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越南“许家印”造车成功了

越南“许家印”造车成功了

在越南,有一位“首富”有着和许家印相似的履历与梦想——靠房地产成为首富,但内心做着造车梦。

他就是曾经依靠综合性房产集团Vingroup(温纳集团)发家,集团总市值超过240亿美元,并以62亿美元的身家登上2022年福布斯全球富豪榜的越南首富潘日旺。

潘日旺

不过,这位首富在造车上的结局却与许家印大相径庭:

去年10月末,造车多年的恒驰汽车刚刚交付首款量产车,但屡屡被质疑,一方面是恒大集团的债务牵连,另一方面是国内电动车市场的快速发展与激烈竞争背景下,恒驰似乎没有太大的优势。

而2022年,潘日旺的造车企业Vinfast却频频登上头条,屡获关注。与宁德时代战略合作、获得亚投行1.35亿美元融资、高调进军欧美市场,并在美股提交了招股书,市场预计其估值将达到60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00亿元)。

越南“许家印”造车成功了

在中国造车游戏已经进行到下半场的时候,这家东南亚造车企业还在不断刷新存在感,进行着自己的前半程冲刺。

但至少在此刻,潘日旺已经完成了许家印未曾实现的梦想。

一样的造车梦

在造车之前,潘日旺在越南的形象可能更像越南“李嘉诚”,他为人低调,很少出现在媒体的视野中。

但在生意场上,他却充满了攻击性,他的经营理念是“创业就是要攻击,而非防守”。

上世纪60年代,潘日旺出生在越南中部河静省一个普通家庭,三兄妹靠着母亲在路边卖茶水以维持生计。

但贫困并未阻挡他的求学道路,勤奋好学的他考上了河内矿业地质大学,随后又作为公派留学生前往莫斯科学习。

大学毕业后,潘日旺用东拼西凑来的1万美元在乌克兰哈尔科夫市开了一家餐馆,踏上了创业的道路。这个过程中,他发现食品匮乏的乌克兰地区,民众对于价格低廉但能填饱肚子的方便面需求旺盛,于是筹钱成立了一家食品公司专售方便面等速食产品,并赚得了属于他的第一桶金。

此后这个食品公司的规模逐步扩大,生产上百种食品,还将业务拓展到脱水混合配料领域,出口到全球几十个国家。

随着越南本土的革新逐步发展,越南经济迎来了飞速发展的黄金期。2001年,潘日旺带着在乌克兰赚到的第一桶金,回到了越南。

在潘日旺的投资观念中,有一条和中国人很像:他认为越南人和中国人一样,都讲究实际,更喜欢实体投资,因此房子作为生活必需品,能够带给民众强烈的安全感。

就此,潘日旺开启了他的房地产事业。

他先是在河内创办了主要从事大型购物中心、高端写字楼和公寓开发的Vincom;随后又敏锐地发现了旅游业的机会,并创办了主要从事五星级酒店、豪华度假村、海滩别墅、水上乐园和高尔夫球场等旅游娱乐地产项目的Vinpear。

2012年,他将这两家公司合并,成立了后来的Vingroup(温纳集团)。

潘日旺的Vingroup下品牌

如果说故事到这里,还是有关一个穷小子通过房地产翻身的故事,那么后来使他和许家印越来越像的便是造车的梦想。

遵循潘日旺的投资思路,他决定进军造车界并不奇怪:百姓喜欢实体资产,“衣食住行”里后两者更有成为“资产”对潜力,而除了房子,那就只剩车了。

2017年,潘日旺的Vingroup正式宣布入局新造车行业,并成立VinFast汽车公司,成为越南的第一家自主车企。

贫瘠的越南汽车产业

如果说,许家印想造车是在恒大集团的零基础之上冒出的幻想;那么潘日旺的造车梦想则比起许家印更加魔幻。

在潘日旺造车前,越南的汽车行业并非一片空白,但跟中国相比,也确实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国产车”和汽车动力技术。

越南的全部汽车积累,可以从胡润百富的富豪榜上窥见一斑。

在去年3月的全球富豪榜上,除了本文的主角潘日旺之外,有一位排在第五的汽车大佬陈巴阳(Tran Ba Duong),他掌管着一家越南的老牌汽车公司——长海汽车公司(Thaco Auto Corporation),这也是在Vinfast之前,活得最成功的越南汽车企业。

陈巴阳 长海汽车创始人 被誉为“越南汽车大王”

但长海汽车并非自主车企,它最早是依靠汽车经销生意起家的,后来逐渐开始为起亚、马自达等汽车进行越南国内的组装,身份是“组装厂龙头”。

在长海汽车的越南站维基百科中,披露了其旗下主要代工的品牌与车型,主要为马自达和起亚(现代汽车集团)旗下车型,另外也有宝马、沃尔沃以及一些商用车。

长海汽车自己也生产有几款卡车和小型商用车。

越南语维基页面,转译中文

可以这么说,长海汽车在越南的地位,就如同早前在中国风生水起的各种合资品牌的本土厂商一样。他们并不算十分艰难地就拥有了地位与财富,但他们并不拥有技术,也没有其他品牌尝试去自研技术。

在此背景之下,越南的汽车工业长时间停留在组装和“代工厂”阶段,在Vinfast之前越南没有一家自主汽车品牌、也没有拿得出手的技术。

一个现代汽车、一个马自达汽车,把控了越南的汽车行业命脉,而一个名为“越南汽车制造商协会”(VAMA)的组织,统计的数据也只是在越南生产的日韩汽车品牌。

就是在这样整个国家都全无技术背景的情况下,潘日旺却仍然信心百倍地在造车上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

VinFast这个词语,来自于几个越南词语的首字母缩写,Vi?tNam(越南)Fongcách(风格)Antoàn(安全)Sángt?o(创造性)Tiênphong(先锋)。

这个命名,完美囊括了这位首富对于越南汽车产业以及自己造车的愿景与边界:在安全的前提之下,尽量造出有风格、有创造性的先锋汽车。

但使他区别于许家印的关键一点是:不冒进的他决定先做燃油车、然后再向智能化和电动化转变。

宝马带来的德系技术

在燃油车时代,最为关键的是动力技术,而这恰恰是越南汽车行业所缺乏的。

作为越南首富,潘日旺最不缺的是钱,而钱可以解决很多问题:例如在越南一边陲小镇海防花费35亿美元巨资打造了一个基于工业4.0技术标准的汽车生产工厂。

越南“许家印”造车成功了

不过这个工厂的设立在越南民众心中的感受和中国人民听说许家印要造车时的感受是一样的:他一定是在闹,甚至拿这块地只是为了以后继续盖房子。

然而潘日旺还是在造车之路上狂奔了起来——具体的战术路线也多少与许家印有些相像,主要靠“买买买”、“合合合”、“圈圈圈”,即买技术、全面合作以及建立供应商朋友圈。

前文提过,潘日旺之前,越南在技术方面是没有任何积累的,因此,Vinfast在最初收获了很多来自供应商的嘲笑。

VinFast的CEO黎氏秋水曾在工厂的交付仪式上坦言,“在公司成立的18个月内,我们的制造厂就已经开始运行了。初期,我们发给一个零部件供应商的电子邮件被扔进了垃圾箱。”

最终,VinFast选择了拿钱换技术。

而这里的关键一步就是来自宝马的动力总成。

如果说在中国,动力电池巨头宁德时代是在宝马的一手扶持下成长起来的,那么Vinfast就是宝马在越南扶持起来的车企龙头。

Vinfast的一位名叫武光顺(Vo Quang Hue)的“战将”是促成Vinfast与宝马合作的关键人物。他毕业于德国的机械工程专业,在德国取得了硕士学位,曾经在宝马任职多年,在加入Vinfast之前是博世越南的首席执行官。

这些背景使得潘日旺找到了他,也使得他在帮助Vinfast与宝马谈判的过程中,获得有力证明——虽然宝马还不知道Vinfast是谁,但武光顺的加入足以为这家越南新车企背书。

谈判进行了5个月之后,宝马同意交出一套技术,虽然给出的也并不是最核心最先进的技术,而是已经退役的上一代X5技术。

Vinfast关键战将武光顺

最终,依靠武光顺在德国的多年履历,Vinfast从汽车工业大本营德国那里转移来了大部分重要工艺和技术。

事实上,Vinfast的燃油车,除了Logo是潘日旺亲自画的,其他的都是“买合圈”而来。设计是宾尼法利纳设计工作室(设计了多款法拉利跑车)做的;动力总成和车架是买来的宝马技术(前代X5);工程和工艺研发靠的是代工巨头麦格纳;变速箱则来自采埃孚8AT(用于宝马多系车上)。

就这样,Vinfast的第一台车LUX A2在2018年被拼凑了出来,随后的2020年,VinFast又发布了一款品牌旗舰SUV——President,新车仍然基于上代宝马X5的动力总成与底盘技术打造,还创新性地塞入了一台来自通用汽车的V8发动机。

越南“许家印”造车成功了

关于通用的加入,则又是另外一个故事,用上法拉利的设计团队、宝马X5的总成技术后,Vinfast看起来是要向豪车方向发展的。

但潘日旺作为一个跨界、跨国的商人,的确足够灵敏。此前锂猫实验室在对哪吒的采访中,曾经提及,在东南亚A00级的小车最受欢迎。

2019年,Vinfast复制了宝马的路线又找到了通用,想要一台有性价比、适合越南但通用自身不太重视的小车。于是通用把2016年出道的冷门跨界车欧宝Karl Rocks给了Vinfast,Vinfast改装了发动机,以人民币10万元左右的价格推向了市场,而这款车毫不例外地获得了当地市场的欢迎。与通用的合作也不光是造出了一款小车这么简单,更让Vinfast顺便拿下了通用在越南的业务,以及造车资质。

虽然技术主要靠买,但Vinfast“拼凑”出来的燃油车甚至获得了堪称“炸裂”的销量——这正是越南首富造车与许家印之间的最大区别,越南自主市场是空白的,而且首富成功了。

直到2022年1月Vinfast宣布停售燃油车前,Vinfast售出的大部分是燃油车,共计8.2万辆。其中,2019年交付1.7万辆新车,2020年交付超3万辆车,2021年的数据则是超过3.5万辆。

这个数据,和中国的“新势力”动辄月销量上万甚至3万相比,并不突出,但在越南,这确实是一个碾压级别的销量。

来自越南汽车工业协会(VAMA)的数据显示,2021年全年越南市场汽车总销量约为304149辆,其中排在第一位的是丰田,销量约6.75万辆,其二为长海汽车组装的起亚,销量约4.5万辆。

越南组装车销量,来源:全球汽车产业平台MARKLINES

以此计算,Vinfast的汽车销量在越南市场可以排到第三位,在越南的市场份额约为11%。

这是它仅仅成立四年后的成绩,已经超越了大部分在越南市场已经耕耘多年的外资品牌与合资品牌,令一众苦苦挣扎的日韩车企眼馋不已。

电动化与全球化

在造车的最初,潘日旺为VinFast设计的时间线是这样的:2017-2019年,打磨基础,并熟悉物美价廉的燃油车;2020-2022年,加速电动化和智能化的转变,2022年之后,向全球市场进军。

燃油车这一步,Vinfast完全可以自豪地表示其已经获得了成功。

而电动化这一步,稍微晚于目标。招股书显示,直到2022年9月为止,Vinfast的主要销量仍来自于燃油车。

不过从2021年开始,潘日旺开始发布Vinfast的电动汽车,分别是VF e34、VF e35、VF e36。其中,e34在越南市场开放预订12小时内就收到了3692辆订单,直接刷新越南汽车市场的新纪录。

目前Vinfast还开启了旗下两款电动车的预定。在售电动车主要瞄准了纯电SUV品类,包括五座的VF8和七座的VF9车型,WLTP续航分别为471公里和593公里。就续航来看,和国内的新造车们相比,目前Vinfast并不算优秀,但在自主车品牌贫瘠的越南市场已经足够。

来源:招股书

2022年10月开始,这家越南的“新势力”开始All in电动车了,并复制了它在燃油车时代对待技术的态度——主要依靠供应商,只不过这次的供应商从欧洲转向了中国。

2022年10月底,VinFast和宁德时代宣布签订全球战略合作谅解备忘录,将就滑板底盘(CIIC)等项目展开合作;11月,Vingroup旗下电池制造与研发公司与国轩高科的合资工厂破土动工,主要生产磷酸铁锂电池,年产能5GWh,预计2024年第三季度大规模投产;此外,来自中国的供应商还包括提供毫米波雷达的行易道和提供HUD(平视显示器)的华阳电子。

越南“许家印”造车成功了

相比于5年前从德国汽车工业那里拿燃油车的技术,如今从中国的供应商这里拿电池相关技术更加顺理成章。

Vinfast选择宁德时代们对于熟悉电动车市场的中国人来说,原因显而易见:如今的锂电池世界,中国企业可说一家独大。而宁德时代们选择牵手Vinfast,也有据可依。

一方面,一众中国的“新势力”车企都将瞄准了越南,将其视作出海的关键一站,并在当地进行了从工厂到经销网络等一系列基础工作的筹备,跟随本国车企出海至东南亚是宁德时代们的必然选择;另一方面,在Vinfast的目标中,紧随大举供应商合作之后的就是其自身的出海——将以欧洲和北美为主,以目前在售的两款车型为例,VF8已经在越南交付,VF9则预计主要在欧洲和北美交付,因此与Vinfast的合作也将使中国的锂电池产业链多一条挺进欧美的道路。

凭借着这一套“拿来主义”稳扎稳打的路线,Vinfast最终带着并不先进的技术如计划的时间表一样,最终走进了全球市场。

在招股书中,Vinfast披露的计划是:未来其电动SUV的主要战场将包括北美、欧洲以及越南本土。

仅在美国,VinFast就动作频频。它先是获得了在美国销售电动汽车的许可,然后在美国加州开设了四家新经销商,随后在美开放了两款纯电SUV——VF8(起售价5.7万美金)和VF9(起售价7.6万美金)的销售。

最后也是最重磅的,Vinfast宣布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州投资建立电动汽车工厂,第一阶段投资20亿美元,计划2024年7月前建成投产。

等待Vinfast的,看起来似乎已经是一片坦途。它的目标是到2026年,每年生产 110 万辆汽车。

新的战场

但庞大的电动化、智能化计划,还是在不断消耗着首富的现金流。

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2021和2022前三季度,这家越南“新势力”分别实现营业收入5.76亿美元、16.03亿美元和4.39亿美元。2022年的汽车收入同比出现了下降。

来源:招股书

同时,在Vingroup的年报中,工业生产部分(含Vinfast)的收入也在2022年出现了明显下滑。

来源:越南某媒体

同时,它三个报告期分别亏损了8亿美元、13.48亿美元和14.45亿美元,收入有所下滑的同时,亏损规模仍在扩大。

来源:招股书

在提交招股书之前,Vinfast的主要资金来源是首富拥有的Vingroup集团及其相关方,自2017年以来,Vinfast总计获得集团层面(包括子公司及外部借贷渠道)共计75亿美元的融资。

而未来在海外建厂、不断交付新车型的庞大规划,使得房产集团这个“金主爸爸”也有点力不从心。

Vingroup的数据显示,在合并报表中,2022年Vingroup集团的收入有所下降,2022年在疫情好转的情况下,利润端出现了回暖,但Vinfast仍是主要拖累项。

2022年,Vingoup集团的总税后利润为19820亿越南盾(约合8300万美元),而零售房地产单个板块的净利润高达27350亿越南盾(约合1.15亿美元)。

同时,出海计划也在遭遇挑战,Vinfast原本进军海外的计划是在越南的小镇海防生产汽车后运往美国,由于不满足美国的税收抵免条件,Vinfast决定在美国建立工厂。

但目前,在海防建设的汽车由于美国的认证原因不得不延迟在美交付时间,而在北卡罗来纳州工厂的建设进度则低于预期,同时还被媒体曝出在美裁员。

近期彭博的报道提及,尽管Vinfast目前面临种种财务状况,但潘日旺已明确表示不打算再以内部支援的方式为Vinfast提供后续的资金。

于是,上市融资成为当下Vinfast所面临的一个必选项,等待它的是更加艰难的战役。

也许现在还不是Vinfast的最终胜利,因为潘日旺的终极愿景是成为“越南版特斯拉”。

但越南走出了一个“自主车企”是一个已经确认的成功。

这其中有几乎是一片空白的越南“蓝海”市场给予的足够空间,也有Vingroup集团庞大的财力给予的支持。

此外,充分利用供应链并拥有灵活渐进的策略也是必备要素。

但未来,在进入国际市场之后,首富面对的就不再是相对容易的越南市场。

Vinfast需要做的,不仅是直面欧美市场的需求和监管,还必须在新市场中和一众中国造车企业正面厮杀,成为特斯拉之前,Vinfast至少要先和比亚迪和或许数不清的“蔚小理”们缠斗……

而中国的造车企业们到底有多卷,这位泰国的造车独苗可能还没有真正见识过。

到那时,潘日旺还能否保持如此前一样的定力与耐力,或许是Vinfast未来不得不面对的最大考验。

————————————————————————————————————————————————

参考资料:

1、2022年的越南车市越来越能打了,36氪出海

2、潘日旺、长海汽车 维基百科

3、L?ch s? xe h?i "Made in Vietnam" - t? thu? còn chi?n tranh cho ??n th?i c?a VinFast

4、T?i sao BMW ch?u chia s? c?ng ngh? s?n xu?t ? t? v?i Vinfast?

5、全球汽车产业平台https://www.marklines.com/cn/statistics/flash_sales/automotive-sales-in-vietnam-by-month-2021

6、Vingroup ghi nh?n l?i nhu?n tr??c thu? ??t t?i 12.694 t? ??ng trong 2022

7、VinFast founder has no plans to inject more money into EV maker

8、Vinfast招股书

本文作者:陈晨,来源:锂猫实验室,原标题:《造车成功版“许家印”,在越南》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越南“许家印”造车成功了》发布于2023-3-2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