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他是中国足协新任掌门?

他是中国足协新任掌门?

经历了长达数月的反腐风暴后,中国足协下一任“掌门人”的重要候选人,已逐渐浮出水面。

据北京青年报披露,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宋凯已于6月6日来到北京的中国足协办公楼,开始熟悉工作。

2023年初反腐风暴拉开序幕后,由于中国足协主席陈戌源、党委书记杜兆才相继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调查,国家体育总局紧急成立由副局长李颖川担任组长的7人领导小组,在“过渡期”维持中国足协的日常运转。

“过渡期”后,总要有人顶上来。

多家媒体报道,目前宋凯担任的职务是中国足协筹备组副组长。而筹备组的主要任务是拟定足协换届工作方案,准备召开中国足协代表大会(简称“足代会”)。上一次,以筹备组组长身份来到中国足协,并最终出任主席的正是陈戌源。

这意味着,一旦足代会召开,相关程序完成,宋凯很有可能成为中国足协的新任“掌门人”。

他,能行吗?

他是中国足协新任掌门?

辽宁省体育局局长宋凯(中)图/辽宁省体育局官网

见证辽篮称王,辽足退出

2010年,中国足坛掀起第一轮“反腐”,时任足协副主席南勇、杨一民等官员落马。在此之后的13年中,按照时间顺序,先后有韦迪、于洪臣、杜兆才3名来自辽宁的体育官员获得重用,担任中国足协高层。(注:韦迪曾任沈阳体院党委书记,1997年调入体育总局,2012年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于洪臣于沈阳体院毕业后一直任职于体育总局,2012年担任中国足协副主席;杜兆才曾任辽宁省体育局副局长,2006年调入体育总局,2017年任中国足协党委书记。)

相关体育界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这次来到中国足协任职的宋凯,依然是辽宁体育界在中国足协影响力的“延续”。

公开简历显示,宋凯1965年出生,今年58岁,1988年工作生涯起步于辽宁大学体育教研部。1998年短暂从沈阳市体委副主任过渡后,宋凯进入辽宁省体育局领导层,担任局长助理。

2000年开始,宋凯担任辽宁省体育局副局长,分管多个项目的竞技体育,以及体育产业等工作。2016年2月起,宋凯转正担任辽宁省体育局局长,至今已历7年。

23年长期分管、主持辽宁这样一个体育强省的工作经历,宋凯运用举国体制主抓体育成绩的能力,在全运会、奥运会等大赛上得以突出体现。

从2016年担任辽宁体育局局长以来,宋凯作为辽宁代表团主要负责人之一,率团参加了2017、2021两届全运会。2021年陕西全运会,辽宁代表团共获得22枚金牌、16枚银牌、22枚铜牌,总计60枚奖牌,其中金牌数超过2017年天津全运会的21金。

东京奥运会上,辽宁运动员共取得2金、3银、2铜,共7枚奖牌,成绩也超过5年前的里约奥运会。此外,注册在外省、市的辽宁籍运动员还获得3金、2银、3铜。

公开数据显示,新中国成立以来,辽宁省共计“出产”32位奥运冠军,获得31枚奥运金牌,全国第一。

多位辽宁体育界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提到,自宋凯担任辽宁体育局局长以来,除了全运、奥运成绩,辽宁男篮三次夺得CBA总冠军,两次夺得全运会冠军,是其任上的“重要突破”。此前,辽宁男篮先后8次打进CBA总决赛,均铩羽而归。

“能去国家队的明星球员多,全省人民都关注,辽篮是宋局的‘一把手工程’,毫无疑问。”一位辽宁的现役运动员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而多位来自辽宁的运动员指出,当下拥有郭艾伦、赵继伟等明星球员的辽宁男篮,是公认可以建立“王朝”的球队。“全运会比赛,辽篮还拥有周琦(注:周琦早期受训于阜新篮球学校,属于辽宁青训球员),更是如虎添翼,没有对手了。”

在辽宁省体育局的官方总结中,全运会两连冠的辽篮是整个辽宁代表团的头号亮点。官方评价为:全运赛场最重的金牌。

他是中国足协新任掌门?

宋凯(左二)与辽宁男篮俱乐部管理层 图/辽宁沈阳三生飞豹篮球俱乐部官方微博

但是,过去有辉煌历史的辽宁足球队,也是在宋凯担任辽宁省体育局局长期间,从中国足坛的版图中消失。2017赛季,辽足提前两轮降入中甲联赛。2020赛季,辽足因欠薪问题未能获得2020赛季中甲联赛参赛资格,随即宣告解散。

“辽足解散,这不能怪宋局。”上述一位辽宁当地体育界人士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辽足的衰落,本质上还是经济环境决定的。企业效益不好,咋整……”

“很多人问,为什么同样的经济环境,辽宁篮球、排球成绩依然很好,足球就不行?”前述辽宁体育业内人士说,“三大球其实还是有很多不同。我们总结过,辽宁在篮球、排球方面,体校的底子还在,能自己培养一些人,前些年也从外省挖到过周琦(篮球)、丁霞(女排)这样的宝。篮、排球队里,如果有一到两位天赋好的球员,整个队伍的实力和层次,就能上去一大截。这也是辽宁篮球能夺冠,辽宁女排在全国能进前三的原因。”

“但是足球难就难在,足球场上是11人,个别强点也很难提升整个球队的实力。辽足的体校体系,过去几十年来几乎瓦解了。另外足球队人数比篮、排球多得多,资金投入的量级也高很多。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人才外流也严重,辽足就是这么没的……”

辽足10年来首夺全国冠军

2023年3月底,国家体育总局局长高志丹一行前往辽宁,调研“三大球”发展工作并举行座谈会。

在这个座谈会上,正是宋凯介绍了辽宁“三大球”振兴发展的思路和举措。高志丹当时表示,辽宁作为体育大省、体育人才强省,在为国家队培养输送人才、提供服务保障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在“三大球”训练管理中形成了“辽宁现象”,“辽宁经验”,值得在全国推广和国家队学习借鉴。

据媒体报道,正是这次会议后,宋凯进入了高层视野。有关方面几周前就相关事宜与宋凯本人进行了谈话,宋凯表达出了勇挑重担的态度。

事实上,在来到中国足协之前,宋凯在辽宁体育局的工作目标,也是振兴辽宁三大球。“体育在辽宁还是有非常广泛的群众基础,这也是振兴东北大背景下的一项重要事业。辽宁振兴本省的三大球同时,也是给国家三大球事业做贡献。”前述辽宁体育界人士表示。

辽宁于2021年初,发布了《体教融合振兴发展辽宁“三大球”实施意见》。据介绍,这是全国首个省级发布的“振兴三大球”官方文件。该《意见》提出目标,全面启动足球项目“辽小虎”重塑计划、篮球项目“黄金一代”培养计划和排球项目“精英腾飞”计划。目标在2025年,实现“三大球”青少年参与人数大幅增加,重点精英梯队参赛成绩稳步提高,基本建成多元融合、协同有序的后备人才培养体系。

此后,辽宁省体育局成立了7个“三大球”振兴发展调研组,对全省14个城市开展长期、深入调研,对全省“三大球”开展情况深入分析研究,形成了辽宁省“三大球”振兴发展调研报告。

经论证,辽宁制定出“三大球”青训国际化具体实施方案,即:足球青训学日本,篮球青训学塞尔维亚,排球青训学日本。此后,辽宁女排随即引进了日本教练团队,辽宁男篮梯队也迎来了塞尔维亚青训教练团队。

前述辽宁体育界人士透露,当前辽宁足球的发展,主要是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之一大连市在出力。

今年1月10日,中国足球(北方)训练基地落户辽宁大连。中国足协与大连市政府签署了全国足球发展重点城市青少年高水平后备人才基地(大连)共建协议。大连方面还曾提出,希望创办中日韩青少年联赛,承办中国青年、少年国家队的夏季比赛。

值得一提的是,宋凯在辽宁省体育局工作的尾声阶段,为2025年全运会组建的辽宁足球队取得了一项久违的突破。

今年2月举行的2023年中国足协青少年锦标赛(会员协会组)U18男子足球决赛,辽宁全运队以3:1击败广东队夺得冠军。这届赛会,辽宁全运队7战全胜,进39球,仅丢1球。

他是中国足协新任掌门?

宋凯(右三)鼓励夺冠后的辽宁全运队 图/运动辽宁微信公众号

这支辽宁全运队,正是以中超大连人U18梯队为核心主体,辅以中乙新军大连读行队部分球员,队员基本上全部来自辽宁本省。

该队主教练孙卫,是昔日辽足“十冠王”的功勋球员。他对媒体感慨,长期处于低谷的辽宁足球,各年龄段队伍已长达10年未获得全国冠军锦标。

在孙卫看来,这支辽宁全运队有7人入选国青队,未来有望入选国家队获得更好的发展。他公开对外表达信心:“辽宁是体育大省、足球大省,有深厚的足球底蕴、足球土壤,不缺好苗子、好教练,需要的是踏踏实实坚持去做。我们这次夺冠,恰恰说明了辽宁足球并不差,正在爬坡、崛起。”

现场督战的宋凯在夺冠后也进入更衣室鼓励辽足将士,他表示:“辽宁全运队这个冠军,是辽宁‘三大球’振兴发展结出的硕果。希望球员们以全国冠军为新起点,继续提升水平,争取进入国家队,代表国家征战国际赛场。”

足改方案,继续改什么?

宋凯如果成为足协掌门人,此后面对的最大的问题必然还是《足改方案》的持续推动。

《足改方案》(全称:《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2015年3月发布。从国家层面明确了足球的战略意义,其高度和力度前所未有。相关的改革表述涉及职业足球、足球产业、校园足球等方方面面,还分阶段列出了近期、中期和远期目标。

中央财经大学体育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裕雄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回顾来看,《足改方案》自发布以来,有一些措施执行效果不错,例如在加强足球场地建设上做了很多工作,我国足球场地数量快速增长,为足球运动的发展奠定了更坚实的硬件基础。另外,业余的社会足球联赛体系的建设和开展上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

但最令外界关注的职业足球领域,《足改方案》在执行层面与初衷和目标出现许多偏差,给业界带来了“阵痛”。中国新闻周刊获悉,不少球队希望,对于异地转让、中性名政策、限薪方式、股权改革等方面结合实际进行重新探讨。

他是中国足协新任掌门?

中国足协会徽 图/中国足协官方微博

“过去10年金元时代,球员薪资被炒得太高,足球行业开源节流势在必行,降薪就是节流的重要举措。但同时,因为我国电视转播免费的体制,互联网平台盗播严重,足球俱乐部极难通过版权增收,所以营收只能依赖本就不多的票房。”一位中超俱乐部投资人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所以,投资人的主要动力,就是用投资足球给自家企业打广告,这在业界也不是秘密,在不具备盈利的环境下推行‘中性名’政策,又伤害了一些投资人的积极性。”

中国新闻周刊获悉,中国足协内部亦有一股声音和力量,支持重新探讨“中性名政策”。

同时,中国新闻周刊多方了解,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组建,依然是足球界最为期待的。

事实上,2019年10月,中国足协和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筹备工作组曾召开发布会,正式对外公布:职业联盟筹备进展顺利,待相关部门批复后便可投入实施,预计2019年底前可挂牌成立,中国足协将不持有职业联盟股份。

不过此后,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的成立又陷入停滞,至今仍是由中国足协下设的中国足球职业联盟筹备工作组“发号施令”。

广州富力队投资人张力在当时无奈地对外公开表示:“尽快落实职业联盟成立是投资人的共识。加快推进职业联盟、推向市场化是中超发展的需要。”

几乎所有俱乐部都认为,只有中国足球职业联盟成立,并替代中超公司的职责,才是“管办分离”迈出实质性的一步。

王裕雄认为,《足改方案》关于职业足球改革的大方向是正确的,但没有提出具体的实施路径,即先改什么后改什么,在什么阶段和条件下该改什么的问题,以至于在实施过程中指导性不强,常常发生进退失据的事情。“未来,这仍然需要中国足协领导层与足球界一道‘摸着石头过河’。”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他是中国足协新任掌门?》发布于2023-6-26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