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北京蓝天救援队队员为救驴友牺牲,私自攀爬箭扣野长城何时休?

北京蓝天救援队队员为救驴友牺牲,私自攀爬箭扣野长城何时休?

3月1日,北京怀柔蓝天救援队发布通报称,怀柔蓝天救援队搜救处负责人刘金艺2月25日去箭扣长城执行搜救任务时,遭遇岩体坍塌,不幸牺牲,享年32岁。

据了解,3月1日正是刘金艺的生日。刘金艺原来在武警部队,服役五年期间荣立个人三等功两次,优秀表彰一次。2019年10月加入北京市怀柔区蓝天救援队,先后参与任务90余次,搜救时长达800余小时。

包括此次任务在内,刘金艺2月份已执行过三次箭扣长城“驴友”搜救任务,此次却意外身故。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此前箭扣长城也发生过多起类似事故,野长城管护已成一大难点。

乱象:此前已有多位驴友遇难

箭扣长城是怀柔长城的一部分,东起“正北楼”122号敌楼,与慕田峪长城相连;西北至“九眼楼”169号敌楼,与延庆区长城段交界。因所在地区地势险峻,箭扣长城被认为是“中国长城中最险段之一”。

近年来,未经开发、“原汁原味”的箭扣野长城吸引了无数驴友前来攀爬,也成为怀柔旅游遇险的多发地。

怀柔迎宾路一消防队员曾向媒体表示,箭扣长城因像箭扣在弦上而得名,地势陡峭起伏大,加上城墙年久失修、砖块松动,总体都很危险,其中最险的当属鹰飞倒仰、天梯、小布达拉宫和正北楼之间的地段,攀爬者容易在攀爬这些地段时受伤。

北京蓝天救援队队员为救驴友牺牲,私自攀爬箭扣野长城何时休?

2019年4月22日,有驴友在攀爬箭扣长城著名的“鹰飞倒仰”。 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怀柔区蓝天救援队队长田先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2月以来,包括此次任务在内,怀柔区蓝天救援队已接到三起类似搜救任务。

2月25日,两名驴友在箭扣长城正北楼南700米处迷路被困,国际会都消防站、桥梓消防站人员立即赶赴现场开展救援,最终成功护送被困者下山。

历史报道显示,2018年,一驴友在攀登北京箭扣长城期间,不慎踩空摔落山涧十余米;2016年,两名大学生相约攀登箭扣长城,被困一夜;2014年,6名驴友攀爬箭扣野长城遇险,一名男子跌落悬崖不幸遇难;2009年6月13日下午,5名游客在怀柔区雁栖镇西栅子村附近攀爬箭扣长城时突遇雷击,两名游客当场遭雷击身亡……

追问:野长城管护难在何处?

目前,箭扣长城属于未开放长城。《北京市长城保护管理办法》明确规定,禁止组织游览、攀登未批准为参观游览场所的长城,违反者由文物行政主管部门责令改正,并可处300元以上500元以下的罚款。记者此前看到,许多主要登山口也立着“未开发长城禁止攀爬”的蓝色警示牌。

“一些知法守法的驴友看到警示牌就不上去了,也有一些驴友不管不顾。个人攀爬还好说,就怕有组织地爬。有些驴友团队和我们打起了‘游击战’,劝阻以后说不来了,夜里头或者晚点又上去了,特别不好管护。”怀柔区文物所所长张彤说。

她介绍,去年11月19日,5名驴友私自上山搭好了帐篷,准备在长城上过夜,最终被长城专职保护员劝阻下来。“这些驴友是傍晚5点多趁长城保护员下山以后才上去的,当时我们的长城保护员还没有下班,就去劝阻他们,这几个人假意说‘自己不上去’,后来真的上去了,我们的保护员就上山愣把人劝下来了。”

针对这些问题,怀柔一些乡镇也在灵活安排长城保护员的上岗时间和方式,在节假日、高峰时段增加人手,加强早八晚五时间段之外的管护力度,避免出现监管空档期。

近两年,怀柔区文化和旅游局还联合怀柔公安分局、区交通局、区城管执法局、属地政府等部门开展了非法攀爬未开发长城专项整治行动,对“野游”高发区域进行了集中突击式检查,重点拦截了一批黑车、黑导等非法组织,必要时采取处罚措施,震慑了一批违法行为。

中国旅游研究院副研究员韩元军曾表示,治理驴友攀爬箭扣长城的行为应“疏堵结合”,文物和旅游部门可以制定方案,开辟部分区域进行保护性开发;文物部门可以联合旅游、公安部门开展执法,对违反规定的行为顶格处罚,也可以用旅游公告、旅游行业黑名单等方式引导文明旅游。驴友仍要执意进入,就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修缮:“新伤旧伤”叠加

攀爬野长城,除危及自身安全,同时也会对文物本体造成损害。北京市考古研究院研究员尚珩曾表示:“20年前爬长城做文物调查时,沿途还能看到很多石碑石刻,现在消失了很多。”

常年的风吹日晒,加上游客私爬,箭扣长城文物本体遭受了严重破坏,边墙宇墙多处坍塌残损。2016年起,箭扣长城抢险加固工程启动,修缮过程中坚持“最小干预”,体现原汁原味,并逐步引入考古,形成具有引领意义的砖石类修缮典范。

北京蓝天救援队队员为救驴友牺牲,私自攀爬箭扣野长城何时休?

2022年8月17日,北京怀柔箭扣长城141-145号敌台及边墙保护项目现场,考古人员首次在长城敌台顶部的铺房内发现明代火炕和灶等生活设施遗迹。 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摄

去年,考古人员在对箭扣141-145号敌台及敌台间的长城墙体、登城便门、暗门等进行发掘时,还发现了火炕、灶的痕迹和比较完整的炮台遗迹。记者在现场看到,一些砖块已经严重损毁,嵌入了树根,病害使得一些长城墙体变形,稍有不慎就有垮塌风险。考古人员反复强调,此时人为的踩踏对于长城本体的影响往往是灾难性的。

箭扣长城修缮项目的设计人员也曾表示,箭扣长城南段修缮完工后,至少有上万人次的驴友来过,有些驴友还特别“偏爱”没修过的地方,使得长城“新伤旧伤”叠加。

消防人员提醒广大登山爱好者,不要攀爬未开发、未开放的野长城、野山。在登山前一定做好路线规划,量力而为。

公众何时才能一睹箭扣长城的风采?据悉,箭扣长城已进行了四期修缮保护,在考古修缮过程中,长城的历史痕迹得到了保留。未来还将聘请相关领域专家对箭扣长城精品旅游线路进行量身打造,积极创造条件,逐步对箭扣长城分段进行保护性开发,对游客开放,让其有序参观。

新京报记者 展圣洁

编辑 陈静 校对 王心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北京蓝天救援队队员为救驴友牺牲,私自攀爬箭扣野长城何时休?》发布于2023-3-3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