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1322年4月,赵孟頫69岁,书画技艺已臻于巅峰。晚年的赵孟頫,打开早年的一卷《临黄庭经》,回顾自己的学书之路,写下了一段题跋。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写完这段题跋,三个月后,赵孟頫就去世了。赵孟頫是元代书法第一,在书法史上承前启后,他与颜真卿、柳公权、欧阳询齐名为“楷书四大家”。他的字学习“二王”,在无数遍临摹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的书法世界。晚年这段对临摹的认识,是赵孟頫的总结。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赵孟頫这一卷《临黄庭经》,5月13日到14日在杭州展出,并举行了研讨会。围绕赵孟頫的成就和影响、这卷作品的鉴定和流传,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任道斌,南京艺术学院教授黄惇,中书协学术委员会委员、苏州美术馆研究馆员顾工,中国美术学院现代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鲁大东,嘉兴南湖学院中国金石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田振宇、苏州大学副教授王照宇等学者进行了研讨。

这一卷《临黄庭经》

留下了赵孟頫的书法理论

《黄庭经》是道家文献,王羲之的小楷《黄庭经》,至今是很多书法爱好者入门的首选字帖之一。赵孟頫也是临摹《黄庭经》学习书法的,这一卷《临黄庭经》,是大德六年(1302)十一月三日临的,当时他49岁,担任江浙儒学提举,临摹后送给了亲家束季博。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20年后,去世那一年,赵孟頫重新打开这卷作品,追忆往昔,反思一生临摹书法的心得,留下了一段题跋。

他总结临摹字帖的方法,要“欲肆不得肆,欲谨不得谨”,在自我发挥(“肆”)和复刻古人(“谨”)之间。两者孰轻孰重?“与其肆也,宁谨”,谨更重要。这段题跋背后,是他对当时书法风格的认识,肆和谨对应的是当时宋代书法传统和晋唐书法传统,赵孟頫更喜欢晋唐的“谨”的风格。

赵孟頫一生中写经甚勤,南京艺术学院教授黄惇表示,这与元成宗召赵孟頫写金经事件有关。

大德二年(1297)春,赵孟頫赋闲在杭州二年之久,成宗召赵孟頫写金书《藏经》,赵孟頫既确立了文坛领袖的地位,也为南方士人保护中华民族文化传统,寻找到了成功的途径。而这一成功,使元代的书风为之一变,影响也贯穿了赵孟頫的艺术生涯。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鲁大东(左四)等学者在讨论。

对于唐人小楷对元代的影响,在中国美术学院现代书法研究中心副主任鲁大东看来,赵孟頫一生中写过很多次《黄庭经》,其中唐代书法家钟绍京对他书法风格的形成起了重要作用。钟绍京传世之迹仅有“升仙太子碑”碑阴题名,其小字楷书的面貌依然不得而知。而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提供了一个新的认识:赵孟頫可能在江南地区,能够得到唐人其他的墨迹。这为研究其书风的形成,提供了新的史料。

赵孟頫一生多次临摹《黄庭经》,今故宫就藏有一卷。据这卷《临黄庭经》上面赵孟頫的朋友龚璛的题跋,当时赵孟頫奉命监铸国子监祭器,其间得到一件唐人钟绍京临王羲之《黄庭经》。嘉兴南湖学院中国金石书画研究院执行院长田振宇指出,用今天传世的《黄庭经》拓本来对比赵孟頫的这两件临本,可以发现赵孟頫在临写时较为忠实原本。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任道斌(左二)与黄惇(左四)等专家一起。

中国美术学院教授任道斌指出,在中国书画史上,赵孟頫为书法、绘画、音乐、史学之全才,同时开创了元代文人画之门。本卷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从创作时间上,比故宫博物院藏赵孟頫《水村图》晚10天,两件作品的书法、钤印风格都十分一致。另与故宫博物院藏赵孟頫楷书《临黄庭经》比较,更有卷后赵孟頫晚年亲笔题跋,为其晚年作品提供可靠的参照,更显珍贵。

元明清三代历经重要收藏家之手

百年后回归神州

4月底,这一卷《临黄庭经》曾在嘉兴展出,“墨林回嘉·项元汴天籁阁书画珍品特展”展示了明代嘉兴收藏家项元汴的收藏作品,赵孟頫这件作品也曾是项元汴的收藏。

卷后有邓文原、贡奎、龚璛三家题跋,这是赵孟頫朋友圈三位成员。邓文原(1258—1328)与赵孟頫交好,擅长草书,题跋中提到“九原不可复作,观此书为之雪涕”一句,可推知这段题跋写于1322年赵孟頫辞世之后。贡奎(1269—1329)的墨迹传世极为少见,实属珍贵。龚璛(1266—1331),题跋交待了赵孟頫《临黄庭经》是出自唐代钟绍京临本。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龚璛等人的题跋。

在明清时,这一卷作品先后为华夏、项元汴、刘恕、许应鑅、张允中旧藏。

其中项元汴是历史上最著名的书画收藏家,他是嘉兴人,生活在明中晚期。

江苏省国画院研究员黄朋指出,项元汴成长于以苏州为核心的鉴藏圈中,是由文徵明、文彭、文嘉父子培养出来的收藏家,具有吴门赏鉴趣味。在与苏州文氏父子的交往中,项元汴在赏鉴趣味和知识经验上受益良多。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项元汴收藏的赵孟頫作品数量很多,黄朋表示,这说明文徵明父子将“崇赵”的趣味输送给了项元汴。项元汴在这卷《临黄庭经》上钤盖了75方藏印,作品最左下方标了一个小小的“象”字,说明在项元汴的天籁阁藏品中编号是“象”字号(以千字文编号)。

项元汴的题跋,是万历七年(1579)抄录的古人的书论,借此阐述他对前人小楷的理解。苏州博物馆研究馆员李军认为,从本卷信息来看,这或是项家收藏中的代表性藏品,有可能在项家流传了多代人。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张允中题跋,壬戌(1922)秋,他以五百尊番佛换来这一卷作品。

根据题跋和印章信息,清代时,这一卷作品被留园的主人刘金省、刘恕父子,浙江布政使许应鑅等人收藏。晚清民国时,归绍兴收藏夹张允中收藏,后流往日本。可以看到,吴昌硕的朋友、西泠印社的日本社员长尾甲题写了外签。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直到近来这件作品再度面世,百年来藏在日本,国人少有人见到。杭州师范大学副教授、中书协会员陈根民表示,这一卷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的回归,是近期国内文化界的一件大事。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

清代沈德潜的题跋。

“转载请注明出处”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赵孟頫小楷《临黄庭经》百年后现身,上世纪初流到日本》发布于2023-7-3
若您发现软件中包含弹窗广告等还请第一时间留言反馈!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2023-04-20于系统原因部分账号将被删除,届时请重新注册!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