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同事借我8万后,回家就失去联系,五年后我去她家一看,钱送她了

同事借我8万后,回家就失去联系,五年后我去她家一看,钱送她了

同事借我8万后,回家就失去联系,五年后我去她家一看,钱送她了

我是李律,一个四十岁的男子。在我启动工作日的那一天,我和我的伴侣发生了争执。

五年前,我向一位同事借出了80,000元,并把这张借据放在一本书中。

这份借据在那本书中待了五年,然后,在昨天,当我的妻子在整理书架时,她找到了它。

这笔8万块钱引发了我们之间的争执。我妻子坚决要我要回这笔钱,否则她威胁说要和我离婚。

这笔8万,对于我们来说,既不是一个小数目,也不是一个大数目,但这却是我一年的收入,所以我妻子自然很是紧张,而且这笔钱是我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借出去的。

我感到很无奈,因为在我借给那位同事钱之后,她就消失了。尽管我从公司的人事档案中找到了她的身份证地址,但是五年过去了,她可能已经不再住在那个地方了。

所以,我不知道如何找回这笔钱。这就像在大海中捞针一样难。

我的妻子说:“你知道他的地址,你去他的老家找他要钱,哪有借钱不还的道理。”

虽然我不想去,但我的妻子坚持,甚至在官网上为我们买了两张去台山的票:“我知道你在乎面子,你可能不好意思去向他要这笔钱,所以我会去帮你要回来。”

于是,我们两个人去了她的老家,在费了一番劲后,我们找到了她的家。然后,我看了她家一眼,把我手上的借据撕成了碎片,我并不后悔这样做。

我的妻子在我身边默默站立,她默默地同意了我的做法。讲述这个故事,我们得回到五年前。

我是一家位于深圳的法式餐馆的大堂经理,月薪为5000元,而加上加班费和奖励,总收入大约是8000元。

同事借我8万后,回家就失去联系,五年后我去她家一看,钱送她了

餐厅是我所带领的一支团队在深圳市开设的分店,原本的餐馆位于香港,享有盛名。我曾经是深圳另一家高档餐厅的经理,但我对这家新餐馆的前景充满信心,所以我选择了跳槽。

我带着我在前一家餐厅的三位团队成员一同过来,其中一位就是艳芬,来自广东江门。她聪明过人,听过一次即能掌握,责任心也极强。跟随我已经有三年,餐厅发生任何状况,大部分情况下都是她来处理。

有一天,我发现艳芬的情绪很低落,工作中也出现了很多错误。我把她带到一边,询问:“艳芬,发生了什么事情?你现在的状态影响了工作,或许你应该休息一天。”

她默默地点了点头,转身离去,但突然又叫住我,“主管……”她似乎有些话想说。

“什么事?”我问。

她强做欢颜,“没事,我走了。”

尽管我觉得她的反应有些奇怪,但我并没有继续追问。

在午餐时间,我听到同事们在小声地谈论艳芬。她一大早就找同事借钱,有几个人都借给了她,但似乎还不够,她的手术费需要几万。

原来,她的丈夫在宿舍里喝醉了酒,醒来后,被玻璃瓶切伤了脚筋,需要立即接受手术,否则可能会失去双脚。

我听到这个消息后,心情十分沉重,才明白刚才艳芬欲言又止原来是想找我借钱。

午餐结束后,我回到工作岗位,正准备下班时,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艳芬的电话。

"主管,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我需要借一些钱。”她小心翼翼地请求。

“你现在在哪?”我刚刚离开餐馆。

“我在医院。”她报出了医院的名称。

“你待着别动,我现在就过来。”结束通话后,我迅速离开了广场,购买了一包苹果,朝春风路走去。

我抵达了603号病房,看到艳芬焦急地站在门口,看见我她立刻迎了过来:“主管。”

我递给她水果:“你的丈夫怎么样了?”我走进病房,看到一位黑皮肤的男子躺在床上,他的双脚被白色绷带紧紧缠绕。

艳芬摇摇头,“医生只进行了一些初步处理,必须要马上手术,但我没那么多钱。我丈夫只是个零工,没有社保。”

“你还差多少?”我问。

她咬着下唇:“8万。”

“什么?这个手术需要8万?怎么这么贵?”我十分惊讶,我以为这种手术二三万就能解决,医院却要求8万。

“不只这样,我丈夫还摔断了骨头,需要进行两个手术,总共需要10万。我们夫妻的钱都寄回家了,我刚向同事借了一些,现在还差8万。”艳芬的声音越来越小。

她的丈夫在喝醉酒后,从二层床跳下来,脚筋被玻璃割伤,同时也摔断了一条腿。

我当时没有多想,立刻取出银行卡为她的医疗卡充值了8万。

“别担心,肯定会没事的。我先借你这些钱,救人要紧。”我知道艳芬是个有责任感且诚实的人,我们也共事多年,我相信她不会赖账。

手术很顺利地完成了。

艳芬在我面前写下了借据,承诺一定会还我钱。

我拍着她的肩膀说:“不急,你先还同事的,再还我的。”

艳芬在家照顾了一周的丈夫后,复工了一个月就提出了辞职。在她离开之前,已经偿还了同事借款5000元。

临走时,她对我说:“主管,我的丈夫脚受伤了,他暂时无法工作,我要陪他回家。我会还清我欠你的债的。”

“别急,你先稳定下生活,我不急用这笔钱。”我安抚她。她离开的那天,我还亲自开车送她到罗湖汽车站。

她回到家后,及时通知我平安。

一开始,她按月偿还我300元,然后在五个月后,她突然消失了。我试图通过电话和微信与她联系,但一直未果。

她与我失联了。

我猜想她可能遇到了困难,我曾经说过,什么时候归还款项都可以,我也不急用这笔钱。

公司计划在深圳万象城开设分店,我被升为经理,那段时间我非常忙。所以,我没有过多注意艳芬的事情。

然后,五年就这样过去了。

而在这五年里,艳芬一直没有联系我。

我自认为很倒霉,将她留给我的借据放在一本书里,摆在书架上。我一直相信,艳芬总会有一天找到我,亲手归还这8万,我一直保存着这份借据。

我原本以为,我借款的事情,会永远深埋在我心底,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最终还是被我老婆发现了。

我早餐刚吃完就要去上班,老婆突然扔来一张纸。

我捡起来一看,这不就是艳芬当初写给我的借据吗?

同事借我8万后,回家就失去联系,五年后我去她家一看,钱送她了

“你现在解释一下,五年前,我们刚结婚,你借出8万,借据还在,肯定还没要回来,这五年时间,对方有还款的意思吗?”老婆双手抱胸,质问我。

“你别多问,她已经回家五年了,我哪里找她要钱。”我也无奈,原本这件事,就让我很不舒服,我一度怀疑是不是我误判了人。但是,我又相信自己的判断。所以我一直尽量不去想这件事,等待她主动归还款项。

“你不是有她的手机号和其他联系方式吗,你不打给她吗?”看到我无动于衷,妻子气愤不已。

“已经联系不上她了,否则早就找她了。”我辩解道。

“那她家的地址呢?你去找她,要她还钱。我不信,亲自上门,她还会不还。”妻子看起来决心已定,一定要追回这笔钱。

我深吸了一口气,心情复杂。

“我们别再说这个了,我要去上班了。”我匆忙地说,随后出门。

实际上,在艳芬离职两年后,我就在人事档案中找到了她家的地址。但我并没有去找她,我只是一直等待,等待她主动来还我这笔钱,而不是我亲自上门去讨债。

那天晚上回到家,妻子又提到了那8万元的事情。

我详细向她描述了整个借钱的过程,妻子听后更是气愤:“你是好心人,她竟然如此不识好人心,所有同事都还了你钱,就她不还。这是什么意思?这笔钱借给她已经五年了,她一直没有还。我们去公司找她的档案,找出她的地址,然后去她家讨债。”

我很抵触。

我们两人因为这件事吵了起来,妻子甚至威胁我:“如果你不去讨债,我们就离婚。”看她那副样子,显然是认真的。

我愤怒地把艳芬家的地址扔在桌子上:“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正当我在上班时,一个女子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我的妻子。我低声询问她:“亲爱的,你怎么会来这儿,我还在工作呢。”

她举起手机,显示给我看:“我已经买好票了,17:40的高铁,我们提前下班,然后返回台山。我已经在那边预订了酒店,明天一早我们去找你的前同事。”

我瞪大眼睛看着妻子手机上的屏幕,深深地叹了口气,一时语塞。

她显然是决心已定,我也无话可说。

在我的商铺,她静静地等待我结束工作,将孩子留给我母亲照看。一旦我工作结束,她拉着我直行到福田的高铁站。

当我们到达台山时,时间已接近七点,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市区的旅馆。在此期间,我妻子询问了大堂接待如何才能抵达艳芬的住处。

随着新的一天的到来,我们请求旅馆工作人员为我们预订了一辆私家车。支付了一百元的费用后,我们顺利抵达了目的地。

途中,四周的山景让人印象深刻,这使我们意识到艳芬的居住地确实相当偏僻。经过一番努力,我们终于到达了一个村落的入口,那里是一条小黄泥路,车无法驶入,司机建议我们步行进去。

我要求司机留下联系方式,以便我们结束访问后再次联系他。司机遵照我的要求,留下了电话号码。我们下车后,注意到路边有一块写有潮某村名称的牌子,与我们手上的地址一致。

让我惊讶的是,尽管艳芬的家庭居住在如此偏僻的地方,但村子的道路仍然是水泥制成的。我们继续步行进入村庄,迎面走来了几个阿姨,我询问她们是否认识名叫艳芬的人。

当阿姨们听到艳芬的名字时,她们明显震惊了一下,然后确认了一下:“你们找她有什么事?”她们的反应显得极为警惕。

“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们曾经是她的同事,这次来台山旅游,就想过来看看她。”我微笑地回答。

同事借我8万后,回家就失去联系,五年后我去她家一看,钱送她了

“你们无法再见到她了。”村民叹了口气。

“出了什么问题?”我注意到村民的眼神和语气中充满了不妙。

“艳芬五年前不幸遇水身亡。我带你们去她家。”村民的话使我惊愕。

“你说什么,溺水死了!”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我和我的妻子都被这个消息震撼,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五年前,她不是刚刚回家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村民解释说,五年前,艳芬和她的丈夫回到了村里。她的丈夫因脚部受伤无法工作,家里还有一个无法自理的老人,因此艳芬扛起了整个家庭的重担。那一天下了大雨,雷声轰鸣,她驾驶电动车在回家的路上被雷电击中,昏倒在地,面朝下,第二天被人发现时已经因为溺水而死。

听到这个消息,我和我的妻子都无言以对。

在过去的五年里,艳芬没有偿还我们的钱,原来是因为她意外去世了。这个消息让我心里充满了悲痛,她还那么年轻!

村民领着我们到了艳芬的家,那是一间破旧的房子。一个行动不便的男人正在院子里晾晒衣物,一个老人躺在屋子里。

村民喊道:“阿聪,他们是艳芬的同事,来看看她。”

男人抬起头,看到我后显得非常激动,他试图走上前来,但是没走两步就摔倒了。

我立刻上前扶住他:“兄弟,你没事吧!”他就是艳芬的丈夫,经过五年的岁月,他看上去已经老了许多。

“你终于出现了,我记得你,你是我们的救星。稍等一下,艳芬有些东西需要返还给你。”男人颤抖着,他回头,步入屋内,他认出了我,他记得我们曾有过的那次短暂交集。

这个屋子破破烂烂,内部黑暗无光。院子里,鸡群在各处觅食。

我和我妻子,看到这样的环境,我们的内心充满了心酸。

男人从屋内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手中:“五年前,你的8万元救了我一命。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是个废人了。卡里有9万元,我们要偿还你的恩情。艳芬离世太早,我无法找到你的联系方式,所以才耽搁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坚信,你一定会再来寻找我们。现在我还给你。”他激动地说着,眼泪一直流下,他等待了五年,终于等到了。

我和我妻子对视了一眼,我把卡再次塞回男人的手中:“不必了,你把这笔钱用来给老人家看病。我们来是想了解艳芬的情况。”

男人并未接过卡,又将卡塞回我手里:“不行,欠债必须偿还,这是原则问题,卡里多出的一万元是五年的利息。这也是艳芬生前的期望,不能不偿还。”

我妻子忍不住了,把卡抢过去:“到底是什么意思,你们推来推去的,这钱我们不需要了,我们当初就是想帮助你们,用于老人的医疗费用。”她走进屋里,将卡塞进老人的手里。

老人茫然地看着她,张了张嘴,仿佛想说谢谢。

男人转身往屋里走:“爸,这钱我们不能接受,这是我们应该偿还的……”

我妻子拉着我匆忙离开。男人试图追出来,但我们已经走得很远,只听到他声嘶力竭地说:“感激你们,真的非常感谢。”

当我们离开村子,我将借条在我妻子面前撕成碎片。眼泪不知何时开始,如泉涌般流出。我妻子轻轻拍着我的肩膀,我忍不住,痛苦地哭出声,对艳芬的离世感到万分伤心。

我妻子温柔地抚摸我的头:“别哭了,你做得很好,尽管我们失去了8万,但我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欠款的人已经去世了,我们再追讨什么呢?享受我们现在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并且,他们为了存这9万,不知经历了多少困难,真的很艰难。”

我点点头,同意她的观点:“我们来到台山了,想在这里多玩几天再回去吗?”

她摇了摇头:“不了,我想回去见见父母,就不在这里逗留了。”

原来,信任一直都存在……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同事借我8万后,回家就失去联系,五年后我去她家一看,钱送她了》发布于2023-6-23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