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供需失衡内斗严重 谁来为涨价的鸭苗买单

供需失衡内斗严重 谁来为涨价的鸭苗买单

近期,因鸭苗价格连涨数倍,白羽肉鸭养殖行业备受关注。经历了供大于需的三年低谷期后,在众多养殖户为鸭苗价格终于回升而感到兴奋时,山东种鸭联盟日前发布的一则倡议书则暴露出行业的新问题。

这份倡议书称:“由于产量严重下降,鸭产品的价格上涨已成必然。”“但是目前行业各板块的利益追求点的不同,对现实的情况认识不充分,出现了各板块的激烈搏杀,内斗严重,严重影响终端市场产品价格上涨幅度。给整个产业造成不应有的损失,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

“激烈搏杀”“内斗严重”——如此罕见措辞的一份倡议书背后,这个种鸭养殖大省的产业链究竟发生了什么?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尴尬:鸭苗涨价,终端却“波澜不惊”

根据山东种鸭联盟每日的报价,2月22日鸭苗指导价为6元/羽,这个数字在今年1月1日是1.7元/羽,近3个月内上涨了252.9%。

为何短期内价格上涨如此之多,山东畜牧协会种鸭联盟理事长、山东临朐昌盛禽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长胜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是行业经历过去三年低谷期后,产能大幅下降才换来的“高价”。显然,刘长胜作为种鸭市场的代表,对价格的回升感到庆幸。

刘长胜透露,根据山东种鸭联盟的统计,目前国内市场每天的鸭需求量大概在1000万-1100万只,这也是正常的市场消耗量,但目前养殖端每天的苗量只有800万只左右,2023年鸭市场预计存在30%以上的缺口。

不过,农产品大幅的价格上涨,目前还没有传导到产业链下游——即终端市场的销售价格并未大幅跟涨,由此,产业链上下游板块之间的矛盾随之而来。

“目前行业各板块的利益追求点的不同,对现实的情况认识不充分,出现了各板块的激烈搏杀,内斗严重,严重影响终端市场产品价格上涨幅度,给整个产业造成不应有的损失,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山东种鸭联盟在倡议书中强调。

各板块间出现了什么问题?

刘长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前些年的鸭养殖行业共分为4个板块,种禽企业、商品鸭企业、屠宰企业和经销商。随着大型屠宰企业和农牧企业建立起自己的养殖场,将商品鸭板块逐步纳入自家旗下后,目前行业的主要结构已变为种禽企业、屠宰企业和经销商3个板块。

“鸭苗价格在短期内快速上涨,但屠宰企业的鸭肉产品、下游的鸭副产品价格波动相对较小,短期内并没有大幅跟涨,这给屠宰企业带来了成本上升的压力。由此,在近期出现了部分屠宰企业收鸭苗时压价的行为。”刘长胜举例介绍说,例如,上午说好6元/羽,下午付款的时候却压价到5.7-5.8元/羽,“鸭苗是现货,当天谈好价格、定好数量第二天就要发货,下午再压价可能会打乱养户原本的安排”。

0.2-0.3元/羽的价差看似不多,但在每天动辄成千上万羽鸭苗的交易累计中,并不是一个小数目。

就刘长胜提到的压价现象,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山东省一家屠宰加工企业——山东鸿雁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雁食品”)的负责人王先生,他也是山东沂南县肉鸭屠宰企业商会副会长。王先生表示,“压价的叫法并不准确,谈生意都会讲价格,而且,现在鸭苗供不应求也砍不下来。鸭苗价格大幅上涨确实也将压力传导到了屠宰企业,因为鸭肉的价格波动没有鸭苗大,暂时没有大幅跟涨。但压力是正常的,在鸭苗供不应求的情况下,鸭肉的价格未来肯定也会上涨”。

共识:取消“反向押金”等不平等规则

针对板块间的纷争,在2月19日召开的山东种鸭联盟第七次工作会议上,25家联盟单位达成三点共识,其一便是由山东种鸭联盟每天8:18报次日鸭苗、种蛋、淘汰种鸭的指导价格,业内参照指导价进行交易。

在定价机制之外,会议还对取消“反向押金”和付款机制达成了两点共识:取消“反向押金”,即苗企不再向采购方缴纳押金,已经收取押金的于2023年3月1日前退回押金;付款机制,即从2023年3月1日起提前一天落实准确数量、价格并收取全部苗款。

这两点共识,也透露出了鸭行业近些年来存在的“反向押金”和“延期付款”这两项不公平的交易规则。

刘长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反向押金”大概出现在四五年前,由于鸭苗供给较为宽松,屠宰企业和一些大型农牧企业话语权较大,要求养殖户提前给企业缴纳押金,保证供给足量的鸭以及在鸭出现伤亡时进行抵扣,“这种现象在其他畜牧行业是不存在的”。

就“反向押金”一事,上述鸿雁食品负责人王先生表示,“在山东省临沂市沂南县,没有听说过有关押金的事情。合作是公平的,不应该有押金这个说法”。

为确定“反向押金”是普遍现象还是个例,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广东省一家农牧企业——惠州市胜宝畜牧有限公司,该公司执行董事汪玲介绍说,“前些年,当地一家大型屠宰公司收购大鸭时,确实会向养殖户收取押金,因大鸭的重量问题对押金克扣严重。其实这也是本着自愿的原则进行的。近年来养户没有钱赚,收押金现象逐渐变少。但在惠州市个别县城,这些现象依然存在”。

“延期付款”和“反向押金”类似。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鸭苗是现货,基本今天订的货明天就要发出,不会像其他大部分商品,不给钱就压着不发货,而屠宰企业“延期付款”后,又会存在一定的扣钱现象。

“山东种鸭联盟提出的付款机制,便是希望能够早上确定次日价格和确定屠宰企业需要的鸭苗量,下午屠宰企业打款,第二天早上发货。”刘长胜坦言,希望趁这轮供需关系的变化,取消这些不平等的交易规则。不过目前这仅是期望的理想状态,未来还需要逐步推进和落地。

支招:发展预制菜、多些政策帮扶

过去三年的低谷期,种鸭产能大幅淘汰,苗价短期回升后,压力又传导给了屠宰企业乃至下游鸭副食品企业。

日前,周黑鸭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周黑鸭”)发布2022年盈利警告称,因预计2022年净利润不少于2000万元,较上年同期3.42亿元的净利润同比下滑超94%,被业界笑称周黑鸭低下“鸭头”。就净利润大降的原因,周黑鸭在盈利警告中表示,其中一个原因即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成本端压力增加。

行业难免波动,但面对抗风险能力相对较弱的农牧行业,行业低谷或大幅变动时,该如何“救市”?

针对当下屠宰企业面临的压力,电商研究专家张强向北京商报记者提出了可以借鉴水产养殖业向预制菜发展的建议。

“水产品加工及出口的一些大企业,前些年外需不足问题较为凸显,随后找到了预制菜这一新的增长方式。”张强指出,“预制菜可以延长鲜活农产品的保质期,避免鸭或水产品积压在养殖场,天天消耗饲料的同时还有疫病的风险。这个方向值得鸭肉企业借鉴,尤其当下部分地区已经在支持预制菜工艺研发和发展冷链企业,可以借此机会考虑发展鸭产品预制菜。”

山东省畜牧协会家禽分会秘书长冯楠指出,作为鸭产业的局内人,都应尊重市场,敬重价值;要规范守法生产经营,努力提升本企业的内功,在鸭苗质量上下功夫,而不是去看行情,赌市场。再者,产业上下游要协作,多沟通,常换位,消解对抗情绪。

就提高行业整体抗风险能力而言,农文旅产业振兴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县域经济发展合作服务中台工作委员会秘书长袁帅建议,打造“龙头企业+合作社+养殖户”的产业化组织发展模式。对从事优质肉鸭生产加工、销售的龙头企业等提供政策、资金、技术的强力支持和保护,加强对产业发展的引导,全方位营造良性发展氛围,推进肉鸭产业持续健康发展。

刘长胜同样表示,中央一号文件每年都对粮食安全看得非常重,但鸭行业落实的一些政策有时候并不能满足从业者的需求。尤其相较于猪养殖行业和鸡养殖行业,鸭养殖行业受到的扶持相对不足,“希望无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在地方层面,都能进一步加强对鸭养殖行业的关注,提高政策性资金帮扶”。

就当前鸭行业各板块的纷争和行业端提出的各种诉求,北京商报记者向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发送了采访函,该局业务处工作人员回应称,在2月23日下午接到采访函后,已经迅速联系了当地的一些协会、山东种鸭联盟、种禽企业、屠宰企业和相关企业,准备于近期召开行业大会了解情况,决定下一步的政策安排。

“在过去三年种鸭行业的低谷期,山东省畜牧兽医局也开展了相应的工作,采取了一些措施,一是召开了种鸭行业高峰论坛并推动成立了山东种鸭联盟,共同商议行业健康发展的对策;二是在接到一些企业称鸭苗存在问题后,进行了相应整治活动。”上述山东省畜牧兽医局工作人员表示。

山东省相关部门及相关企业下一步如何合力为种鸭养殖业脱困,推动产业可持续健康发展?北京商报记者将持续关注。

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陆珊珊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供需失衡内斗严重 谁来为涨价的鸭苗买单》发布于2023-3-1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