯不得不加快能源外交战略从“双头鹰”向“望东方”的转型。由于欧美油气市场的去俄化与“精准制裁”,制造“油气市场堰塞湖”,对已陷入买方市场的俄方进行极限施压,加剧俄罗斯油气在国际市场上的供过于求与滞销压力,加快俄罗斯油气出口路线由西向东转移,折价销售增加俄罗斯对印度、中国与土耳其等东方市场的出口量,欧盟不经意间充当俄油气的“促销员”。据中国海关总署统计,2022年俄罗斯对华管道气出口金额同比飙升约2.6倍至39.8亿美元,液化气出口金额增加约2.4倍至67.5亿美元,对华原油出口量增加8.3%(总量8630万吨、每天170万桶),原油出口金额增加44.0%至583.8亿美元。

最后,欧盟对俄油气限价打压俄罗斯在国际油气市场的地位与影响力。以往俄罗斯在欧盟天然气市场上举足轻重,但在欧盟禁运、限价等打压下,俄罗斯的影响力大不如前。俄罗斯不得不在东方买方市场中让利销售、委曲求全、夹缝求生。自欧盟对俄原油禁运与限价以来,俄乌拉尔原油价格再次暴跌,对即期布伦特原油的折价在2022年年中飙升至40美元/桶,2023年1月价格为每桶49.48美元,比去年同期的85.64美元低1.7倍。国际能源署《2022年世界能源展望》认为,俄罗斯在国际贸易格局调整中失利、地位被削弱,2030年俄罗斯占国际油气交易的份额将会减半;俄罗斯的长期前景走弱,原因包括需求不确定,以及难以获取国际资本和技术来开发难度较大的油气田和液化天然气项目等。

俄罗斯不甘任人宰割,千方百计突围脱困。去年12月27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命令2023年2-7月禁止向在合同中直接或间接使用设置价格上限机制的外国法人和个人供应俄石油和石油产品。俄罗斯副总理亚历山大?诺瓦克宣布,俄将在2023年3月减产原油50万桶/日(约为2022年12月日产量的5%),以回应西方对俄油气禁运和限价等制裁。俄罗斯国家能源安全基金负责人康斯坦丁?西蒙诺夫称,俄罗斯减产标明,政治上俄方不会被动受欺,而会主动应对西方制裁,经济上提升俄石油出口价格。为规避制裁,俄罗斯与相关国家或将俄罗斯原油与其他石油混合出口,或采取混合原油、转口贸易与炼化加工再出口等方式,以获得西方的船舶保险、融资服务,俄罗斯与西方在能源制裁与反制裁方面的斗争日趋复杂。

(作者为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欧盟对俄油气限价重构世界能源市场秩序》发布于2023-2-27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