峰哥博客

首页 » UC编辑部奇闻 » 红柳|八月,娇嗔

红柳|八月,娇嗔

文|红柳 编辑|淑为 图片|均来自网络

八月,娇嗔

八月缱绻,云朵瘦成了天鹅的薄翅,想要钻进湛蓝天宇,游离于俗世尘埃之外。

捆绑过路的微风,能否捎带上笨拙的我,到那时光空白的僻静之地,虔心给我日益贫乏的感悟,多多波皱几许曲褶,去听懂水流的激越,去看懂星空的妩媚。

阳光偶或灼热,树巅为自己撑圆了凉帽,悄悄把飞鸟们的喜悦绕织一场流年沉醉。习惯了暑夏滚烫,曾经自作多情地认为海枯石烂只是斑驳的缥缈,却无意间被半盏残酒酩酊了落霞缄默的隐喻。

有多少心悸,必须在暗夜书桌前端坐,研浓墨,于万千乱绪中巧手分拆丝屡絮结,听鸣泉裹挟着青春一声娇嗔,终于解开了“放鹤婆娑舞,听蛩断续吟”的个中清味了。

红尘几番颠来簸去,试问善良的源头,秋雨调整到什么谐和的温度,可以稍稍打湿蝴蝶的振翅,却还没有触动小精灵们逆反的对抗,砰砰踏踏的节奏感,最难把握。

八月的桂花枝枝蔓蔓,积攒了好些旧时村庄孤寂,歪扭成一堆说也说不清的饥渴,满腹浅薄,无处可以诉说。

八月,台风掀翻了潮汐,想要把脚印儿沾染更多泥腥和更多深刻。滑不倒才更加踏实,那些还没完结的理想,最好稳些儿托举,别被信口轻言的暴雨积水淹没了自己的尖锐。

初秋的庄稼迷失了自己,不需要任何解释。葡萄田熟练地变脸儿,由绿而红,由红而紫。青涩沉淀之后,只剩下一腔酸酸甜甜,啁啾着把所有孤芳自赏通通扯进同一个归宿。

八月,无需用力斧凿。八月,也无需费心矫揉。扛过了该来的不该来的煎熬,只捡秋果繁硕,盛满筐筐篮篮,悄悄儿,不用半点儿声张。

壹点号心梦文学



文章如无特别注明均为原创! 作者: F_Robot, 转载或复制请以 超链接形式 并注明出处 峰哥博客
原文地址《 红柳|八月,娇嗔》发布于2021-9-14

分享到:
打赏&捐助 分享到QQ空间

评论

游客

  • 看不清楚?点图切换
切换注册/找回用户名密码

登录

Tips:登录后可以进入会员中心发布文章、评论等操作哦!

切换登录

注册