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永远自信的印度官员,为何老是要把国粹牛粪输出全世界

永远自信的印度官员,为何老是要把国粹牛粪输出全世界


2019年,印度成立牛类委员会,隶属于渔业、畜牧业和乳业部,宗旨是养护、保护和发展奶牛及其后代。印度全国牛类委员会主席凯瑟里亚表示,将在排灯节前紧急生产3.3亿盏牛粪灯,生产工作已经开始,并且声称牛粪具有“巨大的、未开发的潜力”。他还展示了一款牛粪制作的防辐射“芯片”,据称牛粪具有抗辐射作用,携带此款“芯片”可以避免手机辐射导致的疾病和安全隐患。

而以湿婆军和国民志愿团(RSS)为代表的极右团体则长期以来一直宣扬保守排外意识形态,部分言论甚至体现出反现代特征,例如称古代印度已经研发了飞机和高级外科手术,吹捧中古时代印度教政治军事领袖,贬低妇女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社会地位等。RSS的高级领导人甚至还多次宣扬牛的粪便和尿具有独特的“医疗保健”功效。一些极右翼团体还试图为刺杀甘地的印度教极端右翼分子凶手古斯“正名”,称其为“殉教者”和“爱国者”。

在印度教的动物崇拜中,“神”牛受到特别的崇拜,但不是什么牛都可以充当神牛角色的,只有放生的母黄牛,特别是白牛最受崇敬,而水牛没有资格享受神牛的待遇。神牛在大街上可以旁若无人地漫游,人车要为其让道,它走到哪里吃到哪里,见水果摊吃水果,过蔬菜店吃蔬菜,甚至躺在路口慢慢咀嚼也不受人的干涉。

印度农民大都家里养牛,他们对待牛就和对待自己的家人一样。早上起来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为牛梳洗,然后为牛准备一份精美的早餐。然后,一家人才开始吃早饭。印度人认为,早饭前让牛吃好可以给一家人带来好运。

牛奶是印度人最重要的营养来源之一,印度人把牛奶看成像母亲的乳汁一样重要,印度最大的一家牛奶公司名字就叫“母亲奶制品公司”。

“牛水”是印度人用牛尿研发出的可乐类饮料。在拉贾斯坦邦的商店里,“牛水”被放在牛奶和奶酪旁边堂而皇之地出售。印度人希望这种“健康饮料”能超越可乐,热销全球。

印度人把牛粪碾磨制成了牙膏。在印度还有人为了荡涤身心,延年益寿,竟然每天饮牛尿,或在身上涂抹牛粪。

印度前总理德赛访美时,在电视上解释自己年逾80还精神矍铄,就是因为每天饮牛尿,并认定牛尿是世界一切饮料中最富营养的。

晒干的牛粪饼,是十分环保的燃料。牛粪饼搭成的牛粪屋,造型很奇特,有些山区还会在这种牛粪屋中过冬,保暖效果很好。

印度满街都能见到捡拾牛粪的人,大多是穷人家的妇女和孩子,他们每天在大街小巷里转,寻到牛粪就会冲上去,用随身携带的铜盆或者衣服之类的东西把牛粪包好,带回家,对于穷人来说,牛粪就是财富。

身穿印度纱丽的妇女拿着铜盆承装牛粪。印度人还会把牛粪涂抹在墙上,认为这样可以辟邪。

2016年8月7日,印度总理莫迪在公共场合谴责了“暴力护牛”的行动。在此之前,因为“神牛十字军”事件而引发的混乱已经持续了将近一个月:7月11日,几名古吉拉特邦的皮革工人(属达利特种姓,即所谓“贱民”)因为被怀疑“屠牛”而被“护牛者”绑在车上,用皮带和木棍殴打,拍摄的视频被上传于网络;随后,愤怒的抗议者走上古吉拉特街头,并引发了暴力冲突,造成了包括警察和自杀的示威者在内的数人死亡。

这一系列乱象无不反映了当今印度多元统一社会所面临的双重冲击:受到民粹主义包装的、以“印度教特性”为旗号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对世俗主义原则的挑战;种姓社群政治下的社会碎片化。以上两种因素在印度立国之时就已然存在,但其并没有随着印度经济的增长而消弭;恰恰相反,印度教民族主义与种姓社群的分裂是在印度开始市场化改革、走上快速增长轨道的时期发展起来的。

“神牛十字军”:世俗主义受到挑战

印度多元社会面临的主要挑战之一,就是维系政治与文化多元的世俗主义原则正受到印度教民族主义与教派主义的严重冲击。这使得印度社会出现了从多元化向两极化转向的趋势。世俗主义即宗教与政治、经济等社会活动的分离,建国初期印巴分治爆发的大规模流血冲突,以及圣雄甘地遭到印度教极端分子杀害的现实,都让民众倒向了反对宗教极端的一边,也让国大党坚定了新生的印度共和国走世俗主义道路的决心。1950年,印度制宪会议通过的宪法确立了“政教分离”与平等尊重所有宗教的原则。1976年,“世俗主义”被正式写入印度宪法的序言。“世俗主义”成为印度开国政治家们所留下的最宝贵遗产之一。

然而,随着印度经济社会的发展,这笔政治遗产却出现了被削弱乃至动摇的倾向。20世纪80年代,“印度教特性”运动蓬勃发展,其代理政党正是今日在印度执政的印度人民党(BJP)。“印度教特性”声称印度教教徒是一个同质的民族,主张复兴印度教传统价值观,并将之作为社会治理的准绳。它们要求非印度教民众必须接受印度教文化的“驯服”。只有在这种前提下,其才能享受与印度教教徒同等的社会、经济待遇。“印度教特性”的最终目的是构建一个以“印度教特性”为唯一基础的民族与国家。这种理念毫无疑问与世俗主义相悖,但却靠着标榜民族自豪感吸引了一批好斗的政治团体,也吸引了很大一部分对社会现状感到失望的中下层民众。

“印度教特性”不断上升最为典型的例证就是“杀牛禁令”的推行。其实在历史上,印度教社会对杀牛和食用牛肉问题并不严格,但在“印度教特性”运动的大力推动下,它还是成了一个社会禁忌。莫迪在古吉拉特邦执政时期就曾发布禁止牛肉交易的命令,屠牛者最多可被判入狱7年,罚款5万卢比。自BJP上台以来,马哈拉施特拉邦当局将屠牛禁令扩展至公牛和阉牛,哈里亚纳邦则就违反保护牛法例颁布了更加严厉的惩罚规定,以穆斯林居民为主的印控克什米尔地区也被最高法院强迫执行了一项禁牛肉令。在政府的引导下,整个社会的“不宽容”氛围加剧。在各种暴力事件之中,最为引人注目的莫过于“神牛十字军”(CowCrusades)——那种将“护牛”视为“保卫信仰”而攻击非印度教群体和低种姓人群的行为。2014年6月至2015年12月,印度北方邦一地就因为屠牛问题发生了330起社会冲突事件。2015年9月,北方邦一名穆斯林村民因为有传言称其杀死了一头小牛犊而被数百名村民用砖头砸死。

印度社会印度教民族主义兴起的另一个表现就是持相关理念政治势力的壮大——当今的执政党BJP就是最有代表性的例子。传统上,BJP的主要支持者查特、亚达夫、阿西尔和拉吉普特等种姓都来自新中产阶级和地主阶层,其特点是一方面反对精英高等种姓,另一方面又歧视和打压低种姓。随着20世纪70年代低种姓政党的崛起,BJP不得不开始拉拢低种姓,打出“印度教徒是一家”的旗号。1998年在BJP首次赢得全国大选后,印度教原教旨主义开始借助官方途径向社会的各个层面渗透,例如在当时新编排教科书中加入印度教宗教内容,为了证明雅利安人“自古”就在次大陆而捏造“虚构之马”的事件等。莫迪政府还公开推行一系列和印度教相关的文化活动宣传,例如大规模推广瑜伽,将瑜伽列为中央政府公立学校的必修课程,大力推广印度教的宗教用语梵文教育等。2015年1月,印度共和国日前夕,在政府提供的一份以印度宪法序言为背景的广告中,竟然“遗漏”了其中的“世俗”一词。2月,BJP领袖拉维·山德卡·普拉萨德竟然公开提出要进行全国性辩论,决定是否把“世俗主义”和“社会主义”一起从宪法序言中拿掉。

以湿婆军和国民志愿团(RSS)为代表的极右团体则长期以来一直宣扬保守排外意识形态,部分言论甚至体现出反现代特征,例如称古代印度已经研发了飞机和高级外科手术,吹捧中古时代印度教政治军事领袖,贬低妇女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社会地位等。RSS的高级领导人甚至还多次宣扬牛的粪便和尿具有独特的“医疗保健”功效。一些极右翼团体还试图为刺杀甘地的印度教极端右翼分子凶手古斯“正名”,称其为“殉教者”和“爱国者”。BJP对这一类印度教极端右翼势力缺乏约束力,因而也难以阻止他们袭击少数族群。印度教族群和少数族群之间的紧张氛围加剧,酿成了所谓“低度暴力”的社会氛围。

印度教右翼保守势力的兴起也引发了其他教派和少数群体的反弹: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其他少数教派和群体的原教旨主义言论与行为也日益猖獗。各种极端主义行为出现了争锋相对的状况。随着冲突的加剧,许多原本持中立、理性或较温和观点的普通民众,也会主动或被迫选择更加激进和极端的方向,导致了原本多元共存、和平共处的印度社会越来越走向极端分裂的状态。

(保留所有权利,转载请注明作者和“制度开门”。资料来源: 杨仁德,关于印度的“神牛”,宗教学研究.1984年S1期。杨怡爽,从“暴力护牛”看印度多元社会面临的挑战,世界知识.2016年18期)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永远自信的印度官员,为何老是要把国粹牛粪输出全世界》发布于2020-10-18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